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俊民:狠角色的无悔人生

翁俊民:狠角色的无悔人生

20846

印尼国信集团主席拿督斯里翁俊民博士(Dato’ Sri Prof. Dr. Tahir) ,最近成为印尼宪法下总统资政咨询委员会九名委员之一,而且是其中唯一的华裔委员。为了解这份殊荣背后的故事,《时代财智》有幸于2019年岁末利用这位大忙人两次到访新加坡执行公务的空档对他进行了专访。 这不是《时代财智》第一次和翁俊民面对面,眼前的他也不再是当年那位站在富人院子外的穷小子,而是已晋级印尼财富十强的新豪门。言谈间他眉宇飞扬,一股霸气迎面袭来,他的词锋犀利不拐弯抹角,自信和傲气似乎是与生俱来。他毫不掩饰地说:“世界上没有一座高峰,我翁俊民不能攀!”2019年底迎来这么一位狠角色,意味着2020年将是不平凡的开始。

( 此文刊载在《时代财智》 2020年1月/2月刊)

文:叶爱云、宋娓 / 摄影:蔡清福

2019年经济不景气,印尼50大富豪中一半身家都出现大缩水情况,在最新出炉的印尼福布斯富豪榜中,国信集团(Mayapada Group)创办人暨主席翁俊民博士财富不降反升。截至11月19日,他以48亿美元(约65亿新元)财富位居印尼第七位,成为24位身家录得上涨的富豪之一。

翁俊民2012年第一次接受《时代财智》访问,那一年他十甲不入,以18亿美元(约24亿新元)财富排在第13位。短短七年时间,身家暴涨30亿美元(约41亿新元),目前是印尼最受瞩目的十大富豪之一。根据印尼福布斯的最新数据,截至12月15日,其身家已经涨至52亿美元(约70.4亿新元)。就在记者两次采访的间隔里,他的身家涨了4亿美元!

平民医疗和教育是这位慈善家最关注的板块,他在这两个领域的捐款数目以亿计。在富豪榜排名的横向纵向比较中,他的身家并没有因为捐款增加而受到影响,反倒是越捐越多,这当中蕴含什么凡人不得而知的秘密,还是风水生财诀窍?

狠捐,越捐越富的迷思

世上总是不乏有一些宗教大师向信徒灌输这样一个观念,他们说你捐了一些东西,上天就会回馈给你。翁俊民幽默反击,他认为这是错误的观念,因为行善之举成了一种向上帝交换利益的行为。

如果事实真的如此,相信大家都会一窝蜂去捐钱,什么都不必做就能够自动生财,世界上就不会有富人和穷人的分别。

那么是宗教欺骗了众生吗?翁俊民以科学的角度解释:“对我而言,我相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道理,这是科学。我今天捐出了100万元,不代表我明天就会得到300万元。但我的奉献如果能让我的孩子健康成长,每个都对社会有所贡献,并且在遇到危难时候能够化险为夷,这就是上天给我最好的回报。”

翁俊民2019年10月1日前往联合国难民署位于约旦境内阿兹拉克(Azraq)难民营进行探访,并亲切慰问居住在难民营的儿童。

翁俊民是印尼第二代华人。父亲当年为了谋生,年仅12岁就从福建省福清新厝镇漆林村南下来到印尼雅加达当苦力。在印尼泗水出生成长的翁俊民承袭了父辈们奋斗的基因,自幼历经磨难的他,深知苍生之苦,嫉恶如仇,自觉作为全人类的一份子,肩负着一定的责任,希望能够为人类福祉做出贡献。

在2001年,他成立了翁俊民基金会(Tahir Foundation),旨在为贫穷孩童提供奖学金、负担未满12岁罹患癌症孩童的医药费,以及帮助印尼妇女提升技能,培训她们习得一技之长,无需输出国做女佣等。

从印尼、新加坡、中国福建,再到约旦伊尔比德,他的慈善无疆界。捐资建校、放粮施粥、赠医施药、地震海啸后的天灾人祸,在他眼望所及之处,需要的他都会伸出援手,他还会去看那些有肺痨传染的病人,甚至不惜动用私人飞机将偏乡地区罹癌孩童载送到雅加达接受治疗。当雅加达的医疗设施有限,他也不惜把这些病患儿童送到新加坡的医院治疗。

有一次送一个病童到新加坡鹰阁医院,抢救两天后孩子还是走了,尽管不远千里又花了钱,但是他仍想尽自己最大的力,这样他才不会后悔。他随手又展示一张照片,一个口角歪斜插着输液管的孩子靠在他的肩膀上,露出快乐的笑容。

虽然翁俊民要打理集团事务,但他仍然亲力亲为做慈善,还派专人处理跟进公益事宜。若要出远门,他说他一定会嘱咐专人细心安排照顾他的病患们,唯恐遗漏。对他而言,教育和人道主义无国界,取之社会,用之社会是常理。

1976年,翁俊民毕业于新加坡南洋大学(Nan Tah;简称南大)商业学士学位。为了回馈新加坡对他的栽培和教育,他多次为本地大学和教育机构捐赠超过4000万新元,包括新加坡管理大学(新大,SMU)650万;新加坡双语基金100万和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SUTD)50万等。

翁俊民在新加坡的最大笔捐款是于2015年,他捐赠3300万新元给新加坡国立大学(国大,NUS),其中3000万用作修建医学大楼,300万用作奖学金。国大为了感谢他的捐赠,将该大学楼高17层的新大厦以”翁俊民基金会”(Tahir Foundation Building)命名,并于2015年4月由时任新加坡教育部长王瑞杰开幕。

对于祖籍国中国福建省,翁俊民也是多次捐款,300万元人民币(下同)、500万元、1500万元、1亿元,一次比一次多,主要用作医疗、教育和扶贫工作。

2013年,他与曾是世界首富的比尔盖茨和梅琳达夫妇联手,双方基金会各出资1亿美元,设立2亿美元的医疗基金,用以改善印尼和东南亚国家弱势家庭的卫生状况和女性疾病等健康问题。2016年,他也向联合国难民署倡导的 “无人被流落在外Nobody Left Outside” 计划捐赠200万美元(约271万新元),并且承诺捐赠1000万美元(约1356万新元)资助全球难民儿童的教育。

对于做慈善的态度,他追随的是孔子的中庸之道。凡事维持平衡,积极做公益的同时,也会给孩子们留些资本,为孩子的人生起步铺垫基石。

虽然巨富身家,但翁俊民对金钱自有一套看法。他说:“上帝从没有让我们人类拥有钱(财富),我们每个人都只是钱的管家(stewardship)。如何管理好分配给我们的财富,这显示了智慧。”

他认为,每个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性别和家庭,但可以选择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积极向上的人。他强调,是父母的言传身教给他树立了好的榜样,因此他在教育孩子的时候,也以身作则,传承严格家风。

翁俊民(左三)宣誓就任总统资政咨询委员会后,与其家人大女婿王修强(左一)、长女翁如平(左二)、三女儿翁淑清(右三)、三女婿William Tandiono(右二)、外甥刘纯源(右一)一起和印尼总统佐科(中)合影。

狠将,以回报印尼为荣

先有国,才有家。对国家的认同感,超过对种族的认同感。这次封面上的翁俊民,身着印尼国服巴迪衫(Batik,即蜡染布),颜色是传统的sogan(棕黄色),加上巴迪衫上绘的是Burung Hong(即凤凰),也称祥瑞,是吉祥和谐的象征。这件巴迪衫是从蜡染发源地、中爪哇的文化重镇之一梭罗(Solo)特别订制。这是他又一次向抚育他长大,提供他机会的国家表示身份的认同和忠诚。

他在2019年12月13日获得印尼总统佐科 (Joko Widodo)委任为宪法下总统资政咨询委员会九名委员之一,任期五年。

作为一个在印尼享受到成功的私人企业家,他说权力有多大,责任和义务也要成正比,他欣然担起更多赋予他的重任,为印尼国家繁荣富强而献身。

翁俊民在过去的访谈中也不只一次强调,中国福建莆田虽是他的祖籍国,但印尼才是他的祖国。出生在印尼,根也在印尼,所谓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他以成为印尼人为傲,愿意用一生回馈印尼这片土地。

他在佐科总统第一个任期时,就曾担任过总统特使,负责从台湾和香港地区为印尼招商引资。在佐科总统的第二个任期中,他再度获总统任命,与其他八名总统资政咨询委员会委员共同辅助总统,为国家人民福祉建言献策。这次他将负责提振国家财政和经济事务。其他委员则负责国防、外交和民生。

印尼乡村贫富悬殊问题严重,急需有效的解决方案。翁俊民说,内阁部长如财政部长和经济部长工作繁忙,在时间有限下并无法全面兼顾,因此他接下来将下乡走访实地视察,然后给总统提出最有效和具体改善的政见。

他说,他的目标是对印尼100个最贫困的乡村进行改造,为村民引入清洁的水源,为孩童建设学校,为农民提供肥料,为渔民提供培训和鱼饵等物资,放眼五年内在印尼境内达到脱贫目标。

其国信集团是印尼最大私人企业之一,他除了经商了得,也是一名学霸, 35岁时以GPA4.0满分成绩荣获美国旧金山金门大学(Golden Gate)特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8年获印尼泗水八一七大学授予经济名誉博士学位;2018年取得爱尔兰卡大学(Airlangga)政治经济学领域荣誉博士;加上最近以GPA 3.96高分获卡渣玛达大学授予经济博士学位(领导能力和经济新制度)等,迄今拥有的博士学位多达7个。 以翁俊民主修经济学专业,上述顾问工作对他而言胜任有余。这次接受印尼宪法下总统资政咨询委员会的任命,成为总统麾下的狠将成员,这不仅是佐科政府对他在经济商界影响力的重视,也是对他才华的肯定。

2019年12月13日,翁俊民(中)在雅加达国家宫,获委任为总统资政咨询委员后,接受印尼总统佐科道贺,右一为其长女翁如平。

狠招,重在出奇制胜

翁俊民的岳父是印尼著名华商,有“钱王”之称、力宝集团主席李文正(Mochtar Riady)。他和妻子李红(Rosy Riady)育有三女一男,目前都在国信集团旗下工作,负责不同的业务领域。

大女儿翁如平(Jane Tahir)管银行,二女儿翁如玉(Grace Tahir)负责医院,三女儿翁淑清(Victoria Tahir)负责地产,最小的儿子翁大川(Jonathan Tahir)则负责整个集团。

“我的儿子Jonatha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说过,父亲的完美让他无从超越,让他倍感压力。是的,要做我的孩子不容易,但我认为压力是必须的,我会告诉他我对他的期许,但未来成功与否要看他的造化。”

翁俊民透露是从压力走过来的人,一开始便被岳父和女方家人瞧不起,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参与到力宝集团家族生意的家人,但他凭借一股干劲和不服输的心态,以实力获得了社会和家族的认可。

人生有舍才有得。“压力无法击垮我,我懂得管理压力。岳父给我压力的时候,我没有自暴自弃,而是把他施压在我身上的压力,转化成启发我的正能量。”

翁俊民成功在2015年跻身印尼十大富豪之列,更在2016年首次超越了岳父李文正,他当时以31亿美元(约42亿新元)财富晋身印尼第八富,李文正则以19亿美元(约26亿新元)身家位处第十位。

他也在2016年5月推出自传《活祭》(Living Sacrifice),畅谈成长经历、从商路上所经历的跌宕起伏,如何通过相亲认识妻子,以及他与岳父师徒般的翁婿关系。

对于他与岳父还有李家目前的关系,他说:“有人形容我和岳父还有李家兄弟的关系如同院内院外。我们很近地握手,却又隔着围栏,这个比喻很贴切,他们来自富裕家庭,而我来自贫穷家庭。”

他说他能够理解这种差异,因为大家的成长背景不同,造就了不同的世界。“没有任何人能够预知未来,他们从未料到我会有今日的成就。”

他以日本武士来形容家族文化差异。“在日本,武士(Samurai)主要可分成两类,第一类来自皇室,保护日本天皇的一等武士,他们从小就锻炼出深厚的武功基础,有固定的招式。”

“另一种武士就像来自民间的好汉,武功没有固定的招式,可能是少林派,也可能是昆仑派,又或是武当派,他们打得也不错,要打赢他们说容易也不容易。而我呢,大概就是属于第二种武士,没有正宗的招式,但一出招仍然可以伤人。”

他坦诚说,人的一生是不公平的,当你贫穷的时候,你希望富人可以分给你一半的财富,所以穷人凡事都喜欢讲求公平;但是这世上没人喜欢将财富分人一半,所以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

攀山和人生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一场孤独的旅程。随着翁俊民越攀越高,原本同行的家人或朋友,甚至是竞争对手,也被他一个一个抛到很远很远的后头,而他的岳父李文正也只是他生命中的其中一个标杆,他的前方还有很多很多的新标杆等待他去超越,而强大的自制能力是他取得成功的基石。

狠修,就是要力求完美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但是对于完人,深受基督教义和孔子哲学影响的翁俊民有自己的一套诠释,他引用圣人孔子的名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说,这是人一生追求的目标,这四者是一种递进的关系,首先,先修养品性,才能管理家庭,才能治理国家,才能使天下太平。修身是一个人毕生的功课,只要一息尚存,都能够改正。

他以在20世纪80年代驰骋华尔街的 “垃圾债券大王” 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 Milken)为例,对方曾因证券违规行为入狱,但出狱后没有一蹶不振,而是亲手打造了以教育奖项而闻名的慈善企业“米尔肯家庭基金会”,也通过经济智库“米尔肯研究所”致力于激发创新、改善世界各国人民生活状况,并创立了医学慈善基金会,以研究黑素瘤、癌症和其他威胁生命的疾病。

这一生都为了家人而努力,翁俊民说:“我希望在最后那一刻,可以很豪迈洒脱。对我的太太,我要对她说前面的一切我已经为她准备好了,身为丈夫我没有少做一分;对我的母亲,身为儿子我也尽孝了;对于孩子,我提供最好的教育和生活,身为父亲没有亏欠他们。”

深受基督教义和孔子哲理影响的他表示会持续攀登新的高峰,与其离开时抱憾终身,不如趁健在时知错能改,反思并改变自己。即便世上没有完人,他也致力于追求完美,因为力求完美也是一种追求,誓要做到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翁俊民也不认同马斯洛以己为中心的需求层次理论(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先爱自己再爱别人这一套对他而言不受用。人的一生在于奉献,而非索取。在有生之年凭借自身的能力和影响力最大限度地帮助更多的生命,改善人们的生活,这是他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价值。

借用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1961年就职演说中的一句话 “我的美国同胞们,不要问你的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应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 转向东方,中国的雷锋精神,其实质和核心也是全心全意为民服务和无私的奉献。这些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道理,这也是翁俊民所秉持的人生价值观。

从里到外的清白,达到没人可以指责他的高度,这要付出何其庞大的代价?他的自豪来自于他出生卑微,来自他的商业王国里的一步一脚印。他身上那股慑人的气场不是傲气造成的,是傲骨铸成的,是自信和不屈的来源。他大声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座山峰是我翁俊民不能攀登的!

翁俊民于2019年10月25日从柬埔寨总理助理部长、柬埔寨大学创始人兼校长高金华博士(Dr. Kao Kim Hourn)手中,接过其生平第七个博士学位。

狠穿,70元运动鞋逍遥自在

这位做慈善不皱眉头的富豪,说到解决印尼的贫困现象时,他直喊“钱不够用!”在访问快要结束时,笔者不小心瞄到他鞋子上的牌子—Skechers。他说,这双鞋只要70新元。随后上网查了一下,打折后价格只需50新元,很平民的价格;看见笔者对自己的穿着感兴趣,他也很大方将西装外衣往外翻露出牌子名字,上面绣着“bijan”。

如果你不知道这是什么牌子一点也不出奇,因为这个品牌的产品只有超级富豪才卖得起,除了店内消费最低从10万美元(约13.5万新元)起,而且是有钱也未必买到,因为该品牌是会员制,只有受承认的上流客户才买得到,还需要提前预约才能进店,并不对外发售。

身上穿的和脚上踩的价格如此南辕北辙,让人费解,翁俊民笑说:“我就是喜欢不按常理出牌。”每个人的消费观念不同,富人如是。什么值得花,什么不值得花,要花在什么地方,每个人心中那把量尺都不同。他说衣橱里最多的是白色衬衫。

这就是翁俊民。别人的喜爱厌恶无法影响他,尤其是无关的人。只有对国家、对母亲、对妻儿子女,对事业,是说一不二的忠诚。

他是那位可以在贫民窟席地而坐话家常,紧紧将贫困孩童拥入怀抱给予温暖的富豪;可以身着便服和青少年踢足球的大哥;踩在污水横流的地方,空气弥漫着病毒的气息,眉头没有皱一下的联合国特使;他也可以和一群富豪同台吃饭高谈阔论,对攻击者毫不客气还击的老板;还可以是和流氓土匪对话谈判的大侠;对说大话不办事的人充满鄙视的剑客。他时刻抱持赤子之心,如同上帝派来的使者。

翁俊民的自传取名《活祭》,他自喻祭台上的祭品,为家人、为国家、为人类,他可以牺牲,恰如武士精神,超越于现实的“小我”上达到一种“大我”的信仰,是宗教、家教和严谨的逻辑思维塑造了今日的翁俊民,心怀大志的他,正在脱去光环,以爱世人的心去爱国爱民,他建立的不仅是财富,而是对印尼国家的价值。

拿督斯里翁俊民博士背景

永不停歇攀登新高峰

1952年出生于印尼泗水的拿督斯里翁俊民博士(Dato’ Sri Prof. Dr. Tahir)是国信集团(Mayapada Group)主席暨创始人,旗下业务覆盖银行、金融、医疗、零售、房地产、媒体和保险等多个领域。

翁俊民刚于2019年12月13日获得印尼总统佐科委任为2019至2024年总统咨询委员会九名委员之一。此外,他也在印尼政府部门兼任多个重要职务,包括印尼三军总司令特别顾问、印尼总统投资特使和印尼交通部长高级顾问和通讯部长顾问等。

他迄今拥有多达7个博士学位,也是全球多所名校的校董和客座教授,包括现任印尼泗水第八届中中校友会理事会主席、印尼大学国际咨询顾问、新加坡管理大学客座教授、印尼顶尖国立大学卡渣玛达大学理工学院、技术与工程及环保学院顾问、卡渣玛达大学董事、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董事会董事、美国南加州大学大使等。

现任印尼华商总会(PERMIT)总主席、印尼工商会馆中国委员会(KIKT)主席、印尼企业家协会(APINDO)顾问和印尼工商会馆(KADIN)投资部副主席等。

翁俊民荣获的封号头衔多不胜数。2010年5月,翁俊民获马来西亚苏丹册封拿督斯里封号;2011年和2016年获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两度授予教育贡献奖;2014年获前印尼总统苏西洛授予Satyalencana Wira勋章以表彰翁俊民为印尼做出的巨大贡献;2015年荣获现任印尼总统佐科维颁发国家一级荣誉勋章Bintang Jasa Utama 。

2016年获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博格公共卫生学院和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人口与生育健康研究所颁发的 “国际人道奖” ,同年获联合国难民署授予首席特使;2018年获印尼总统佐科颁发印尼国家最高功绩荣誉勋章Bintang Mahaputra Nararya和2019年1月成为印尼建国七十年来首位荣获印尼国家警察最高荣誉奖Bhayangkara Nararya勋章的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