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对科技巨头严加监管...

为什么要对科技巨头严加监管?

6683
邰蒂:消费者信用报告机构被黑客窃取消费者资料,Facebook被俄罗斯用来干预美国大选,是时候让政客管一管科技巨擘了。

本月,美国科技界爆出了两起令人瞠目的丑闻。第一起是消费者信用报告机构Equifax遭到了一次大规模的网络攻击,而该公司处理不当,致使1.43亿美国人的个人数据面临风险。

第二起是Facebook承认,发现了俄罗斯背景的组织在其平台上投放了至少价值10万美元的广告,目的是插手美国大选。此前就有消息称,社交媒体领域存在恶意行为者的大量操纵。

这些丑闻或许会迫使美国国会和各州立法机构的政客们终于开始关注互联网杂草丛中的糟糕现实。

他们早就该管一管了。近年来,Facebook、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等美国科技巨头在规模、盈利能力和影响力方面都出现了爆炸式增长。与这种地位蹿升几乎同样令人吃惊的是,其在国会内部引发的辩论少之又少。

没错,一些美国左翼政客——如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埋怨科技集团交税太少;右翼人士则抱怨称,社交媒体平台在清除极端伊斯兰主义内容方面行动迟缓。但国会并未就Facebook、谷歌这类公司在自身技术领域拥有的准垄断力量展开大规模调查,也没有围绕科技公司如何大量获取消费者数据、安排内容或者管理网络安全进行讨论。

Equifax丑闻暴露出美国缺乏一个全面的联邦框架,为披露网络攻击行为设定标准,而政客们至今几乎没有讨论过这方面的事态。为什么呢?游说是原因之一。10年前,华盛顿的主要游说者是银行等金融集团。但如今,科技行业正在超越银行,谷歌等公司在大型企业捐赠者名单中升至前列。根据响应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美国最大五家科技公司去年在游说上支出约4900万美元,是最大五家银行支出的两倍。科技集团还聘请了一大批前政府官员,并向各种学术基金会投入大量资金。

这有助于科技界巧妙地在政治光谱中左右逢源。民主党人赞赏硅谷在同性恋权利、移民改革等问题上的进步立场。许多共和党人喜欢科技行业的自由意志主义理想和商业头脑。与此同时,几乎所有政客都倾向于把硅谷的创新成功看作民族自豪感的一个来源。因此,欧洲监管机构对Facebook、亚马逊或谷歌的批评,往往被描述为竞争者发起的攻击。

还有一种理解这种政治沉默的方式:从人类学角度看待贴在科技行业上的一些文化标签。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有可能看到与10年前金融行业的一些惊人相似之处。

本世纪头几年,很明显的是,金融领域总体呈现爆炸式增长,尤其是信贷衍生品等复杂产品。但美欧政客对研究金融业涌动的暗潮没有兴趣。这部分反映了银行的巧妙游说以及刻意的不透明。但更简单的问题是,信用衍生品被包裹在技术性语言和缩略词中;不是银行家的人认为实在太过枯燥乏味。

其结果是,政客、记者、选民自然而然地把目光投向其他地方,把这个行业留给了“极客”。毕竟,消费者享受着廉价抵押贷款的盛宴;没人觉得有什么必要挑战现状。借用法国社会学家、知识分子皮埃尔•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提出的概念,这造就了一个“社会沉默”领域;一切都在眼前,却被人视若不见。

当然,硅谷的巨头们坚称,他们正在拯救世界,而非要引发一场系统性危机。但关键的是,消费者痴迷于廉价(或者貌似“免费”)的技术服务,就像他们在10年前被廉价抵押贷款吸引住一样。但很少有人了解互联网如何运作,甚至没人操心去问。我们再一次盲目地相信了“极客”。

让我们希望美国国会现在能针对Facebook和Equifax履行自己的职能,围绕问题出在哪里举行全面的听证会,并成立相关调查委员会。让我们也希望政客们努力提高自身的互联网技术知识——虽然迟了一些。而消费者也需要做10年前未能做到之事:围绕复杂性光环之下隐藏的种种弊病提出尖锐的问题,然后迫使政客们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