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办公运营商的明天

共享办公运营商的明天

72692
近年来于亚太地区蓬勃发展的共享办公空间商业模式也因新冠疫情而受到了考验。(照片:JustCo)

新冠状病毒(COVID-19)已经导致许多行业遭受影响,当大家纷纷思索如何展开居家办公应对疫情之际,近年来在亚太地区蓬勃发展的“共享办公空间”商业模式也因此受到了考验。但新加坡却有一家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不但毫无畏惧,反而逆市宣布将在岛上开设首家“智能”共享办公中心,甚至已经布局好未来在亚太地区的扩张大计,那么它是如何从岛国几十家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中脱颖而出的呢?

(此文刊载在《时代财智》 2020年3月/4月刊 )

文:史特芙

2月12日,提供共享办公空间服务的新加坡运营商JustCo,宣布将在今年第三季于乌节路的The Centrepoint购物广场开设其于新加坡的首家 “智能” 办公中心,并放眼今年内于亚太地区扩大业务一倍;但在这之前,2月3日,网上出现了一则有关 “中国冠状病毒疫情料催生大规模居家办公潮流” 的文章。

新加坡的新冠疫情尽管不及中国般严重,但也是中国境外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之一,像共享办公中心这类集中办公的业务模式,在短期内肯定会受到影响。最重要的是,近年来共享办公中心在新加坡全岛各个角落如雨后春笋般落户,小小的岛国上就有86个类似的办公品牌/业者。纵览以上,都让人不禁产生共享办公空间供应是否过剩,而共享办公中心业务模式在未来能否持续下去产生了更多的问号。

JustC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龚万鑫(Kong Wan Sing)在回应《时代财智》提问时指出,居家办公的概念在短期内可能行得通,但最终人们还是群居动物,希望面对面沟通和协作,以建立起人际网络。

龚万鑫坦承,当前的新冠疫情确实给各行各业和许多企业带来某程度上的影响,从航空公司、酒店,再到商场等,无一不受到疫情的影响,这种情绪也很自然地转向了共享办公空间,这是因为,在共享办公中心内,大家通常都是聚集在一起工作。

“但是,这波疫情也给市场带来了不一样的新观点(perspectives),因为许多企业和会员视共享办公空间齐全的设施,以及随时可以迁入的办公室,为他们持续发展业务提供了理想的办公场所,企业员工在此也能够持续有效地工作。”

然后,有鉴于新冠状病毒正在全球范围内迅速传播,部分企业,尤其是受疫情拖累的企业,无不展开“业务连续性计划”(Business Continuity Planning;简称BCP),即一个组织在突发事件面前展开一套应对风险和自动调节的作业流程,以确保关键业务功能可以持续,而不造成业务中断或业务流程本质的改变。

“而JustCo在岛上就拥有19家共享办公中心,为企业会员提供了运营业务上所有所需的支持,那些目前正在展开BCP计划的企业,便可以善用JustCo共享办公中心,让员工选择最方便自己的中心办公,将新冠状病毒对企业运营所将带来的整体影响降到最低。”

JustCo是一家从新加坡起家、后台雄厚的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在新加坡拥有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房地产业者星狮地产有限公司(Frasers Property)在背后提供强力的支持,两家公司于2018年5月开始联合向JustCo注资了1.77亿美元(约2.5亿新元)。

在2019年,获跨国和本地客户持续需求所推动,JustCo共享办公中心的总面积按年同比便增长超过150%;在过去一年里,JustCo共享办公中心的数量也近乎翻倍,从原本的23家增至42家,横跨8座城市,包括新加坡、曼谷、耶加达、台北、首尔、墨尔本、悉尼和上海。

JustC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龚万鑫(Kong Wan Sing)

JustCo即将于新加坡乌节路The Centrepoint购物广场开设的第19家共享办公中心,是该公司继韩国首尔江南区之后,在全球所开设的第二家 “智能” 共享办公中心。

JustCo在新加坡首家的“智能”共享办公中心,面积约为6万平方英尺,将首次试行‘按分钟计费’(Pay Per Minute)的营运概念,让公众可以弹性使用该中心内的设施,如办公桌轮用区、休息室、会议室和电话亭等,并通过该公司自行开发的手机应用程序完成支付。

上述智能共享办公中心也将采用该公司专门开发的技术,通过数据分析增强会员用户的整体工作环境使用体验,以为旗下会员用户带来额外的便利。新中心的特点还包括了机器人管家(robot butler)、具有人脸识别无卡进入中心的功能和电子寻路器(wayfinder)等。

JustCo无惧新冠疫情持续扩张

龚万鑫指出,JustCo计划在未来两年内于日本东京开设7至9家共享办公中心,并计划在今年将亚太地区的业务规模扩大一倍,以加强区域网络。到了2021年,该公司的目标是运营超过300万平方英尺的共享办公空间。

此外,JustCo也与泰国领先的住宅和城市房屋开发商Sansiri、印尼的Gunung Sewu、以及日本房地产巨头Daito Trust等亚洲地区老牌企业集团建立起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是背后支持JustCo在新市场和现有市场能够持续扩张的关键因素。

无论是被称为“共享办公空间”(co-working space)、“弹性办公空间”(flexible work space)或“敏捷办公空间”(agile space),全部均带着同样的目的,即鼓励时下企业放弃传统的办公空间,拥抱一个完全不同的工作概念,将工作视为一组动态的活动,而不是锁在一个固定的位置。

龚万鑫说:“在新加坡,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大家都逐渐能够接受灵活的工作安排,比如‘在家办公’(working from home)或‘不在办公室上班’(out of the office)的工作安排,而像JustCo这样的共享办公场所也为支持这种灵活的工作方式提供了类似的平台。”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共享办公中心在新加坡拥有庞大的发展空间,这种曾被他人视为是自由工作者的工作模式,已经越来越受到公司和跨国公司的欢迎,逐步将旗下员工转到共享办公中心上班。”

“许多企业家开始看到共享办公能够为他们企业带来的高效益和价值,以及能够让员工和公司轻易建立起社交网络,并与志同道合的其他业者分享心得和想法,激荡出新的点子。”

他说,在过去数年中,JustCo的业绩能够录得稳定地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到跨国和本地客户持续的需求所推动,而当前劳动力人口结构也正经历变化,千禧一代对协作和灵活工作空间的需求也持续推动共享办公行业的发展。

“无论是在新加坡,或是其他亚洲地区,JustCo即将要开设的新据点中,都接到了许多来自大企业有意入驻的承诺,这反映了市场对共享办公空间需求不停在增长的健康指标。”

他表示,持续协助企业和个人“优化工作品质”(Make Work Better)是JustCo秉持的远大目标,而放眼让工作跳脱空间的局限,也是该公司秉持的目标。

现评估新冠影响为时尚早

在新加坡房地产领域拥有超过25年行业经验,仲量联行(JLL)新加坡首席研究员郑惠匀(Tay Huey Ying)向《时代财智》指出,新冠疫情的情况目前仍然在演变,因此现在就对此波疫情将对弹性工作空间(共享办公空间)所将带来的中短期影响做出推测,她认为目前为时尚早。

“亚洲弹性办公空间的增长相当可观,甲级写字楼的渗透率与同行市场旗鼓相当,而共享办公市场的竞争也正在加剧,我们不排除将有部分(共享办公)中心因为支撑不下去而关闭,然后也有一些共享办公空间运营商达不到盈利目标。”

“然而,我认为共享办公空间市场尚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此外,许多产业业主也越来越能够接受采用灵活办公空间来满足现有租户的需求,也借此吸引更多新的租户。”

仲量联行(JLL)新加坡首席研究员郑惠匀(Tay Huey Ying)

郑惠匀指出,在新加坡,灵活办公空间目前约占全岛办公室总面积的5%。然后,灵活办公空间生态体系在过去几年里也取得稳步的增长,需求主要来自企业。这是因为,企业员工可以和共享办公中心内来自其他公司,拥有相同志向的人共同学习,这是共享办公空间吸引企业的特点。

“然后,写字楼租金高昂,加上供应紧张都加剧了整体环境的不确定性,均是推动企业转向灵活办公空间的其中原因。”

世邦魏理仕(CBRE)新加坡和东南亚地区首席研究员沈振伦(Desmond Sim)则表示,共享办公空间的业务模式目前已经演变成为一种更加企业化的经营模式,更像是一种服务型办公室,而不仅仅只是轮用制的办公室。与此同时,许多企业在当前情况下也将共享办公空间视作BCP计划的另一替补方案。

世邦魏理仕(CBRE)新加坡和东南亚地区首席研究员沈振伦(Desmond Sim)

根据世邦魏理仕的数据,在过去的几年里,岛上弹性办公空间发展迅速,从2013年至2019年,相关数量增加了一倍多。截至去年底,新加坡约五分二的办公大楼都拥有灵活办公设施。值得注意的是,他说,只有指定并拥有强大资金的运营商得以继续增长。

“一些共享办公运营商已开始通过提供定制服务或利基服务(例如专注于健康社区或家庭友好空间),将自己与规模较大的运营商区分开来,以期从中突围。”

无可否认,岛上的共享办公市场竞争是越来越激烈,市中心各个转角处都可能存在着一家共享办公中心,除非能够找到自己的利基市场,若不,那些规模又小、后台又不够硬、还要没有什么卖点的运营商要么被合并,要么被市场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