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与梦想,卢思榜的“達成...

失败与梦想,卢思榜的“達成”情结

10739

苏州,对新加坡企业家卢思榜博士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在1994年,他选择将达成纸箱包装集团的中国总部设在苏州。经过20年成长,这家新加坡纸箱包装业的龙头老大上市公司,已经成为江苏省和苏州市的明星外资企业和纳税大户。然而在2005年,卢思榜做出了卖出达成股份的重大决定,一夜间他仿佛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经过十多年的沉淀反思,卢思榜的另外一个“达成”梦想呼之欲出。

文:宋娓  摄影:王跃

在苏州工业园之外,还有一个拉近苏州和新加坡的地方。在苏州望亭镇的达成大厦门口,有一座三米高的鱼尾狮。不少客人慕名参观鱼尾狮,这让新加坡人卢思榜博士(Dr. Low See Pong)颇感自豪。鱼尾狮的身后,就是达成包装集团的大厦。前台的大墙上,挂满了江苏省和苏州市级政府颁发的荣誉牌匾,俨然这是一个省级的明星企业。

失去团队的痛苦

卢思榜每个月都会在苏州呆上一两个星期,达成大厦是他必去的地方。当年在苏州建设达成包装集团(Tat Seng Packaging Group Ltd),都有他亲力亲为的参与,那里的一花一草,一瓦一木,他再熟悉不过了。

占地120亩的厂房,在20年前要拿到那块土地并不容易;那些种在围墙边的树苗,已长成一排排葱葱茏茏的龙松;车间里那台2.8米的瓦楞机,多年前他从日本全厂引进,如今已成为达成包装重要的研发创新设备,另同行望尘莫及。

当年是新加坡上市公司达成包装(Tat Seng Paper Container)的老板,卢思榜就是带着新加坡包装业龙头老大的旗号过江闯道来到苏州。在苏州落地后,他本来可以继续坐拥宝座。但是在2005年年底,他做出决定,卖出了新加坡上市公司达成包装的51%的股份给新加坡政联公司——普威联营(Provisions Suppliers Corporation)。直到今天,他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每次走在达成的厂区,卢思榜都会触景生情,想起把“孩子”送给别人的感受。“马云并不需要卖出阿里巴巴来收购南华早报。当时,我应该将达成进行多元化经营,再用控股公司来投资其他行业。”卢思榜毫不避讳地反思这个痛苦的经验。“当时,达成是赚钱的企业,把这个金鸡卖给别人,无异于杀鸡取卵!”

卢思榜是新加坡达成包装的创办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新加坡包装产业链提起他的名字,几乎无人不晓。在六十年代,他白手起家从糊纸盒做起,经过30年的努力拼搏,将公司推向上市,成为新加坡印刷包装行业的龙头老大。从无到有,这是他的自豪荣誉所在。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做出这个决定后,他一直尝试新的行业,才发现面对组建团队的巨大挑战。

“达成的团队,要经过数年的精心培养。要培养新的团队,需要时间,无异于重新开始!”

强身健体重新待发

在新加坡和苏州的达成大厦,在新加坡的住家,澳洲的公寓,都有一间房是专属卢思榜的“健身室”,里面装置了大型专业的健身器材。他热爱健身,认识他的朋友都知道。直到最近他的腿部做了一个小手术,他仍然通过健身锻炼恢复体能,恢复的速度让医生都感到惊奇。他说过去几年来,健身室是他最忠实的战场,他要通过锻炼坚强自己的意志力,让自己早日重新再出发。

“这几年,我就像一条不能靠岸的小船,一直在漂流。”卢思榜这样形容自己的心路历程。“可是,作为商人,需要实事求是地做出判断,这是一个必须做出的决定!”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新加坡经济高速发展,伴随“亚洲四小龙”,新加坡声名远扬。然而在全球化进程中,新加坡不能独善其身,必须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在八十年代末,新加坡政府逐渐消除劳力密集型企业在经济中的比例,制造业受到的影响首当其冲。

“哪里有制造业,哪里就会需要纸箱。这是包装行业的特点之一。”卢思榜预见到新加坡的经济转型将波及纸箱业务,于是开始物色新的工厂地点。那时中国新兴市场带来的商机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在苏州闯荡了这20年,卢思榜感言在中国赚钱越来越不容易。一方面,中国私营企业的崛起,他们的资金比以前雄厚了,能够投资更高产能的机器设备,中外企业的实力差距在缩小。其次,早期到中国发展,人际关系相对单纯政府关系容易打理。但现在,政府官员会变得相对谨慎,难以放开。

“但是,达成包装能够超过别人,因为我们已经在很多方面超过别人。作为国外企业,达成在今天的规模是累积的,不是一蹴而就的。”卢思榜做了一个比较,达成的日均产能是几万平米产,而小纸箱厂几千平方米,很难达到经济规模效应,更加难以生存。

他引用松下讲过的一句话,当我们的企业在发展时,要回头看,有哪些伙伴能跟的上来。“我非常高兴,达成就是能跟得上客户需求。”当达成在发展时,卢思榜也在回头看,挑选那些精良的合作伙伴。

转向新的战场

在卖出达成后,卢思榜也做了些房地产方面的投资。在商言商,好的地段可以发展成为酒店,也是地产投资的不错考量。

海南岛的三亚,那里有独特的热带风情。在2010年,卢思榜在海南岛三亚投资了酒店。但是在四年前,他退出了海南岛的酒店。他说这是个正确的决定。现在中国人逐渐变得富有,海南岛近年房价和酒店价格居高不下,加之国外旅行团的价格越来越有竞争力,变相让人们选择出国游,这让他看到海南岛有限的增值空间。

苏州的城市运通花园(City Express Hotel)是2012年的新投资项目。这家拥有72间房的精品酒店,与驰名的苏州虎丘塔仅10分钟步行。卢思榜看好流动的人潮,决定在苏州再展拳脚。在此之前,卢思榜有机会环游了世界四分之三的国家。在设计城市运通花园酒店时,卢思榜把最喜爱的个人品味元素都带进了酒店。

酒店大堂旋转的金门,气势非凡。酒店房间以他个人的人像摄影作品做装饰,不仅散发着艺术气息,也增添了浪漫轻松的情调。卢思榜及其讲究品位,他要尽善尽美,给房间配置了罗马式家具,还有美轮美奂的水晶吊灯,尤其是酒店大堂那金光闪闪的墙壁,每有阳光照进,如同金碧辉煌的大殿。

有住过酒店的网友留言:“这里去婚纱街很方便。大堂气派,格调高雅。交通便捷,清爽干净。”每到旅游旺季,房间更是供不应求。看到这些客人带着希望而来,满意而归,卢思榜也感到非常满足。

他说酒店只是兴趣,因为酒店经营不是他的本行。他比较了酒店和包装业生意模式的不同。纸箱是一个能够发挥主动的市场,可以自己去报价,找客户。包装厂越大就越好做,因为有管理系统,大客户都喜欢找大公司做。

“酒店是被动的生意,需要靠别人上门。虽然经济酒店和星级酒店有各自的做法,但是酒店最重要的还是地点。”

另一个达成计划

谈到生意,卢思榜兴致勃勃。正说着的时候,办公室突然停电了,原来是苏州政府有关部门来检查电源。

“在我新加坡的产业大厦里,一定要配备自己的发电机!”在过去五年里,卢思榜仍然在寻找各种商机。目前在新加坡麦波申的Tannery lane, 就是他以“达成一号”命名的最新商业地产项目。

卢思榜看好新加坡的发展潜力,这里更让他有家的感觉。这个以“达成一号”命名的项目,实则是由登纳利巷(Tannery Lane)上的一号,三号和五号,三个单位组成。大楼计划发展成八层楼高,到时将成为麦波申路段上的最高建筑之一。

“我喜欢自己找地,自己设计,自己建!”这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卢思榜最有成就感。他告诉记者,他从芬兰采购了最漂亮的电梯,要设计一座现代美观的大楼。

看到传统的工厂在新加坡正在逐渐消失,卢思榜预见科技是未来发展趋势。“达成一号”大厦的设计和建造,就是以新科技企业为概念。目前,达成一号正在施工中,预计2017年竣工。

“能一口气拿到这连在一起的三个单位,像这样的地点,是可遇不可求的!”他透露了在收购说服土地主人愿意出售土地的过程。他先是拿下约2000方尺的三号,其次是五号,最后一个屋主,他给出较高的价格来圆了“达成一号”的心愿。

这三块地皮,购买时约1000万新币,现在市价已到1500万,轻松转手就可从中渔利500万,但是卢思榜不愿意。原来,达成包装位于圣诺哥(Senoko)的工厂土地使用地契有期限。期满时,工厂就面临迁移的抉择,“达成”大厦可能不复存在。

“我希望在未来,让‘达成’继续在新加坡。” “达成”原来是卢思榜父亲的名字。即使在父亲去世后多年,父亲的一位故友还是通过达成的地址找到他和兄弟。“达成”在卢思榜的心中,成为延续精神的纽带。

永不言退的人生

见证新加坡的经济发展轨迹,卢思榜是早期致富的一批企业家。在30年前,他就开始接触游艇。他说,他已经换了三次游艇了,现在拥有的是一艘53呎的游艇,有不少名流都曾登船成为他的座上客。他喜爱潜水,在马尔代夫的35米水下潜水。他爱好射击,是新加坡枪支协会(Singapore Gun Club)的终身会员。他喜欢蓝天,也拥有私人飞机的驾驶执照。

问他为何喜欢这些惊险冒险的活动项目?他平静地说,体验这些爱好,来不得一丝疏忽。这让他学会细心的观察和检查,风险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在马尔代夫潜水,他幸亏没有听教练制定要他携带的氧气筒,否则他将葬身海底。

卢思榜说自己不买彩票,他不相信不劳而获的致富。即使中了100万,也没有用,因为他已经拥有了。“财富对我只是一个数字,实现了没有什么意义。”在他看来,拥有100万、1000万、生活质量都是一样,因为吃喝的需求是有限的。

现在,卢思榜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实现他的抱负。抱负于他而言,是要有建设性的计划,而不是给他一个亿的资金;他要创造业绩,要创造一个记录。“至少我要做出一个永远的达成大厦!”

人类必须要有上进,且不能过度追求。他在武吉知马的一处私宅,在20年前以重金购得,现在更是有人愿意出价数倍求购,但是他都不为所动。“钱对我没有用,我要的是实现抱负!”

卢思榜还分享了一个故事。有个朋友花了两年时间环游世界,第三年回到新加坡时问卢思榜,是否可以在他的公司工作?这说明什么,世界不可能天天去环游,人还是需要事业。

卢思榜也是热爱摄影和旅游的企业家,他常常在出差之余抓住空档饱览风光。在夏威夷,他看到整架飞机沉在海底;在台湾的澎湖湾,潜水90呎深看到红珊瑚。去到这些地方,看到美丽罕见的风景,但是那毕竟是休闲的活动。在他的头脑里,即使退休,也不能当做永远的休息。他透露,如果身体健康许可,他计划再写两本书,一本关于包装业,一本关于自己的故事。

他曾经在离开达成时感到失落,不是因为少赚了多少钱,而是失去了一个可以作为的平台。但是在建设“达成一号”时,他从过去的沉默中走出,待命而发参与策划和设计,计划在“达成一号”后再修建一座大楼。

从达成走出,再走进达成。卢思榜发现了一个忠实于“达成”的自己,那就是人生要永不言退。

卢思榜:从糊纸盒做起的企业家

卢思榜博士(Dr. Low See Pong),1942年出生于新加坡,现任城市运通酒店管理有限公司(City Express Hotel Management Pte Ltd)、达成企业(澳洲)有限公司(T S Corporation Pty Ltd)和达成地产投资私人有限有限公司(T. S. Property Investments Pte Ltd)董事长。卢博士热爱文学摄影,并担任广东花都摄影家协会名誉会长,广东花都文学艺术联合会名誉主席。

由于母亲很早去世,卢思榜和三个弟妹一直和父亲相依为命。当时家境清寒,一家人就住在跑马埔路一间小店屋中,靠父亲经营的小家庭手工业做手工纸盒,每个月的收入仅够一家人糊口。

卢思榜半工半读,每天放学回家都得帮父亲做纸盒。聪颖好学的他申请到奖学金,负笈台湾求学。可是在大二那年父亲突然过世,他只好放弃学业。20来岁便得兄兼父职,负起养家活口的重担,还得接下父亲留下来的硬纸皮箱生意。

凭着过人的毅力和刻苦耐劳,以及远见,卢思榜将硬纸皮箱的生意越做越大。后来他又为成衣厂制造包装纸箱,生意获得进一步发展。在发现越来越多外地电子公司在新加坡设厂后,他又接下电子及电脑产品的包装订单,业务蒸蒸日上。

为了让公司实现自动化生产,卢思榜把所有几十万新元积蓄全部投下。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他将占地1000多平方米的工厂从的加冷大道,搬到占地2万多平方米的圣诺哥通道新址,接着在马来西亚设厂,并于1994年进军中国,在江苏设厂。

达成包装集团成功上市后,卢思榜就毅然离开上市公司董事会主席的位置,将经营多年的公司留给其弟卢思满打理,另斥巨资在新加坡、澳大利亚、中国等地投入酒店行业。在不到一年多的时间内,城市运通酒店集团在中国苏州及海南省已成功登陆。

除了生意上不断进取,不断成功,卢思榜的生活方式也是充满活力,健康向上,比许多年青人更朝气蓬勃,除了日理万机外,还常常从事各种运动,包括:潜水、滑水、骑马、射击、飞行。他说,很喜欢向自己的能力极限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