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隔离笔记之5 幸福是什...

武汉隔离笔记之5 幸福是什么?

50929

幸福是什么?掉线的扣子被妈妈缝好,雨天里撑一把稳稳的伞,没牙痛吃下最爱的牛轧糖,有力气爬上向往的小山……这些幸福的字眼里有家人、健康、安全。

抵达武汉入住这家隔离点的乘客有60余人。当天登记入住时,桌上的二维码已准备好,大家纷纷扫码进群。这里群规是,不许采购外面的熟食和酒精制品。每天早上下午都会有人敲门来测体温。群主会回答各种隔离有关的问题,问的最多的是,啥时隔离结束?

每个人走进房间,在接下来的14天里是不允许出门的。负责我们6.17群的工作人员名叫黄小丫。接下来,小丫开始忙碌了,拿快递,送网购;这间要肥皂,那间要椅子;美女不要饭了,帅哥加个面食,有人怕辣,有人怕油。五天下来,这里的伙食水准一点都不下滑,可是已经有人开始叫喊着,天天美食已经吃到生无可恋了?希望三餐合成两餐,或者晚餐换成水果。于是,小丫要记下房间号,这间单送水果,那间少送米饭。

我问小丫,为啥不开个健身室,预约一人锻炼都可以啊?可是回答说,防疫要求进入房间后就不能出门了。

在隔离期和美食对抗,简直是徒劳。有人大声喊闷闷闷,寻求解闷方法。于是,小丫加进来一个卖书的,再加个卖副食的。的确,中国的扫码支付太方便了!那些头疼脑热的,不会网上支付的,或没有支付宝的,小丫代购代劳。只见房间号不见人,哪个房间有需求,小丫有求必应。

这几天的衣服,都是手洗在浴室里晾干。今天阳光特好,看着虚掩固定的窗口,我决定把衣服在窗把上挂一挂。谁知衣架太小,衣服滑落下去了!赶快要群主小丫帮我去楼下捡。一会小丫告诉我,衣服挂在了楼下窗口。不到一会,他们从楼下取回了衣服交到我手中,估计也消毒了。

我使劲闻了闻衣物,尚存一丝阳光的气味,多么美好,多么新鲜,多么幸福。

这场疫情让我们在这里独处,暂时失去了自由。

失去了自由,我们仍然一如既往的关注疫情,从去年的每时每刻,到现在每一两天;我们在房间无人接触,卫生的意识犹如利剑高悬头顶,养成洗手消毒的习惯;我们曾为逃过开会窃喜,如今却那么渴望回到公司,见到人群;回到不戴口罩和家人团聚的人间烟火中,真诚地拥抱对方说生日快乐。原来,独处的乐趣,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可以外出的自由,健康的身体,环境安全,家人无忧。这不是简单的幸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