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山淑枝:亚洲女性代表

翁山淑枝:亚洲女性代表

12838

在缅甸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中央执行委员会书记,吴奈温的亲自陪同下,新加坡《时代财智》总编辑宋娓女士和记者一行造访了仰光民盟党委总部,不过因为缅北战事吃紧的关系,记者此行约访民盟杜翁山淑枝国务资政本人的计划不得不临时调整,吴奈温称此时她在内比都忙于民族和解大业。尽管此行未能拜见她本人,记者此次缅甸之行的最强感受就是,杜翁山淑枝的个人命运确实从小就和缅甸的国运紧密联系,同时她不仅是缅甸实现民主化和现代化的一面镜子,也是亚洲国家的优秀女性代表。

翁山淑枝的个人命运从小就和缅甸国运紧密联系,同时她不仅是缅甸实现民主化和现代化的镜子,也是亚洲国家的优秀女性代表。

缅甸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党委总部设在仰光(Yangon)市区一栋陈设和装修非常简陋的店屋式小楼里,红底黄孔雀白星旗在灿烂的阳光下显得分外明丽,没有荷枪实弹的警卫,也没有保安,更没有安检,就像新加坡的民众联络所一样,任何访客都可以“长驱直入”。这座楼唯一称得上现代化的设备就是门口中国制造的备用发电机和贴牌施耐德电梯。杜翁山淑枝(Daw Aung San Suu Kyi)和她父亲翁山将军(Bogyoke Aung San)的画像布满了大部分墙壁,但会议室的正中还是留给了至高无上的佛法僧三宝。

把自己献给缅甸的翁山家族

就是在这栋毫不起眼的小楼里,杜翁山淑枝带领全民盟赢得了缅甸的民主大选,入主内比都(Naypyidaw),取得政权。接待记者一行的是吴奈温(U Nyan Win),他是全民盟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书记,杜翁山淑枝的密友,曾经担任过她的辩护律师和官方发言人。在杜翁山淑枝被软禁时,他是少数能够可以探访她的人之一。

“虽然她是我们的领导人,但她很平易近人,跟同志们开会时都是坐在同一个桌子,完全没有架子。”吴奈温指着杜翁山淑枝时常坐的位子说,记者看到,那是一把非常朴素无华的缅式木椅。“她是真正代表我们的人民领袖,同时也是一位信念无比坚定的女性政治家,”吴奈温对记者表示,他曾经无数次陪伴杜翁山淑枝在军政府法庭上面对蛮横审判者的刁难。

《时代财智》总编辑宋娓女士造访了仰光民盟党委总部并与党书记等合影

在摆放着锅碗瓢盆的党委接待室里,画像上的杜翁山淑枝和翁山将军目光坚毅地注视着访客。“可以说,杜翁山淑枝本人和她父亲都把自己献给了我们缅甸,”吴奈温的眼眶变得湿润,这席话勾起了一段尘封的历史。

不过在外人看来,杜翁山淑枝的父亲翁山将军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

1915年,波翁山生于缅甸中部马圭省那卯镇(Natmauk Township)。1933年,入读仰光大学,很快成为学生领袖,之后投身政界。1938年,翁山加入德钦党,改称德钦翁山(Thakin Aung San),并当选总书记。1939年8月15日,缅甸共产党成立,波翁山任总书记。

同年10月1日,波翁山联合德钦党、缅甸共产党、贫民党等组成自由联盟,由巴莫(Ba Maw)出任主席,翁山出任总书记。1940年3月,波翁山参加印度国民代表大会。后来,缅甸殖民地政府因波翁山的反英活动通辑翁山,他为了逃避追捕及寻求中国共产党援助而来到中国,结果到达厦门时,被日本南机关(Minami Kikan)特务头子铃木敬司(Suzuki Keiji)拦截,后者建议波翁山改道日本,从此翁山投向日本的怀抱。

1942年3月8日,波翁山带兵攻占首都仰光,同年3月至8月间,波翁山又协助日军击败中国远征军。1943年3月,波翁山晋升少将,并到东京觐见天皇,被授予旭日勋章。1943年8月1日,缅甸国成立,巴莫出任总理,波翁山出任国防部长。在此时期,波翁山一度使用缅田纹次(Omota Monji)作为自己的日本名字。

随着太平洋战争的推进,波翁山对日本所承诺的缅甸独立事务乃至日本自身能否维持局面都产生了怀疑,随着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的节节败退,波翁山又转而投靠英国人,突然调转枪口发动兵变向日军开火。

1945年8月15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大日本帝国无条件投降后,缅甸恢复战前英国殖民地的状态。波翁山所率领的缅甸军队与英国指挥下的缅甸军合并;波翁山本人则于1946年9月出任英属缅甸政府行政议会的副议长(政府首脑),负责国防和外交政策。

1947年1月27日,波翁山与当时的英国首相克莱门特·艾德礼定下了保证缅甸在一年内完全独立的“翁山-艾德礼协定”。就在波翁山领导的缅甸独立事业不断取得成果之时,他于1947年7月19日,与6名阁僚于仰光被政敌暗杀,享年32岁,此时的杜翁山淑枝才刚满两岁。

“波翁山是一位在东方和西方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连横合纵,都是为了谋求我们缅甸的最终独立,最后还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说到这里,吴奈温有些唏嘘,“不过有其父必有其女,波翁山的智慧和努力让缅甸取得了独立,而她女儿杜翁山淑枝的隐忍和付出,换来了缅甸的民主。”

用软禁作为抗争的武器

离开全民盟党委总部,我们前往位于仰光茵雅湖畔(Inya Lake)的杜翁山淑枝宅邸,哥哥基(Kyo Kyo Gi)在湖边等我们,他是缅甸一家英文媒体的记者,长期报道缅甸的时政新闻。

“杜翁山淑枝个人并没有什么敌人,因为她所谋求的不是私利,而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福祉,”哥哥基对我们说,他身后是军政府曾经软禁杜翁山淑的白色宅邸。“同时杜翁山淑枝也明白自己的真正敌人是一个体制,而不是某些个人和某个集团。”

昂山所谋求的不是私利,而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福祉

“我记得一次有外国媒体参加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西方记者一直在有目的地诱问杜翁山淑枝,希望她能够讲出谴责前军政府的话出来,好搞个大新闻回去交差,不过杜翁山淑枝始终拒绝在公开场合批评软禁自己15年之久的军政府,”哥哥基回忆道,“因为她知道,如果不放下仇恨,和前军政府的人士取得共识和和解,缅甸现在开出的民主之花仍会凋零,无法结出真正的果实。军政权曾经残忍地拒绝她和处于生命最后阶段的丈夫的相会,造成他们恩爱夫妻阴阳相隔,遗憾终生,但是杜翁山淑枝对他们讲过最重的话仅仅是‘愚蠢’。”

也许是因为见证了父亲投身政治后的遭受的悲剧命运,杜翁山淑枝选择过平凡的生活。她从英国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圣休学院(St Hugh’s College)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并在此认识了她的丈夫迈克·阿里斯(Michael Vaillancourt Aris)。两人在1972年结婚,婚后育有两个儿子。从照片上看,此时的她,更像一个美丽天真的文艺女青年。

不过,昂山的家族命运已经和缅甸国运合为一体了,她似乎无法逃避。

1988年,为照顾生病的母亲,43岁的杜翁山淑枝返回缅甸。同年缅甸发生“8888民主运动”( 8888 Nationwide Popular Pro-Democracy Protests),争取民主的示威群众遭到军队血腥镇压。新的军政府随后掌权。此时,或是因为生于政治世家,各界民众要求杜翁山淑枝出来领导民主运动。

1988年9月27日,杜翁山淑枝组建了全民盟

“我不能对祖国所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在一次集会上,她慷慨激昂的演说,令在场的民众印象深刻。其实,她并不喜欢政治,想当作家,“但是,我参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废。”

受到印度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的非暴力不合作思想的影响,杜翁山淑枝认为不能采取以暴制暴的方法来解决国内的危机,因为这种方法表面上看最有效果,实际上却让自己堕落为与军政权同样的地步。

在《免于恐惧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一书中,杜翁山淑枝指出:“一些人改变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当南非的旧政府、拉丁美洲的军事专政进行独裁统治发生变化的时候,他们认识到这些变化不可避免,这是他们所能选择的最好道路。我所表达的真正改变是通过理解、同情、正义、爱心后的内在变化。”

1988年9月27日,杜翁山淑枝组建了全民盟,亲自并出任主席和总书记。民盟很快发展壮大,成为全缅最大的反对党。1989年7月20日,军政府以煽动骚乱为罪名对杜翁山淑枝实行软禁,以阻止她参与1990年的大选并进行选举宣传。在此后20年她一直拒绝了将她驱逐出境而获自由的条件。事实上,杜翁山淑枝只要愿意离开缅甸,相信第二天就会被送上飞机,去英国和家人团聚,享受天伦之乐,但杜翁山淑枝拒绝离开,宁可和家人长期忍受骨肉分离的痛苦。

在与军政府抗争的21年间,杜翁山淑枝被软禁的时间总共加起来有15年,而这15年正是她政治生命中最精华的时间。“其实对于威权(Authoritarian)独裁政府而言,软禁也是一种不得以而为之的手段。缅甸军政府内部或者有人提出过从肉体让杜翁山淑枝消失的方案,就像暗杀她父亲那样,但是迫于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的巨大压力,没有人能够和愿意承担(处决她)的这个后果……于是只有将她软禁起来,让她和民众隔离,无法施加影响力,”哥哥基对记者表示,“但事实上,软禁本身恰恰成为了杜翁山淑枝对抗军政府最好的武器,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形象更加光辉,这很符合缅甸人所信奉的佛学,佛陀和高僧大德都是靠忍耐和坚持来证道的。这样的信念能够感化对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据说,军政府软禁杜翁山淑枝时,派出重兵把守。有时候守卫的士兵会走进她的房间里巡逻,借此机会,杜翁山淑枝会与这些年轻人聊天,而仅仅是简单的聊天,就足以让军政府胆寒心惊了,所以士兵总是一批又一批地流水样地更换,没人能呆得长久。

出于某些考虑,军政府也没有完全切断杜翁山淑枝和外界的联系,虽然没有电视、电话和网络,但她可以用一台老旧的收音机收听英国广播电台(BBC)、美国之音(VOA)等国外广播,甚至每天会听五六个小时,她说自己比许多身在囚笼之外的人更多地知道世界在发生什么。

作为一名佛教徒,清修冥想成为了软禁中的素季每天的必修课

有一段时间,素季每周六下午都会从屋里出来,拿着笔记本,站到铁门后面,和聚集在门外的公众探讨时局,就教育、童工等社会问题发表意见,甚至会搬来凳子,站在上面对着高墙外的民众发表演讲。

作为一名佛教徒,清修冥想成为了软禁中的素季每天的必修课,她会在每天清晨4点半起床,虔诚地打坐清修一个小时,研读佛教教义,思考各种问题。

这让她学会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学会了爱人更学会了宽恕他人,她原谅了弑杀父亲的凶手,原谅了同情军政府并和自己争家产的兄长昂山吴(Aung San Oo),她总能温和的对待众人,甚至对待军警也可以以合十的礼节来问候,对她来说,这些并不是妥协而是而是内心深处对人性的尊重。

清修的过程中,她思考到了政治,思考到了一个有着同情心和爱心的民主政治。在许多人的眼中,政治充斥了为利益的恶斗和坐地分赃,可杜翁山淑枝却让政治充满爱意,变得可爱。

1991年,正被软禁的杜翁山淑枝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无法亲自前往挪威领奖,只好让儿子代替自己发表了答词。这份答词中引述了昂山素季的名言:“在缅甸追求民主,是一国民作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与平等的成员,过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的生活的斗争。它是永不停止的人类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够超越他自然属性的瑕疵。”她将诺贝尔和平奖的130万美元奖金交付信托,用于缅甸人民的健康与教育。

上台后的她面临挑战或更大

2011年,杜翁山淑枝终于获释,她与军政府达成了和解,并在2015年的大选中领导全民盟获胜成为执政党。2016年3月底她进入政府内阁担任缅甸外交部部长和总统府事务部长,4月起任国务资政。她曾经的司机,廷觉(Htin Kyaw)作为她的化身,担任缅甸首任文官总统。

“在执政之前,杜翁山淑枝是缅甸实现民主化的标志性人物,她对于缅甸社会的价值在于与腐败独裁的军政府抗争,为民请命——但是在她自己上台之后,她或许面临更严峻的挑战,那就是如何带领缅甸走向现代化,实现经济上的繁荣和国家的富强,毕竟民主本身不能当饭吃,也不能确保国家的统一,”哥哥基指着仰光堵得水泄不通的街道说,“我们需要发展经济,我们需要立交桥和地铁。”

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新加坡或许是缅甸的一个借鉴。上任后不久,杜翁山淑又再次访问新加坡,和李显龙总理会晤,李显龙在该次会面中向昂山素季赠送一张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Lee Kuan Yew)与昂山素季母亲杜钦季(Daw Khin Kyi)的合照,并表示该合照提醒两国人民和领导人之间的长期友好和友谊。

目前新缅关系良好,新加坡2015年成为缅甸的第三大贸易伙伴,而截至2016年10月底,新加坡以156亿美元的投资,成为缅甸第二大投资国,仅次于中国。

杜翁山淑枝当时在出席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IE Singapore)举办的对话会时,引用李光耀的话表示:“新加坡刚开始独立时,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先生说过,新加坡在20年内,会赶上缅甸。现在我想我们必须换个说法,就是在20年内,缅甸会超越新加坡,而你们会协助我们这么做,因为我们处在同个地区,所以其中一个国家的成功,就代表整个地区的的成功。”

美国曾经是昂山的有力支持,不过现在缅甸的人权问题将如何平衡?

因为年龄的关系,杜翁山淑枝能否在有生之年达成这个夙愿确实是一个问题,而且她本人并没有太多搞经济建设和治理国家的经验。

除了发展经济以外,实现民族和解是杜翁山淑枝的另一个重要任务。

缅甸内战自杜翁山淑枝上台以来至今仍未停息,缅甸北部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简称“民地武”):克钦(Kachin)、德昂(Palaung)、佤邦(Wa)和果敢(Kokang)轮番和缅甸政府军交火。

缅北战事发生后,杜翁山淑枝先后两次发表讲话,重申和平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她表示:“用武力解决问题只会拖延解决问题的时间,”“政府敞开大门,欢迎所有的利益相关方参与和平进程。”不过,对于她这样许诺,民地武并不买账,“要我们先交出武器,解散军队,再来谈判,这样还有什么可谈的,他们(中央政府)说了算就行了嘛!”一位民地武司令这样表示。

另外,若开邦(Rakhine)的罗兴亚人(Rohingya people)的地位是杜翁山淑枝面临的另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罗兴亚人是缅甸的少数民族,穆斯林,人口大约130万,长期遭受大缅族主义者的歧视,甚至翁山政府都不承认缅甸有“罗兴亚人”这样一个少数民族存在。有报道曾称,缅甸军警对罗兴亚人实施了种族清洗。

因为杜翁山淑枝在国际上代表人权和民主的正面形象,国际社会对她寄予厚望,希望她能够改变罗兴亚人的处境。但是到目前为止,她都基本保持沉默。

“她没办法把这个责任推给军政府,因为她现在是老大,”一位西方记者表示。

杜翁山淑枝

1945年6月19日,杜翁山淑枝于仰光出生。1947年,她父亲翁山将军为缅甸独立与英国谈判,同年被政敌暗杀。1960年,15岁的杜翁山淑枝随出任印度大使的母亲前往印度。1964年,在印度中学毕业后入英国牛津大学圣休学院,获得文学学士学位,主修经济、哲学与政治,并在此认识了她的丈夫迈克·阿里斯。两人在1972年结婚,婚后育有两个儿子。昂山素季之后在伦敦大学的亚非学院修毕博士课程。

杜翁山淑枝是缅甸的政治家、外交家和作家,全国民主联盟的创办人之一、主席和前总书记。1990年杜翁山淑枝其带领全国民主联盟赢得大选的胜利,但选举结果被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军政府)作废。

其后21年间她被军政府断断续续软禁于其寓所中长达15年,受各界人士与国际特赦组织持续援助,2010年11月13日缅甸大选后终于获释。2013年3月10日在仰光举行的全国民主联盟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主席一职。

1990年获得萨哈罗夫奖,翌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012年4月她成功当选缅甸国会下议院议员,并于5月2日正式上任。2012年9月获美国国会颁发最高荣誉的国会金质奖章。

2016年3月接任缅甸外交部、总统府事务部两个部的部长,4月同时出任新设置的国务资政,被公认是凌驾于总统之上的领导人。

杜翁山淑枝以学者的思维揭示缅甸悲剧的根源:极权主义是一种建立在敬畏、恐怖和暴力基础上的系统。一个长时间生活在这个系统中的人会不知不觉成为这个系统的一部分。恐惧是阴险的,它很容易使一个人将恐惧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当作存在的一部分,而成为一种习惯。导致腐败的不是权力而是恐惧,那些掌权者恐惧丧失权力及无权者恐惧权力的蹂躏,都导致了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