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安:“得运”的陆陆顺

张建安:“得运”的陆陆顺

13390

新加坡的中部重镇宏茂桥63街的一角,曾经是一片寂静的工业区。在六年前,红色车身的“得运”德士不断增加,让这里一下子变得繁忙起来。原来,这里是新加坡第二大德士经营公司——得运(Trans-cab Services)的总部。得运的主席兼总裁张建安(Dato’Seri Teo Kiang Ang,PBM)在21岁就开始闯荡商场,那个曾经的穷青年完全不曾想到,今天他能建起一座占地2公顷的大厦,成为一家营收过亿元的德士公司大老板。

得运的主席兼总裁张建安(Dato’Seri Teo Kiang Ang,PBM)

哪里有潮水,哪里就有弄潮人。

潮州人的打拼精神,产生不少的优秀的商界
代表人物,比如香港的李嘉诚、大陆的马化腾,新加坡早期也有吴清亮。眼前的张建安,正是新加坡新时代的潮州商界人物。精神矍铄的黑发和身材,丝毫不觉他已是“双陆”之年(陆即六,年届六十六)。

从16岁到21岁,张建安仅有一段五年的打工经历。接下来,他几乎把所有的青春岁月和商场经验,创造出两个与新加坡民生息息相关的事业——优联能源和得运德士。

张建安说,做生意是他的嗜好,尤其是有前景的生意。这不仅是商业层面,更高层次地,在最大化满足对方时,让自己的满足感得到提升。

2004年,那时的得运只是一个有400多辆德士的小公司。在第二年,公司的德士数量就已经达到1000辆了。经过13年的成长,得运的德士数量已增长到5200辆,而新加坡在2015年的全国德士总量约15000辆。如果一辆德士日租金S$80元,每天5000辆德士投入运营,称张建安为新加坡的“德士大老”毫不为过。

“得”带着“运”,势如其名,如虎添翼,发展迅猛。张建安说,过去以来,他的人生一直都很顺利。但是今天的一切成功,仅靠运气吗?那么,他的顺利,是偶然,还是必然?

学习和基层人物打交道

德士(即Taxi,新加坡音译,其他亦翻译为‘的士’,‘出租车’),是新加坡重要的公共交通之一。根据路透社的报道,新加坡是全世界拥有私家车成本最高的国家之一,当地居民出行很多依靠德士和公交系统,这也使得新加坡成为德士使用较高的国家。

德士是民生行业,德士公司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司机租车缴纳的租金费用。新加坡政府要求,德士司机必须年满30岁。这不仅让公司招募足够的德士司机面对挑战,也让人们形成一种偏见,似乎无处可去,才会选择驾德士。此外,交通意外、执法、交通堵塞和乘客的无理取闹,都可能让司机承受沉重的压力。德士司机的服务素质,关系到德士服务行业的整体形象。

德士服务遍及新加坡全岛。张建安认为,德士司机是一个以人为本的服务行业,给乘客留下好印象非常重要。所以德士出租公司要经营出好成绩,也必须多方面的整合,通过一套以人为中心的策略,为德士司机提供更好福利。此外,他还提供许多优惠的奖励制度,比如无交通意外和无拖欠车租奖励、忠诚度奖励金等。而当一些德士司机遇到一些经济问题时,张建安也会设法帮忙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

“这个生意让我学到最多的是,如何和基层人物打交道,尤其是这些在一线的德士师傅(司机),他们才是最大的老板,公司的盈利要靠他们。”

张建安讲出了心里话。他不仅有低调而温暖的待人诚意,和他一起并肩作战的张太太也是如此。在采访当天,张太太陪同记者参观了登记处和维修车间,这些部门经常需要和德士司机打交道。张太太见到他们,不仅叫得出名字,而且他们家里发生什么事也知道,好像一家人见面那样。

根据新加坡最大的信用资料供应商DP资讯集团报告,得运公司(Trans-Cab Service Pte Ltd)在2014年以53.45%毛利率(Profit Margin)名列新加坡1000强企业第386位,而同期的净利润达到2千800万。

早在2009年,张建安耗资1600万元建成的C-nergy巨型CNG添气站,面积7065平方公尺,24小时营业,每天能为2万辆汽车添气,成为世界最大规模压缩天然气添气站,这确立了张建安在天然气运输和储存行业的翘楚地位。

目前,全球石油价格下滑,这对出租车经营者来说,意味着油价成本降低。但是,新一轮的竞争局面又出现了。诸如Uber、GrabTaxi等打车软件,可以让距离最近的出租车和乘客进行匹配,势必和本地的出租车公司出现了市场和利益争夺。

张建安对此表示,打车软件的确会造成一定冲击,可能利润稍微下滑,但这并不是非常严重的影响。“无论是哪个打车软件,他们会面临自己的成本压力。”张建安并不为此感到悲观。

他说,得运也在寻找对策,比如公司以优惠的租金、更好的休息环境来吸引司机加入得运的行业。

据最新消息,政府陆路交通局(LTA)已经批准给予得运的德士2%的年增长量。新加坡只有两家德士公司获得批准,另外一家是新加坡政联企业——康福德士(Comfort)。如何优化使用这2%的配额,张建安和他的团队都在做充分考虑,如何运用科技提高德士使用效率将是一个方向。

得运位于宏茂桥的德士中心

一本日记开启自我管理

在创建了得运德士之前,张建安于1975年创建了优联能源。在这38年的历程中,张建安一直在思考未来的市场,训练行业敏感度以及累积人缘。

他分享说,他做事喜欢事先有所构思,不会等事情发生后再做决定。这种思考能力在他初入社会时,他就开始进行了独立的自我锻炼。

张建安在10岁时从中国来到新加坡。不幸的是,父亲在他16岁那年因病去世,留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勤劳坚韧,把建安抚养成人。他没有兄弟姐妹,每当母亲出去洗衣做工时,那完全要靠自己照顾自己。

因为生计,他在16岁那年到一家批发公司做小工。每天早上的工作就是洗厕所、扫地、泡咖啡,虽然简单,可是制造了一个思考空间,怎样才能突破?于是,他开始写日记。日记记下他每天的工作,每天有何做得不对?是否和别人吵架?生活怎样?写着写着,他仿佛越来越认清自己,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五年后,他决定按自己的方向走。

张建安记得很清楚,3月1日那天他去注册公司。因为距离他的21岁还差数天,注册局不予批准。最后,这个未满21岁的年轻人成功的注册了自己的公司。他就是这样走出来他的第一步,有了自己的首家公司——永合公司。后来,他看到煤气市场的潜能,向友人姐了2000元做本钱,赤手空拳来创业。这就是优联能源(Union Energy)的开始。走过新加坡大街小巷,居家或餐馆,凡是饮食做饭,就需要煤气,优联能源经过40年的发展,已成功占领了新加坡市场一半的份额,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煤气代名词。

“无论是煤气、还是德士出租车,我们做的都要讲求服务。”张建安回忆在创业之初,他需要送桶装煤气上门,他发现微笑友好的服务,是最有效的沟通方法。

这个无师自通的青年,默默地从别人身上学习,悄悄地在心里感受,服务的真谛。“我后来做德士行业,能够做的一番风顺,我需要和中下层工人融洽的相处。我要用真诚和他们交往。在德士公司成立的最初几年,就是靠几个得力的师傅的鼎力相助。”

常言道,信用好,会得到很多人的支持。这句话让他很受用。很多人都希望在商场上遇到贵人,张建安说,当你用心经营自己的信用,自己就在培养贵人!“我在煤气行业的那些年,当煤气送入千家万户,客人点开火苗享受温暖的火种,其实送去的是一种温暖。这打开了知名度,让我有更广泛的资源,建立好的声誉。”

他回忆刚开始经营德士的那段日子,因为口碑好,一下子就有很多师傅来排队加入得运。结果,车子的需求很大,而厂商的供应不够。在十年不到的时间了,得运的德士数量增加了4000多辆,还收购的SMART的德士,这些都和信用有关。

“还有银行,开始时不了解我们的经营方式,都很执着。后来,当了解我们的利润模式后,都争着借钱给我们!”

“三无”境界回馈社会

张建安从未忘记回馈社会,伴随着商界拼搏,他在新加坡的会馆里服务了近30年。今年2月,张建安当选为新加坡醉花林的总理(President)。醉花林俱乐部创立于1845年 (即清朝道光廿五年) ,迄今已有170年悠久历史,是新加坡为数不多的百年老会。

张建安是一位开明的领导者, “在社团内部,虽然会各有主见,但是主持大局要求同存异。” 他认为奉献精神很重要,这不仅给其他会员增添榜样,也让会馆呈现欣欣向荣的生机。张建安希望在他的任期内,逐渐拟顺章程,建立一个更好的社团机制,为社会服务。

身处要职,需要秉承正直的力量。平时就是一种修炼,张建安把持着“三无”,无欲乃强、无私天地大,无求品德高。他自己说,现在的他和以前不一样了,年轻时执着,现在他的底线会随着时间而改变。这个线会变得灵活,但是不会偏离自己的做事原则,印证着“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古语。

做生意,选对行业很重要,而且并不是每个行业都适合自己。”原来我做门市店是,虽然每天收入高,但我需要投入很多时间,这样的生意模式成长空间有限!”他决定把生意转向另外一个行业。

后来,张建安也从事过餐馆、造船、海绵生意。“我没有做过亏本的生意。在这个过程中,除了观察生意本身的低潮和高潮周期,我需要发现,生意是否适合我的性格也很重要。”他无意中谈到2014年,得运原本计划上市,可是临近两天前,他做出撤销上市的决定,一下子引起轩然大波。现在回头看,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可能更适合公司未来的发展。

商场上的竞争总是免不了。每当遇到对手时,张建安需要迅速做出判断,是否要继续下去;有时必须绕道,成为对手的赢家。一次,他遇到另外一个煤气公司,虽然大家都是代理没有分别,但是张建安想,只有把生意做大,是战胜对方的最后办法。他需要做出自己的品牌,然后建立自己的罐装厂;有了罐装厂之后,再做储藏。从下游慢慢摸索到上游,知识和资金一样重要。

张建安也透露了近年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心得,他多数以买地为主。20多年前,地价便宜,是很好的保值储蓄,随着地价的自然升值,他有更多空间计划未来的开发。

成功没有捷径

张建安经历过苦日子,他形容了最穷时候的处境。家里住的的甘榜(亚答屋),后面的厨房靠近流着污水的水沟,他在水沟的泥土旁种着蕹菜。他用一个鸡蛋,一半加蒜头来煎,另外一半加江鱼仔煮汤。一个鸡蛋的两种吃法,这可能是穷则思变的最好方案吧!

只有不断检讨自己,才能找到新的方向。成功后的张建安,也适度宠宠自己。他的位于东海岸地区的豪宅占地15000方尺,豪华气派。太太陈丽香不仅是生活伴侣,更是生意场上同进退的得力战友。在太太眼里,他不仅是难得的好丈夫,好女婿、好父亲。她欣赏先生的胆识,人家看不好的,他有自己独到的眼光。在得运公司里,先生策划,她执行,夫唱妇随。

年少时由于家境差,张建安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爱好。现在,公司已经稳定了,他有更多时间做自己喜欢的文化。他喜欢书画,自己也有收藏。平时,他会以打高尔夫球作为运动。

回顾走过来的每一步,张建安惯于思考和计划打下坚固基石。得运有效的管理模式,都是通过不断求知、阅读、充实知识、扩大视野得到的。“我喜欢思考,下一步怎么走,如何精益求精。”

“人生的每个阶段,应该做每个阶段的事情。”很多事情,他都能以更开阔的视野去看待。他也说,虽然现在拥有很多,但是节约的性格已在骨子里。在修车车间里,看到地上一根螺丝,他也会捡起来物尽其用。

人生不需要比较。路遥知马力,讲得太多太快,没有用。做事还是要一步一脚印,才走的踏实。张建安驾着红色的法拉利,目光锁定前方微笑着说,“成功没有捷径,但是我们可以加快速度。”

张建安简介:从打杂工到德士大老

张建安(Dato’Seri Teo Kiang Ang,PBM),新加坡得运私人有限公司(Trans-cab Services Pte Ltd)主席兼总裁,也是优联能源(Union Energy)的集团主席。

1950年,张建安出生于中国汕头。10岁时,他从中国的潮州老家乘船来到新加坡。当时父亲已卧病在床,母亲只得靠洗衣维持生计。由于家境贫寒,他在中一辍学后就开始打工,曾当过扫地洗厕所、月薪只有30元的杂工,也曾当过瓷器和塑料用品的推销与送货员。

上个世纪70年代,张建安投入罐装煤气的生意,创办了优联能源(Union Energy), 那时的他每天扛着26公斤,推着100公斤的不同煤气桶分送到各家各户。经过近30年在煤气行业的辛勤耕耘,他不仅累积的重要的人脉资源,也锻炼了灵敏的商业嗅觉,勇于尝试新的行业。

张建安做事情思路清晰,善于规划。他在2003年创立得运德士。当时政府开放本地德士市场,欢迎更多公司加入德士出租业。当时在卖柴油给德士司机的张建安在他们的鼓励下,决定捉紧机会放胆尝试,投入300万元成立公司。 从刚开始只有50辆德士,经过十多年成长,现在得运旗下已拥有5200辆德士。

从一个月薪只有30元的打杂工人,经过数十年脚踏实地辛勤耕耘,得运公司在2013年的年收入已高达1亿多元。除了经营的德士和煤气生意,张建安在投资方面有自己的眼光。他在2007年,以2500万元,收购位于加冷盆地(Kallang Basin)的新加坡著名建筑海京楼(The Oasis)。他也投资咖啡店,以及马来西亚的多处地产。因为在马来西亚的杰出贡献,2015年张建安获得霹雳州苏丹賜封的拿督头衔。

张建安乐于社会贡献,他不仅是新加坡潮州人的百年老会——醉花林的2016年总理(President),也担任世界张氏总会的荣誉主席、潮安会馆荣誉会长、世界张氏总会名誉会长、新加坡张氏总会荣誉会长、清河张氏公会荣誉会长、新加坡金鉴联谊社社长、潮州总会财政、义安公司文化组主任、潮州八邑会馆前副会长、励德社名誉主席、静山联络所基层名誉赞助、黄埔联络所基层名誉赞助。此外,他积极在慈善机构奉献,出任报德善堂名誉主席、修德善堂名誉主席、众弘善堂施药名誊主席、紫経阁名誊阁长、済芳阁名誊阁长、南安善堂名誊主席、武吉知吗修德善堂施药顾问。在热心公益和社会奉献之时,他不忘推动文化,担任华声音乐社永久荣誉主席、南华儒剧社有限公司主席、陶融儒剧社名誊社长、餘娱潮剧社名誉社长、狮城书画会名誉会长。

平时,张建安以高尔夫球做运动,闲暇时,喜欢到武吉知马爬山,游走在自然风景中。他也喜欢和家人出国旅游,饱览自然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