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麦子

一粒麦子

7209

 

每次欣赏陈振业博士(Dr Sugiapto Trisna)的画作,脑海里就浮现出他谦虚的笑容,就如结满穗粒低着头的麦子。

我在半年前去雅加达采访认识陈振业博士。第一次去印尼,人生地不熟,好在有他事前悉心安排住宿交通,使到访问顺利。如果不是别人介绍,我会以为陈振业博士是一位专职的艺术家。在他家里,几乎凡是有墙面的地方,都挂上了画幅。内空近10米高的大厅,宛如一所艺术馆。陈振业博士告诉我,这里有他的创作,也有他收藏的珍品。近年来,他的画作参与了20多场联展,和近10场“友谊与艺术”主题个展。

陈振业博士自小就喜欢绘画,且极具天分,十三岁时他已有两幅画作在雅加达的艺术博物馆展出。他画笔下的人物,反映了不同时代背景和不同行业的人物,且充满了生活气息。他也喜欢画动物,老虎是他擅长的题材之一。他说老虎是万兽之王,他欣赏它的王者威仪和风范。

除了油画和音乐,陈振业博士原本有意参政,为国为民服务,但为了顺从母意,母亲希望他专心于事业,他才没有深入下去。记得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如何看待世界经济对我们东南亚国家的影响?虽然问题大了些,但是在打破冰山式的交流后,我发现他对祖国印尼的一颗热忱之心。这爱国的忠诚是极其珍贵的。

他曾做过记者,也曾在印尼当地媒体撰写过文章,对企业或经济的发展提出一些看法。或许,要实现它并非易事,陈振业博士于是把精神集中在事业和贡献社会,比如慈善事业和教会。

他的外公常夸奖这个孙子,说他具有敏锐的鼻子可闻出哪儿有商机和赚钱的地方。他在美国读大学时,已自己打工赚取学费,学成归国后和一位志同道合的儿时玩伴合作建立一间合伙公司直到今日已有30多年。这间公司PT.Indosama Persada在印尼的业务是为石油、天然气和矿业商提供器材工具和石油公司所需要的用品。此外,他成立的另家公司也在雅加达上市。同时,他也是印澳商联会的理事、印尼上市公司协会中小企业部理事,以及印尼总商会公共政策部理事。

前不久获知,今年3月陈振业博士在一次跑步机上运动时,他不幸为了达标而倒下了。我至今仍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毕竟他今年才51岁,正值人生的事业高峰。就在前不久,他还在关心我们杂志的代表若去印尼,他会为我们安排交通事宜。

陈振业博士从小就有远大的抱负,一生都在积极追求上进。儿提时已立下宏愿,不仅要拥有自己的生意王国,同时也要拥有高深的学问,成为一名博士生;并为父母建造一间房子,让他们安享晚年。如今,儿提时许下的愿望在他锲而不舍的努力下早已一一实现,但他自强不息,仍然不断追求进步,自我提升。他一生酷爱运动,据说他每晚跳绳可跳到1000次、又做俯卧撑地50次,当灵感来时甚至半夜也会起来绘画。此外,他还喜欢听保健讲座,以求拥有健康的体魄。

陈振业在年幼时,家境不是很富裕、父亲在商行任职,母亲任中学老师兼教钢琴。陈振业博士是家中的老二,哥哥和弟弟都是很成功的商人。

虽然事业有成,但是他从不骄傲自满。他待人彬彬有礼,温文尔雅且极具孝心。即使公务缠身也不忘孝亲,他每天清晨都会为母亲弹琴曲,让母亲陶醉在优美的琴声中而忘却烦恼。晚上回来会再去探望父母,聆听他们的心声,为他们挑忧解难并祈祷。虽然他需要经常出国谈生意开会议,他总会坚持活动完毕后的当日、当晚飞回家,争取多一点时间与家人相处、共享天伦之乐。他有着一颗慈爱之心,即使是车夫的孩子,他也解囊资助教育经费。

曾记得他说,中国给世界带来新的契机,精通印尼语与英语的他,也开始积极学习华语,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他现在已可以用华语与他母亲交谈了。

一粒麦子落入土里,就结出许多子粒来。伴随丰收人们的语言,每当风儿再起,吹起麦浪,那是麦子正在点头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