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雾锁乡愁

乌克兰,雾锁乡愁

25168

2022年2月24日之前,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俄罗斯会入侵乌克兰。但是,战争仍然发生了。几乎所有人都不会想到—乌克兰,这个人口只有俄罗斯三分之一,经济总量九分之一,国土面积二十八分之一的前苏联加盟国,被战争拖累到一年多后的今天。

一对乌克兰母女在火车站等待难民班列  图片来源:Envanto

战争对乌克兰造成的创伤是巨大的,除了造成大量平民伤亡,还致使超过700万乌克兰人流离失所,搬到了邻国波兰以及其它十几个欧洲国家,沦为了难民。

最近,总部设在伦敦的凯度公共事务研究公司(Kantar Public)数据分析和咨询公司启动了一项名为《乌克兰之声》的长期调查项目。该项目从欧洲各地招募了8000多名流离失所的乌克兰人作为研究对象,通过了解他们的心理诉求,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异国他乡的生活和制定未来规划。《时代财智》将调查项目中有关乌克兰难民的最新数据及其分析结果与读者分享。

落地生根路漫漫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欧盟各成员国在短短四天内就做出反应,有史以来第一次动用了欧盟保护条款收纳乌克兰难民,赋予他们众多权利,帮助他们在欧盟的土地上开始新的生活。

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 (UNHCR) ,截至2023年2月,有近 800 万乌克兰难民已经分布居住在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等十几个欧洲国家。在Kantar Public的调查项目中,约有70%的受访者认为,如果无法回到乌克兰,他们希望以后长期居住在目前国家,这比半年以前的调研结果增加了4个百分点。然而,仍然有25%受访者不清楚今后究竟会在哪里定居。

虽然大部分乌克兰难民已经在欧洲安顿了下来,但要让他们真正融入新环境,对难民和接纳国来说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无可否认,欧盟各国已经采取了一揽子政策帮助乌克兰人更好地融入当地,包括提供长期住宿,帮助他们学习当地语言以及找到相匹配的工作等。但是,从中长期来看,欧盟及其各成员国仍需通过更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让乌克兰人能够在欧洲建立起新生活,并为他们所处的社会做出贡献。

语言问题首当其冲:虽然大约一半受访者表示能够基本读懂所在国的报章,却有66%的受访者认为,在谈到熟悉的话题或分享观点时,他们无法顺畅地使用当地国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就业是另一大挑战:大约 63% 的受访者表示很难在当地找到工作,即使在受过高等教育的受访者中,仍有36%表示无法在目前所在国或地区找到用武之地。Kantar Public研究者认为,就业问题亟待欧盟解决,否则,高水平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便无法在各国得到充分利用。

除了语言和就业,难民的心理是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调查表明,由于融入新环境的各种挑战,许多流离失所的乌克兰人产生了心理问题。 例如,超过九成的受访者 (91%) 感觉自己像局外人,而 83%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接纳国的融入程度处于中下水平。但从更积极的方面来看,相当高比例的受访者 (86%) 表示在他们的主办城市感到受欢迎,其中超过四分之一 (28%) 表示他们“总是或经常”有这种感觉。当被问及是否能结交当地朋友时,超过一半 (54%)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目前的居住地结交了 1-5 名当地朋友,只有近三分之一 (29%) 表示他们无法在当地结交任何朋友。总之,调查数据让人感觉喜忧参半。

战后返乡雾茫茫

在Kantar Public的调查中,大多数受访者明确表示,希望尽快在安全的条件下返回乌克兰 (69%);然而当被问及战后打算时,只有50%的受访者认为战争结束后想住回乌克兰,有接近四成的受访者不确定他们是否想留在现在的国家或是回国。由此看来,有相当一部分受访者(19%)目前很难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清晰的认识。Kantar Public研究人员认为,虽然大多数在欧洲的乌克兰人今后确实打算返回乌克兰,但是,当他们真正拥有了生活的选择权后,便会将他们内心的不确定性表现出来。

研究的另一项发现是,乌克兰战后的状态将是难民做出抉择的重要考量:很多难民也许只有等到战后才会选择究竟是留在欧盟还是返回家园。针对这一不确定性,欧盟各国可能需要将乌克兰难民的临时保护期限延长至2024年3月。在计划返乌的受访者中,约26% 的人估计他们将能够在 7-12 个月就能够返回乌克兰,而 15% 的人认为还要等上1-2年。除此之外,仍有约四分之一的受访者不知何时才能返回家乡。 

由此看来,受访者返回乌克兰的时间表似乎决定于他们对战争持续时间的看法:约24%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知道战争何时结束,几乎相同比例 (23%) 的受访者预计战争将在未来 7-12个月结束,而16%的受访者预计战争在未来一到两年内不会结束。

寻找可执行的和平方案

那么,乌克兰人希望的和平究竟会何时到来呢?对此,专家们有不同的看法。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战争研究系芭芭拉·赞切塔(Barbara Zanchetta)在去年底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乌克兰并没有像普京想象的那样只是被动挨打,其他国家也并没有袖手旁观,这种严重的误判将导致战争似乎看不到结束的迹象。她认为,和平谈判的前景十分黯淡。为了达成潜在的和平协议,至少有一方需要改变核心要求。但截止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这种情况已经发生,或者很快会发生。因此,战争很可能继续下去。

前美国驻欧洲陆军总指挥本·霍奇斯(Ben Hodges)则告诉媒体,虽然现在计划在基辅举行胜利游行还为时过早,但所有势头都在乌克兰一方。毫无疑问,他们将赢得这场战争,可能是在2023年。他认为,局势在冬季会进展缓慢,但乌克兰军队将比俄罗斯军队更有能力应对,因为他们所有的冬季装备都来自英国、加拿大和德国。

由于战争的不确定性,不少专家呼吁联合国应在乌克兰危机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联合国负责欧洲、中亚和美洲事务的助理秘书长米罗斯拉夫•延恰(Miroslav Jenča)今年1月向安理会表示,尽管乌克兰战争迫切需要和平解决,但达成的任何协议都必须是切实和可执行的,并且要能够解决造成冲突的根本原因。他在安理会会议上表示:“和平不能只是一纸协议。” 

他强调,鉴于乌克兰当前局势的复杂性,以及对欧洲安全架构和国际秩序未来的影响,将协议上的条款转化为实地行动尤为重要。2015年2月,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俄罗斯、乌克兰以及自称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代表共同签署了新明斯克协议。

该协议规定了一系列政治和军事步骤,以结束乌克兰政府军和分裂分子在乌东部的战斗。其中,协议签署方主要应当致力于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的部分区域立即实现全面停火,但这一条款被广泛认为从未生效。事实上,在过去八年中,联合国并没有正式参与到任何与乌克兰和平进程有关的机制中。联合国未受邀请参加在明斯克举行的各种谈判,未成为2014年和2015年协议的签署方,也没有参与到由三方联络小组(乌克兰、欧安组织、俄罗斯)领导的协议执行工作当中。

纵观历史,联合国在乌克兰危机问题上的“空缺”,将无疑会增加未来局势发展的不确定性。然而, 根据Kantar Public的研究报告,在乌克兰60多万平方公里以外的欧洲大地上,700多万乌克兰人已经或者试图开始他们新的生活也是不争的事实。无论战争结果如何,欧盟在此次危机中所展示出的高效和人道主义精神将无疑成为人类和平进程中的又一座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