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明忠:诚信的力量

郭明忠:诚信的力量

6549

面包新语创始人郭明忠(右)与台湾面包大师吴宝春合影   图:张俊摄

《时代财智》记者: 张俊

面包不是新加坡人发明的,但郭明忠(George Quek)确让面包在某种层度上成为了新加坡的代言。他在20年前创立的面包新语(BreadTalk)如今已在世界多地拥有近千家门店;他还通过“双赢”商业模式,让大食代(Food Republic)、鼎泰丰、土司工坊(Toast Box)等品牌在岛国“遍地开花”;今年6月,他又将台湾吴宝春(Wu Pao Chun)面包店引入狮城…… 这位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究竟依靠什么在竞争激烈的餐饮业脱颖而去?《时代财智》在最近一次采访中走进了郭明忠的内心世界。

“我本想学美术专业,结果却误打误撞进入了餐饮,但我的创新依然和我喜爱的美术有关,”  眼前的郭明忠容光焕发,身着深色休闲西装,里面是那件常常出现在公众场合的蓝底白点衬衫。

郭明忠出生在一个普通的新加坡家庭,从小喜欢中国传统字画,1981年,他从南洋美专毕业后,本想去中国继续深造美术,然而,由于当时的大陆还没有完全开放,而台湾也有一个擅长研究中国字画的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于是便怀揣父亲辛苦积攒下的2000元新币赴台湾求学。为了生存,郭明忠在当地做起了一些餐饮生意,久而久之,竟然开出了几十家名叫“南洋小品”的小吃连锁店。之后,他曾去过上海发展,但不久便回到新加坡照看年迈的父母,就这样,经过10多年的海外打拼,郭明忠最终又回到新加坡创建自己的事业。

坎坷创业路

80年代的台湾,对郭明忠来说是个天马行空的世界,他凭借着自己的美术基础,租了一辆花车,一边画画,一边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创业 — 制作和售卖台湾传统小吃龙须糖。

然而,失败却接踵而来。

郭明忠起初认为龙须糖售卖店就应该开在人多的地方,于是便选择了超市门口。但是,他逐渐发现超市里进去的人往往只顾着买东西而无暇停留,而出来的人则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很少有人会再驻足买东西。况且,当时超市购物者的平均年龄偏高,而龙须糖却主要针对年轻人。由于这些原因,郭明忠的龙须糖起初生意不佳。

但这次经历让郭明忠懂得了选址的重要性,后来,他将店铺搬进商场一楼,才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顾客。然而,当他接下里推广酿豆腐等“南洋小品”的时候,由于当地竞争激烈,他不懂得如何推广,又一次吃了败仗,生意仅维持了了三个月就亏损了60万台币(约1.5万新元)。

但郭明忠最大的教训是在中国。1991年,郭明忠因朋友推荐,离开台湾到上海创建“大食代”。当时上海的市场经济才刚刚起步,城市建设正在起步阶段,首条地铁线还没开通,而“大食代”更是一个新鲜概念。据郭明忠回忆,他当年派去上海开辟“大食代”的主要负责人虽然有一定领导力,但有些刚愎自用,对餐饮却知之甚少,而且在餐厅定位、选址和营运各方面都没有认真筹划,从而导致了重大损失。

“我在中国做大食代,结果亏了2000万新币,这是一个重大打击,” 虽然这场失利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郭明忠依然对当时的落败的情景历历在目,但他并没有被它击垮,而是回到新加坡继续创业。

总结了在选址、商业推广和用人等方面的经验教训之后,郭明忠终于在1993年成功创立“Food Junction”美食广场,这种室内清洁卫生且备有空调的餐饮设施,不同于传统的小贩中心,因此在当时的新加坡餐饮市场刮起了一股清风。

2000年,郭明忠希望自己的业务从大食代拓展到面包制作,因为毕竟后者是一种需求更频繁的食品,他最终创建了一个能充分体现面包生命力的品牌“面包新语”(BreadTalk)。当时的餐厅和烘培间大都不对外开放,在中国大陆常常还会被打上“厨房重地,闲人免入” (Staff Only)的字样。为了贴近消费者,郭明忠打造出了大玻璃透视作业空间,让人们能清晰地看到面包制作、烘培、出炉的整个过程,有意思的是,郭明忠此举还引领了餐饮业的“透明厨房”之风。此外,他还想方设法为每个面包制作了美丽的品牌故事,这让顾客不仅能享用这些面包,还能读懂它们。“我的创新可能和我喜欢的美术有关,思考的方式都以图像展现。”

创新无止境

随着面包新语的成功创立,郭明忠的事业进入了快速上升通道:2003年6月,BreadTalk在新加坡主板上市,成为全球第一家以经营面包店起家并上市的企业;同年,郭明忠与台湾鼎泰丰达成代理合作,取得其在新加坡的独家经营权,并与当年在新加坡最繁华的乌节路开张了首家餐馆;2005年,郭明忠创建怀旧咖啡连锁店“吐司新语”(Toast Box); 2007年,他与日本三宝拉面合作,并在一年半后合资成立“拉面玩家”, 合作经营新加坡和中国市场…… 回首每个品牌的建立,郭明忠认为,用对人是重中之重。

“到任何城市投资都有机会,找到合适的人去开辟一个市场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人能救一个场,” 郭明忠认为商机和一个国家经济的强弱无关,但和派驻人员的素质和眼界十分有关。如果派驻人员缺少对当地市场的了解,即使在一个经济发达和充满市场前景的国家,他还是做不好;但相反,倘若人具备了一定的素质即使到再陌生的环境,比如缅甸或者南非,我相信他还是能够发现其中的机会。

“人的素质会决定从什么角度去看问题,如果一切从正面来看,我们就会看到各种商机;但倘若从负面去看,他就会被许多杂念所干扰,达不到目的。”

烘培业的机遇和竞争是巨大的,在新加坡,从小贩中心到豪华商场,各种品牌的面包店随处可见;在中国,烘培市场过去10年的增长量远远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量。但郭明忠对竞争有着自己的看法。

“我们不担心对手用我们的技术。如果你今天学会我的,只要不断学习和尝试,我明天还会有更新的。因此,当别人抄袭你的时候,你凭借谦卑和不断尝试的勇气,就能把人家撇开。”

现代的竞争除了在产品,还体现在科技的开发和利用上。在新加坡,很多企业都在考虑如何进行企业转型,以更好地适应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时代的生存法则。对此,面包新语已经在内部建立了大数据实时监控系统。

“每天我都可以手机看到各门店的销售情况,无论是上海的吴宝春店,还是英国的鼎泰丰,我甚至不用去店里就能看到现场视频状况,” 郭明忠告诉记者,依靠这个网络平台,每家店的营业额,销售品种他都尽收眼底,集团可以通过各时点的销售额,对销售策略做即时调整。“倘若中午12点的出货比较少,而下午1点的比较多,那我们可以制定相应的策略,并根据策略转化成产品。这就是用大数据的优势。”

郭明忠认为,对于面包新语来说,现代科技虽然很强大,但却是一把双刃剑,现在网络的传播速度很快,一个转帖的传播力会达到惊人的效果,无论内容是正面还是负面的。至于未来的面包究竟会不会被机器代替,这可能是个趋势,未来的面包有可能让机器人来做、来卖。 但目前最重要的是一步一个脚印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我们要经历的最大考验是如何同人工智能结合地更好。

做事先做人

“我和郭主席是4年前认识的。当时,他已经是一个100多亿台币的企业家,但他对我没有任何架子,在沟通上容易理解和表达,还十分崇尚让利给对方的理念,” 台湾面包大师吴宝春如此评价自己的商业合作伙伴。

从2018年底至今,吴宝春已经同新加坡面包物语集团合作开设了三家门店,前两家店在中国,分别是去年12月开张的上海新天地店和今年4月开张的上海国金店,6月的第三家开在新加坡Capitol Singapore。双方合作中,面包物语投资80%,吴宝春占20%。

多年来,郭明忠与吴宝春的这种“捆绑式”商业合作模式曾经也在鼎泰丰等品牌的引入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在郭明忠看来,这种商业模式和他传承的家风密不可分。

“做事先学做人。把人做好,做事也会比较容易。每个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如果你一直占人便宜,人家就不会把机会让给你,” 郭明忠告诉记者,他的父母虽然没有受过很多教育,但对他的影响却很深。

“父亲曾对我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也曾问妈妈:’一生有没有讨厌过谁?’,她用潮州话回答  ‘从来没有吵过架,没有与谁不和’,” 这番对话让郭明忠将人看作镜子,你若朝它笑,它就会笑;你若向它做鬼脸,它就做鬼脸。运气虽然是天意,但一旦把人做好了,有时也是可以创造的。

”当我和发展商合作,即使我有很多筹码和他谈,即使可以和他杀价,但倘若我从双赢的角度考虑便不会去压他,你说我是笨还是聪明?做人也是如此,无论和谁合作,如果对方愿意和你交朋友,便会把好机会让给你。可见,待人处世的方法能对事业产生很大的好处。”

关于这一点,他曾在北大演讲时曾引用李光耀资政的话:“没有人才不能做大事,但是没有人品,不管做小事大事,都是坏事。李资政在新加坡的治国中,对于人品的选择是非常重视的。” 因此,在BreadTalk的团队里,除非品性不好,不然员工不会轻易因做错事而被辞退。“我不会因为你做错事赔钱而责怪你,但是品性不好不行,我不会养一只老虎在身边,这也是我经商的重要价值观。”

今年新加坡开埠200周年,郭明忠认为新加坡有很多东西可以传承,“身为新加坡人,当我走出国们,我能体会到外国人对新加坡的信心和信任,所以最值得传承的就是这个诚信品牌,把诚信当第一,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