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道昌:未来的教育 vs ...

张道昌:未来的教育 vs 教育的未来

19965

在颠覆科技盛行的年代里,我们需要如何应对未来的挑战?无独有偶,近期新闻中,有涉世不深的年轻人考试作弊和参与网上骗局,再次让人们思考,是否教育出问题了?科技前进的步伐不能停止,如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挑战,未来的教育是怎样的?而教育的未来,思路又在哪儿?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创校于2010年,是继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新加坡管理大学后,新加坡设立的第四所公立大学。张道昌教授自新科大成立以来就担任教务长,并在2018年出任校长。如今,新科大已送走了七届毕业生,回顾办校理念和初衷,用张道昌校长的话说,这是一所为新加坡未来而设计的大学。那么,未来的目标是确定的吗?张校长说,未来不确定,而我们能确定的是,教育理念必须要保持应变,以面对不断变化的未来的挑战。

《时代财智》2022年5/6月封面人物: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校长张道昌教授

文:宋娓 摄影:蔡清福

张道昌(Chong Tow Chong)现在仍清晰地记得,当年录取的第一批新生中有几个来自登山俱乐部的学生。一个学生曾对他说:“我要在四年内征服世界七座高山,第一个目标就是喜马拉雅山!”

这是一个勇于挑战和冒险的年轻人。“很好,非常好!”张道昌欣赏学生的豪言壮语,可是他明白,登山的费用不菲,而且登顶也不容易!但是,他不能打消年轻人登山的梦想,那如何告诉学生现实的挑战呢?于是,他要学生们一条条列出登山需要的条件资源和预算。

学生们进行搜索、查阅、计算,很快,他们列出了一份清单:训练、装备、练习、营养、行程等等,如果要征服梦想中的喜马拉雅山,他们至少得准备100万新元(约500万人民币)。

到哪里去找这100万?学生们马上想到了筹款。结果可想而知,他们在尝试找赞助后无功而返。看到沮丧的学生们,张道昌则要他们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别人要赞助你们100万元?

学生们回去后冥思苦想,终于想明白了:与其花费100万去攀登一座别人征服过的山峰,还不如去征服一座没人去过的山峰。这岂不是更有意义吗?

于是,学生们做了一份计划书交到张道昌手里。不久,张道昌帮学生们找到了赞助,他们仅花了不到30万新元,就实现了征服一座高峰的梦想:2014年8月,五个新科大学生成功登顶——印度喜马拉雅山脉的一座海拔6,056米,一座从未有人踏足过的处女峰——学生们把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的旗帜插在了位于喜马偕尔邦山谷 Karcha Nala的山顶——Mount SUTD(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之峰)。

这是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张道昌校长喜欢分享的一个故事。在协助学生们找赞助的过程中,他希望学生们思考,登山的梦想和赞助的目的,两者如何实现目标的统一?在他看来,这个意义不在于征服山峰,而是学生们征服了自己:即使遇到挑战,仍然对自己的目标抱有信心,并且愿意为实现目标而改变。

21世纪的新加坡,处在以科技进步为经济引擎的年代,教育必须因应第四次工业革命,及时培养下一代掌握和认识各种新思维和新技能,未来的孩子们才不至于成为21世纪的科技盲。在张道昌的眼中,每个学生都有不同的天赋和潜能,教育是要把他们塑造成千姿百态、各具特色的人,才能适应变化瞬息的世界和发展复杂的社会。这其中,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如何找到解决方案,是重中之重。

一开始就不一样,培养21世纪的创新家

四月一个雨后的下午,时代财智记者一行来到坐落于樟宜的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Singapor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nd Design,简称SUTD,新科大)。远远望去,新科大没有高耸的教学大楼楼群,而是几栋七层高的以白色为主带部分绿或紫色的流线型设计楼体,如同敦实的小巨人,端坐在蓝天白云之下。站在学校走廊上,新加坡樟宜机场航空塔近在咫尺;极目远眺,东海岸一水之隔的印尼小岛,层峦叠嶂尽收眼底。

这是一个星期四的下午,在校园里,记者和踩着紧张有序步伐的学生不断擦肩而过。记者被告知:在星期三和星期五下午,学生是不用上课的,这是学校的规定。

好一个有趣的学校!当记者见到张道昌校长时,张校长则一语道破:
“一开始,新科大就和普通大学不一样!新科大一开始的出发点,是要为21世纪培养领导力、创新家、企业家,Education is a means to an end(教育是一种手段)。”

今年68 岁的张道昌校长,身材清瘦,精神矍铄。他的头发依旧乌黑略带褐色,眼神淡定清澈。张校长说话不徐不疾,多数时候,他会微笑着听对方讲话,不急于发表意见。这位校长也是标准的“理工男”:日本东京工业大学的学士、新加坡国大的硕士、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都是专修电气工程专业。他的华语流利,像新加坡人一样,说话中也会偶尔夹杂英文;或者确切地说,他的英文更地道,但他尽量以华语作答为记者提供语言便利。

张校长说,新科大录取的每个新生都要经过面试,学生都会被问到一个共同的问题:“你的特别之处是什么?”总体上,新科大对四个方面的特质非常重视:热情的态度、敢于冒险的精神、跨学科学习能力和打破条规的勇气。

新科大和普通大学在课程设置上也不一样。每个学期(semester),学生都只上四门课,以理工课程为主加上相当大比重的文科课程。这四科不简单,一科至少每周12个小时,四科每周48小时,如果他们还想再拿多一科,那就得花60个小时。

张校长解释道,学校不要学生死读书,希望他们把第五科的时间变成课外活动。于是学校要求星期三和星期五下午,老师不可以有任何教学活动,也不能在这个时间考试。这个时间就是留给学生的。

其实,新科大的这些做法并非标新立异,这和新加坡教育部近年在中小学实施的教育改革是异曲同工。2019年,新加坡教育部宣布,从2024年起,在新加坡所有中学全面推行科目编班,取代实施了将近40年的中学分流制度。今年3月,教育部长陈振声也重大宣布,从2023年起,新加坡中小学将取消各年级的年中考试,腾出更多时间让学生探索学习乐趣,减少对考试的偏重。

无论是教育部,还是新科大,都对未来的教育达成了共识:以人为本,因材施教。无疑,重视每个学生个体,这意味着需要投入更强大的师资,而且也会带高培育成本。如果说普通大学提供较大众化的教育,新科大则更为精细化。

张校长透露,新科大的课程设置,需要重视到每个学生的发展。新科大学生和师资比例是11:1,这远远低于普通大学,这也限定了学校不能进行大规模招生。目前,新科大的每年在本科生的招生数量大约500人,硕士生和博士生的招生数量 则分别约为160人和60人。

新加坡是一个没有天然资源的小国,教育的发展还会受到全球化、浮动的人口以及技术革新等各方面的影响。在新科大的学生中,本科生大约20%是外国学生;博士生中,外国学生占大约65% 。张校长说,为新加坡培养本地学生固然重要,但是让本地学生有机会接触其他外国学生,会更加重要。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Singapor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nd Design,简称SUTD)校长张道昌教授(Prof Chong Tow Chong)

设计不是去找唯一答案,而是思维

互联网、自动化、机械化、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日益普及化,这些都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元素。培养未来的人才,必须认识它们的基本概念、操作逻辑和应用局限,才能掌握和使用它们。

预见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新加坡的教育已经在培养思维能力上狠狠着力。人工智能在计算能力、准确性、记忆能力方面比人类强大很多,但唯独创意是人类所独有的能力,教育必须加强创造力的培养,作为人与人工智能相比的相对优势。

当记者罗列一些在当今科技潮流下,对世界产生重要影响和贡献的人物,并问张道昌校长,新科大希望培养出怎样的代表性人物?张校长则笑答:乔布斯。

美国苹果公司已故创始人乔布斯开发出各种引领潮流的产品,他以深谙市场行销和创意著称。其实更重要的是,他也懂编码和编程,所以他能向属下工程师传达构想,要他们打造出崭新的产品。

乔布斯重新定义了“电话”,借用乔布斯,张校长传达出未来人才具备的一个知识讯息:跨学科的重要性,而新科大也希望重新赋予“教育”的定义。在课程设计上兼顾跨学科,成为新科大的重要内涵,比如:Engineering Product Development(工业产品设计),Engineering Systems & Design(工业系统设计),Information Systems Technology & Design(信息系统科技与设计),Architecture and Sustainable Design(建筑与可持续性设计)。这样一来,课程不是土木工程,也不是机械工程,而是系统设计;对外招生时,这让学生们感觉耳目一新,深受欢迎。如果能够具备跨学科知识,这将让自己更有相对竞争力。

然而,课程设计并不简单。在12年前,这些课程都还是新鲜概念。张道昌教授介绍说,新科大主要通过两个战略合作伙伴实现这些课程设计: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和中国的浙江大学。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在教学方法有很多新颖之处,以创新闻名于世;中国在这个世纪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通过浙江大学,让学生们接触东方的设计概念。

中西合并,各取所长,也能在新科大的校徽中得到体现:SUTD每一个字母线条简洁明了,开口式设计,象征着没有围墙的大学,开放的文化。方块形状的设计灵感取自:中国印章(东方)、微芯片(科技)、迷宫(解决问题)。排列的英文字母(西方)反映了一所超越国界、文化和经济的大学(互动)。

新科大看似是一个以理工学科为背景的大学,课程设置实则融入了很多人文、管理学内容。在新科大,学生修读的22%学科是人文、艺术与社会科学。就是说,每个学期,学生必修一门人文、艺术与社会科学课程。“因为我们的课程设计是以人为本,学生们必须了解社会怎么发展,如何进步,了解他们的文化如何不同。”张校长举例说,学生在第一学期需要必修《世界文明史》,这包括中国、印度、中东和西方的文明史,学生们也可以谈不同的宗教或选修《论语》、《庄子》和鲁迅文学, 等等。

普通大学里,学生可能四年都在集中学一个专业。但是很多时候,这些大学里学到的能用到未来工作中的几乎很少,这也是为何张道昌校长一直在强调跨学科的重要。“社会环境一直在改变,基础教育就显得更加重要。学生们要知道如何学习,Learn how to learn,学习应该是终生的。”

新科大要求学生一切从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出发,Design thinking成为必修课,其创新思维贯穿所有的学习。

张校长也透露,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录取新生也是别出心裁,不是单靠高中文凭,而是学生有没有做过特别的东西。新科大的教学方法也不一样,课上会有很多活动互动。比如,老师先花上10-15分钟讲一段,然后立刻把讲过的内容做一个活动,约10分钟,然后老师再讲。所以,120分钟的课程就会有很多活动,立即强化学生的学习。相同的课程内容若以传统的讲堂课配合辅导和实验课来进行,将花上两个星期。这样的好处是,老师一边讲一边发现,学生们究竟听懂了没有,是否学到了?发现不对的地方能马上调整,而不是等到学期末才发现学生没有学到东西。

新科大是一所年轻的大学,过去的七届毕业生就业已覆及80%的主要行业和工业领域,从金融、物流供应链、跨国企业等。这样的教学方法教出的学生,通过雇主得到了反馈:新科大的学生在工作中,遇到问题不是先入为主,凭主观判断,而是客观上先审视问题。说到这里,张校长开心地分享,去年疫情期间,新科大的毕业生就业率高达95%-96%。

从科学家转行到教育家

回想创校之初的艰难,张道昌历历在目浮现脑海。当年新科大招收第一批新生,发出了1000多份录取通知书。可是这是一所新学校,没有排名,家长们也不了解。于是,校方亲自上门送录取通知书,登门拜访了700多户家庭。拜访一户家庭,差不多要花1个半小时,现在想想,有些令人“后怕”!虽然最后只有350名学生接受了录取,不过,这个时间没有白花,因为张道昌校长亲自走访这些家庭,这些学生们在毕业后,至今还和学校保持着往来,感情最为深厚。

为了让新科大在较短时间内迎头赶上,张道昌教授和团队想办法招募世界优秀师资加入新科大。比如,Malika Meghjani,名列世界最著名的50位女性机器人学(robotics)家之一(World’s 50 Most Renowned Women in Robotics, Analytics Insight 2020);郭贵生(Tony Quek),国际知名学者,连续五年蝉联科睿唯安《高被引学者》(计算机科学)(Clarivate Analytics’ Highly Cited Researcher for Computer Science);蔡志楷(Chua Chee Kai), 国际知名学者和新加坡3D打印领域的杰出专家,2018年国际自由态和增材制造卓越奖(International Freedom and Additive Manufacturing Excellence, FAME)得奖者。过去几年,新科大的学生在3D打印创新创意作品,不断传出获奖捷报。今年3月,新科大在全球首创举办“3D食物打印比赛”,吸引新加坡大专院校的学生参加比赛。

张道昌校长说:“玩具、汽车,甚至是人体组织,都可以通过3D打印机制作。它彻底改变了各个学科领域,尤其是制造业和医疗保健领域。不过,3D打印的下一个前沿是打印食物。”设想,3D打印能够创造复杂的食物结构,同时确保食物有特定的营养价值,可能不久,甚至在自家厨房打印出米其林星级的菜肴。

从无到有,参与建立一所大学,这是张道昌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前半辈子从事电气工程和科研,他总是以科学客观的想法想问题。虽然创校辛苦,正因为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这给了他一个很大的发挥空间,敢敢想、敢敢问、敢敢做。

张道昌教授说,当时参与创办新科大并非他唯一的选择。在加入新科大之前,他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电气和计算机工程系的教授,同时担任新加坡科技研究局 (agreed)(A*Star)的科学与工程研究理事会(SERC) 执行署长和数据存储研究院(DSI)院长。

本来可以选择自己较熟悉的工作安享晚年,但是那时的张道昌,在面对选择时,他更想做一件对人生有意义的事情, 特别是通过改革教育来培育新一代的国家栋梁——在充满挑战和变数的未来世界里,培养造福社会的青年才俊。新科大已经送出了七届毕业生,他若有感触地说,七年时间能完成建造一座工业大厦,完成投资一个项目,而教育的成果并非七年能看到。

华人世界,向来重视教育,教育是能改变家族、民族、国家,并推动进步的巨大动力。张道昌所秉持的教育理念,则更多了一份科学观和人文关怀,不是要急功近利地见到开花结果,而是帮助启发学生们找到自己的天赋所在;不是把他们都变成一样的人,而是通过灌输学生们终生学习的观念,实现个人在时代挑战中的永续发展。

未来的教育,是能够帮人们应对变化的教育,正如张道昌校长谈到新科大的教育理念必须要保持应变,以面对不断变化的未来的挑战。而教育的未来,则正是因为这样一批有理念、有科学观的教育家,给我们的社会未来发展带来了更多希望。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正是教育的魅力。在为新加坡培养国家栋梁,创世纪人才的过程中,张道昌的人生事业,又实现了一次青春的延伸。采访末了,张道昌校长亲自重申:“如果人生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教育。”

时代财智总编辑宋娓,新科大校长张道昌教授,时代芯智主编张军博士(从左到右)

张道昌:讲科学的教育家

张道昌教授(Prof Chong Tow Chong)于 2018 年 4 月被任命为新加坡科技与设计大学 (Singapor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nd Design,简称SUTD) 校长。他自 2010 年起担任 SUTD 的创始教务长,在指导 SUTD 的创校战略发展和运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校长,他带领大学成长和发展,并提供指导建议,确保SUTD不断追求实现愿景、使命和战略目标。

新加坡科技大学是新加坡第四所公立大学。通过亲力亲为的教育实践,以人为本,因材施教,张道昌校长和团队致力于为新加坡未来培养有领导力、思维能力的创新家和企业家。

在加入SUTD 之前,张道昌教授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任职电气和计算机工程教授长达30年,这当中包括担任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的科学与工程研究理事会(SERC)执行署长,以及数据存储研究院(DSI)院长达15年。

张教授的职业生涯中,大部分时间从事高速光电子和下一代非易失性存储器应用的半导体材料和器件方面的教学和研究。他活跃在国际研究领域,并担任相关研究领域的重要会议的技术项目委员会的成员。

张教授在国际评审期刊上发表了 400 多篇论文,受邀出席演讲发表逾35项报告,拥有25 项专利。他获得多个奖项,这包括:总统科技奖章、公共管理奖章(金/2021年,银/2004年)、国庆服务奖章、IES-IEEE联合卓越奖章(金)、信息存储行业联盟技术成就奖、ASME ISPS 部门研发领导奖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卓越教学奖。

张道昌在日本东京工业大学获得了学士学位,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均是电气工程专业。他不断学习,还参加了哈佛商学院的高级管理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