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诺贝尔奖得主提醒美元强...

新科诺贝尔奖得主提醒美元强升带来危机风险

35071
新科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现任布鲁斯金学会高级研究员:伯南克

(10月11日,新加坡)新科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在2006年至2014年担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提醒,由于战争和汇率波动为经济带来压力,决策者必须留意世界金融环境的任何恶化情况;另一位新科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戴蒙德也说,利率急升对金融体系而言是个威胁。

现任布鲁斯金学会高级研究员的伯南克在该学会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就算金融问题没有上演,渐渐地,如果这个状况使得金融环境恶化,它们可能增添问题或导致问题加剧,这是我认为我们必须密切关注的。”

伯南克说,虽然美国金融体系的现状,相比起2000年代末期的全球金融危机前好,但仍有其他方面的疑虑。例如在欧洲,俄乌战争导致天然气供应中断,可能为金融机构带来压力,至于新兴市场“正面临非常强势的美元和大量资金外流”。

伯南克曾在1983年的一篇论文中指出,经济严重不景且旷日持久大部份的原因是银行倒闭导致信用严重紧缩,大幅伤害经济。伯南克随后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利用他的研究应对2008年、2009年的金融危机,,虽然起初没有迅速认清房价崩跌对金融体系造成的潜在后果,但他后来致力于对抗危机,并预防经济陷入另一场大萧条。

伯南克表示,现在美国可能存在一些金融稳定风险,但“肯定不像14年前那样险峻”。

对于当前局势,伯南克说,联储局在试图让经济软着陆时,面临“非常艰钜的挑战”。所谓的软著陆,指的是在压低通胀的同时不引发经济衰退。但他也说,对于2%的通胀目标,“要记住这个通胀目标是中期目标……不必然要在6个月内或差不多的时间内达成”。

另一边厢,戴蒙德则表示,中行官员在升息时必须小心翼翼,避免造成金融动荡的恐惧和“自我实现的预言”。

戴蒙德说,银行现在的准备状况确实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更好,但“问题在于这些脆弱性、对挤提的恐惧和错置的危机可以出现在金融业的任何地方,不必然一定是商业银行”。

虽然戴蒙德不愿对各界目前针对美国通胀与货币政策的疑虑提出看法,但他认为长期而言,联储局“在金融稳定方面做得挺好”。

伯南克、戴蒙德及另一位美国经济学家戴布维格昨天(10月10日)获颁本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以表彰他们的研究帮助各国政府和央行度过了全球金融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