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图真实的翁俊民

拼图真实的翁俊民

16972

1990年前的翁俊民是如下碎片:出生贫穷,同伴轻视,成绩出色,看点爱情小说,做过小买卖,卖过月饼,生意失败,岳父拒绝这个外人进入集团,喜欢体育,口才极佳。

20多年后,翁俊民以以下面貌出现:印尼富豪,他创办国信集团(Mayapada Group),旗下产业覆及银行、医院、免税店、媒体等。他也是印尼华商总会总主席、印尼乒乓球协会主席。2010年,他获马来西亚苏丹颁赐拿督斯里(Dato’Sri)的殊荣。

这个面貌近乎完美,但又不尽然。完成拼图的最后那几片在哪里?跟随《时代财智》总编宋娓(Annie Song)和顾问李思贤(Lee Sze Shyan)到雅加达,找寻真实的翁俊民。

对于第二次到印尼的人,路边比比皆是维持生计的小摊贩,市区拥挤混乱的交通,或者如蝗虫般飞出麦田的摩托车,已经不再感到惊奇。这个城市显然已习惯了这种乱中有序。即使每天收入不足2美元的印尼人口已超过40%,但这并不影响未来产生叫板李嘉诚的华裔富豪。

翁俊民(Dato’Sri Prof. Dr. Tahir, MBA),习惯上被外界称为Tahir(印尼语,意即“纯洁”),在2011年印尼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以14亿美元身家位居第15位。他创办的国信集团(Mayapada Group)涵盖了金融、地产、零售、矿产、医院和媒体,成为庞大的印尼金融商业帝国。

如果你在雅加达机场问办签证的柜台工作人员,“你认识Tahir吗?他是做什么的?”对方或许会告诉你,“知道。他是我们这里的一个Tycoon(富豪)。”

探寻真正的Tahir之路从这里开始。确切的说,记者一行从下飞机的那刻,就开始慢慢感受到Tahir的影响力。

在双脚离开机舱走不多远,就已看到接待人员的笑脸。只需将护照交给他们,不一会他们就利索地办好手续带你过关;等你步入到达厅,他们不知从哪里取好行李,正在笑盈盈的等着你。站在扁平的机场大门口,还没来得及欣赏几分雅加达印象,一辆蓝色的Jaguar在你面前嘎然而止,“是Tahir安排来接你的!”这种电影版的情节,只会更加确定这是来到了印尼。

Tahir,年届六十。时间倒回两轮,也是在36岁的本命之年,Tahir正在经历生意惨败的打击,他的汽车贸易倒闭。一天,好友杨受成(Albert Yeung Sau Shing)带他去拜访一位陈姓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当着杨受成的面说,这位年轻朋友日后将成大器。

当时苦于摆脱穷境追击的Tahir,把这当作是句玩笑话。但是今日似乎应证,Tahir不得不对自己的命运多了几分思考。

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Tahir说不上来。他曾于1976年就读新加坡南洋大学,现在马来西亚的校友陈再藩(Tan Chai Puan)在回忆30年前同窗生涯时,就一语道出,当年的他非池中物:这位翁同学选修科目思维清晰,而且当同学们还在过学校假期,他已经和校外的生意人开始联系了。

这和Tahir的母亲谢珍玲的话不谋而合:”俊民是我唯一的儿子。从18岁就开始做生意,他卖过家具,还有布匹成衣,很聪明。”

危机就是转机,这是企业家相比常人的不同之处。的确,97亚洲金融风暴给Tahir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印尼在97风暴里遭受了腥风血雨的洗礼,印尼盾无法承受不断贬值的厄运,数夜之间大批银行轰然倒下,而此时的Tahir正拿着一笔并不可观的资金,踏着风暴后的残垣断壁,如富豪般扫走了位于雅加达CBD(中央商业区)的三座大楼。

在这之前,他的日子并不好过,继汽车生意失败后,他做起了成衣贸易。在印尼商人中,稍有赚钱的就会想到开银行,Tahir也不例外。在1989年,Tahir创办了国信银行(Mayapada Bank),不过,这家小银行,和当时他岳父”印尼钱王”李文正(Mochtar Riady)的中央亚细亚银行(Bank Central Asia)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Tahir本人虽与往昔大相径庭,但必须提示的是,20多年前的碎片实际上已经圈定了他的性格和作风。本质上,Tahir这么多年来,自始至终只是在做一件事,就是不断丰富壮大国信集团。

用他的话说,为理念而活,这才另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谁在为华裔呐喊

印尼的华裔人口约1200万,占国家人口5%左右。在2010年的人口普查里,承认自己是华裔的人口却只有285万。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数字。作为一个小族群,华人要如何定位自己?

这是每个印尼华人在每天醒来后都要面对的问题。当年龄渐长,解决认同的疑惑来得更为迫切。

生于斯,长于斯。Tahir不无忧虑的说:”如果印尼华裔仅把自己当成印尼的过客,那是不利于民族的融合的。坦白说,印尼华裔中的富有阶层仅占2%,90%的华裔还是贫穷的,这也是为什么当排华事件发生时,华裔就非常害怕。甚至还有华裔认为中国是他们的祖国,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们是落叶生根,而不是落叶归根。如果每个华裔都担起责任,认同和融入印尼,印尼就不会有排华了。” Tahir也是现任的印尼工商总会(KITT)中国事务组总主席。

Tahir说,自己出身穷苦,在父母言传身教下,他从小就渴望人与人之间的公平和平等。作为土生土长的印尼人,他总认为欠印尼一份情。

他很清楚,自己能在这里做生意,孩子家庭能够生活,是因为印尼给予的机会。自己的祖国是在印尼,而不是在中国。面对那些低收入人口,他希望有机会能为他们做些事情。

印尼人民福利统筹部部长阿贡(Agung Laksono)认识Tahir有十多年了,这位部长受访时说:”Tahir捐献1万台电脑给学生,在体育和医疗慈善上不遗余力。他带领国信集团树立了非常好的企业社会责任(CSR)形象。”

Tahir也是社会福利统筹部部长的特别助理(special advisor)。阿贡说:”Tahir在华社非常活跃。通过他活跃的网络,我们希望进入华族福利事项。而他的正直,也是这个职位的重要考量。”

以已之力回报社会,Tahir认为理所当然,“这是我和其他商人不同的地方。企业家应该是有灵魂的,而不是一个仅为赚钱而存活的机器。”

虽然目前印尼的国会议员或部长的华人面孔并不多,但是他始终认为,生活在印尼的华裔不要为权利而做。面对土生印尼人,华裔应首先自问我们到底为这个国家贡献了什么?华裔们不需要总是考虑印尼人怎么看待自己,关键是自己怎么看待这个国家。

率性而敢言

当谈到华社,Tahir却流露出一种无奈。“印尼华社现在渐渐变成那些无印尼身份认同,怀念中国情结一些老人家的聚会场所。他们不能带动整个华裔的参与感,更毋庸吸引那些不讲华语的年轻华裔。”

印尼是否还会出现类似97/98的排华事件?Tahir马上回答道:“这个可能性是一定的。除非华裔改变作风,尽快融入主流。世界海外华侨的一个政治策略是,当政府被人民反对时,海外华侨就是一个牺牲品。”

印尼华裔是“少数民族”,华社的平台变得有些微妙。华社的功能,不仅是联络华人感情的地方,也应该成为搭建本族与主流的桥梁。然而,不幸的是,印尼华社的天空在2009年却飘来一阵乌云。

在由杨克林和陈大江对峙的两派阵营分别选出翁俊民和纪辉崎(Kiki Barki)担任会长,一下子,印尼的中华总商会有了两位会长。无形之中,华社上演了一场中华总商会的双胞闹剧。看到这些,Tahir的心里有些悲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虽然他有志有心为华社做事,但是在印尼,金钱的威力是公认的。如果是这样,这场华人的内斗能带来什么好处呢?

或许,暂时回避是最好的选择。此时,翁妈妈也看出儿子复杂的内心,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Tahir决定退出,虽然2012年与中华总商会总主席之位失之交臂,但是他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去做。

在他心里,比自己想的更多的,就是下一代。“印尼上一代华裔在身份认同上有两面性。当中国方面问他时,他肯定说我是中国人。”Tahir回忆父亲那段“无国籍”的年代,现在自己是印尼人,他迫切希望为下一代找一个新的定位。

“印尼政府希望华社扮演把华裔融入主流的角色。华社的工作重点不是团结华裔,孩子们是国家未来,我要把他们带入主流社会。我们要存异求同,让大家成为不可分割的印尼人。”

在华社圈子里,Tahir不仅是有实力的中年派,还有着优秀的学识。以他的话说:“我以自己的抱负和政府官方打交道。希望让政府看到:华裔也有思想,在印尼不仅要做生意,也关心国家未来,对国家也有情感和责任,希望参与国家建设。”

在华社之外,Tahir也积极投入体育活动,他自己就是柔道五段和空手道六段高手。他不仅是现任印尼乒乓球总会主席,也是东南亚乒乓球协会会长。有人质疑,他是否喜欢沽名钓誉?校友陈再藩则非常肯定,翁同学在南洋大学时的运动爱好就是打乒乓,他从年轻时就开始打起了。

老校友在受访时一再提到,翁同学是具有战略思维的大学生。Tahir也认为,四年的南洋大学对他的人生影响很大。当时年仅22岁的Tahir在南大的毕业留言就与众不同: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大谋略与绝顶聪明

Tahir从无到有,绝非偶然。就像美丽的月亮背后,其实是无数的坑洼。在原始积累时,是凭着胆识打天下,再是凭关系赚钱,继而凭资源平台聚财。

问他最欣赏哪种赚钱境界,他说:“天下无外乎三种,其一是有买卖双方;其二是,有卖方,无买方;其三,无卖方,无买方。我最欣赏的是第三种。把无需求的双方结合在一起,需要的是无限创意。”

这样一位有着超凡思维的企业家,他的私人办公室却非常简单。没有铺天盖地的照片,只有父母;没有名人赠幅,只有圣经金句。虽然这个办公地点不在国信大楼,那里才是国信的总指挥部。据说,Tahir就是从那里发迹。

在创办人Tahir带领下,国信集团多元化的有序成长(organic growth)引擎,资产已发展到20亿美元规模,在印尼约有177个支行。国信银行1997年在印尼交易所上市,其市值居本地上市的私人银行第四(2012年6月)。此外,金融业务还包括Zurich人寿、Topas Multifiance、Nipponkoa保险。据公司年报,该银行2011年每股收益(EPS)为55.40,较上年飞增122.6%,与此同时,过去五年的存款以每年逾30%增长,2011年利润率增长18%,成为过去5年最高。对此,Tahir表示,银行是资本密集型产业。当资本越大时,生意就越好。

国信集团也涉足旅游和零售,旗下的PT Sona Topas Tourism Industry Tbk在1992年上市,90%的收入由免税店贡献。它的DFS占有印尼87%的免税店份额,在巴厘岛的免税商场(Galleria Mall)运营面积有5万平方米。

在2011年上市的国信医院,旗下4间医院预计在2013年将达到800个床位。此外,Tahir也看好媒体业务,这是个不受危机影响的产业,他不仅是印尼福布斯杂志的大股东,集团也是印尼《国际日报》的大股东。此外,集团也和中国合作,与中国金川集团合作镍矿开采。

Tahir育有三女一男,他们今天都成为国信企业王国的得力助手。大女儿Jane管银行,二女儿Grace负责医院,三女儿Victorial负责地产,女婿也来帮岳父。最小的儿子Jonathan负责整个集团。尽管今年才25岁,Tahir还是勇敢地把总裁职位交棒给儿子翁大川(Jonathan)。毕竟,拳王有一天也会老。

Tahir时常教导儿子,做生意要抓紧三个核心:现金流(cashflow),套现资产(liquidity asset),最后才是生意(business)。“如果只靠生意本身,没有救急的套现资产,企业经营也站不稳脚跟。”

儿子翁大川和当年的翁俊民一样,这个年轻人的举手投足都有着父亲的痕迹,”父亲总是教育我有纪律,努力工作,要从错误中学习。”Tahir一直认为言传身教是最好的教育素材。有一次,他亲自给儿子洗车,告诉儿子凡事不要想当然,认为都可以成功。

Tahir透露,儿子明年年初即将完婚,在他看来,男人有了家庭会更有责任感。在儿子眼里,Tahir的爱如山一样伟大,”我在美国读大学时,因为时差,父亲不方便随时来美国看我。于是,美国读了一个学期,我就转到新加坡国立大学就读。父亲很高兴,因为方便来看我了。”

虽然儿子乐于学习,但Tahir并不急于要儿子全盘领会自己的意图。儿子除了打理国信集团的生意,也和朋友发展地产业务。Tahir从旁观看,不予插手。他的想法是,下一代的人脉网络(networking)需要由他们自己去编织。如果儿子和十个不同的成功商家的下一代去合作,那么他就超越自己了。

“我和那些父辈都是白手起家,其实来往不多。如果孩子们能够相互合作互动,那么以后他们的前途大有可为。”Tahir透露,儿子和新加坡蔡天宝家族,郭令明家族都有来往。

“我不急于让孩子马上进军大陆,首先要做好的是东南亚。”Tahir看得非常清楚,处于经济转型期的中国,从出口转型到内需,实际上变成了亚细安最大的竞争者。因此,中国需要巨大的资本,尤其是东部转移到西部的基础设施建设。而拉动内需,首先得让中国人先富起来,这就得给他们工作,而创造就业机会需要资本的投入。它比我们印尼更需要资本。

而中国的高储蓄率,并非中国人民很有钱,而是文化和社会制度不同造成。东西方的理财观念,Tahir做了非常有趣的比较:东方人认为花的钱不是我的,留下的钱才是我的;而西方人认为花的钱才是我的,留下的钱不是我的。

当问及朋友来借钱怎么办?Tahir的想法非常率性,”一个人需要尊重钱,看重钱。如果是没有信用的人,我不会借钱给他。如果真的正确的要用钱,我会以朋友的方式帮他。”他也说自己,年轻时,借钱做生意;坐大车,把自己装扮的阔气。现在的他,最希望坐在不起眼的车里,但是钱装在荷包里。

Tahir也分享了如何建立信任。他的基本原则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同时要树立三个标准,奖惩分明,运用制度,并且照顾员工的家人。

在外界看来,羽翼丰满的国信集团正是背后有了Tahir这个谋略家。有圈内人士说,Tahir兼具学识与理想,且长袖善舞,他的作为将超过他的岳父——大名鼎鼎的印尼钱王李文正。在2011年的印尼福布斯富豪榜,李文正列居38位。据Tahir说,在21岁时,他曾在这位银行家岳父前许下志愿,“我要超越你”,当时的确令岳父吃了一惊。

Tahir的视野广阔,他也投资了新加坡的产业,准备在此大展拳脚。位于吉宝路(Keppel Road)的ABI Plaza算是他的开山之作,“新加坡市场非常有前景。在这里投资一座大厦,是很好的套现资产。”他补充道:”进军新加坡的姿态很重要。在此之前,我们把CSR(社会企业责任)使命带到新加坡,比如,捐赠新加坡的教育和医院。”

新加坡知名企业家,和美集团(Ho Bee Group)主席兼总裁蔡天宝(Chua Thian Poh)受访时说:“Tahir给我的印象是一位交游广阔不拘小节、关心社会和热心公益的企业家。他也是一位性情豁达的商人,生意大家一起做,有钱大家应该一起赚。”

因为领导国信集团的杰出表现,Tahir去年荣获2011年度安永企业家大奖(Ernst & Young Entrepreneur),他将代表印尼与其他国家代表角逐”安永2012年度世界企业家大奖”。原本应该6月5日由雅加达动身前往蒙特卡罗,Tahir在前天晚上决定放弃这个机会。”我想了两天,还是决定不去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是否得奖对我影响不大,我该做什么还是得做什么。”

像个孩子般单纯,这就是Tahir,他舍得,”舍是度量,得是本事。”

有那么点感性

Tahir也承认自己是个有些感性的人,他的感性又带些天生的善良。

有一次驾车遇到红绿灯,车停下来时,Tahir注意到在街头卖报纸的一个印尼土著小女孩。那女孩应该正是学校读书的好年龄,想到此,绿灯却亮起,司机要继续前行。会议结束后,Tahir的脑海里仍浮现着小女孩的身影。他立刻要司机开车带他回到那个交通灯的地方,所幸小女孩还在那里。一问才知道,她家里无力承担她的学费。于是,他要司机找来小女孩的母亲,告诉她,以后小女孩的学费将由他承担。

Tahir捐款给新加坡国立大学杨潞龄医学院,也有些小插曲。之前,他已捐了400万给国立大学,过后无意中发现这个即将落成的医学院能更加广泛造福社会,于是他立马倾囊捐款3000万新元。

在他看来,一个人做事有四个阶段。开始凭喜好做事,然后变得有责任感。当为责任做事时,就会成为行业佼佼者。最终,发展到可以制造一种价值,可以预测未来情况发展,为理想来做事。

“我曾卖过月饼,虽然不喜欢,但是为了养家我必须去做;开始我不喜欢做银行,久而久之,我努力工作成为金融界出色的银行家。有了理想,你就有把握将企业在20年后发展到一个阶段,有把握把儿子在20年后带到一个层次。

Tahir是圈内闻名的孝子。印尼工商会馆中国委员会副主席庄学标说,“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北京见印尼政府要员。本来已经在上海住下了,第二天早上准备启程去北京。不料,翁太太打电话来说,妈妈生病了。于是,Tahir马上去购买折返雅加达的机票。即使妈妈说不用回来,他还是坚持马上回去看她。”在Tahir的世界,妈妈是他的精神支柱。

翁妈妈说,过去家里贫穷,她一心希望孩子出人头地。她严格教导孩子们要坐得正,站得正,生活有规律。Tahir希望妈妈和自己家庭同住,可是妈妈反对。Tahir特别安装了一条通往妈妈家里的紧急电线,妈妈可以随时召唤他。可是妈妈也强烈要求拆下。她一心希望儿子有个快乐幸福的家庭。

Tahir把自己形容成一个“登山者”。他把每天的生活都看作攀越新的山峰。要爬山,就得登顶,他没有权利,也不能选择半路停下或退出,而且他不断提高快要接近的目标。“有时确实很累,甚至觉得哪天就会突然离开人世。但是我想留下些更好的portfolio(作品)。”

这种累,或许只有神知道,Tahir祈祷了多少次。

有一次,他与30年前的旧友重逢,有感为何有机会相识,未来的命运却截然不同?Tahir的言语充满感性:“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一部分人走,就没有一部分人来。不然,这个世界太满。”他又若有所思地说,“这是上帝的意思。至于谁走开,谁留下,我们没办法决定。”

透过这位“登山者”的眼神,流露出的是曾经征服无数山峰的气宇。但现在这些已并不重要。或许他要的并不多,只是那一刻宁静的超脱。

来那么点寄托

大凡有点生活经历的人,一般都沾点命运色彩。Tahir笃信基督,他的家族也是虔诚的基督教徒。82岁高龄的翁妈妈,可以毫不打梗的背出圣经篇章,Tahir也流利的分享圣经金句,“做事情,第一,要能荣耀神的名,你就去做。若不能,就不要去做;其次,要能教别人受益。”

这是他做事之前的考量。他也以“科学”的方式解释说,在低落时,也就是“魂不守舍”的时候。这时,你可以仰望神,在思想,情感、意志——“魂”的这块,你就有得到暗示,得到解脱,找到出口。

和看到的显赫身家相比,Tahir一直强调个人的荣誉,要经过许多的波折,这其间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有兴趣知道。当他得到荣誉时,社会对这个荣誉就产生索取和要求,这是荣誉的奥秘。 “过程比结果更重要。荣誉的背后包含着艺术。勤劳不一定成功,或许还需要点运气。”

37岁那年,生意倒闭后的Tahir去到台湾。无意看相的他却被朋友带到一个算命先生那里。不等他开口,摸骨先生用手从脚到头摸了一遍,结果准确地说他过去10年经历。他为此感到震撼,结果又从37算到43,最后算到63。最后对Tahir说,你住在什么地方,就会成为那个地方的一号人物。

Tahir对算命风水信而不迷。自己笃信基督,他把心态调到最佳:“如果别人说你好,那就当作对自己的鼓励,而不是奖赏。如果说你不好,那你就不要相信,就当做一个提醒。我相信,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神对我的祝福。”他的理想是,在70岁去做牧师。

Tahir充满理想又不忘现实,爱财却又仇富,自律又带些感性。在老同学的眼里,不管就读哪个大学,对他今天的成就的影响都不太大。那么,是否也可以说,无论他娶了谁家的女儿,这个女婿都会成功。即使那是“印尼钱王”的女儿李红。

“没娶这位太太,可能结果不一样。但也许今天更好。”可能想到什么,他又补充道,”但是我非常崇拜敬重这个岳父,也很感恩他。”

问及对家庭的看法,他顿了顿,”一个家庭,需要的是体谅,容忍,尊敬。当双方用对错来评论对方,这个家族是很难蓬勃发展的。”他凝视着前方又继续说道:“如果有来世,我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我的父母,妹妹,以及我太太这位完美的女人做太太。但是,我会避开豪门。我的性格与豪门格格不入,不属于那个圈子。”

Tahir是多面的复杂体吗?他给自己的人生加了些注脚:”在我们的四周围,万物都在变。自然规律,人会变老;高科技与全球化,产生新的发现与发明,但有一个不能变的就是,要保持自己崇高的人格与做人的原则。”

末了,Tahir的60之帝国内幕,随着他的国与信,将徐徐展开。一个真实的翁俊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