美国智库在新加坡热议中国

美国智库在新加坡热议中国

6134

一家美国智库今天在新加坡举行了一场以亚洲为主题的峰会,结果却引发了有关中国问题的热议 — 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Heng Swee Keat)在演讲中肯定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而国大学者和悦榕集团主席则对香港问题进行了激烈讨论。

成立于1991年的美国智库米而肯学院(Milken Institute)今年已是连续第六年在新加坡举行亚洲峰会,并吸引了来自全球政府、企业、学术各界1500多名代表出席。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和智库主席Michael Milken举行对话并回答提问
王瑞杰答问

参加峰会的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天中午和智库主席Michael Milken进行了对话,他在谈话中表示:“正是邓小平40年前的改革开放政策,让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动力。”

他也借此阐述了新加坡对于自由贸易和多边贸易格局的支持,并肯定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的积极作用。该协定由亚细安发起,目前,包括亚细安10国、中、日、韩、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在内的16个成员国仍在针对协定的相关条款进行密切磋商。

王瑞杰指出:“协定并不是一个排它性的亚洲堡垒,而是一针促进全球多边化的催化剂“,也将为多哈回合和世贸组织注入新的发展动力。

在王瑞杰发表讲话之前的议程中有一项题为“重新定义亚洲梦”的分组讨论会。虽然讨论的主题是亚洲,结果新加坡国大卓越院士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和悦榕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何光平(Ho Kwon Ping)针对当下的香港问题展开了激烈讨论。

峰会分组讨论会场

马凯硕认为香港的富豪对于香港今天的问题难究其责。他说香港在1997年主权回归中国,香港首位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Tung Chee-hwa)上任后的首要任务就是每年建造85000间公租房,然而这项利民计划最终却遭到了香港富豪的阻挠,最终功败垂成。马凯硕认为放弃这项公租房计划是“一个战略性错误”。

新加坡国大卓越院士马凯硕(左)参与智库峰会专题讨论

为了解释错误的原因,马凯硕引用了美国哲学家John Rawls的理论:社会不公平的现象无法根除,然而比不公平问题更重要的是不公平对社会最底层的10%那部份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在一些社会,比如说美国,其社会收入最少的10%人口,在过去30年间人均GDP有所下降;而在中国,虽然社会不公仍然存在,但最底层的10%人口的平均收入却在上升。” 他表示由于错误的政策,最贫穷的10%香港人在过去30年的人均GDP也在往下走。

但悦榕集团主席何光平却对香港问题却有不同的看法。

悦榕集团主席何光平参加智库峰会专题讨论

他说自己曾在香港长期居住,目前每年至少去一次,有不少香港本地朋友,所以对香港问题比较了解。他认为香港人,尤其是香港年轻人,目前碰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无法满足结婚、买房、职业发展等生活的基本需求。

“香港人的这种追求其实也是每一个普通人的追求,倘若它无法在香港得到满足,将会产生严重后果;倘若这种无法满足的现状扩算到整个中国,那危险将更大。”

何光平会后告诉《时代财智》由于受到持续抗议游行的影响,香港的旅游业收入目前只有以前的一半,并且还有可能进一步减少,而这一切都是香港社会问题的副产品,解决香港的社会问题比旅游问题更为迫切。

新加坡国大卓越院士马凯硕(右二)和悦榕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何光平(中间)针对当下的香港问题展开了激烈讨论。

“我自己也是华人,从一个华人的视角来看,我觉得目前对于中国人来说最大的梦想,是要得到世界真正意义上的尊重。” 何光平认为中国是一个具有5000年历史的文明古国,然而最近200年受尽了外国的屈辱,从鸦片战争到一战和二战,可谓千苍百孔。经过所有这一切,中国现在终于逐渐在世界是获得了自己的位置,这让很多其它国家的人感到害怕。

“中国应该尽力不要让他国感到畏惧,但话又说回来,中国的崛起也是不争的事实,美国应该承认和接受。” 他表示自己对中国今后的旅游市场依然十分看好。

《时代财智》总编宋娓(左)与缅甸跨国企业恒泽集团的创始人潘继泽合影

今天会上,《时代财智》还采访了缅甸跨国企业恒泽集团的创始人潘继泽(Serge Pun)先生。这位曾经在北京和香港都长期居住过的大亨表示:“如果你不能承认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并不赞成立场,你在香港经商要重新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