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印尼“大选经济”

聚焦印尼“大选经济”

170

 

引言:

虽然印尼现任总统佐科(Joko Widodo)与退伍军人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之间的对决结果还未正式出炉,但这场旷日持久的印尼大选终于告一段落。在过去的数月中,大选对当地的经济和社会产生了强烈的刺激作用,“大选经济”在亚细安第一大经济体锋芒毕露。

4月17日,印尼同步举行总统和全国各级议会大选。这是印尼历史上首次在同一天举行国家领导人和立法机构普选。当天,印尼全国近2亿选民前往各地逾80万个投票站投票。当局为了缩短民众等候投票的时间,将2014年大选时的约48万个投票站增加了几乎一倍。其实,早在六月前,声势浩大的选举集会就已逐渐在印尼各地拉开序幕。在竞选中,政治家们要靠选前集中办活动来表达观点,这不仅增加了政府开支,而且带动了消费市场,这种影响甚至还延伸到了海外投票点。

大选带热消费市场

据中国媒体报道, 4月14日一大早,在华工作、学习、旅行的印尼人就在北京印尼驻中国大使馆外排起了长龙,并就地办起了“迷你展销会”和“歌舞嘉年华”。选民在排着队,大使在一旁倾情献上印尼说唱,留学生代表们再来上一段民族舞蹈给大伙儿解闷。投完票,现场不仅可以采购木雕、巴迪克等印尼各色特产,还能享用“猫屎咖啡”、椰子糕等爪哇美味。

而印尼国内的场面就更大了。近来走在首都雅加达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为选举造势的精美海报和巨幅标语;要是走访位于印尼大小岛屿的城市和乡镇,便不时会撞见各政党举办的拉票活动。4月初记者在巴厘岛采访时恰逢成群结队的大选造势人群和各式车辆,结果在从Patung回Syminyak酒店的路上被堵了2个小时。当地人告诉记者,所有这些活动都开销巨大。仅4月,雅加达就举行了两次十万人以上的大型集会。一场造势活动下来光食品、饮料、宣传品垃圾就得以吨计算。在此影响下,今年头两个月印尼公共支出较去年同期增长14%,其中选举性社会援助类支出增速高达70%。

据印尼国家税务总局,在消费增长的带动下,今年上半年税收收入有望创新高。印尼国家税务总局新闻发言人海斯图表示,长达6个月的筹备期和竞选期已创新纪录,光大选委员会运转就需要近18亿美元,而总统、各级议会议员候选人的竞选支出更是天文数字,这些都将直接拉动经济增长。“仅2月份社会零售总额就较上月增长9.1%,这好比今年又多了一个消费火爆的斋月假期,给4月底即将公布的一季度增值税指标带来了强烈的增收预期”。

印尼央行四月的一份经济预计显示,一季度社会消费总额将增长8.1%,约为上季度增速的一倍,这波强劲的“消费浪潮”有望一直延续至6月份斋月假期结束,这将助推全年国民经济增速达到5.3%的目标。印尼央行行长派里认为,公共支出的财政效应将有力提升购买力,为大选举行的各项准备活动将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形势下,强化消费在印尼经济增长中的主引擎地位。

印尼财政部官员表示,虽然外部环境仍很困难,但大选期间印尼宏观经济保持了稳健运行,市场预期总体乐观。分析人士认为,在执政党一系列经济政策的影响下,低通胀率和降息预期是促进印尼消费走强的重要原因。2月份印尼通胀率降至十年新低,印尼盾对美元汇率升幅近2%,失业率降至5.34%,也处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的较低水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在《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将印度尼西亚经济今明两年增长预期均上调至5.2%。此前,印尼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印尼经济增长5.17%,增速超出市场预期并高于2017年的水平。

近年来,国内消费成为支撑印尼经济增长的基石。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近日表示,由于失业率降低、政府民生项目行之有效,再加上通胀水平较低,印尼国内消费强劲,经济增长态势良好。分析人士认为,宏观经济指标向好,显示印尼经济在全球增长放缓、政策不确定性增加的背景下韧性良好,未来数年有望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势头。此外,随着印尼政府财政预算赤字不断缩小,有助于减轻债务压力、降低债务水平。

不过,专家同时也警告,印尼经济增长面临资本外流的潜在风险。而资本外流将引发印尼盾进一步贬值,令央行被迫实施货币紧缩政策,进而抑制国内需求,给经济增长带来不利影响。

国内经济、吸引外资协同发展

印尼拥有2.6亿人口,是东南亚最大经济体和全球主要大宗商品出口国之一。过去几年,印尼政府将发展经济作为主要目标之一,并实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通过削减燃油补贴降低财政负担,在全国范围内大力发展基础设施,着力降低物流成本并提升生产效率。为吸引投资,佐科政府还大力简化投资流程,并提供税收激励。

由于印尼国内政治不确定性随着选举结束而弱化,加之美联储加息步调放缓和美中贸易摩擦有望解决,投资者对印尼市场信心将逐步提升。印尼央行去年连续6次加息,幅度总计达1.75%,引发货币和金融环境偏紧,影响了私企投资意愿。不过,在政府大规模基建项目带动下,印尼的投资活动依然活跃,有望为经济增长继续提供支撑。专家分析,在全球货币政策放宽、印尼央行加息预期减弱、印尼盾币值趋稳的情况下,机构投资者们对印尼市场极有可能已跃跃欲试。包括施罗德集团(Schroders plc )在内的多家跨国公司对媒体表示,由于雅加达综合指数表现持续向好,资产配比可以适当增加。

另外,就在竞选日前两周,佐科宣布在东部三省设立三个新的经济特区,希望为这些发展较落后的地区吸引投资,促进当地经济增长。新经济特区分别位于东加里曼丹、北苏拉威西和北马鲁古,占地总面积2200公顷。

他在北苏拉威西省首府万鸦老为这三个经济特区主持推介仪式时表示,期望经济特区能推进制造业和其他工业的成长,以便往后不再只是出口原材料,而是出口具有较高增值的产品。另据印尼经济事务统筹部发布的文告,政府希望这三个经济特区能吸引110万亿印尼盾(约合104.7亿新元)的投资,到2025年创造12万份新工作。投资于经济特区的商家将享有关税、雇佣外劳、和土地使用方面的优惠待遇。例如,为生产出口商品所进口的原料将免缴关税。目前,这三个经济特区已收获来自PT Jababeka以及炼油厂经营者Kilang Kaltim Continental等工业用地开发商5.24万亿印尼盾的投资承诺。

佐科在2014年上任时承诺要振兴制造业,推高经济增长率至7%。虽然近几年印尼经济增长率始终徘徊于5%,因此,设立经济特区也被视为他大力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外资的重要举措。

去年,印尼进口了大量燃油和用于扩大再生产的物资,导致贸易赤字扩大。但分析人士认为,这属于良性赤字,且温和可控。此外,得益于出口手续简化、国内互联互通水平提高以及本国货币贬值等因素,即使在传统贸易伙伴经济减速、国际贸易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印尼在全球出口市场所占份额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支撑。

除了吸引外资,印尼国内其它经济领域也在“大选经济”的助推下显现出新的发展势头。

来自星展银行(DBS)集团研究部的报告称,在基础设施领域,佐科曾在电视竞选辩论中表示,基础设施发展仍是他的首要任务,因此将降低物流成本和提高岛间的连通性。他提出的另一个首要任务是信息技术的发展,并提到了目前接近完工的帕拉帕环线工程中的宽带网络,该项目将以高速互联网将印尼17,000多个岛屿连接起来。目前,印尼的基础设施项目和政府改善营商环境的努力都已开始发挥影响。据世界银行的营商便利度研究,印尼的排名已由2014年的第120位提升到今年的第73位。世界银行的另一份研究表明,基础设施的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全面影响将需时日,印尼的物流绩效指标虽然仍低于越南,但已从2014年的3.08改善到2018年的3.15。爪哇之外的基建发展将不仅能提高地区公平,也能带来连通性并创建新的城镇或工业区,从而成为增长的新动力。

能源方面,印尼目前的人均用电量与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相比,仍处于较低位置。佐科早在他的首个任期中就已计划到2025年将发电和交通中可再生能源的占比提高到23%。当然,据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IISD)的研究,要实现这个目标还要克服多个挑战。

针对国内经济发展的各种机遇与挑战,佐科在本次大选期间曾表示:“一个分裂的民族是无法带动国家的进步。” 如今,随着大选结果即将水落石出,倘若当初竞选双方的支持者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国家建设的同一轨道上来,那么人们有理由相信,“大选经济”可能会成为又一个东南亚奇迹的开始。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