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财智专访以驻新大使

时代财智专访以驻新大使

9774

继去年4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先生访问以色列之后,2月19日,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先生对新加坡进行国事访问。访问前夕,时代财智专访了以色列驻新加坡大使雅尔-鲁宾斯坦(Yael Rubinstein),她表示,以新两国之间的友谊源远流长,现在的双边合作关系非常紧密,未来将在经贸往来和科研创新等各领域都得到进一步加强。她还希望更多的新加坡年轻人能够了解和造访以色列,感受其独特的历史和人文底蕴。

以诚相待,携手创新

时代财智专访以驻新大使

撰文 郎嘉 摄影 陈清幼

从一条皮带到一支圆珠笔;从一个相机脚架到一串钥匙,在经过了历时半个多小时的重重安检之后,时代财智总编辑宋娓女士暨记者一行,终于得以进入以白色为基调外表坚固的以色列大使馆,并在孔武有力的警卫的护送下,穿堂入室地来到大使的办公室。她的办公桌上新以两国国旗像一对飞翔的翅膀,象征着友谊和进取。

独一无二的新以关系

“Shalom(平安)!”身着暗红色中式上衣的雅尔-鲁宾斯坦大使迎了出来,她的热情和友好让我们因进门遭遇“下马威”的紧张心情顿时烟消云散。这真是一个传奇的民族,历史可以追溯到《圣经》的旧约。犹太人上千年的坎坷经历和命运,让他们对周遭一切时刻保持警惕,同时又对真正的朋友以诚相待。

“以新关系无论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是十分牢固和紧密的,新加坡1965年刚一独立,以色列就予以承认,并且我们给予了新加坡朋友般的帮助。去年4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先生首次访问以色列,今年2月我国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先生对新加坡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以新双边关系最好的见证,”谈到两国双边关系,鲁宾斯坦大使给予了这样的高度评价。

她的这番话勾起了一段应该是让新加坡人永生铭记的历史。

新加坡1965年从马来亚(Malaya)联邦独立出来之后,英军突然决定从新加坡撤出驻扎的所有部队。新加坡高层认为自己一直处于周边伊斯兰国家的包围中,再加上和马来西亚扯不清的纠葛、国家的安全形势并不是太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及印尼曾一度处于战争边缘。因此新加坡共和国的缔造者、第一任总理李光耀就立即向以色列发出了请求,要求以方帮助建立新加坡的军队。此前,李光耀曾向印度和埃及发出过请求,但都遭到了对方拒绝。

应新加坡的要求,1965年12月,以色列少将雅阿科夫·伊拉泽里(Yaakov Elazari)率领的一个军事代表团乔装成“墨西哥人”秘密抵达新加坡,开始着手当地军事力量架构的完备。从那一天起,以色列和新加坡之间的军事联系得到了加强,后者也因此成为以色列对外军售的最大顾客之一。

这个军事代表团共包括6名军官,分成了两组。一组由伊拉泽里率领,任务是组建新加坡的国防部门和国内安全部门;另外一组由少将约华达·格兰(Yehuda Golan)率领,组建军队的基层力量。以色列人遵循了本国军力的模式(IDF),组建的新加坡军队是由现役部队和后备役两部分组成的。

这些以色列军人还成为新加坡军队的首批培训讲师,不仅向士兵和军官教授基本的训练课程,还负责培训预备役人员。据第一批受训的新加坡军人回忆,为了在短期内成军,当时的训练十分严格,教官甚至使用荷枪实弹向学员脚前方的地面开枪,以训练他们的胆量。

目前,新加坡武装部队(SAF)被普遍视为东南亚地区装备最精良和训练最有素的武装部队之一。可以说,没有这支部队,就没有新加坡这个没有任何战略纵深城邦国家的基本安全保障,而没有以色列人,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部队。这正是新以关系的独一无二之处。新加坡前副总理吴庆瑞博士(Dr. Goh Keng Swee)曾经说过:“如今回头看,我们的起步是个小奇迹……没有以色列人协助,我们不可能办到。”

新加坡是以色列的东亚接口

一直以来,新加坡都是以色列进军东亚市场的入口。以色列人喜欢用新加坡这个东西方特征兼具的微型市场来做商业实验,一旦成功,就向东亚市场铺开。谈到这一点,以色列大使表示,“目前有2000多以色列创业者正在新加坡经营他们的事业。”

大使也同时承认两国的双边贸易额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根据2013年的数据,大概为20亿美元左右,相较于2012年同比增加了24.6%。“但是,以新两国在高科技、网络、安全、水资源和环保领域等都展开了密切的合作。”

去年,新加坡国立研究基金会(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和以色列的希伯来大学(Hebrew University)签署协议,共同在新加坡设立研发和创新中心新加坡希伯来大学研发和企业联盟(The Singapore-Hebrew University Alliance for Research and Enterprise),旨在促进和加强两国之间的研发合作,成为一个研发、奖学金、创业者和研究生和博士后的综合平台。

此外两国还成立了以新产业研发基金(The Singapore-Israel Industrial Research & Development Foundation),从1997年以来已经提供了1.7亿美元的资金来资助50个项目。两国也签署
了备忘录来共同提供经济发展、创新、医疗和可持续性发展方面的培训计划。

“新加坡和以色列在经济领域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依靠精英教育、科技研发投入来发展生产力,所以两国在打造智慧国和网络安全领域的合作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大使指出。

“目前,我希望能够增进的是两国之间的互联互通,开通新加坡到以色列的直航。新加坡人非常喜欢旅游,无疑以色列众多的历史文化古迹民俗会对他们构成巨大的吸引力。这一次我们举办‘走进以色列’(Open a Door to Israel)这个展览也是出于这个目的,我们希望年轻一代人能够更加了解以色列,原来我们不仅仅只有高科技和圣城耶路沙冷,还有丰富和多元的人文和旅游观光资源。”

新以之间的文化交流也是双向的,在鲁宾斯坦大使的推动下,2014年11月,以色列爱乐乐团(Israel Philharmonic Orchestra)首次到访新加坡。

两国在国际地缘政治中的互动

在由大国主导的国际地缘政治格局之中,小国必须拥有足够的智慧才能独善其身,避免在大国博弈和倾轧当中变相成为牺牲品。

因为历史和地理的关系,年轻的新加坡和以色列有很多共同点,比如国土面积狭小,自然资源匮乏,再比如建国后都面临复杂的地缘政治和异质文明,正如李显龙总理去年在访问以色列做演讲时所说的那样:“两国在不利的环境中诞生,要生存下去只能依赖我们的智慧;两国在逆境中坚决取得繁荣,为我们的孩子打造美好的明天。”

新加坡虽在1960年代经历过“马印对抗”(Konfrontasi)的政治与武装行动,但幸运地不曾与邻国开战。以色列为了捍卫生存的权利经历了多场战争,直到今天还有“巴以冲突”(Israeli–Palestinian conflict)悬而未决。

去年12月,联合国安理理事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以14票赞成、美国1票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第2334号决议(Resolution 2334),要求以色列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包括东耶路撒冷立即完全停止一切定居点活动,针对该决议,以色列表示强烈不满。

在“巴以问题”上,新加坡的立场是支持国际社会竭力促进“重启有意义和直接的谈判,以达成‘两国方案’,让以巴和平与安全地共处”。“新加坡也敦促各方不采取可改变现状的单方面行动,从而达成公正、持久和全面的解决方案,符合以巴和中东整体的长远利益。”

鲁宾斯坦大使也强调,要根本解决“以巴问题”,还是需要冲突双方展开直接谈判,而不是把这个问题国际化。

以色列驻新加坡大使雅尔-鲁宾斯坦

雅尔-鲁宾斯坦大使是一位优秀的以色列职业外交官,同时也是一位拥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早年毕业于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拥有经济学和国际关系学士和硕士学位,以及海法大学的政治学硕士学位,曾在以色列国防军后备役中担任军官,教育机构中担任助教,并进入以色列内阁(Knesset)担任助手。

1983年她正式开始了自己外交官职业生涯,从外交部见习人员做起,历任二等秘书、一等秘书、总局高级副主任、北美司官员、驻联合国参赞、经济事务部主任、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以及中欧司特命全权大使;驻泰国和柬埔寨大使等。她也是以色列国家安全学院的成员和J5 以色列国防军的高级政治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