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力度不够?黄鸿年再捐3...

治理力度不够?黄鸿年再捐30万!

30942

(2021年10月27日,新加坡)今天,新加坡富商黄鸿年再次捐出30万新元给新加坡国立大学。这是继上周三,黄鸿年给国大捐出270万后再追加的一笔捐款,两笔总额为300万。

对于上周三的捐款,黄鸿年在信函中明确表示,该款项用以资助在上市公司企业治理和本地合约法规发展的研究。他也说明该善款来自脱售莱佛士教育的3893万股所获得的收入。在完成脱售后,黄鸿年的股权从10.16%减少至7.34%,仍为莱佛士教育第二大股东。

不再是莱佛士教育第二大股东

本周一,黄鸿年继续脱售了5620万股莱佛士教育股票,总值346万新元(平均每股6.157分)。经此,黄鸿年直接和间接持有的莱佛士教育股权,已从7.34%进一步减少至0.78%。

也就是说,黄鸿年已不再是莱佛士教育的大股东。

在新加坡,凡持有公司5%及更多股权,即为大股东。目前,黄鸿年所持莱佛士教育股权比例仅0.78%,因此他已不再是大股东。

昨天,10月26日,莱佛士教育股票再次下挫6.35%,闭市报5.9分,再创纪录低位,是全场十大活跃股之一。

近年来,莱佛士教育的第二大股东黄鸿年和集团主席兼总裁周华盛之间存在纷争,两人关系破裂尤以“香槟饭局”为分水岭。黄鸿年2019年起诉周华盛,指周违反了一张手写的“协议”字条,要求周华盛赔偿2655万元损失,结果新加坡高庭在去年2月宣布黄鸿年败诉。

接下来,黄鸿年对莱佛士教育治理诸多方面提出质疑。去年8月17日,黄鸿年向莱佛士教育的董事会发出信函,要求召开特别股东大会,罢免主席兼总裁周华盛。

上周,莱佛士教育因涉嫌触犯证券与期货法令(Securities and Futures Act)遭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商业事务局的调查。10月19日,莱佛士集团主席兼总裁周华盛和数名现任董事接受了金管局和商业事务局的问话。

黄鸿年认为,周华盛夫妇要拥有足够资金购置包括在新加坡、意大利和瑞士的豪宅别墅资产,同时还要为公司提供贷款,这令人质疑。此外,除了周华盛妻子、儿子和媳妇,其他参与公司业务的还包括女儿、侄子以及两名姻亲,可能没有披露酬劳的确实数据。

莱佛士集团董事会作出回应,指出黄鸿年的指控根本毫无根据。针对黄鸿年要求集团展开独立特别审计的要求,集团认为,这过于明目张胆,且黄鸿年试图打探周华盛夫妇隐私。

10月25日,针对对方要求撤回他对公司董事未经证实的指控,黄鸿年电邮回复发文给莱佛士教育董事会,措辞直接,内容猛烈。且同时抄送新交所和海峡时报。

拿钱出气,还是给治理打气?

时隔一周的两次脱售莱佛士教育股票,黄鸿年的持股比例从7.34%减少至0.78%,不再是集团的第二大股东,他将收入分两次总计300万新元捐给了新加坡国大。

今天(10月27日),黄鸿年在写给国大校长陈永财的邮件中表示,建议把100万元设置为备用基金(expendable fund),以吸引政府一次过提供100万元对应款额;其余200万元设置在留本基金(endowment fund),按政府1.5倍比例,可吸引政府对应的300万元款额,这样,基金的总额将达500万元。这笔300万元捐款加上政府对应款额,总共将达700万元。

黄鸿年也建议把这笔300万捐款命名为“投资者保护研究基金”,他希望以此强调保护小投资者以及推动合约法规发展的意愿。

为何黄鸿年要把这笔捐赠款项,指定使用在新加坡的小投资者利益保护和合约法规方面?是针对莱佛士教育而起吗?

黄鸿年是长期在投资界里博弈的“股市金手指”,资本和才识超过常人。这次他和莱佛士教育过招,促使对方提供更多的信息,让投资者对上市公司的董事会运作与财务状况有更深入的了解;而当监管机构介入调查时,也提醒投资者重视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问题,以及投资者自身的权益。

富商拿钱出气不见怪,但是这300万慈善,用来推动上市公司的治理课题,意义仍是正面。不过,我们是否仍能体会到小投资者遇到信息不对称不透明时,个中感到的无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