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皇帝”带动教育和消...

中国“小皇帝”带动教育和消费

8447

自1979年中国开始施行独生子女政策以来,在中国一线和二级城市超过八成的家庭只有一个小孩。这些被宠坏的“小皇帝”,人数可能超过了5千万。

全球知名的市场分析和调研公司英敏特(Mintel)发表调查数据,尽管新一代父母的生活条件更加舒适和优越,但父母对于这些“小皇帝”的期望值也特别的高。数据显示,在中国有四分之三(75%)的中产阶级家庭期望小孩能获得研究生学位。高学历意味着繁荣的前途,在现代中国社会已被视为金科玉律。

但是数据也显示,父母的高期望俨然成为了一种负担。有75%的中产阶级家庭的父母希望孩子能获得研究生学位,但仅仅只有32%的孩子能完成他们研究生学业。对比不同收入层的家庭以及不同性别的学生,父母的期望值都相差无几。而且对于许多“小皇帝”来说,他们应该是非常有可能完成父母的愿望的。约三分之二(66%)的城市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就读于重点学校,一般这些学校的大部分学员都能顺利升入高等学府;剩下的大部分小孩就读于普通公立学校(19%)和私立学校(9%)。

英敏特(Mintel)中国首席市场分析师Paul French说道:“父母和祖父母对于教育的重视,一方面是出于对自己未受过教育的补偿,另一方面是由于教育是中国中产阶级的重要经历,也是其成功的基石。祖父母一辈由于生活环境恶劣、资金短缺或者是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大部分人文化水平都在高中以下,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然而今天这些“小皇帝”的父母一代由于接受了高等教育,也在就业市场中尝到了甜头,得以步入中产阶级,因此理所当然,高等教育就成为中产阶级的敲门砖、基石以及其成就得以延续的保证。”

英敏特预计中国中产阶级的“小皇帝”约为3500万人,加上数量未知的金领阶层的小孩以及来自小康社会阶层(或者超富有家庭)的一群初出茅庐的“小皇帝”——预计中国的“小皇帝”达到5000万人甚至更多。超过九成(年龄段在10-16岁的孩子中这一比例高达98%)的“小皇帝”都有单独且奢华的卧室,摆满了各种玩具和电子设备,最为常见的设备有辅助学习工具、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以及平板电脑等——在中国中产阶级家庭中,拥有平板电脑的小孩(47%)高于拥有笔记本电脑的小孩(44%)。新奇电子产品比如电子阅读器常见于一级城市小孩的卧室中(53%北京),但在二级城市中这种情况却截然相反,比如南京这一比例仅为33%。

被称为“小皇帝”的一代是中国最早一代中产阶级的孩子。他们成长的家庭属于中高收入,没有兄弟姐妹,祖父母健在,因此在其身上的花费也相对较高。尽管如此,这些孩子也不得不面对严格的教育环境和来自父母的高期望值的压力。由于是独生子女,父母也没有第二次机会好好教养孩子,所以他们竭尽所能的保护他们的孩子,保证他们的未来。”Paul继续说道。

但是,在非学习时间段,几乎所有的“小皇帝”都是“自给自足”的消费者,因为他们每个月都有固定的零用钱。特别是年龄在40-49岁的妈妈对他们的子孙特别大方,多数小孩的零花钱是祖父母给的,而其他家庭成员的比例约为20%。而且,北京家庭对“小皇帝”最为大方,超过三成的家庭给小孩的零花钱每月超过500元。

这些“小皇帝”通常走在新兴现代生活的前端。英敏特的调查表明,城市的折叠式婴儿车销售强劲,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和成都,纵观中产阶级的消费支出结构,超过80%的家庭购买了折叠式婴儿车,也许这是地位的象征。婴儿车不仅是对婴儿的一种保护措施,也是中产阶级家庭必备的一种装备,以示自己育儿的抱负。

 Paul继续说道:“儿童车俨然已成为富有的一种象征,但是同样这也是为了儿童外出安全考虑。尿片、防晒产品以及婴儿车都不是传统的中国婴儿用品,但是现在已在中产阶级家庭广泛使用。折叠式婴儿车、尿片以及其它新式婴儿用品,已成为中产阶级父母为他们的‘小皇帝’准备的必备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