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王公主”曹慰萱,悬壶济...

“船王公主”曹慰萱,悬壶济老中峇鲁

16394

文“郎嘉  摄影:陈清幼

中峇鲁(Tiong Bahru),寸土寸金的新加坡的核心商圈。站在中央广场(Central Plaza)大厦的15层的落地窗前,可以览尽狮城的繁华街市的壮美风景。但是这个观景点并非豪华酒店,也不是现代化写字楼,而是专为那些鹤发苍颜的乐龄人士服务的华美社区医疗中心——记者造访时,其创办者曹氏基金会主席曹慰萱医生正在与下属开会,讨论针对年长者开展的全新社区援助计划。“人人老有善终”,正是曹慰萱和她的同仁们简单而宏大的心愿。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身材高大,一袭素衣,带着黑框眼镜的曹慰萱医生(Dr Mary Ann Tsao)像一阵风一样从一间小会议室结束会议,又冲进了另外一间会客厅。在曹氏基金会(Tsao Foundation)总部见到曹慰萱医生,她的平易近人,素衣素颜给记者留下深刻的第一印象。她思路敏捷,还讲着一口像打机关枪一样快的标准美语,“我自幼在美国学习后又工作,年轻的时候讲话速度还要快呢!”


在采访前,曹慰萱刚刚结束会议。

巨富世家传承百年
谁能够想象,眼前这样一个整天为老人忙前忙后,操劳用心的人,竟然来自于一个在中国上海和香港以及新加坡延绵近百年的巨富世家!曹慰萱医生不仅是这个显赫家族的“船王公主”,她本人还曾经是美国纽约城一位成功的儿科医生,拥有自己的私人诊所。

“我做慈善的最初动机或许可以追溯到童年。当时在香港的生活条件优渥,4岁的我可以为袜子上没有蕾丝边而大发脾气。后来看到一个来我家收垃圾的女孩,她非常贫穷没有穿鞋,我顿时为自己感到惭愧,也突然意识到这个世界多么不公平”,说到这里曹慰萱眼里闪动着率真的光芒,“我祖母与母亲从小就跟我们四个兄弟姐妹讲要多帮助他人,行善积德”。

曹慰萱的祖母,曹吴娱萱(Tsao Ng Yu Shun)太夫人出身富贵之家,精明能干,曾经独自在上海南京路开办规模很大的“天宝成银楼”,专做珠宝生意,员工多达70多人。她的长子,曹慰萱的父亲,就是亚洲船运界赫赫有名的“船王”,香港万邦集团(International Maritime Carriers)董事长丹斯里曹文锦(Tan Sri Frank Tsao)先生,他被业界誉为中国现代航运先驱。

再往上追溯,曹文锦的祖父曹华章早年从事航运业,当年在上海十六铺码头开有“曹宝记”商号,专事中国内河运输。曹文锦的父亲曹隐云则是上海劝业银行的总经理,并拥有一家贸易公司。

家族精神催生的基金会
1946年国共两党内战爆发后,曹家南迁至香港,曹慰萱和她的三个兄弟姊妹都在港出生。12岁时曹慰萱又被送到美国求学,后来又在那里工作和定居。1990年,与祖母相濡以沫67年的祖父曹隐云去世。丈夫的去世让曹老夫人开始反思自己生命的价值和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从而萌生了创办曹氏基金会的念头。

曹慰萱对祖母充满了敬意。祖母曾经发出感叹,“她这辈子都在为(他人)扮演自己的角色——女儿、妻子、媳妇,但是现在她终于可以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了。”当曹慰萱听到这些感叹时,她知道人老意味着什么,深感到那些孤老无助的人是何等绝望,患病无医,护理不周。尤其是年老体弱的时候病痛缠身更是让人不堪忍受。

她之所以去国外学医也是受了祖母的影响。因为祖母年轻时就一直想当护士,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但无奈父母不允许。尽管后来祖母自己的生意成功了,行医梦依旧萦绕,所以她鼓励子女和曹慰萱去学医。

曹老夫人这大半辈子都在照顾和支持家中年长的亲戚,甚至包括子女的一位家庭教师都受到她的恩惠。曹氏家族生意上的成功,得以让曹老夫人在86岁的高龄发起创办曹氏基金会,并将自己在美国行医的长孙女曹慰萱召回来主持工作,“曹氏家族有责任服务于社会”成为家训。

当时正在美国行医的曹慰萱,虽然在纽约生活得不错,但她想要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这个想法也获得家人的支持,例如,她的弟弟曹慰德(Frederick Chavalit Tsao)是位成功的企业家,他也在想如何让生意和慈善结合起来。你可以选择投资,或者也可以建立基金和项目,身体力行地做慈善活动。对我而言,做慈善是因为对于现状不满,但是对于很多有钱人来说,慈善并不是捐钱,而是构建帮助弱势群体的长效机制,所以我们要帮他们打开这样一扇门,尽管这并不容易”,曹慰萱坦言。

香港人新加坡做慈善
“买了两套职业装,长筒袜和高跟鞋,我就从纽约飞来新加坡了——其实我在美国并不这样穿,只是希望能够给人一种基金会职业女性的感觉。”

曹慰萱揶揄自己:“新加坡这么热的天气,职业装不仅不适合,而且还反而让人家以为我仅仅是个来凑热闹玩慈善的富家小姐,再加上他们对基金会成立的初衷不了解,所以态度难免有点冷淡:这些香港人!”

但是,又有谁会想到,就是这位香港来的“船王公主”,甘于在健康检查活动中亲自动手为新加坡的年长人士清理座椅式便桶!

曹老夫人将基金会设在新加坡出于几个原因:家族在此经商多年,上个世纪50年代她也居停于此数年;其次,出于对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Lee Kuan Yew)先生将新加坡打造为发达国家的钦佩;在东南亚所处的战略位置和快速老化的人口,也让新加坡成为非盈利福利组织在整个地区施展抱负的绝佳舞台。

祖母就是希望乐龄人士拥有一个体面的晚年,因为她相信大多数人都像她一样,希望在自己家中生活,与家人同住,并且能够接获自己需要的照护,因此而感到安全和舒适。这是祖母的慈善愿景,而曹慰萱正在延伸这个目标。她认为,这些乐龄人士还必须掌控自己的生活,必须拥有自决权,这更加值得关注。通过给予乐龄人士他们所清楚的选择权,自我照护和自我管理,来提升生活品质,是曹氏基金会的一个指导方针。

在曹慰萱的亲自带领下,记者一行参观了中西医诊疗服务和心理咨询的华美社区医疗中心。“华”字取自曹老夫人的公公曹华章先生的名字,“美”字取自她父亲的名字,二字合一也有追求卓越和全心全意的职业精神之意。这间医疗中心占地面积近1000平方米,如此优越的地理位置,租金是否成为主要负担?曹慰萱欣然解释道,这基本上是政府免费给我们用的。

整个中心窗明几净,空气清新优雅,各种便利设施一应俱全。乐龄人士来自于各个种族,均有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在一旁贴心陪伴,有的在玩智力游戏,有的在边做手工边聊天,还有的在培训员的帮助下进行复健运动。因为老有所乐,老有所陪,所以老人们不仅衣冠整洁,而且精神面貌也不错。临近中午时分,工作人员准备好了热腾腾的咖喱鸡饭,以及各色蔬菜,老人家们虽然牙口不好,但吃得格外地香。

据曹慰萱介绍,这些老人多来自附近的组屋区,身体有一定的不便,白天家人上班时他们就到这里来接受医疗服务或打发时间。让老人白天接受护理和医疗服务,这样的日间护理中心相当于“托老所”——老人白天有人照顾,晚间仍与家人同住,可以实现“就地养老”(Age in Place)。

信托机构并非印钞机
从成立伊始,华美中心就设立移动诊所,上门为行动不方便的乐龄人士提供简单的服务。一位老人低血压,但又有轻度的早老性痴呆症,华美中心接手日间护理和病况跟进,让他不必住院也能解决问题。虽然是非盈利机构,华美中心的服务有相应收费,不过在服务对象可以承担的范围内,也不会拒绝负担不起服务的年长人士。

对此,公众也存在一些误解:既然后面有一个亿万富翁家族的鼎力支持,那么基金会就不需要额外的资金。事实上,除了曹氏基金会以外,曹氏信托机构(Tsao Trust)还支持其他的慈善项目。尽管该信托机构是基金会的主要捐助方,但不是无限额的财源。

作为一个家族基金会,必定存在其自身的独特挑战。曹慰萱坦承,作为家族基金会,的确面对更多的限制。受托人既不希望基金会公开募款,同时又计划逐渐减少基金对于信托机构的依赖,所以基金会不得不采取多样化的商业经营模式,对一些项目收费。

如何在慈善的独立和永续之间做出判断,曹慰萱的祖母在一开始就有清晰的思路。“我的祖母一直认为,捐钱是好事,但是你必须还要投入努力和运用技巧。我们是商业世家,财务可持续性自然是我们DNA的一部分。祖母从一开始就要求我们必须在任何时候都确保可以自持。”

对于曹慰萱领导的曹氏基金会而言,可行的财务战略是优化政府的资金,管理成本,收回合理的成本,合适时募款以及探索社会企业模式。

政府资金,看似容易拿到——新加坡政府要负责照顾许多没有家人或无法交由家人赡养的老人。大部分的养老和护理机构交由非盈利机构和私人营业者运营,政府根据原则给予财务支持,尤其是非盈利性的社会企业,但是其实也存在一定的限制。政府资金对于试验性项目(Pilot Projects)可能会比较慷慨地投入,但通常就是两三年的时间;当项目开始走上正轨了可以大规模实施了,这个时候政府资金的投入就会减少,因为相较于试验项目而言普及项目要满足的标准更加严格。

慈善管理和运营,曹慰萱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她分享此外还有一个趋势就是,能够资助一个新项目模式的现有资助计划本身却不是很相符。“我们被挤到一个本不属于其中的(资助计划)空间中,这让人有点沮丧。因为我们所有的项目都是创新性的,所以对这一点感触最深。但是相信未来的情况会发生改变”,曹慰萱说到这里既有点无可奈何又满怀希望,“特别是一些创新试验性项目,能得到的政府资助有限”。

愿作慈善事业的催化剂
曹氏基金会有曹慰萱做领军人物,曹氏慈善得到家族的支持。曹慰萱的哥哥负责的曹氏家族的船运企业——万邦与基金会携手合作,共同来达成这方面的愿景和计划。万邦每年都会组织慈善高尔夫球赛来支持基金会,其员工也会为乐龄人士募款并在节气到来时慰问基金会照顾的老人,比如在中秋节会向他们赠送月饼。

“我并不认为,这种和家族企业之间的关系是理所当然存在的,而是一种慈善机构与企业之间的合作关系,这种合作关系需要得到培植,双方的诉求都必须达到才可行”,曹慰萱表示。

和花旗银行(Citi Bank)之间的合作正印证了曹慰萱的这个观点。“花旗曹氏年长妇女财务教育计划”就是其中一个最突出的私人部门合作关系的体现。从2007年起,该计划为年长妇女提供60个小时,为期5个月的财务教育以及针对培训者的培训。

通过这些合作和资助计划,曹慰萱和社会有了更多的接触。慈善与其是在帮助改善生活状况,更是在帮对方改变观念。曹慰萱毫不避讳的说,对那些总为子女奉献的父母,我建议他们多为自己退休后的生活着想,比如怎么为自己买健康保险,人寿保险等等。很多东西她们之前不知道,但是一旦她们有了知识,就会认识到自己的价值。

曹慰萱回忆她领导的一个课程结束的时候,一位女士竟然表示‘在这之前,我什么都不是’,我听到后感到很震惊,这个课程对她的影响竟然可以这么大!”说到这里曹慰萱的情绪也变得高亢起来:“这个课程确实很重要,因为很多女性对于金融知识缺乏概念,比如丈夫指定的去世后财产受益人,有时候甚至都不是妻子,更糟的是她们自己也一无所知。所以我们教导她们怎么和丈夫谈这件事,因为有时候这种话题很敏感,我们教她们怎么开口,怎么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权益”。

日前,在新加坡召开了首届东亚和东南亚年长妇女财务安全多方地区会议(First Regional Meeting on the Financial Security of Older Women in East and Southeast Asia)。此次由曹氏基金会组办的会议旨在强化该地区年长妇女的财务安全意识,并希望藉此能够激发这个涉及健康、社会和经济议题的领域的进一步研究和合作。曹慰萱,正是这个系统性计划背后的主要倡议者和推动人。

“我们希望做的是起到催化剂的作用,和大家分享我们的慈善观念,促进各方面对话”,曹慰萱谦虚地定义自己机构的地位,而在化学反应中,催化剂总是默默以自己的消耗来促成新物质产生,牺牲小我,成就全局。

“新加坡和亚洲其他地方一样面临着人口老龄化,所以要帮助人们在2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享受更优质的老年生活,我们提出了“ComSA@黄埔”这个项目,(Community for Successful Aging@Whampoa) ”,曹慰萱向记者介绍目前手上的紧要工作。据了解,在试验计划下可受益的60岁及以上年长者人数超过1万8000名。

新加坡经济发达,人们会忽视弱势群体的存在,或者注意到了却选择无视。其实,每个人可以做一些事情,比如,一位卖面的老板定期赠送面条给需要帮助的人,这就是一种慈善行为。

慈善可以让生命更有意义。捐钱是好事,但是坚持更重要。有时候企业家觉得自己很忙,但是真正投身进来,就会发现生活更有趣。曹慰萱透露目前的慈善工作,需要更多潜在对慈善有兴趣的商业人士参与到她们的体系和项目中来,发挥最大力量。

曹氏家族和姻亲近百年来一直都在投身慈善。“我的祖父和外祖父是好朋友,他们在上海的时候就一起做志愿者活动,他们这一代建立了华人慈善事业的雏形。对于我们这一代,我们受到更完善的教育,所以处理问题看待问题可能有更深入的见解,学习新事物也更快,可以让慈善事业更上一层楼,而我的侄儿侄女们这一代有更好的想法,他们在做生意的时候就会考虑到社会利益,怎么投资运作对社会,环境和人是最有利、最平衡的。我相信他们会做得更好。一般的观念总是认为现在的一代都被宠坏了,实际上他们对这方面颇有自己的认识”。

雨季的新加坡天气变化很大,此时窗外的天空呈现出一半乌云蔽日一半阳光明媚的独特景观,曹慰萱的侧影被衬托得愈显高大和坚毅。新加坡应对人口老龄化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肩负着家族使命和继承了慈善基因的曹慰萱们,正在努力上下求索,尽管前路漫漫,充满挑战。


曹氏基金会地处繁华闹市,这里却是老人家的另一块乐园。

曹慰萱:慈善事业已融入家族基因

曹慰萱(Mary Ann Tsao)医生是亚洲航运界赫赫有名的曹氏家族第四代成员,该家族目前经营着万邦集团。其家族的曹氏基金(Tsao Foundation)是一家创办于1993年立基于新加坡但着眼于本地区的非盈利性基金会,其致力于解决年长者的福利以及人口老龄化问题。曹慰萱从2013年6月1日起担任曹氏基金的主席,她同时也是该基金会的创始董事。

曹慰萱出生于香港。曹慰萱和祖母曹吴娱萱的命运类似,一生中扮演了他人生活中很多重要的角色,女儿、妻子、母亲。受到祖母的慈善精神的影响,曹慰萱放弃了在美国纽约的医生生活,来到新加坡领导曹氏家族的慈善基金会事业。

2007年,曹慰萱的先生意外过世,从此她要独自担起抚养、照顾和教育两个子女的责任;年迈多病的父亲也需要她这个女儿尽孝道;基金会的工作需要她来主持;弟弟公司的部分事务也要她来打理,勤劳的她每天几乎只是4个小时的睡眠。

原本贵为”船王公主”的曹慰萱,做起慈善工作确实脚踏实地,丝毫没有“公主”的架子。吃方面她不太讲究,通常是有什么吃什么,经常要同事在楼下咖啡店打包带饭,几口吃完后又开始忙机构的事情,接听电话,接待全球慕名前来取经的访客……

在过去数年,曹博士服务于新加坡的数家政策委员会,包括涉及老龄化领域不同的跨部级委员会,以及其他理事会和管理委员会,比如新加坡赛马博彩管理局(Tote Board),全国志愿服务与慈善中心(National Volunteer and Philanthropy Center)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亚洲社会创业与慈善事业中心(Asia Centre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and Philanthropy)。为了表彰她在老龄化领域的工作成就,新加坡政府于2000年和2004年分别授予她公共服务奖章(Public Service Medal)和公共服务之星奖章(Public Service 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