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姆.罗杰斯:这是中国的时...

吉姆.罗杰斯:这是中国的时代

14855

在1970年与索罗斯合创了全球表现最佳的基金之一,现在的吉姆·罗杰斯在忙些什么?在参与了“打垮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之战后,他是否就“退出江湖”?作为世界上具有传奇色彩的投资大师,年近七旬的他,目前过着怎样的生活?接受世界顶级学府教育,却告诉那里的学生去改头换面做矿工、农民……是“真言”还是“浮说”?带着疑问,《时代财智》将分享吉姆·罗杰斯(James Beeland Rogers, Jr)的访谈,从中寻找答案……

简单地说他是一位富人已不足矣。早年在牛津和耶鲁求学后,28岁的罗杰斯就与索罗斯(George Soros)创办著名的量子基金(The Quantum Fund),十年内录得4200%的增值,在当时震动了世界。

亲见罗杰斯本人,这位集投资家、旅行家、作家、公司董事等角色于一身的传奇人物,如今却一心想成为一位好父亲。为家庭,更应说为了两个女儿,带着量子基金名望与光环的他,毅然卖出位于纽约,价值1600万美元的豪宅,移居新加坡。

一边在脚踏车上做运动,手边一杯加冰块的可乐,罗杰斯接受了本刊访问。初见罗杰斯,慈祥的面庞没有流露出任何优越性,反而是异常地亲切平易。他首先开启了话匣:“我每天都花一小时做运动。门外那辆自己设计的脚踏车更酷,我每天非常享受用它载着女儿们上学放学的时光。”

音容笑貌中透露着他对女儿无尽的爱,的确,给予父爱,这一点他做到了。关于女儿,他有着讲不完的乐道……

移居亚洲

2007年末,在出售纽约旧宅后,罗杰斯一直期望能找到一个理想的定居城市。他的要求非常明确:一是要讲华语,二是必须靠近中国。他重视女儿的成长环境,一个优越的基础教育,是帮助她们应对未来世界变化做足准备的不二选择。罗杰斯曾经考虑过中国某些一线城市,甚至香港,但发现这些城市过于拥挤,环境污染相对严重。新加坡作为花园城市,治安与环境两方面均吸引了他。尤其是这里的双语教育体制,孩子们有机会同时精通华语和英文两种语言。这里的教育水平,用罗杰斯的话来说,也是最棒的。现在他的大女儿Happy在南洋小学读二年级,这“洋娃娃”流利的华语表达,甚至让许多华族学生都相形见拙。

更有趣的是,罗杰斯透露自己曾认为培养孩子是一种压力,是在浪费时间。在过去,他很同情身边的朋友和同事,为了孩子终日奔忙。甚至有时,孩子的一个天真念头会让父母大费周折,使尽浑身解数来迎合。自从他与妻子佩奇·派克(Paige Parker)生下两个女儿以后,他的态度逆转了。现在的罗杰斯是一位细心的慈父,他“愿意做女儿们喜欢做的任何事情。”

算得上是父爱的升华之作,罗杰斯编撰了一本专门献给女儿的书,这并不是每一位父亲都能做到的。在《给我孩子们的礼物》(A Gift to My Children)书中,他分享了根据自身经历总结的“教子经”。他建议:孩子要在自己的人生中做出抉择,而不是盲从别人的意见;弄明白孩子真正喜欢的是什么,鼓励他们集中在喜好上,而不是停留在幻想;要教诲他们懂得如何去生活,而不是仅仅为了糊口生存。在理财方面,要教育孩子节俭,尽早让他们养成投资观念,而不是胡乱花钱,要让他们懂得,在今后的人生当中,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支付。另外,要引导孩子学会做调查,根据事实得出他们自己的结论;要学会展望未来,而不是总停留在过去的成败之中,要学会激发自己,产生更伟大的构想。

时代变迁

罗杰斯认为,世界是一个经济碰撞和政治失误的混乱结合体。在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全球势力从英国转向了美国……而今,同样的事件再次重新演绎:“能量的指挥棒”已从美国转向了亚洲——尤其是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债权人集团,亚洲已经从1997年的经济风暴中学会如何支撑自身的储备,在银行中积累足够的资产,抵抗经济不景,金融风暴,甚至是世界范围的金融海啸。美国则恰恰相反,近乎摇摇欲坠,濒临破产边缘。中国,新加坡,和许多其它亚洲经济体注重节约,并将钱花在建设未来竞争力层面上,罗杰斯说:“美国正在利用借贷的方式来保护那些官僚主义者的饭碗。”

以新加坡为代表的国家正在改变方式,集中在开拓与亚洲和拉丁美洲的业务上,而不是锁定美国。因为“山姆大叔”仍在笨拙地“维持自身的收支平衡”。罗杰斯认为,另一波危机迫在眉睫,一旦美国不堪负债,终将难逃厄运。这次的危机将比上一次来势更凶猛,因为这一次,将有更少的营救方案可以实施,更少的资源可以拿来对抗。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约14.7万亿美元,这个全球经济的庞然大物打一个喷嚏,或发出一声咳嗽,都将在全世界范围内回荡。亚洲,无论有多独立,多绝缘,还是会受到影响。

中国潜力

罗杰斯对于人民币的立场非常清晰——无疑是“继续增持”。对他来说,人民币目前仍是亚洲最好的投资项目:中国将别无选择地利用货币升值来对抗通货膨胀,美元则相反。

唯一阻碍中国“进入经济自由”的问题是其对人民币的管制。罗杰斯说:“保持货币封锁,中国将因此而不能成为世界舞台的弄潮者。这一点将很难实现,因为中国目前只能走到这么远。”

毫无疑问,这种情形正待改善,尽管进展非常缓慢。根据罗杰斯的话,中国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他说:“中国认为货币升值将伤及自身,损害一些人的利益,但中国的大多数人都将从人民币的升值中受益。试想一下,在中国,进口的商品将变得便宜:13亿人口将能买到更便宜的棉花,更便宜的石油,更便宜的大豆……而一些人,如出口商,将因此遭受损失。其实,在过去的数十年里,日元对美元汇率虽已增长了400%,但日本仍然与美国存有贸易顺差。”

中国经济被困难包围也不是问题。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引领亚洲走向复苏。尽管过程中付出了不菲的代价。通货膨胀这一字眼,在毛泽东时代是听也没有听说过的,现在通膨却威胁着中国的社会结构。房地产价格的抬高,正迅速演变成为泡沫,最终可能酿成不堪的后果。农村与城市日益加大的收入差距,也将迫使当今中国必须抓紧调控。

罗杰斯说:“中国看似一个充满剧变的国家——战争,饥荒,和干旱……在两千年的历史里,每一次剧变之后,接踵而来的又是许多蓬勃繁荣的时代。因此中国固然拥有大量问题,不言而喻,但中国最终都会幸免!”

看好商品

从1999年开始,商品(commodities )市场出现了奇迹般的发展。听罗杰斯的见解,这一牛市拥有足够的马力再延续多年。其中的原因有他的逻辑,他说:“在事情的常态发展中,投资者将以八年甚至九年的跨度把长期投资投入到牛市中运营,建造基础设施,增加收益,诸如此类环节。然而,金融危机显然阻止了这些环节的运转,因此,世界正在面对物资供应瓶颈。”

他认为,投资商品前景好,无论全球经济重拾与否,都可赚钱。若全球经济好转,对原材料和食物的需求都将增大,供需法则将指示更高的平衡价格;若经济走入反向,持有实质资产显然优于持有纸上资产。无论在货币还是商品上,罗杰斯都瞄到了机会、比股市更多的机会。

那么,鉴于价格趋势积累已久,现在进入商品市场是否为为时已晚?罗杰斯答:“进入任何市场都不会太晚,你可以短步前进(如果你认为价格过高的话)。”

“无为”投资

“投资多样化”(diversification)是一种风险管理技术,覆盖宽广的投资种类范围,在投资组合当中,用来降低投资组合的风险。当然这些内容是投资课上辅导的。

罗杰斯说:“多样性是股票经纪人制定出来,以防止自己遭受控告,但你不会因多样化而变得富有。你发现一个角落亏钱,就要跳到那个角落将它拾起。你把所有的鸡蛋放进了篮子,然后紧盯着它,同时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就这么简单……”他建议,致富的秘密在于集中,成功出现之前,什么都不必做。还有就是要大量投资!

当然,他的建议听起来有些令人匪夷所思,并不像那些投资书籍里所教导的。但是,谁又有资格与一个曾经创造过奇迹的投资大师展开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