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从前的中美关系

回不去从前的中美关系

334480

随着中国在经济、科技、军事力量等方面的实力都大幅提升,中国与美国之间已存在结构性分歧。美国这一方强调的是“霸权不容挑战”,主张“零和游戏、胜者为王”,而中国则认为“主权不容挑战”,推崇“多元一体、和而不同”。

2017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政府上台,是中美关系生变的分水岭,一连串对华不友好的政策,延续至本届的拜登政府。如今,遏华已经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双方的“共识”,中美关系要回到从前,甚至是上世纪90年代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是不可能的事。

中美目前最大的问题出于缺乏信任,两国关系存在高度不确定性,如何管控危机至关重要。中美元首11月在印尼峇厘岛的会晤相当及时,会上只字未提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一事,显示两国元首从长远战略高度审视双方关系,不被眼前的一些具体事件阻碍。

当前形势下,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不是减少了,而是更多了”,当中主要包括三大方面的利益:首先,中美不冲突、不对抗、和平共处,这是两国最基本的共同利益;第二,中美两国深度嵌入彼此经济,均需从对方发展中获益;第三,全球经济疫后复苏、应对气候变化、解决地区热点难点等问题,全都离不开中美的协调合作。

全球化的深入发展,更加需要两国经济相互依存,休戚与共。尤其是中美作为两个大国,有责任保持建设性关系,纵然彼此存在根本性的制度不同,而这些不同今后将会继续存在,所以双方需要搭建一个互学互鉴、共同发展的平台,才能取长补短、和谐共处,而不应把“不同”视为中美关系发展的障碍,更不应试图强行改变甚至颠覆对方成为自己,斗个你输我赢、你死我活。

在中美竞争越趋激烈的大背景下,香港扮演着关键的角色。经过2019年的社会事件后,香港由乱及治很重要一点是要回归常态,不要把内部的民生、房屋问题高度政治化,成为美国和西方国家遏华的工具。

由于香港曾是中美博弈的“牺牲品”,因此香港既要作最坏打算,也要从三方面继续发挥自身营商优势:首先,巩固国际金融、贸易、航运航空、创新科技、创新科技、文化旅游等领域的地位;其次,与各个国家和地区保持更加开放、更加密切的交往合作,重构香港在区域、亚太甚至全球的竞合格局;最后,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积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发挥最大作用。

黄平: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香港中国学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1991获伦敦经济政治学院社会学博士学位,主要研究领域为政治社会学,著作包括《误导与发展》和《我们的时代》。曾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重大科学项目评审委员、国际社会科学理事会副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