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智:走百年长堤,见世...

时代财智:走百年长堤,见世纪变迁

23515

(新加坡,6月30日)1924年6月28日,连接新马两国的新柔长堤(Johor-Singapore Causeway)正式通车投入使用。这是一条1,056米长的堤道,长堤穿过柔佛海峡上的新马边界,两端是新加坡的兀兰(Woodland)和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市。时隔100年,我们重新踏上这条长堤,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

长堤上以新加坡为背景的合照。背后的柱型圆顶为新加坡和柔佛的分界点。

6月29日,时代财智发起“庆祝新柔长堤100年,徒步越堤行”活动。以徒步越堤方式,为纪念这一新马重大工程增添庆祝花絮。

根据马国官方数据,目前有约186万马国公民在外国工作,单是在新加坡谋生的就有约113万人。其中,有超过30万人每天往返新柔两地通勤。除了各行各业的工作人士,每日通关的还有两地通学的学生、商家和游客等。新马两国人民互动密切,这次新柔长堤徒步行的参加者,他们有在新加坡工作、学习、生活,还有的新山居住、经商和置业。

克兰芝地铁站门口的170巴士站,直达兀兰关卡。等待上车的乘客已经大排长龙。

这是星期六的早上,迎着晨光,我们一行人从克兰芝地铁站出来,搭乘170巴士,直达兀兰关卡。可能是周末的原因,克兰芝巴士站等待上车的乘客大排长龙,预示了即将来临的通关高峰。

经过了新加坡兀兰关卡,即将进入新山。

巴士约10分钟的车程,我们很快到达兀兰关卡。从新加坡出关非常顺利,不到10分钟,我们已经来到长堤,即将开始徒步。

长堤一旁的人行道不宽,车行道没有阻隔,在长堤徒步需要随时小心身后呼啸而过的摩托车。加入徒步的小江告诉记者,之前他在新山工作,他有同事经常需要步行过长堤,因为长堤时常堵车,堵在堤上一小时都有可能,步行约15分钟,好过堵在路上。

踏上长堤,欣赏两岸湖水,白鹭飞鸟从水面划过,若不是路边车辆的尘嚣轰鸣,这里仿若感受到,秋水共长天一色。不同的是,今天的湖水已见证两岸巨变,沉淀了浓墨重彩的百年历史。相比新加坡,新山的发展更为迅速,但见高楼林立,错落毗邻。

随行的Eric是新加坡人,曾经工作的外企在新山有营业点,他需要经常来新山。另一位Kelly本身在新加坡经营农产品贸易,平时都是自驾方式来新山。她对新山不陌生,她告诉记者,新山对她的新加坡业务非常重要,她不仅有工厂在新山,而且新山的人力资源能帮她缓解人手压力。

长堤不长,只见车龙渐渐减速,似乎前方塞车,但是摩托车身手不凡,自由穿梭。长堤上人车混杂,但是乱中有序,和谐共处。

长堤上以挂起百年长堤的庆祝横幅。我们一行人朝着新山关卡方向前进。不远处的新山楼盘蓬勃发展。

不一会儿,天空飘起细雨,这并不妨碍我们。长堤上没有红绿灯,我们都朝着目标前进——新山关卡,不远处的海关大厦。队友们互相关照,顺利抵达新山海关。来到海关大厦二楼,但见人头攒动,12条通道,皆是人满为患。按照柔佛和新加坡之间的陆路交通关卡在疫前每天平均有约40万人次出入记录,这里是全球最繁忙的关卡之一。

无奈,我们必须加入这条通关长龙。参加徒步的朱先生也分享了入境新山海关的变化。他回忆过去入境马来西亚要填入境卡,俗称白卡,所以关口附近地面上到处都是这种白纸片,现在已换成了电子扫码入关登记,手机填写即可。他还记得1995年第一次经新山关卡入境马来西亚,那时候的新山海关很简陋,在地面上办公,现在的海关高架桥是后来建造的。他说,30年前的新币对马币汇率约1.6,当时没有那么多马来西亚人来新加坡工作,也没那么多新加坡人去新山购物。

半个世纪来,新马汇率的变化。

本身住在新山的Steven说,他们对关卡拥堵已经司空见惯,并称之为开“演唱会”了!他每天需要进入新加坡,和很多人一样,他们一直盼望马国政府能够尽快解决通关问题,营造便捷顺利的通关体验。

抵达新山关卡后,即入境马国了。这里有不少购物中心,是享受购物休闲的好去处。

未来值得期待。2020年7月30日,新马两国时任总理李显龙和穆希丁见证签约仪式,两国签署了有长堤上历史性的协议——新柔地铁系统(RTS)。目前已完成约三分之二的建造工程,预计2026年12月底通车。届时,乘客可从新加坡汤申—东海岸地铁线的兀兰北站,搭乘新柔地铁到柔佛新山的武吉查卡站(Bukit Chagar),车程仅需五分钟,且每小时单向可接载多达1万人次。

一桥横跨,一衣带水,从新加坡发起的徒步新柔长堤,一公里的行走很快就结束了。虽然新山通关花了一个多小时,但是参加活动的队友们今天走上这百年历史的长堤,都非常开心!

随着新马合作不断升级,两国互惠互利,期待未来,长堤将见证下一个百年历史,新马友谊如同长堤之水源远流长,生生不息。

新柔长堤是联系新马的重要桥梁,祝愿新马友谊长存,细水长流。借助百年长堤,时代财智总编辑宋娓透露,今年将以“桥”主题庆祝时代财智走过20年。

这是一条掌控着新、马两国经济命脉的一道桥梁,更是一条联系新马人民情感的纽带,有太多难以抹去的共同的历史。让我们简要重温一下这座桥的历史和建筑过程:

  • 从19世纪开始,大量商品如橡胶、锡、胡椒通过英国殖民地新加坡港口装船运输以渡轮经过柔佛海峡转运。
  • 1911年,海峡两岸货物与乘客逐渐增长,渡轮系统渐渐超越负荷,殖民当局不得不寻找替代方案,于是,马来联邦建议在柔佛海峡修建一条碎石堤道。
  • 1918年,修建计划提交马来联邦和柔州政府,拟建的堤道长1.05公里,宽18.28米,包括一条铁轨,水管等等。
  • 1919年,拟建的工程开始进行,当时这一项目被认为极具挑战性的工程,同时这也是马来亚当时最大笔的投资。庞大的工程逼使当时的乌敏岛采石场重新开放,从岛上运来大量石块碎石,也从武吉知马采石场运送大量的花岗岩。
  • 1924年,新柔长堤正式竣工,这项为期五年的庞大工程,超过2000名当地和欧洲工人参与工程,使用了约114万立方米的石材,这条长堤将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之间的汽车与火车运输得以迅速发展起来。1924年6月28日,新柔长堤的正式开幕仪式在柔佛新山举行。
  • 1942年,爆发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入侵马来亚,逼使撤退的英军进行了两次把长堤爆破,第一次炸毁了船闸的升降桥,第二次把长堤中段炸出21.33米宽的缺口,也炸断了输往新加坡食水的大水管,日军过后在缺口建造了一座铁板桥梁,然后控制了新加坡。
  • 1946年,日军投降,宣告二战结束。英国人回归,重新修复长堤,直至1949年,当时估计已有两万七千辆卡车每月使用这条堤道。。。
  • 1965年8月,新马分家,新柔长堤成为两国边境的链接通道,长堤两端都设立边境检查站。1967年过后两国先后实行护照管制。
  • 2008年12月1日,时任总理阿都拉.巴达威正式宣布(苏丹伊斯干达大厦)“海关大楼”开幕,这座海关,出入境检疫大厦使长堤今天有了另一番景象。。
  • 2023年2月13日,柔佛州务大臣翁哈菲兹表示,每日有高达近三十万人使用新,柔长堤出入境,在接见新加坡外交部长后,两国同意共同探讨更多种方式来改善柔新之间的连通性。
百年长堤,万家灯火。新柔长堤,是牵动新马两国的经济命脉,也是人民的情感纽带。

百年长堤,见证今古。100年前,长堤属英殖民地,百年来,新柔长堤更是见证了新马两地的又分又合,再合再分的历程,长堤也经历数次历史劫难。

  • 1941年12月7日, 日军偷袭珍珠港,并展开对东南亚的侵略。日军进攻马来亚半岛,迅速南下,在两个月内占领了马来半岛。英军为了拖延日军攻占新加坡,决定炸毁唯一从马来亚半岛通往新加坡的陆路通道。1942年1月31日,撤退的英国军队在长堤上引发两起爆炸。第一次破坏了船闸的电动升降桥,而第二次则在长堤上造成21.33公尺的缺口。通往新加坡的输水管道也被切断。1942年2月8日,第一批日军乘坐小艇登陆新加坡西北部,日军在缺口上建造一座梁桥,修复了长堤,隔天把坦克车驶入新加坡。
  • 战争结束后,英国殖民地政府在1946年修复长堤,取代二战时期使用的梁桥,并永久关闭船闸和升降桥。
  • 1996年,时任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提出拆除新柔长堤,建造高架桥,让船只可以川行柔佛海峡,以取代原有的新柔长堤。由于新加坡不同意拆除长堤,马哈迪提出只拆除马方的长堤,改建一道“弯桥”来衔接新加坡一方的长堤,然而但新加坡不同意拆除长堤,新马双边谈判数年都没有结果。
  • 1948年2月1日 : 马来亚联合邦宪法的颁布 : 宣布星加坡(“新加坡”的前称)与马来亚分离,成为英国海峡殖民地之一;
  • 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星加坡又成为这个新国家的一部分;
  • 不到3年内,1965年8月9日,新加坡又脱离马来西亚,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