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亦文:供应链重新布局,核...

沈亦文:供应链重新布局,核心企业驱动整合升级

23938
沈亦文教授在新书发布会上分享互联网时代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与产融结合之道

(11月7日,新加坡)新冠疫情、中美角力,加上这实行严格的“清零”防疫政策,打乱了对全球供应链造成剧烈冲击。随着供应链重新布局,企业重新调整生产线,要如何借助互联网将资金流与物流、商流做深度融合,从而搭建起一个全新的供应链管理与产业互联网生态圈赋能体系,是各路企业需要面对的一大挑战。

帛锐(BroaderWay)国际集团总裁沈亦文指出,“在互联网与智能科技的推动下,全球产业链都处在一个从低端制造转向智能制造整合升级的发展过程中,这个变革需要靠核心企业来驱动。”

沈亦文是全球产业互联网与产融结合领域的顶尖专家。在过往近十年里,他为境内外近百家金融机构与大型企业提供产业互联网与产融结合、贸易与供应链金融、流动资金管理、互联网金融科技等方面的专业产品培训与金融解决方案咨询,并在中国多家大型企业、上市公司担任财务顾问、产业互联网战略转型顾问与独立董事。同时,他也在新加坡国立大学、香港中文大学与浙江大学担任EMBA课程教学的客座教授。

沈亦文教授:核心企业将成为未来产业链的引领者

配合沈亦文的第三本著作《产业互联网与供应链金融》的出版,沈亦文在他的新书发布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互联网时代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与产融结合之道,并与三位供应链“名家”——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商业分析与运营学院院长张俊标教授、新加坡国际商会银行业委员会前主席兼新加坡NETS集团独立董事陈家财先生、新希望六和新加坡总经理李云华先生一同在“互联网时代的供应链管理与生态圈赋能”主题论坛中,一同就如何搭建产融结合体系、核心企业如何成为驱动产业链整合升级发展的引领者等课题,进行了深度讨论。

如何成为产业链的核心企业?

沈亦文以他在2018年,为养猪业者——双胞胎集团打造的产业互联网平台举例,说明产业链的核心企业所扮演的角色。

“双胞胎集团的产业互联网平台面向的是4000个经销商和10万个养殖户,与其他平台的不同的是,这个平台不只是提供商品,以及进销存管理,更重要的还可以给他们提供金融服务”,沈亦文补充,养殖户经销商面对资金问题,但银行却解决不了他们的融资问题,但双胞胎集团作为核心企业,能够借助对这些经销商和养殖户的供应链管理体系,解决他们资金发展的问题。

沈亦文解释,金融机构之所以能够为平台里的经销商和养殖户做在线融资,就是因为核心企业的供应链管理体系,解决了银行融资问题上的很多盲点,例如如何验证贸易背景真实性、如何控制还款风险等等。借助产业互联网平台,银行的资金链能够很顺利地进入到体系里,在线给这些庞大的中小企业金融融资。

“核心企业的核心概念,是借助核心企业的力量帮助它的上下游,这将给核心企业带来巨大收益。通过金融赋能给上下游赚到产业加金融的双轮驱动收益,同时通过金融收益去带动整个企业盈利模型的变革,带动自身具有整合整个产业链的能力,那么这样就会使得一家核心企业成为未来产业链的引领者。”

沈亦文提到,真正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在于赋能,而赋能者就是核心企业,但赋能不需要核心企业所有的工作都自己做,而是靠整合外面的资源一起来做。

而成为核心企业的其中一个优势,就是它能带来很多新的盈利模式。“这是一个企业从原来的商品盈利,转变成一个产融收益,它是一个双轮驱动模式,而且收益来源是多元化的,这都是企业家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会看到的情景。”

此外,在核心企业的所有赋能中,沈亦文特别强调成为核心要素一定要内部化,非核心要素要外部化。“例如金融赋能是一个很重要的赋能,这是为了要控制风险,所以这部分要内部化。但整合外部化的金融机构来帮助企业提供资金,这叫外部化”。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商业分析与运营学院院长张俊标以参与新航数字化的经历提到,企业要达到产融结合,最重要的是要抓住顾客的心理

在论坛上,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商业分析与运营学院院长张俊标教授分享了他帮助企业发展产业互联网的经验,“新加坡政府实际上非常鼓励大学和企业一起做调研,发展产业互联网,但却不是所有企业都知道什么是数字化,因此重要的是,要发展产业互联网,企业需要相信数字化赋能的潜力。”

张俊标教授以参与新加坡航空数字化的经历指出,要达到产融结合,最重要的是要抓住顾客的心理。“我们做的其中一个课题是定价。很多人在做定价时,都是以优化企业的角度出发,想着如何最大化收益,但做数字化的定价不是为了盈利”。

张俊标教授解释,从长远意义来看,实现数字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提高顾客的价值。“因为你有金融相关的数据,所以知道可以如何通过这些数据使到你的产业供应链更有效地运转,使到你的业务不仅仅是为了增加价值,而是为客户提供价值。”

新加坡国际商会银行业委员会前主席陈家财在论坛中点出贸易融资风险管理的重要性

另一边厢,新加坡国际商会银行业委员会前主席陈家财先生则在讨论中提到贸易融资风险管理的重要性。他指出,贸易融资真正的风险控制,不是去抓住这个货物不让它动,而是看背后贸易流的数据是否能够告诉你整个贸易背景的真实性、了解它的状态。

“金融科技帮助大家了解交易背后的数据,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没有能力每时每刻在世界各地了解货物所处的地点,而是要靠金融科技了解货物流动的状态。在供应链上,如果通过多重的交叉验证会大大降低欺诈风险,如果数据来源很单一,就有欺诈的可能性。”

展望未来,陈家财认为,贸易融资不应该是订单融资、发票融资,而是数据融资,企业未来必须加强数据的管理,通过多方的交叉认证,才能控制风险。

新希望六和总经理李云华分享新希望六和如何利用供应链布局优化资金应用

新希望六和总经理李云华先生则通过分享在新加坡设立总部,利用新加坡是金融中心、航运中心的优势地位,进行集团的供应链布局,优化资金应用的战略。

新希望六和创立于1998年,业务涉及饲料、养殖、肉制品及金融投资等,公司业务遍及中国、在越南、菲律宾、孟加拉、印尼、柬埔寨、斯里兰卡等国。

李云华提到,2015年人民币执行811汇改前,人民币是单边升值的,融资成本也比较高,而美国则从2008年后一直实行零利率政策,直到2015年才开始加息,由于天然资金上的差异,也就是美元对人民币在贬值,美元的成本极低,人民币融资成本高,人民币在不断的升值,“对于一个贸易企业,如果有一些境外的采购,能够在境外做融资,然后有一些账期的安排,未来它用人民币去支付它境外的债务,自然就能享受到境外低成本的资金以及汇率的收益。”

但来到今年,人民币开始贬值,人民币成本低,美元成本非常高,现在还在不断的升值,李云华说,“当反向的机会有一个互通的渠道和贸易通路的时候,就能更好的抓住这种机会”。

李云华也认同,核心企业是未来产业互联网的主力,但是核心企业是否核心,得看它背后的供应链有多团结,它的生态链有多大的价值能够影响更多的企业。

在总结互联网时代的供应链管理与生态圈赋能时,沈亦文说,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其实是供应链与供应链之间的竞争,生态圈与生态圈之间的竞争。产业互联网的本质不是电商,而是供应链管理、生态圈赋能,是核心企业搭建生态圈、驱动产业链整合升级的最佳时机。金融赋能、产融结合已成为主流,而且在重构企业的商业模型。传统企业的互联网数字化转型是一个DNA的转变,是一把手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