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关税反击的完美目标——美国西洋参

中国关税反击的完美目标——美国西洋参

769

中国关税反击的完美目标——美国西洋参2015年,季节性种植户在威斯康星州沃索的Hsu’s Ginseng农场收割西洋参。该农场有44年的历史,农场所有者Paul Hsu称农场的未来正在被美中两国的贸易战所威胁。 图片来源:JOHN HART/ASSOCIATED PRESS

过去44年,Paul Hsu战胜了暴风雪和癌症,建立起一个红火的业务:向中国消费者销售西洋参。中国人把西洋参视为一种传统高级保健品。

而现在,他的农场Hsu’s Ginseng Enterprises Inc.的存亡主要取决于一个人为威胁,那就是中美贸易纠纷。

这一农场在沃索占地上千英亩,沃索位于威斯康星州中部的中心地带,这座城市还因红色花岗岩开采活动而闻名。Hsu的农场规模在约200位美国西洋参种植户中名列前茅。这些种植户集中在一个面积为曼哈顿68倍的区域,他们生产的西洋参是全球最昂贵的。过去一个世纪,西洋参种植业已成为这片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地区的支柱,也是全球化深植于整个美国经济的一个缩影。

过去15年美国小企业对华商品出口增长近两倍,追随中美双边贸易的整体发展趋势。在这两大经济体的贸易往来中西洋参占比微乎其微,仅为去年美国对华约1,304亿美元出口总额的0.02%左右。

不过随着中国政府对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从4月2日起美国产西洋参被加征15%的关税,这是双方针锋相对、不断升级的关税举措的结果。目前双方关税及潜在举措总计或涵盖至少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5%的关税可能导致美国西洋参完全退出中国市场。

Paul Hsu的儿子Will Hsu称,美国在全球人参贸易中只占一小部分,但由于美国西洋参闻名遐迩,他家这样的农场成为首当其冲的目标。在2010年一场反常的春季暴雪使西洋参受灾之后,Will Hsu回来帮助经营家庭农场,当时他的父亲正饱受前列腺癌折磨。

全球价值最高的人参却产自产量最小的国家之一,这正是全球化的特征。西洋参几乎成了中国对美加征惩罚性关税的完美目标。

中国的关税目标是美国农业区(Farm Belt)的各类小型企业,而这些企业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群体,其中包括大豆、高粱种植者和生猪养殖户,此外可能还有飞机制造商等大型出口商。

美国国内的西洋参消费量很小,威斯康星州的西洋参产量约占全球供应量的10%,但该州85%以上的西洋参出口至中国。美国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众议员瑞安(Paul Ryan)就来自威斯康星州。瑞安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贸易做法持批评态度,但却反对特朗普的关税措施,他警告称这些举措将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威斯康星州花旗参农业总会(Ginseng Board of Wisconsin)执行董事Jackie Fett表示,中国经销商已警告称他们可能会转而购买加拿大西洋参。

与日本芥末类似,人参是一种对生长环境条件要求很严格的根茎类作物,全球仅有几个地区出产人参,包括加拿大中部地区、中国东北地区,以及以美国中西部平原的威斯康星州马拉松县周边地区。

1974年,台湾移民Paul Hsu带着家小在马拉松县安家落户。Hsu兄弟姐妹共有14人,他排行第10。他说,1972年他往家乡寄了3磅(约合1.4公斤)西洋参,患病的母亲吃后健康状况改善,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趣。研究显示,西洋参具有增强免疫系统等治疗功效。西洋参可切片生吃,也可煲汤泡茶,或磨成粉制成胶囊。

冰川退缩形成五大湖使马拉松县的土壤肥沃,加上气候凉爽,给这里出产的西洋参赋予了独特的味道和外形,其价格比加拿大西洋参最多高出50%,比中国人参的价格高一倍。一棵西洋参植株需要至少五年才能成熟收获。

花旗参种植户称,如果没有来自中国的需求,西洋参将不可能继续作为一种农业大宗商品而存在。大约一个世纪前美国西洋参的最早买家是纽约地区港口附近的香港交易员。

吉林人参零售商Yang Hongyi说,美国西洋参在中国的品牌认知度很高,与其他西洋参的品牌认知度差距 “不亚于苹果手机与经济型智能手机的差距” 。吉林是中国最大的人参产地。

为了充分利用他们的优势,威斯康星州中部种植户逐渐满足了种植西洋参的各种条件。西洋参种植户利用该州广袤的土地开发了一个交换、出售及租赁可耕地的系统来确保西洋参不会在同一块土地上种植两次,因为这种作物在从未种过花旗参的土地上生长得最好。

虽然50年前这个地区基本没人说中文,但现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花旗参农业总会网站有中文版,而且一些种植户的接待人员会在接电话时说普通话。

据中国海关数据,在截至2017年的10年中,中国需求不断攀升推动美国西洋参对华出口量增加一倍多。目前美国西洋参零售价约为120美元/磅,是美国玉米售价的1,700倍。

全球化的倒退有可能破坏这一优势。随着短期内西洋参价格螺旋式上涨,美国农场主担心中国消费者将转向冬虫夏草之类的本国保健品或燕窝以达到类似保健效果,长期内则担心加征关税或祸及农村,破坏农场主的生计。

马拉松县Ginseng & Herb Cooperative总经理Jeff Lewis称:“如果关税政策长期施行,其破坏力或将超过2010年的暴风雪。我们的产量和销量有可能减少,部分生产者将被迫退出该行业。”

估计西洋参贸易维持了美国1000多个就业岗位。与此同时,据中国吉林人参研究院(Chinese Institute of Jilin Ginseng),吉林省农户正在加快种植美国西洋参。人参从种植到收获需数年时间,因此加征关税给中国农户带来的潜在好处并不确定。

在亚洲买家压价寻折扣和加拿大产西洋参价格因供应紧张而上涨的局面下,威斯康星州农场主对今秋收获季需求下降做好了准备。

Paul Hsu称,贸易战没有赢家。他担心加征关税将损害其农场的就业。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