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就业,经济新引擎

女性就业,经济新引擎

22444

爱尔兰作家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曾说过:“定义一样东西,就意味着限制了它”。这个表述对于女性赋能尤其适用。虽然女性在家庭教育、社会安定、环境保护、持续发展等领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她们的潜能尚未被完全挖掘出来,所以也从未有人对女性赋能下过一个完整的定义。相比之下,人们更热衷于讨论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应有的地位。

(此文刊载在《时代财智》 2019年9月/10月刊 )

文:张俊

Michael Goutama教授、 联合国妇女委员会Georgette Tan女士 、 印尼社会活动家Yenny Zannuba Wahid女士、 城市发展Esther An女士参与丽智论坛讨论(图:时代财智)

女性是亚洲经济的驱动力

在今年7月《时代丽智》举行的以“水、土地和女性”的论坛上, 联合国妇女委员会新加坡主席Georgette Tan女士在讨论时指出,妇女和女童需要接受基础教育和培训才能做出更好的决策。她呼吁女性有点“自私”,要更加关心自己,这样她们才能更有能力帮助他们的家庭,企业,社区以及世界事务。印度尼西亚瓦希德研究所所长Yenny Wahid则表示,她们帮助培训了基层妇女,这些妇女也可以做出更大的改变,但需要法律结构来确保女性与男性更公平地对待。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亚洲职业女性报告》中建议通过提高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提升经济体的增长潜力。《报告》认为,提高女性劳动参与率可以弥补老龄化所带来的负面经济影响,因为老龄化使劳动力规模缩减并降低了增长率。

亚洲是世界上人口数量最多的地区,其人口数量占全球总人口的 60%,但目前亚洲正在快速老龄化。因此,让更多的女性加入劳动力大军对于加强亚洲的经济活力并确保未来繁荣是至关重要的,同时这也使得女性能够实现经济自主和其他各种愿景。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2018年一份题为“平等的力量:亚太地区性别平等之路” 的报告预测,到2025年,该地区性别平等将使年度GDP整体提升12%,即增加 4.5 万亿美元。 一些研究人员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即劳动力人口中女性比例的提高以及女性提升至重要岗位有助于促进收入平等,实现经济多元化并推动企业利润率和效率的提升。

IMF认为,自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亚洲的女性劳动参与率平均提高了约6个百分点,与发达西方经济体的差距不大,这体现了亚洲女性劳动参与率在一定程度上正向区域和全球范围内表现更好的国家靠拢。

据IMF《金融与发展》期刊,近年来,尽管亚洲女性劳动参与率总体上升,但是各国之间存在的差异也在不断增加。一些国家未能跟上亚洲其他地区的发展脚步。 亚洲各地的女性劳动参与率的差异不断扩大,主要是由于一开始参与率就低的国家的参与率下降或者停滞,尤其是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斯里兰卡。中国和泰国的参与率尽管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但是也有所下降。

职场女性面临困境

联合国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即使在亚洲经济发达的韩国,每10名女性中就有4名属于低收入劳动者。

同样,女性在创业方面也扮演着“弱势群体”的地位。相关研究显示,女性创业者相比男性创业者更难获得融资。在2017年的融资总额中,女性创业者获得的融资仅占可怜的2.2%。

Boston Consulting Group和初创企业加速器MassChalleng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它们对350家初创企业进行了统计调查。结果显示,女性创业者成立的企业在去年平均每个企业仅仅获得了93.5万美元的融资。而男性创业者创立的企业,平均每家公司可以获得210万美元的融资。

这份报告的作者表示:“女性创业者和男性创业者在融资能力方面有着明显的差距,而且这个差距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大。”

女性创业者之所以会难以获得融资,一部分原因是她们在和投资人进行对话时,有可能被投资人的刻板印象所影响。很多时候,投资人会下意识的认为女性创业者不具备技术知识。研究人员与一位女性创业者进行了对话,这位创业者有一位男性联合创始人,她表示:“在和投资人对话的时候,在探讨技术问题的时候,投资人只会询问我的这位搭档,他们总是认为我的搭档才是懂技术的那个人。”

其次,研究人员还发现,女性创业者融资额较低还与她们的性格有关:女性通常更加保守,向投资人索要的金额更低。而男性创业者则更加大胆,他们索要的金额通常高于企业真正所需要的金额。第三,投资人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男性,他们在进行投资的时候会持有“同类倾向”,更愿意将资金提供给他们熟悉的人和产品。

为青年人提供工作机会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Christine Lagarde)和约翰·布鲁多恩(John Bluedorn)今年早些发表的评论,各国青年人都面临严酷的劳动力市场和就业机会短缺,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15到24岁的群体中,失业且失学青年人的平均比例约为20%。相比之下,发达经济体的该比例平均为10%。而IMF提供的三个解决方案中两个和女性相关。

第一,加强工作场所的性别平等:性别差距巨大且持续存在,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青年人劳动力市场状况不佳背后的重要原因。平均而言,这些经济体中近30%年轻女性处于失业和失学状态。这是处境相似的青年男性的近两倍。

第二,改善劳动力市场运行:减少过于严格的劳动法规,降低过于高昂的遣散费,避免设置与平均工资相比过高的最低工资,这些都与改善失学青年人就业和劳动力市场参与息息相关,尤其是年轻女性。

第三,在有关性别不平等的样本中,如果排名靠后的国家能消除就业中的性别差距,那么其 GDP 的平均增幅可达 35%,其中 7—8 个百分点是由于性别多样性带来的生产力的提高。

对于企业内部而言,在确保董事会规模不变的情况下,公司的高管团队或董事会每增加一位女性成员,那么其资产收益就会提高 8—13 个基点。可见,如果妇女拥有与男性平等的就业机会,那么各国经济就会更具弹性,经济增长也会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