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 的出世入世之道

MBA 的出世入世之道

9594

对于生活在世俗凡尘中的我们,佛教向来予人的印象就是远离凡尘,不问世事的。然而玉佛寺的自盈性经济,现代化的寺院管理,让我惊叹寺院的与时并进

对于生活在世俗凡尘中的我们,佛教向来予人的印象就是远离凡尘,不问世事的。然而玉佛寺的自盈性经济,现代化的寺院管理,让我惊叹寺院的与时并进。同时,我也不免在想,与城市这么近的僧人们如何抵挡当下的诱惑?也许,“出世”“入世”之间靠的就是我们缺少的那一份佛光引照的自身修持。

中国上海玉佛寺创建于1882年,由供奉镇寺之宝——玉佛座像而得名。在发展至今的120余年里,前后有11人担任住持。现任方丈年仅37岁,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佛教协会会长觉醒法师。在寺院管理高层的头衔下,年轻的觉醒法师敢为先河,培训僧人就读MBA课程,引导寺院走上现代化管理之路的“入世”之道。

应新加坡佛教居士林邀请,由上海玉佛寺创立的梵乐团莅新于2007年11月23日及24日在维多利亚剧院呈献三场盛大慈善义演。演出间隙,就寺院的现代化管理,我们与觉醒法师进行了探讨。

派遣僧人读MBA

截至日前,玉佛寺已经派遣了3批学员,参加由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主办的MBA课程,学员都在玉佛寺担任主要管理的任务。出家人读MBA,这在中国佛教界可谓首开先河。在研修班开设的初期,社会上也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一做法有违佛家宗旨,寺院毕竟不是经济实体,不同于社会上的公司,而寺院继承《百丈清规》等一套传统的、完善的管理方法更为必要,其最根本的宗旨在于弘扬、服务更多的信众。

谈及此事,觉醒法师表示:“僧人学习管理知识绝对不是为了赶时髦,或哗众取宠,也并不表示传统的寺院管理方法已经不适用了。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要求加强寺内的管理水平,与时俱进。”对于外界媒体的炒作,觉醒同样希望大家回到佛教的最初始阶段,把聚焦点放在寺院的弘法工作之上。

随着佛教在中国地区的不断推广,现今的信徒也由过去人们印象中的老年化、无知识型,转向了更为年轻化、知识化的群体,他们对于佛教的向往不再是简单的烧香拜佛,而是希望同寺院的僧人共同修持。这也让玉佛寺必需以创新的方式与信徒沟通,梵音团即是寺院新型管理下的团体,他们的表演活动也丰富了佛教的信仰生活。为了更好的弘法,以及应用更多元的方式弘法,4年前,玉佛寺就赶为人先,派遣15位法师到外国语学院分别学习英、法、美、日、韩语。希望若干年后,法师们能够有机会用外语来向外国信徒弘法。

现代管理创造更多修持空间

百丈清规、清规戒律依然是管理寺院的最主要方式。然而社会的发展,科技的日新月异,触始在发扬传统理念时,让寺院逐渐拥有一套完整的传统管理方式。玉佛寺敢为人先的理念一直是寺院的优良传统,让僧人研读MBA的目的就是将寺庙管理与现代企业管理有机地结合起来,以先进高效的企业管理方式完善寺庙的组织设计、人力资源管理、战略规划、市场营销、财务管理等方面的工作。

在觉醒法师的眼里,寺院也是一个小社会,尤其作为主要的管理人员,如果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管理僧人的工作、生活,就很少有精力用在修持,弘法,学习上。因此,觉醒法师深刻的体会到,现代化管理的重要性。寺院实行物业化管理后,将所有的保安、清洁工作外包给物业公司。这样一来,职位较高的僧人们也有更多的时间花在自身的修持之上。

无纸化办公也是寺院管理的一大特色,寺院里设内外网,外网主要用在弘法工作上,多用于信徒浏览沟通之用。内网则是寺院内部员工的沟通交流,除了简易的电子邮件沟通方式,法师们每天还必须记录工作报告,通过内网电脑系统,觉醒法师可以查看每个法师的工作日志。因此,法师们工作起来非常用功,不敢懈怠。而且,寺院实行有效的绩效考核,从事管理工作的法师,每半年必须进行一次素质报告总结工作,并有专门的考核小组进行考核,表现优异者,将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比如出国弘法,参加学习培训等等。表现欠佳者,当然也会受到一定惩罚,签单、留岗察看,甚至下岗。200多僧人的寺院通过现代与传统管理体制的相结合,稳步向前。

“入世”之道造就自盈性经济

玉佛寺也运用了现代化企业管理理念,经营着一家素食品公司。觉醒法师说,经营素食馆、开办月饼厂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推广素食文化。目前,上海地区,乃至整个大陆地区,像样的素食馆并不多见。具有竟争力的特色素食,一方面满足了善男信女们吃素的要求,另一方面也弘扬了佛教提倡戒杀放生的思想。每逢八月十五,月饼厂生产的素月饼更是供不应求。自盈性的经济源自弘法的初衷,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入。

在具有现代企管知识的僧人的辅佐下,玉佛寺还制订出自己的中期规划和远期规划,借鉴现代商业化运作模式,以玉佛寺为中心,辐射周边,建立旅游、休闲一体化的商圈经济带,主打玉佛寺宗教文化品牌,带动所在区域的经济发展。

寺院逐步现代化,并不意味着寺院就是一个企业,作为玉佛寺的最高管理者,作为一个出家人,觉醒法师杜绝外界信徒们称呼他为CEO,甚至是若有信徒称呼他为大师,他也会立即纠正。觉醒法师认为,既然自己脱离世俗钵依佛门,希望大众可以看到出家人的修持,不要用商业化的称呼。同时,自己的修持还远不及修持高深及具有威望的大师,因此希望大家称呼他为法师,或是出家人既可。

同时,觉醒法师也谈道:“人们通常说起寺院,总是想到传统、保守、封闭、另类、与社会脱节等字眼。但是,寺院毕竟不是存在于真空的。佛教要不断地发展,就不可能永远在原地观望。学员们在学习中,尽量去了解社会的管理知识,每期结业的学员都必须结合本身在寺院内的工作岗位,呈交毕业论文。同时,时间和事实都证明了,这些学员都有着坚定的信仰,没有因为涉入俗世而有所影响。”

此次是上海玉佛寺首次出国表演梵音,也是在新加坡第一次梵乐演出。梵乐演出伴着夜色拉开序幕,凝视着舞台上僧侣们专注的神情,我清楚的感觉到渺渺梵音与滚滚红尘的两个世界又是那么的分明。“弘法是家务,利生为事业”的僧团秉持的基本职责,严格坚持丛林制度,确立“内抓素质,外树形象”,“文化建寺、教育兴寺”的法会理念,使寺院在各项弘法利生事业以及自盈经济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入世原则指导下的佛法精神也将为百年寺院注入新的源泉。

(《时代财智》,2008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