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柬德富运河项目:重塑中南...

中柬德富运河项目:重塑中南半岛地缘格局的可能性

23390

中柬德运河项目:重塑中南半岛地缘格局的可能性

(5月8日,新加坡)2024年,柬埔寨政府宣布将斥资17亿美元,在中国的帮助下修建全长180公里的德崇富南运河,目前项目正在启动阶段,计划2028年完工。该项目旨在将柬埔寨境内的湄公河河道与海洋相连,方便货物进出口。这一项目不仅对中柬两国具有深远的经济和政治意义,也将带来重塑中南半岛地缘格局的可能性可能性。

德崇-富南大运河(Funan Techo Canal),简称德富运河,是一项由中国资助、柬埔寨支持的大型基建工程,堪称是柬埔寨历史上最为雄心勃勃的基建项目。该项目预计将耗资17亿美元,全长180公里,水道宽100米、下宽80米、深5.4米,航行深度4.7米,安全间隙0.7米,可以通航3000吨的货船。其主体工程部分包括3座运河交通导航站,以及11座跨河桥梁。

德富运河起于湄公河流域的支流、金边的母亲河巴塞河(Bassac river),止于柬埔寨南部的沿海省份贡布。流经干丹、茶郊、贡布和白马4个柬埔寨省份,沿途总共生活着160万人口。

目前,柬埔寨已经和中国达成协议,采取“建设-运营-转让”由中国公司出资建设并给与中国50年经营权。

中国和柬埔寨关系密切

这对于中柬两国来说是一件双赢的事件,但对于掌控了柬埔寨对外港口出海口“咽喉”的越南来说却不是一件好事。

柬越之间的湄公河水路运输贸易

柬埔寨埔寨是临海国家,保有435公里海岸线,但缺乏深水良港和港口设备。柬埔寨需要借河运能力强大的湄公河通道开展对外贸易,但河流的出海口却在越南手中。越南从柬埔寨手中赚取大量过境费,控制住了柬埔寨对外贸易的“命门”。

2010年,越柬贸易额为23亿美元。同年越柬签署《湄公河水路运输协议》,柬埔寨货物能够以更快的通关速度抵达越南港口。

此后柬埔寨货物每年通过越南进出口货物约200万吨,是湄公河流域最大规模的国际货运合作。2015年,越柬双边贸易额突破65亿美元,其中不少来自湄公河航运,越南也在合作中每年从柬埔寨那里获得上千万美元的过境费。

截至2023年,越南GDP规模4100亿美元,人均4200美元。柬埔寨GDP规模300亿美元,人均1800美元。越南是柬埔寨的第3大出口市场,柬埔寨则是越南第16大出口市场,由此也能看出两国在经济规模上的差距。

柬埔寨加入中国“一带一路”布局

2023年5月,柬埔寨释放出消息,通过与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开展合作,柬国将在未来5年时间内建成联通金边与出海口的德崇富南运河。当年10月,柬埔寨与中国路桥公司签署项目框架协议。

前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答应将德富运河建成之后的运营管理权限移交给中国公司,为期大约40到50年。期间德富运河产生的诸多利润,如通航费等,都将由中国公司收取之后按比分成。50年期满之后,德富运河的管理权限会交还给柬埔寨政府和人民。

柬埔寨人认为,这是一场用“时间交换空间”换来的“无本”交易。柬埔寨首相洪马内(Hun Manet)表示:“柬埔寨修德富运河的钱不是找中国借的,而是我们中柬两国一起赚回来的。”

德富运河的建设将进一步加深中柬经济合作,促进双边贸易和投资。对于柬埔寨来说,一方面项目的建设会带动运河周边区域的发展,为柬埔寨注入新的经济活力;另一方面,无疑会加强其与中国的贸易合作,获得中国更多的关税优惠、以及贸易产业落地政策支持。而中国也将用一项基建投资项目获取柬埔寨的信任,进一步巩固与柬埔寨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开辟更多与东南亚国家的贸易来往,打开“一带一路”倡议合作项目在东南亚的局面,增强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地缘政治影响力,提升中国在区域事务中的话语权。

一个改变越柬关系的契机

此前,柬埔寨因重要的水路贸易关口把握在越南手里,不得不在越南和泰国主导的湄公河委员会的框架下进行合作。通过越南的港口进行贸易,柬埔寨受限于越南的贸易政策和运输费用,不得不在外交和贸易等重要对外政策上对越南有所让步。

对于柬埔寨来说,这条运河就相当于柬埔寨的“巴拿马运河”,一旦修建完成,其境内的航运出海,再也不用看越南的脸色,把自己的命运直接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有了直接到出海口,以前居高不下的物流成本将大幅度下降,提高货物进出口效率,经济活跃度也将得以提升,尤为重要的是,将大大减少对越南港口的依赖。

正如柬埔寨派驻东盟(ASEAN)的代表纳罗所言“我们对于越南没有任何负面看法,我们只是不喜欢过那种整天都被人卡着脖子的日子。如果柬埔寨的生存不得不依赖某个国家才能维持下去的话,那我们的独立性——最起码是一部分的独立性就无从谈起了”。

根据计划,德崇富南运河将在2028年建成通航。运河一旦建成,将有效增强首都金边与沿海港口的连通性,附带开发项目将同时惠及周边近200万人口。同时,作为一个综合性项目,还将带动运河沿线地区的经济发展,包括沿线的商业和物流中心,并促进运河流经省份的农业、灌溉、水产养殖和畜牧业的发展。

反对的声音

对该项目反对声音最大的当属被影响了“钱袋子”的越南。德崇富南运河的建成会冲击其在区域贸易中的地位。

柬埔寨副首相孙占托(H.E. Prak Sokhonn)说,柬埔寨目前有约33%的货物通过湄公河运到越南出口。运河建成后,这一比率会降到10%,降幅相当于七成。这无疑会极大冲击越南的港口经济。

越南对柬埔寨修建运河的计划提出质疑,表示柬埔寨的做法将严重破坏湄公河原有河网系统,进而造成越南一侧海水倒灌等一系列问题,而湄公河三角洲是越南数百万人的大米产区。越南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供应链专家阮兴说,运河可能导致现有人口流离失所、农业用地丧失和湿地减少,影响当地的生态保护和可持续发展。越南媒体还含沙射影的抨击柬埔寨将掉入中国的“债务陷阱”。

不仅如此,与越南关系密切的美国也对此项目持有不同声音。美国媒体声称“这是给在越南边境附近的中国海军提供便利”。

重塑中南半岛地缘格局的可能性

《亚洲时报》认为,柬埔寨将有望获得一条有可能改变日后中南半岛地缘格局的大运河——德崇-富南大运河。

虽然柬埔寨政府目前主要还只是将德富运河视作一条可以为柬埔寨的经济发展注入新活力的大动脉,但是很多东盟国家对此却另有想法,认为德富运河为中国提供了在柬埔寨乃至东南亚地区增强经济合作和政治影响力杠杆。用新加坡智库“思想中国”的研究员索科·里姆(Sokvy Rim)话来说,考虑到德富运河在经济和政治上的战略价值,这条交通要道一旦建成,届时将改变的不仅仅是柬埔寨国内的小气候,同时也是整个中南半岛上的大气候。新西兰奥克兰大学荣誉学者占里特迎(Chanrith Ngin)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随着越美关系变得更加密切,湄公河地区或将因中美竞争出现更多地缘政治紧张局势。”

德富运河项目是中柬合作的重要里程碑,但对东南亚地区的经济政治格局也将产生深远影响,区域力量平衡的改变将引发东南亚区域乃至全球合作与竞争的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