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ija Pande:...

Girija Pande: 在中印之间游刃有余

9436

自2001年,印度籍的Girija Pande就以印度塔塔(Tata)咨询服务公司副主席的身份与中国北京政府打交道,塔塔成功在中国的六大城市设立公司,至今员工超过2500人。Girija Pande目前定居新加坡,并设立Apex Avalon咨询服务公司。由于他对中国工业和经商手法很了解,他甚至成为广州市长的经济顾问。《时代财智》邀他以新加坡视野分享对中印两大强国的关系的看法。

pande

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关系?

早在5000年前,中国和印度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相信没有任何亚洲国家如中印有如此深远的历史和文化。然而,两国却存在着利害关系。
自1962年开始,中印就出现了边境紧张局势。其实,在我看来边境问题绝对是无中生有的。长期下来,对两国都无益,而且我相信中印两国的领导人也很清楚这点,所以尽管政治关系谈不拢,双方仍然鼓励国人继续到对岸从商。因此,我看到很多中国公司希望进驻印度,也有很多印度公司想要进军中国。我们的公司接到很多相关的询问,而我们的角色就是要为中印双方建立这道桥。

中国和印度的从商文化差异有哪些?

在很早以前,印度就出现很多著名的商人。印度的私人企业如股票公司,也有很出色的表现。由于很多印度人会说英语,也大多在西方国家留学,因此很多印度公司都到西方国家开辟市场。反观中国商人,则多进军华人市场如香港、台湾,甚至新加坡。中国的大企业通常比较谨慎,因此起步较晚。一些私人企业则大多留在国内发展。因此比起印度,中国进军国际市场会较少,或许也因为中国政府给予向内发展的公司更多协助。换言之,印度商人多趋向于向外,而中国商人多趋向于向内。

随着中国新领导人席近平的政治改革,这是否对想要进驻中国的外商有所帮助?

中国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如我之前住过的广州。中国新领导人席近平绝对是要为国家做出改变,并拟定了五年的计划。首先是改善社会贫富问题。中国政府打算将落后地区修建成高档地区,来改善贫富差距。不过,我相信过程需要10至20年的时间。另一要处理的是人口老化问题。
此外,由于工厂这一块大饼转移至印度,中国政府打算把原本是“世界工厂”的中国改为“世界服务中心”。这无疑是中国的一大挑战。在这之前,印度原本是以服务为主,现在随着世界局势将调换身份,成为“世界工厂”接班人,大公司甚至打算在印度成立工厂区,印度的生产事业将一片光明。
除此之外,中国政府将会对外增加更多合作机会,而且中国政府也会变得更透明化。有鉴于此,新加坡商人除了可看到更多外商机会,新加坡商人也能从透明的中国政府了解国家经济发展。

你在中国这些年领悟到什么?

我领悟到三个要点,第一是建立关系,第二是中国人的超强行动力,第三是儒家教育思想。
关系对中国人来说很重要,他们喜欢和人建立持久的关系。如果你只是要和他们做一宗生意,他们不会太感兴趣。因为中国人认为了解你,建立互信的关系比任何事都重要。
此外,我发现中国人的动作很快。他们很渴望成长,所以只要了解这一点就能够跟随他们的步伐同步前进。
最后是中国人的儒家教育思想。想象一个主席,多个支持者的社会;印度就不同,人民喜欢“辩解”,所以中国和印度的做事手法是不同的。

中国和印度可以如何相辅相成?

我发现,如果你要在中国实施一项计划,只要与员工明确地解释成果,他们会很快实行任务。如果你的计划处在构思的阶段,那么印度会是一个适合的环境,因为或许很多疑问可以在这里得到解答。
虽然中印两国都属于发展中国家,但印度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不过也因为如此,机会相对提高。

你给有意进驻中国和印度的商人什么建议?

我会在新加坡设立咨询服务公司,只因我觉得新加坡是一个透明的国家,有很好的商业气候、好的基础设施和人力,是亚洲国家的经济枢纽。再说新加坡也是东盟自由贸易区之一,与印度政府也达成CECA合作协议,这对印度公司进驻新加坡和亚洲国家如中国有一定的帮助。
由于新加坡属于中立国家,因此我视新加坡为中国和印度的翅膀。换句话说,要进驻中国和印度的商人,如果可以在新加坡设立公司,将可飞得更高更远。

有报导指2050年之际,中国、印度和美国将会主导国际经济。如果这是即将来临的趋势,新加坡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我觉得关键在于这三大强国是否可以相互合作。首先要处理的是中美关系。两者的政治系统不同,因此要相互了解才能使关系更明朗化。
印度和美国的问题较小,因为两国的政治体系相近。中国和印度则有悠久的历史背景,是亚洲两大强国,也是发展中国家,只是阶段性的不同。如果双方可以合作的话,肯定是双赢的局面。
刚才提到,新加坡将扮演这三大强国的协调者,将这三大强国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对金融投资商来说,新加坡又是什么角色?

新加坡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企业业务信托服务中心。不少印度公司到这里提高债券交易、提高信托投资和地产信托等等。
先进国家如香港则活跃于股票交易,较少涉及地产和企业信托交易。为此,新加坡可填补这方面的空白,绝对有它一定的优势。

是否希望更多商人能从中印关系中受益?

那是当然的,我很幸运在过去的10多年里,可以在中国的多个省份发掘商机。我自1984年到中国,就很看好中国,也在当地结识很多好朋友。我深信中国可以领导亚洲,如果中国崛起,亚洲也会跟着崛起。实际上,我已和几位作家合作写好一本书,并将在美国首先推出,主题围绕在印度公司进军中国,中国公司进军印度的现象和未来发展。主题围绕在印度公司进军中国,中国公司进军印度的现象和未来发展。这个课题很少被提及,我想借此书让更多印度公司了解到中国从商的商机,也让印度公司了解到中国从商的挑战等等。书中也会提供一些真实案例,共读者参考。(《时代财智》刊)

 


Girija Pande

Girija Pande在印度塔塔咨询服务公司担任主席长达11年的印度籍Girija Pande,现任本地Apex Avalon咨询服务公司执行主席。该公司是以崛起的亚洲为目标,与Apex印度最大战略咨询服务公司合作,成立Apex Avalon资讯服务公司。
Pande先生与Apex战略咨询服务公司合作,因为后者拥有超过20年历史,有一定的客户群,擅长为公司提供市场分析、商业策略和改革计划等服务。此外,他很看好亚洲和中印两国之间的合作关系,所以该公司可帮助这些公司提供各种咨询服务,甚至帮他们开发新市场。Pande拥有超过40年的外商经验。除了涉足多个亚洲国家,如香港、台湾、韩国之外,也于2001年为中国北京政府提供商业咨询和策划服务,并成为广州市长的经济顾问。

Pande


 

 

 

文:张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