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福发:不求完美的科技企业...

姚福发:不求完美的科技企业建筑师

27914

导语:浓密的黑发,高大的身材,阳光的笑容,他是新加坡 JCS 集团创始人及董事会主席姚福发、也是新加坡人民协会基层领袖主席、新加坡总理公署国家研究基金会顾问,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中文校友会会长。这五年里,事业、社区和学习,几乎是姚福发为之忙碌的常态,给家庭的时间仅有10%。每早八点,姚福发会先到新加坡北部的 Woodland 工业区巡视,那里有他的几家工厂,是航空发动机零部件和医疗健康设备及产品的生产基地。今天他例行去过 Woodland 之后,又赶往丰加北民众联络所,这里是他服务的基层组织,那边有一些文件等待他签署。下午2点,在时代财智的视频采访开始前,他已经神采奕奕地端坐在屏幕前。时间的分配和管理,对现年58岁的姚福发非常重要,这决定着接下来的进和退,以及在不求完美的心态中实现完美的人生目标。

文:宋娓  摄影:蔡清福

这是第二次对姚福发先生的采访,是面对面访谈。地点在纬壹科技城附近的JCS Venture Lab,这里主要配合新加坡企业发展局共同对在清洁科技、先进制造与工程领域的初创企业进行孵化、投资及服务。除了Woodland的工厂,他每周会抽出一天时间来这里。

这里的空气和兀兰工业区不同,静谧专注中多了一分商业和资本的躁动。来来往往擦肩而过的,不是有科技专利的专家,身怀资本的投资人,就是满怀理想的创业者。

不管在哪儿,姚福发一坐下,总能让来者立马发现他。英俊挺拔、脸上略带疲倦,但却散发出乐观、自信、淡定和从容。从白手起家装配机器,研发技术到带领团队运作资本,姚福发身上被标注了多个标签,他是工程师、发明家、投资人、总裁等等,不过他最喜欢的头衔是科技企业建筑师Technology Enterprise Architect,用科技、创新、热情和坚持,做出能给企业科技及人们生活带来进步和改变的产品才是他认为最有成就感的事。

没脾气的老板,领军精密清洗科技行业

有句话说,上等人,有本事没脾气。

在行业里、在同学圈里,姚福发的没脾气是有名的,他对人总是笑脸盈盈。JCS的总部设在新加坡,在美国、日本、中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分公司或办事处。身为集团的灵魂人物,能泰然面对圈内圈外,分分合合,云卷云舒,通常都练就了力挽狂澜的本事。姚福发的好脾气,是有底气的。

江湖不在,他的故事却还在流传。

上世纪90年代,硬盘制造业是新加坡支柱产业之一。如今,硬盘制造业已日落西山,但是JCS旗下的MCLEAN TECHNOLOGIES 已成为科技清洗行业的领头羊却是不争的事实。现在,他们仍然不断创新,继续夯实精密清洗行业的宝座。

MCLEAN TECHNOLOGIES于2010年3月在马来西亚上市,面向全球提供专业的高精密设备、仪器和零部件的清洁服务和清洁技术配套方案。客户包括全球硬盘主要部件的供应商和制造商,如Seagate、3M等,市场主要聚焦在新加坡、中国和东南亚市场。2013年,作为上市公司董事会主席的姚福发引入“云库存”概念,以自主创新设计的“Blue Box”为概念载体,通过仓储管理系统和创新物流平台,帮助客户实现节约成本,降低风险,提高人力使用效率,达到资金和资产的最大效用的目的。该创新概念不仅收录在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案例中,而且此管理系统已应用在国际、国内大型生产制造集团的供应链中。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案例。姚福发对市场非常敏锐且有超前意识,过去三十年JCS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归功于他善于掌握新加坡经济转型和科技红利带来的机会,发现并创造市场的需求。三十而立,JCS的发展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也可以说是三次转型。

第一个阶段 1990年-2000年 第二个阶段 2000年-2010年 第三个阶段 2010年-至今
以合同服务逐渐转向代工生产 开始投入研发资源,从OEM为主的模式迈进了产品创新和自有品牌打造的阶段 在进行企业内部自主开发的同时,尝试与外部的技术合作

JCS的三次重大转型期

前两次转型几乎花了20年,这为2010年的第三次转型积累了丰富的原始技术、资本和资源。在完成品牌建设后,恰逢2010年MCLEAN TECHNOLOGIES的上市,姚福发被深刻触动,领悟到科技产业由于投入资金大、投资期长,要想快速发展必须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同时,资本需要着陆在广阔的技术平台上,福发决定在进行企业内部自主开发的同时,不断尝试与外部的技术合作。

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人。这一次,JCS赢得了政府的青睐和肯定。

2016年5月,JCS Venture Lab正式获得新加坡企业发展局 (以前是新加坡政府标新局SPRING Singapore,现为Enterprise Singapore,简称ESG)的委任,在清洁科技和先进制造与工程领域,协助政府共同对具有潜力的创新公司进行孵化和投资。同时,与新加坡科技局A*STAR建立了深度的合作伙伴关系,可与其共同投资或帮助高新技术实际成果转化和产业化。

从此,姚福发带领团队正式走上了挖掘优质科技项目,孵化、投资、培育他们成长的道路上。现今,JCS集团已成长为一家涉足多个行业领域的跨国集团公司,包括航空、大型机械设备制造、清洁设备的制造及服务、创新物流、医疗健康、农业科技、可再生清洁能源及科技风险投资基金等。

鉴于新加坡坐拥连接东西方市场的战略门户优势,在扩展国际市场上发挥的连结作用。福发充分借助新加坡地理优势,早在15年前,就把JCS的目标市场划分为两块:中国市场和国际市场。在中美科技竞争升级的情况下,福发的市场战略是有眼光的,必须把业务分成两个市场,才可能有机会生存下来。

对于海外的市场拓展,JCS不仅要考量市场的购买力、人口基数、还要考虑产品所属的大众市场或小众市场,大众产品或高端消费。除了产品之外,还包括设备设施等,都需要一一考虑。所以在这个过程中,JCS仍然需要不断调整产业布局和结构,降低风险比例。

科技无国界,科技的目标是改变人类的生活和环境,让地球更好。企业要保持领先,必须要有快的步伐和速度。姚福发认为,时间点很重要。如果时间不到,先进技术还是可能被搁置,无法发挥价值。那些带有私心或者太超前的科技发展,只会造成科技库存,是资源的浪费。

七年磨一剑,卧薪体验人生

1989年,姚福发毕业自新加坡义安理工学院自动化工程专业,第二年即1990年,他创办了JCS Automation。没有家族商业背景,也没有打工的经验,他自工作第一天起就在创业,就只想当老板。

和机械结缘,来自最初他对机械的兴趣,因为喜欢,不知不觉他就开始琢磨技术方面的问题。为何偏要当老板?姚福发回忆到,其实那时他曾有过先找工作,三五年后再出来创业的念头,但内心很挣扎,“我不想以后我当老板时,以前的老板说我抄袭他的技术!”就这样,走出校门,踏上社会的第一天,姚福发就开始给自己打工。

于是,他成了自己的老板。当了不久,这个老板就有些后悔。为了“自已要当老板”这句话,他整整累了七年,不过他有些不服气,“我就不相信在机械设计的世界里,我还搞不出一个东西!”因为没有在企业中学习过,也没有专业指导,所有的事情都要靠自己摸索。那种在黑夜里摸索看不到一丝光的过程,是漫长而痛苦的煎熬。

真正的勇者,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很快,他稳定了情绪并清楚地告诉自己:只能前进。

第一个七年什么都没做出来。

那七年里,福发废寝忘食一头扎到机械研发中。那时,他就知道白天做机械,晚上研究机械,他满脑子里除了机械,还是机械。

姚福发对机械研究始终保持着热情。2015-2016年,姚福发在研究室的工作照。

姚福发隐约中记得在2000那年,他共开发了81台机器设备,而且没有一台机器型号是一样的。这个惊人的数字,至今回想起来都令他难以置信。他说,即使今天给他100倍的价钱,他也不会干的!言谈之余,能看到满满的自豪洋溢在福发的脸上。谁没有过青春和热血,凭着对机械的热爱,那一年他超越了自己,青春无悔!

在创业的前9年里,姚福发还没搞懂“赚钱”这件事,因为缺乏对金钱的敏感度,他把自己搞得很辛苦。不过,他秉持自己的信条,“如果脑海里成天想着钱,让金钱占据了整个心智的话,除了把公司搞砸,也会把自己搞疯!”

第一家创业公司,姚福发并没有从中赚到第一桶金,那几年几乎是负数。“每当有一点钱,还不到半桶,就又倒回去了!”他苦笑着形容那时的窘境,这个过程很慢,可是他的生活却保持螺旋式的上升。

人生说短不长,笑到最后才是王道。他把自己狠狠丢进环境里,断其后路,沉浸其中,傻傻地做,逼出了人生的原动力。有人说苦,他却在卧薪中享受这个过程。每个人生,甜美是相同的,苦辣却不尽一样。其实,人生是在苦辣中前进的。

把控风险,解读信息不对称

2016年,实施转型后的JCS,由科技运营转化为科技投资为主。在科技运营中积累了技术和资金后,JCS集团开始进入了量化式的发展阶段,成为新加坡较早进行商业科技运作的公司。经过两年的跟踪考察,截止2018年底,集团共投资了11间深科技(Deep Technology)项目公司。

姚福发透露,JCS专注在深科技方面的投资,做擅长的科技产品,而不熟的领域则参与较少。2016年的时候,政府不仅给予JCS两年ESG的资金支持,还帮助公司物色科技领域的专业投资人才,加速了公司专业化进程。

在投资行业中,多数人仅看到闪闪发光的投资回报,又有多少人能看到背后真正的风险呢?投资的每个决定之下都有风险垫底,只是大小而已。

福发透露,他的11个项目里,真正只有6个是有回报的,成功率保持在50%以上。在投资界和孵化器领域,这个数据是相对高的,因为一般的孵化成功率只有10%左右。

他解释道,投资对风险的判断需要经验,而经验又是主观的。即使他个人对项目有70%的信心,假设经验不足,那么真正风险比想象中的要高很多;而且团队的思维方式不同,若团队缺乏共识,也会进一步提高风险;当然,公司本身的风险承受能力,也最终关系到风险的可控性。

市场经济活动中,存在大量信息不对称。对技术和市场的判断,福发自信有70%的把握度;然而,对个人行为的判断就比较难,这可能会有20-30%的失误,比如投资方或被孵化方所表述的与实际有较大差距的情况等等。

疫情之下,不少中小企业面临挑战,企业融资需求增加。着眼于大方向,姚福发分享了他们的考量点。投资人要看的是财务健康的企业,盈利点必须是从新元50万到200万。尤其是需要工厂、需要做开发产品的企业,它的年营收必须要有200万,扣除市场开发费用,若有50万的盈利,那会比较适宜。若仅参考盈利百分比,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有些公司可以做到销售量很大,可是盈利却很低。

谈到投资,姚福发非常乐于分享。他的工作经常与人打交道,就像佩戴的那副细框透明眼镜,能让对方清晰地看到自己,传递沟通的意愿。在交流时,他通常善解人意,能够解读对方。他说,很多时候,都要去体会对方没有说出的话,没有提供的信息。保守地把关,使他们的项目的成功率提高至一半。

终身学习,从学佛中体悟人生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这正是福发每天必做的功课。作为一个佛学爱好者,他经常反省自己,他认为学佛主要是从中吸取教义的精华。然而学佛,却不一定要成为佛教徒。他笑着说,他不是圣人,反省过后仍然时有犯错,但这并无妨。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如何对待自己,以及内心必须保持一颗敬畏心。

在2005年的时候,福发发现自己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他形容那时他有些“狂妄”:老板当久了,感到凡事无所不能。这“无所不能”,看似老板的霸气,但他能隐约感觉到,这是一个问题。

2010年到2017年,公司开始有一些资金,聘请的专业人才越来越多,而“狂妄”给他带来的压力也与日俱增。关于资本运作,他完全是一窍不通,以前没思考过,更不知如何和合作方沟通谈判。

“那段时间,我从来没有学习过,所用的知识都是15年前的‘老本’!”

在一个晚上,福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着实吓了一跳。就是说,那15年完全没有进步,或者没意识到改变。“一个人读书毕业后,不能认为就不再需要读书了,即使读完了大学。工作和学习必须是相伴互补的,这个关系是终生的。”老板要学习倾听,这是能力,也是素养。沉淀“狂妄”后的他,接下来10年都会保持“终身学习”的态度。

以给为得。多年来,他一直实践这句话,从中感受到以给为得的真谛。知行合一,知道过后,就要行动。姚福发认为在管理上这是很高的两个境界。在时代财智采访过的企业家中,有不少企业家身上都有“以给为得”的成功共性。

现在,福发在朝75岁的人生目标行进的路上。“年龄只是一个数字,我希望能为社会多做一些!” 他为50岁之后的生活做了时间分配,工作占80%的话,5-10%的时间给社团。

他为机械生,为工作狂,即使退休了,兴趣还是在工作上。这个男人言语不多,心态很简单:勤奋是必须的,但得带点佛系;推动工作是必须的,但勿过于执着。

对于50岁以后的目标,福发希望做好自我管理,而不是掌控他人。他认为没有理由要求别人不犯错,但只要掌握好大方向,其他细节可以通过自我完善实现。世上没有一件事情是完美的、永恒的、一成不变的,只有在变化中学习、提升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修行。见异思迁,拔苗助长,心不安定下来,人生就会陷入自己设下的焦虑与困惑中。

2013年,姚福发完成新加坡国大EMBA的学业,2020年又完成清华大学EMBA的学习,现在他又将继续深造攻读DBA的课程。追求终身学习的他,特别喜欢从中华传统文化,释迦牟尼两三千年前的教义中吸取精华。

学佛,是认清自己。人们总是善于发现别人的问题,而无视自己的毛病,只有真正洞察自己,才能领悟智慧,胸怀大局。从佛学中他悟到,要把佛的智慧深入内心,去改变自己的人格、改变内心与世界的关系,才能让自己拥有一种定力与沉稳的心性。每天观照自己的生活,观照自己奉献给社会的光芒和力量,这样的存在才是有意义的。

建立平台,让体系发挥推动力

JCS 旗下有八家公司,福发并不像人们脑海里,每天都有很多应酬的老板。相反,他是一个内心严谨细致,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人。当他决定做一件事情,就会投入全部精力把这件事情做好。

目前,福发把工作重点放在建立体系和模式上,以从宏观和战略上提升团队的专业运营能力。他不断调整,吸收不同专业体系的技能,提升对未来人才的培养,培育更多的新人。

JCS的公司文化提倡自我管理,这个由下而上的佛系管理方式,强调的是自我约束。姚福发说,员工的工作职位和责任确定好,其余可给予自由发展空间。公司的团队年轻有活力,不喜欢受约束,福发认为不能用自己喜好来要求其他人,他也不打算以自己的管理经验来束缚和管理团队。

如他所说,只要平台建好,制度完善,就算有20-30%的人员流动离开,也不会对平台造成影响,因为体系已经开始工作了。比如员工的激励制度,他期望把薪水和花红方案做足,让团队有机会享受公司的利益,以及成长的硕果。

在采访中了解到,姚福发公司的个别高管离开后,创立了自己的公司,他们都曾是姚福发手下的精兵强将。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是德行,福发对此都能释怀。他说,如果有人想自己出来创业,他不会阻挡,他会用自己的经验帮助更多想成为企业家的人。

JCS 集团的下属各个公司的人事财务部是独立的,多年来,每个公司的老大在一起做事情,形成了集团的核心层。对于公司的人事,福发尽量保持不做太大的调整。他表示,他尽量不参与现在进行的项目,他的任务是物色寻找能够创造新业绩的机会。

“要把JCS建成大企业机构,我自认为没那个本事。我把体系建好,希望公司的人才有一天能把JCS做成一个国际企业。”福发坦言,JCS集团现在还是中小企业SME的体制,在公司治理方面的改革还做得不够。他甚至调侃,有他在,JCS就成不了大企业。

由此可见,不是福发不能接受改革带来的阵痛,而是他本身不认同JCS采用大企业的管理方式。作为JCS的创办者,白手起家,亲力亲为,有些人认为这是辛苦的事情,可是他更享受在鞭长可及的管理中,和客户的互动,和员工在工作中建立的信任和亲情,这是中小企业独具的魅力所在。

想到一个寓言故事。一个富商在海边散步,见到一个渔夫躺在沙滩上晒太阳,旁边放着他的渔网。富商问他为什么不去打鱼,他说我为什么要打鱼?富商说这样你就可以赚钱了,渔夫说我为什么要赚多点钱?富商说那样你就可以买艘渔船了,渔夫又问我为什么要买渔船?富商说那你就可以赚大钱了,渔夫说为什么我要赚大钱?富商说那样你就可以和我一样在海边散步晒太阳了。渔夫说,可是我现在就可以这样了啊!

离开JCS的时候,已接近黄昏时分。斜阳洒在JCS的前门,正如那一道道的橙色门栏。福发说,这面幕墙装饰是他的设计。他喜欢工业设计,从设计中得到快乐,但他不追求满分。他给自己打出80分,若问那20分差在哪里?他说,人生没有完美,总有不尽人意之处。如果要得到那20分,不仅会给自己,也会给别人可能会带来更多的痛苦和压力,不如随遇而安,顺势而为。

80分就能得到100分同样的感受。在不完美中,他获得了最佳平衡和前进的动力。

25,50,75岁的完美规划师

姚福发(Jason Yeo),1963年生于新加坡,JCS集团创办人及主席。福发的父母为务农人士,在上世纪40年代从福建安溪移民新加坡,育有5男5女,福发排行第八。

姚福发白手起家创办JCS。1989年,福发毕业于新加坡义安理工学院(Ngee Ann Polytechnic)自动化工程专业。1990年,他怀着一个当老板的梦想创办JCS Automation Pte Ltd。最初的11年创业非常艰辛,公司盈利几乎长期负数,但是他对机械装备和研发到了废寝忘食的境地。在2000年,他创下了一年装配81台不同型号机器的记录。经过30年的发展,JCS从起初的机械自动化装配业务,逐渐发展到科技研发,运营管理并建立资本运作平台,实现了科技和资本的有效嫁接和互相协同。

目前,JCS公司已发展成拥有八家公司的JCS集团,集团总部位于新加坡,在美国、日本、上海、深圳、重庆、无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分公司或办事处。JCS集团是新加坡科技创新的领军企业,长期与新加坡政府,科研单位,科技企业深度合作发展,业务涉足多个行业领域,包括航空、大型机械设备制造、清洁设备的制造及服务、创新物流、医疗健康、农业科技、可再生清洁能源及科技风险投资基金等。

在2012年和2017年,JCS分别荣获“新电信创新奖”(SingTel Innovation Award),入选新加坡中小企业快速成长公司100强(SME100 Award for Fast Moving Companies)。在攀登进取事业高峰的同时,福发时常提醒自己勿忘学习,保持知识更新。2013年,他获得新加坡国大EMBA学位;2020年,他又获得清华大学EMBA学历。在2020年,他高票当选新加坡国大商学院中文校友会会长。

福发不仅对机械设计始终保持热忱,而且对自己25岁、50岁和75岁的人生目标都进行了设计。25岁做老板的梦想,50岁拿到大学学历的目标都已完美实现,他正在朝向75岁的目标迈进,希望有更多的时间贡献社会。

他已开始投入对社区和机构的奉献。自2015年,他担任了新加坡国立大学企业机构创业顾问;自2017年,他受任为新加坡贸工部先进生产和工程顾问委员会委员;自2018年,他担任新加坡总理公署国家研究基金会顾问;同年,他被推举为丰加北民众联络所(Hong Kah North Constituency Community Committee)主席。这些尽管是无薪工作,姚福发却享受通过对社会的奉献,实现人生自己的价值。(更新于2021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