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岁月,不老的企业王国

京华岁月,不老的企业王国

10535
李庆传(左起)、李祖福和李竹庵,2009年1月接受《时代财智》访问。

(本文刊载在《时代财智》第19期,2009年2月-3月刊。本杂志有幸专访到李氏家族掌舵人李竹庵老先生和他的儿子李庆传及孙子李祖福。随着李竹庵老先生本周一(7月22日) 逝世,享年113岁,《时代财智》重新上载当时候的专访,让大家回顾其生平事迹。在接受访问时,李竹庵当时已经103岁, 李庆传则是在2018年1月16日先行离世 )

在新加坡逾250间酒店里,不乏来自国外的知名酒店,还有本地市场近年催生的特色酒店。回顾新加坡的历史,在1968年,当时富甲一方的邱德拔爵士一掷千金购得良木园时,距良木园一里之外的纽顿路,一座新的酒店也拔地而起 - 这就是京华大酒店(Hotel Royal),当时酒店的主人是36岁的李庆传。京华大酒店并不是李庆传的开山之作,早在进入京华之前, 李庆传就在父亲开创的事业:美乐公司、益寿堂公司和星柔巴士公司里大展拳脚,现在这些公司已有半个世纪的生命力。

背景资料:

新加坡有逾250家酒店,旅游业是新加坡的重要支柱产业之一,蓬勃的旅游业发展创造了对客房的巨大需求。截至2008年10月,本地接待游客总数达760万人次,当地总体的酒店入住率达到82%左右,平均房价实现250新元。在2008年9月期间,酒店业房价创下平均20%增长幅度。

新加坡是国际和区域的会展中心,会议会展活动常年频繁,到访旅客的持续高增,加上F1赛车,综合度假城计划,不少酒店业者认为2008是酒店业的黄金年,位于乌节路和市区中央等黄金地段的酒店住客率更经常逼近100%。

金融风暴影响波及旅游业,酒店业自然受到影响。在冷风飕飕的环境下,不少产业投资者暂停或紧缩发展规模,与之反行其道的是,京华大酒店刚在10月完成马来西亚Dorsett Penang酒店和槟城大厦的收购。京华大酒店在今年11月中发布了第三季业绩,酒店的营收比去年同期增长17%,税前利润同期增长约27%。

京华大酒店坐落在新加坡的中心区域,距离繁华的乌节路仅3分钟车程,即使是刚下飞机的旅客,也只需25分钟车程就可抵达酒店。京华是新加坡本地为数不多,由家族发展成长的酒店。集团在本地的房间总数逾550间,集团业务涉及酒店、产业、交通、投资和种植,地域从新加坡到马来西亚,香港和纽西兰。有着40年历史的京华大酒店也历经李家三代人的经营,李庆传的父亲已是103岁高龄。带着思绪回忆一个世纪前走过的路,我们对星洲的酒店会有新的了解。

从父亲李竹庵开创的事业开始,到儿子李庆传子承父业,第三代再承祖业,第四代已经在长成之中。李家延续的不仅是一份事业,也传递了生生不息的企业家精神。从李庆传涉足的这些家族企业来看,当年父亲开创的企业版图,纵横交错,相辅相成。正所谓: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父亲:开创企业王国地基

李庆传目前是京华大酒店的顾问,自酒店1968年建立之时,他就在任命于酒店集团内,直到2006年4月退休。他曾担任过集团总经理、主席和执行主席。京华大酒店能够在纽顿路打下坚实的地桩,不得不提的是李庆传的父亲李竹庵先生。

李竹庵于1906年在中国出生。那时正值晚清,也是中国半殖民地化的时期,华人像潮水般汹涌澎湃流向南洋各地。如同《雾锁南洋》里的故事,为了找出路,父亲下南洋谋生。在日治时期,父亲为了避免庆传被日本人征去当兵,就把10岁不到的庆传送到西药房做工。洗伤口、晾绷带,不管药水多么刺鼻,小小的庆传没有一点怨言。

李庆传在中正中学毕业后,就去一间客家人的学校教了两年英文,接下来又去樟宜附小教书。有了初步的社会经验,又恰逢父亲在1954年成立美乐建筑公司,22岁的庆传就加入了美乐协助父亲。李庆传现在仍清晰记得,在空旷的芽笼一带,从1巷到31巷,公司建起大批民用住宅,建筑品牌名声在外。

虽然父亲最初是中医出身,但他并不是一个拘泥于传统的中医。望闻问切有手艺,还有分散投资的理念。他开设中药堂,益寿堂公司就是在中药堂的基础上建立起来;他也投资徳士生意,从政府那里领来德士执照,将德士租给司机,然后每天从他们那里收取租金。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新加坡还在英军的统治之下。由于新马之间往来仅靠一条星柔长堤,交通非常拥挤。英军不希望太多新加坡车辆去马来西亚,于是在40年代收回私人业主拥有的德士执照。父亲的徳士生意虽然结束了,但是他看到了新山和新加坡两边进出不断的客流,于是在1948年创办了星柔巴士,一条巴士线路让乘客直达双边。李庆传也担当巴士公司的财政,替公司收账。优质线路马上让客源直线上升,父亲决定增加车辆和班次。这个决定需要得到马来西亚那边的同意。由于马来西亚的公司必须要有马来人参股,而且马方要求甚高,难以达成合作协议,星柔巴士至今仍然保持独立的身影。直到现在,星柔巴士每天准时启程,一份承诺,伴随这条线路60年风雨兼程,不仅给两地人民提供便捷交通,背后还回荡着一代新加坡人的欢笑泪水。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李庆传于1932年出生在中国福建莆田。莆田人被称为“中国的犹太人”,久有“无兴不成镇,无莆不成市”之说。生活在和平环境里的现代年轻人,很难想象半个世纪前为争取和平付出的代价,而那时年轻的李庆传就感受到马来半岛上瞬息万变的风云事,渐渐培养出敏锐的判断力。

随着父亲李竹庵在医药、建筑、交通上的投资回报日益增长,如滚雪球般,父亲慢慢把生意扩展到产业上来。作为长子,李庆传在父亲投资的领域内,得到长足的训练。 在1965年英军撤离柔佛新山前,李庆传替父亲管理在新山的别墅,不仅向英军收取租金,也积累了产业管理的经验。

机会不给没有准备好的人。60年代,在英军撤退后,造成大量失业问题,加上经济行情不好,于是新加坡政府大力支持发展酒店或工业事业。李庆传认为酒店业生意大有前景,于是把本来用来发展住宅用途的纽顿地带改建酒店。京华大酒店在1972年正式完工,当时不少人并不看好京华大酒店的前景,认为331间客房供过于求。但是,酒店在投入两年营运后,就扭亏为盈。京华酒店大门建筑上有几方亚细安风情的雕塑,李庆传透露说,当时他就是想把京华打造成亚细安国家的品牌酒店。在他担任中华总商会亚细安组负责人时,凡是客人来自亚细安国家,他都给予特别折扣。

当前金融风暴下,不少企业感慨“银行晴天送伞,雨天收伞”。李庆传对此一点不感到奇怪,商业规则告诉他,这是必然的。在70年代时,酒店业不景气,找银行是借不到钱的,幸亏父亲打下的产业基础,根深枝茂,李庆传从兄弟公司那里周转资金,才得以度过危机。位于River Valley的风景楼,也是李庆传的产业发展项目。当时两栋住宅高楼刚刚建成,却遇到97金融危机,房子难以卖出去,还得承受银行利息压力。好不容易卖出一栋建筑,剩下的一栋建筑硬是靠集团资金挨过了危机,风暴过后,没想到房子卖出高出几倍价钱,把亏损弥补了。2003年沙斯期间,那是酒店业和服务业不堪回首的严冬,大堂内门可罗雀。但是,京华却奇迹般地实现4.8分的税后每股收益,2004年的税后收益逾1角。

俗话说,家族企业富不过三代。从上世纪初的李竹庵,30年代的李庆传到第三代,企业的命脉活力十足。目前,李庆传的两个儿子都在京华大酒店管理层,一个女儿在美乐公司,李庆传的三位亲兄弟也在董事会任职。公司在1968年年底上市,2008年11月的业绩报告,京华也交出了亮眼的成绩,酒店的营收比去年同期增长17%,税前利润同期增长约27%。李庆传对孩子的最大期望是,希望他们叔侄齐心协力,合力断金!

以宽容应对四方

经营京华大酒店日益得心顺手,作为成功的本地商人,李庆传也在想,财富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1972年,48岁的李庆传加入狮子会。狮子会是一个全球性的慈善服务组织,在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享有资深地位,李庆传曾任狮子会会长。

除此之外,李庆传也担任了李氏总会永久名誉会长,同济医院董事会秘书长,兴安会馆名誉主席,中华总商会名誉董事,中正和宏文学校的校董。无论是商业社团,还是文化事业,也不管是出钱出力,他都不遗余力。一名曾是中正中学的老校友透露,李庆传乐善好施,1975年前远东十大歌星来新加坡做慈善演出,李庆传大力支持,甚至用客房来支持这些文化活动。

好像为什么他能在狮子会一做就是36年,李庆传对社会工作始终保持了一份不变的责任感。他坦言,人只有对社会有贡献,才能实现个人价值。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其他社团能做那么久的原因。

经济周期性的低谷,还有企业自身发展遇到的瓶颈,李庆传说遇到过不少难关。但每渡一个难关,应对困难和对前景的洞察力就多一成功力。李庆传坦诚父亲的影响对他很大,具体说来,就是他内心学会了如何做到“宽容”。面对任何困难,或回忆往事,李庆传的脸上永远是淡然的笑容。不是他不知道什么是苦恨悲怒,而是宽容,让他的一颗心放下。无畏而自信,自己就得到快乐。现在酒店交给儿子打理,退居二线的李庆传,最开心的时刻莫过于和家人的相处。打麻将是很好的脑力运动,这也是勤劳一辈子的父亲的爱好。这位103岁老人家打牌时,绝不眼花手软,敏捷不输给年轻人。问李庆传,打牌时,你是让父亲,还是让儿子,李庆传大笑道:“牌场无父子,要靠运气和实力赢牌的!”

当被问及是否有特别的长寿秘诀时, 李竹菴向《时代财智》说,自己天天粗茶淡饭,不挑食,不爱吃油腻和煎炸的食物,但也没有特别进补,只偏爱喝普洱和铁观音。此外,他最爱的消遣活动就是打麻将,可以从下午开始连续打10几个小时直到凌晨2时,儿孙大嚷腰酸背痛,他却仍然精神抖擞,不愿结束牌局。

李庆传不仅秉承了父亲的理念,还将优良的家族文化和公司理念传承给儿子。李庆传和太太育有三男二女,孩子个个有专业,还特别孝顺父母。想起李太太的话,她和庆传结婚50多年,双方都没有红过脸。有这样为表率的父母,孩子成长在教育严格而又有亲情的家庭,怎么会不成才呢?李庆传夫妇的相敬如宾,那种默契真让现在的年轻人羡慕!如果说到秘诀,恐怕还是只有两个字: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