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博德:仍在初创路上

高博德:仍在初创路上

1582

引言:

今年2月纷纷出炉的2018新加坡主要银行全年业绩显示, 星展(DBS)、大华(UOB)、华侨 (OCBC) 三家的净利润均实现了两位数增长,其中,星展银行以28%的增长率力压大华银行的18%和华侨银行的11%,并同时被英国品牌估值公司Brand Finance连续第七年评为东盟最有价值的银行。数据公布后,星展银行首席执行官高博德先生(Piyush Gupta)与《时代财智》分享了他对星展银行以及金融业整体发展的思考。

文:张俊

Mr. Piyush Gupta     source: DBS Bank

“2014年以来,星展银行致力于成为数字化核心企业,我们伴随客户前行,时刻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拥有26,000人的创业公司,”作为过去十年新加坡第一大银行的“大总管”,高博德先生对企业迈出的每一步都如数家珍。

他认为,在一个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每个行业都受到数字化的冲击,变革势在必行。在银行业,其价值链的每个环节都被金融科技和平台公司细化开来。虽然这对银行构成了威胁,但目前尚不清楚在银行和创业公司中谁会成为最后赢家。

数字化核心企业

“一直以来,银行的弱点在于我们一直遵循的那一套理念、运作系统以及文化和思维方式。如果我们能够像大型科技企业那样思考,拥抱云原生技术(cloud-native technology)、微服务(micro services) 并拥有创业思维,我们没有理由做不好。”

怀着这样的信念,高博德带领团队一边牢记星展1968年成立时立下的为新加坡工业化融资的特殊使命,一边彻底改革了一些固有模式和做法。

2017年11月,星展银行和领先数据中心供应商Equinix合作,破天荒地将银行在新加坡的传统数据中心送上“云端”,并把数据中心转化为云优化中心(cloud-optimised centre)。这一转换一举将银行的经营成本减少了75%,也是星展自2014年以来积极转移到云优化科技,大幅提高效率,储存和计算能力的一个见证,被业界视为新加坡数字化金融的标志性事件。

“未来三到五年的大型金融科技趋势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新的商业系统,区块链以及分布式账本技术。我们打算继续利用这些技术并在特定的商业模式中形成合作伙伴关系,以便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更快捷、便利的银行业务。”

高博德认为,作为新加坡最大的银行,星展几乎为所有新加坡银行提供银行服务。广泛的网络帮助星展获得了大量长期性的流动/储蓄存款基础,而这种稳定的资金来源是一种重要优势。然而,随着无现金趋势的发展,大型物理网络之间的差距已不再那么明显。在印度,星展银行于2016年推出了一家移动银行,如今拥有超过230万客户。如今,客户希望银行业务在日常生活中变得更加简单、便捷、顺畅,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因为时刻关注数字化进程的原因,星展推出了POSB Smart Buddy或“QR”代码等一系列全球或地区的首创,它的银行API平台也具备超大规模。

但就目前咨询服务要求来看,高博德不相信机器会彻底替代人的地位。

“我们相信人工智能有助于筛选大量的数据和信息并提出建议; 但最终该技术尚未处于足够成熟的阶段,仍然需要一定程度的人力协助下才可给出投资建议,”他表示星展一直在利用人工智能来帮助投资经理和客户经理开展工作。今年,还将推出能体现最佳人机协作关系的新产品。

星展集团去年第四季度净利润增加8%至13.2亿新元,全年净利润则大涨28%至56.3亿新元,创下新高。

目前,总部设于新加坡的星展集团是亚洲最大的金融服务集团之一,业务遍及18个市场,覆盖大中华、东南亚、南亚亚洲三大增长主轴。业务范围包括在亚洲提供包括零售银行、中小企业银行及大型企业银行的金融服务。

金融服务 安全先行

高博德认为,健全的监管制度是金融安全的关键,新加坡之所以拥有了世界上的最安全银行,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新加坡金管局(MAS)的严格管理。

“MAS还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监管机构之,它不仅采纳了电脑安全机制“沙箱”(sandbox)而且推出了新加坡金融科技节 (Singapore Fintech Festival)等有远见卓识的举措。这些都极大地增长了我们成为数字银行领域佼佼者的信心。”

但是,高博德也坦言目前他并不清楚银行业监管规定是否比以往更加严格。在某些领域,情况确实如此。但最近,MAS还放宽了银行的运营界限,这让星展现在可以大胆踏入电子商务,并在星展银行的网站上进行房地产、汽车和电力买卖。

去年10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发表电子顾问服务指导原则,通过放宽部分条例,鼓励更多金融业者提供电子投资顾问服务。其发布的文告指出,指导原则对证券及期货法(SFA)和金融顾问法(FAA)中的执照和商业行为规定作出改进,以便让电子投资顾问业者更容易在本地营运,也进一步明确现有法规对电子顾问服务的约束作用。

根据指导原则,有意向散户投资者提供基金管理服务的电子投资顾问,若满足特定条件,即便没有达到证券及期货法的业绩纪录要求,也可获得营业执照。

电子投资顾问也可选择不收集客户全套信息,如就业情况和收入来源等,但业者必须推出相应措施,降低因客户信息有限而提供不恰当投资建议的风险。譬如,业者可通过调查问卷找出那些不适合购买电子顾问产品的顾客,并拒绝向他们提供服务。此外,持有财务顾问执照的电子投资顾问公司,可将客户的交易订单转给股票经纪商执行,并重新平衡客户在集体投资计划的投资组合,无须另行申请执照。

金管局也指出,电子投资顾问的商业模式面对独特风险,包括算法出错和遭受网络攻击。因此,当局希望业者打造强大框架来管理和监督算法,并掌控科技和网络风险。

但有时候,金管局也会针对市场出现的问题加强某些方面的管理,比如限制电子钱包运营商开展借贷业务和加强银行认证。

去年7月,新保集团(SingHealth)遭网络袭击、150万名求诊者资料被盗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随即向全岛所有金融机构下发通知,指示它们加强客户认证步骤。

金管局表示,本地的银行已必须采用双重认证(2FA)以识别使用网上金融服务的客户,如密码(PIN)以及一次性密码(OTP)等。客户进行添加第三方收款人信息、调整转账金额限制等高风险交易时,银行则需采用多一层控制方法。

一般上,金融机构并不仅使用姓名、身份证号码、地址、出生日期等个人信息来识别客户的身份,因为这些信息因填写幸运抽奖固本或问卷调查等多种原因,经常由公众轻易提供。

去年10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将加强对电子钱包业者的监管,电子钱包的日均款项若超过500万元,业者可能得将这笔款项隔开管理,而且不可用来从事借贷活动。

高博德认为,因为无论从资本流动还是风险管理的角度来看,这些电子钱包运营商都不像银行那样受到严格的监管。对电子钱包运营商的安全措施确保了金融部门的安全性和稳健性,同时还可以防止他们被影子银行 (shadow banking)所利用。

就目前而言,金融科技公司能够从事点对点贷款 (P2P) 、电子钱包存款等银行业务,却不会受到银行监管审查的限制。因此,MAS正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加密货币的今后发展高博德持有平衡的观点。

“我对加密货币并不那么乐观,即使MAS也已经出面建议公众在投资加密货币时要加倍小心。”

他认为加密货币不是由任何政府发行的,也不受任何资产或发行人的支持。对加密货币的投资没有监管保障。

“但从另一方面看,我们非常相信区块链技术及其优势,我们认为区块链有广泛的前景。例如,我们参与了一项开创性的国家项目,它涉及在跨境贸易融资中使用分布式账本技术。”

星展银行首席执行官高博德(Piyush Gupta)

银行业是高博德先生的职业生涯的全部。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他在美国花旗银行(Citibank)工作了27年,担任过从前台到管理的22个不同职位,让他从市场和多个银行职能部门获得了丰富的经验。期间,他也曾一度离开花旗设立了一个dot.com的公司。因为没有成功,高博德之后又回到了银行业,但这段曲折的经历让他对数码世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在2009年11月加入星展银行之前,高博德在花旗的最后一份工作是担任东南亚,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首席执行官。今年是他担任星展银行首席执行官的第十年。他将自己的经历称为一段令人兴奋的旅程:与团队一起,星展银行已经从一家领先的亚洲银行转变为领先的数字银行,去年,被全球金融和银行家年度全球银行评为全球最佳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