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学的印尼梦

阿学的印尼梦

7968

尽管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特区首长钟万学与查罗特-赛夫-希达亚特组合在首轮2017年雅加达特区地方首长选举中以43.3%的得票率位居第一,但因为得票没有超过50%,他们仍将在4月19日参加第二轮选举,对决阿尼斯-巴斯威丹与善蒂雅戈-乌诺组合,此外钟万学本人还面临亵渎《可兰经》的指控,如果罪成,他将面临5年的牢狱之灾。钟万学的政治命运如何,将是一座分水岭。钟万学和其他印尼华人的“印尼梦”,最终能否实现?

印度尼西亚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有两亿信徒,占总人口的85%,但是印尼在前总统苏加诺(Soekarno)提出的建国五项原则(Pancasila)下被定义为一个世俗化的国家,而不是像马来西亚那样把伊斯兰教确立为国教。在印尼,各个宗教和种族平等,大家共同建设一个繁荣富强的国家,印尼华人(Orang Tionghoa-Indonesia)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特区首长钟万学(Basuki Tjahaja Purnama,华文名 Tjung Ban Hok),作为印尼华人的杰出人物,他也有着一个让人感动和敬佩的“印尼梦”。

阿学:一位投身印尼政坛的华人

由于历史原因,相对多数经商的印尼华人,很少华人涉足政坛。钟万学是一位客家籍的印尼华人基督徒,现为印尼雅加达特区首长(在印尼,相当于‘省长’职位),过去曾任印尼“区域代表议会”的议员。他也是印尼首位当上雅加达首长的华人。

钟万学1966年6月29日生于印尼邦加-勿里洞省(Kepulauan Bangka Belitung)东勿里洞县,是客家人后代,祖父是来自中国广州的锡矿矿工,祖籍广东梅州,当地客家人叫他“阿学”(Ahok)。他在出生地读完高中后,便继往首府雅加达,考入特利刹蒂大学(Universitas Trisakti),选修“地质工程矿产技术”并于1990年获得学士位,荣获地质工程师(Insiyur Geologi)之衔。后进入普拉塞提亚-姆雅商学院(Universitas Prasetya Mulya),攻读财务行政管理学并于1994年取得硕士学位。

钟万学在近40岁时担任勿里洞岛的县长和议员,2012年9月20日成功当选雅加达特区副首长,2014年11月19日就任雅加达特区首长至今。钟万学以脾气火爆、雷厉风行著称,为了推行改革和政策,他得罪不少的既得利益集团,甚至还收到过死亡威胁。他透露,曾有千人要杀到他家找他算账。

钟万学本来是是想和大多数华人一样,走上经商之路,成为成功的商人,但是忧国忧民的父亲的一番话让他弃商从政:“你最好是做官员,不是做老板。10亿印尼盾,也许可以一次性帮助几千人,但这不是可持续的做法;而从政可以帮助很多人。”

在担任勿里洞岛的议员时,他提交了许多帮助贫困民众的提案,但都没有落实,他明白他需要权力来推行,于是他开始竞选县长。

在2005年参加竞选县长前,一群伊斯兰教领袖特地拜访钟万学,并以东勿里洞大部分居民是穆斯林为由,劝钟万学皈依伊斯兰教,但钟万学认为信仰某个宗教必须是出于内心对该教的欣赏与认同,而不是为了政治目的,因此拒绝改宗。最后,他与竞选伙伴仍在地方首长选举中胜出,这显示东勿里洞大部分穆斯林选民并未因为他不是穆斯林而拒绝支持他。

在高票当选县长后,他积极为底层人民争取福利,为贫困人家的孩子免学费,改革社会医疗制度,提高老年人的退休金。由于务实的工作作风,他为当地人带来了许多福利,其他县的人找到他,希望他竞选省长。

2007年,钟万学辞掉县长的职务竞选雅加达省长。起初票数遥遥领先,可就在统计选票当天傍晚7点时,钟万学还领先对手7000票的时候,突然停电了,等到11点恢复供电的时候,对手突然比他多了整整4万票,钟万学上诉到竞选委员会,竞选委员会让他提供人证,结果很多人挺身而出为他作证,其中很多是回教徒。

尽管有许多人作证,钟万学得到的答复是:要想当省长必须缴纳50万美金。尽管有朋友愿意赞助这笔钱,但作为基督徒的钟万学还是选择不这样做,他认为一个国家的失败很多时候是因为官员贪污腐败,而做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口是心非。

后来,钟万学成功当选雅加达特区首长。他致力成为尽责的首长,除了延续佐科威(Joko Widodo)在任时所推行的惠民政策,也提高雅加达最低工资。他是一名个性直率的领袖,经常在会议上公然谴责失职的官员,有时甚至拍打桌子。他对失职官员咆哮发飙的多段录象已被上载至网上。

在一些官员和政治人物眼中,他是一名傲慢粗鲁的政客,他们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在许多老百姓眼中,他是一位以民为本的首长。他治理了雅加达的水患,关闭了雅加达最臭名昭著的红灯区,还驱赶了数千名非法营业的街头商贩,缓解了雅加达的交通堵塞,这些举措都提升了他为人强硬的名声。

亵渎《古兰经》事件的背后

2016年钟万学到雅加达北区千岛岛屿(kepulauan seribu)会晤当地居民谈经济发展,当时他原话讲:“如果种族主义者和懦夫使用《可兰经》之《宴席章》(al-Maidah)第51节中的经文来愚弄到你们,让你们不要投票给我,你们就不要选我好咯。”(大意)

钟万学为什么提到《宴席章》第51节,因为他的政敌经常引用这段文字来煽动人民不要选他,而这种煽动从他2003年在东勿里洞县任职起就开始了。“《可兰经》的经文本身并没有谬误,那也不是我发表演讲时的语境,”钟万学为自己辩白,自己引述《宴席章》第 51节,是希望当地民众对经文有正确的解读,不要误解。

“千岛岛屿居民没有人认为我毁谤古兰经,他们很开心与我分享经文。当时的目的只是想表明,希望我们对经文有正确的解读,不要感到困惑。”钟万学说。从当时他和当地居民的互动视频看来,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人对钟万学的演讲提出异议。

后来,有人将这段视频进行恶意改编,抹掉了一些字句,断章取义,让钟万学的原话变成了他在暗示《可兰经》本身的话语存在欺骗性,而非穆斯林宗教领袖的引述方式。

一些穆斯林团体因而指控他侮辱《可兰经》,并向警方报案,要求对钟万学置罪。之后,钟万学曾公开道歉,但没有被那些穆斯林团体所接受。这次事件随后发展为强硬派穆斯林团体在去年11月和12月分别组织了三次大规模示威游行,示威者要求钟万学下台,甚至要求与钟万学关系良好、“包庇钟万学”的总统佐科威下台,造成印尼政局的一时动荡。

随后,印尼警方以涉嫌亵渎《可兰经》罪将钟万学移交检方起诉,候审期间禁止他出境,若罪名成立,他最高可获刑5年。接下来法院对钟万学进行了审判,庭上,钟万学为自己申诉,难掩心中的委屈,“我虽然生于一个非穆斯林家庭,但我也曾被穆斯林家庭带大。我父亲和我的养父曾经誓言,至死以兄弟相待,养父对我的爱我会永远铭记。”他回忆了身为穆斯林的养父和养父家人对他的恩德,回忆了养父的儿子曾经为他支付了攻读硕士学位的学费,“我的养父和兄长都是虔诚的穆斯林,对我来说,侮辱他们的宗教和圣书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在雅加达首长选举的当儿,钟万学的反对者印尼保守派穆斯林不断在雅加达发动十万人规模的大示威,以“亵渎《可兰经》”的罪名要求他下台,其实背后有操纵政治的人身影在晃动,并把矛头指向现任总统佐科威。

对此佐科威总统表示,希望社会群众提高警觉。他指出网上的丑化、诽谤、挑衅和散播谣言等,“这绝对不是代表我们伊斯兰整体的价值观。”他重申此举有严重违反国家法律的行为而将面临刑事罪判决。

一个现代世俗国家的试金石

印尼华人占当地2.58亿总人口不到5%,和其他国家的华人一样,也经历了一个从华侨(Tionghoa Perantauan)到华人公民(Kewarganegaraan Tionghoa)身份的转变,并融入当地主流社会的过程。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历程更为艰辛和曲折。印尼的强人总统苏哈多(Suharto)政府有计划的排挤,二战后几十年都难以进入公共领域,从政者也寥寥可数。苏哈多1998年下台后,华人也重新获准参政。钟万学是其中一个标志性的人物。

新加坡外交学者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曾经指出,英国伦敦的市长萨迪克·汗(Sadiq Aman Khan)是一位穆斯林,却可以被选为传统基督教国家的首都首长;钟万学当选雅加达首长的经历也很类似,作为基督徒管理全球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国家的首都。这是因为,虽然基督新教是英国的国教,伊斯兰教是印尼的主要宗教,但这两个国家的政治体制都是世俗化(Secularization)的和现代化(Modernization)的。

其实,上到政要,下到基层群众,钟万学在印尼的支持者群体非常广泛。印尼前总统,斗争民主党(PDIP)中央理事会总主席美佳娃蒂·苏加诺普特里(Megawati Soekarnoputri)表示,她将积极与其他政党联盟支持钟万学-查罗特组合参选。

参加反钟万学游行队伍的很多人事实上属于不明真相的群众。一位不愿具名的印尼华人告诉记者:“这是明摆着的,在这么一个竞选前的关键时刻,挑事发起那样声势浩大的游行,明显是不希望阿学获胜嘛。”

印尼华文媒体也爆料称,相当一部分加入反对钟万学大游行的人士并非雅加达特区的居民,他们因受到承诺发放食品和钞票的诱惑,从外地赶来壮声势。那位不愿具名的印尼华人还补充说:“很多人领完饭盒、游行完了,回头还选阿学”。

雅加达市民之前推选能干的钟万学当首长,就证明他们已经不局限于钟万学在能力和品德之外的其他背景,是男是女、是基督徒还是回教徒、是华人还是原住民,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钟万学作为公务员能够为他们谋福利,发展经济,推进基础设施建设,提升城市的治理水平。

目前担任公职的层级最高到部长,像是现任贸易部长英加迪亚斯托(Enggartiasto Lukita,中文名呂有恩)及投资协调局主席林邦(Thomas Lembong,中文名汤连旺),先后出任贸易部长及旅游和创意部长的冯慧兰,以及前交通部长伊格纳苏斯·佐南(Ignasius Jonan,中文名杨贤灵)都是华人。钟万学家族中,除了他本人,弟弟钟万有也在他之后担任东勿里洞县长。

另外,在此次印尼全国101个地方首长选举,在距离雅加达一个半小时飞程的23万人口西加里曼丹岛小城三口洋市(Singkawang),产生了印尼第一个客籍华人女性市长。她的中文名是蔡翠媚(Tjhai Chui Mie),年龄45岁,是有7个孩子的佛教徒。

印尼在佐科威政府的领导下,目前社会团结稳定,经济快速增长,基础设施建设加速,积极吸引外资和促进国际贸易,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有目共睹。相信印尼华人和所有印尼人一样,都有一个“印尼梦”,钟万学4月19日能否连任,将是印尼民主政治的一块试金石。不过即使败选,相信只是暂时的挫折,还有更多的优秀华人来服务印尼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