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 湖北医疗设施...

【新冠疫情】 湖北医疗设施不足 死亡人数单日激增73例

7036
图:互联网

(北京2020年2月6日) 一名在防疫前线、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工作要求匿名的医生指出,他们被建议节约使用口罩、手套和防护服,并避免喝水,这样就可以不用去洗手间; 这反映当地医疗设施不足,导致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而死亡的案例日益加剧。

据彭博社报道,湖北省死亡人数每天都在增加,这反映当地卫生系统被快速散播的新冠病毒压垮了,甚至连最基本的护理功能也都濒临崩溃的边缘。

根据最新数据,中国大陆因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死亡人数一天内跃升73人,至563人,这是连续第三天单日死亡人数创新纪录。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的重灾区,周三(5日)报告了70例新死亡病例和2987例新确诊病例,占全中国官方报告病例总数的80%以上。

根据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月5日,中国新增新冠病毒确诊病例3694例(湖北2987例),新增死亡病例73例(湖北省70例、天津1例、黑龙江1例、贵州1例),新增疑似病例5328例(湖北3230例)。

意即,截至2月5日,全中国累计确诊病例28018例,累计死亡病例563例。至于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共42例,分别是香港特别行政区21例(死亡1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和台湾地区11例。

97%死亡病例发生在湖北

根据彭博社报道,音樂人张雅茹(Zhang Yaru)的祖母此前多次被医院拒收,之后再陷入昏迷后于周一(2月3日)撒手人寰。大学毕业生John Chen,为发高烧的母亲四处寻求援助,这是因为他的母亲身体虚弱,无法排几个小时的队接受新冠病毒的检测。 一名年届30岁、处于抗疫前线的呼吸科医生在过去两个星期里,根本就睡不到几个小时。

混乱和绝望的景象每天都在湖北省上演。在这个拥有6000万人口的内陆地区,自去年12月底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开始,这个省份便被割出了一道又宽又致命的伤口。虽然新冠疫情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传播,但湖北省仍旧是疫情的重灾区,97%的死亡病例和67%的确诊案例都发生在那里。

中国自1月23日起宣布了“封城”措施,以遏制新冠病毒“向中国其他地区和世界蔓延” ,这是当前已知规模最大的隔离案例。湖北省新冠病毒患者的死亡率为3.1%,远高于中国其他地区的0.16%。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原副主任、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杨功焕(Yang Gonghuan)表示,封城是壮士断腕,必须当机立断,以免病毒扩散至全中国。这是因为有些居民会跑到其他地区求医,届时只会把全中国都变成疫区。

“隔离虽然给湖北和武汉带来许多的困难,但是这是正确的做法。这就好像打仗那样,在紧要关头,我们必须当机立断,知所取舍。”

武汉市拥有1100万人口,是中国的二线城市,这意味着它虽然相对发达,但仍比中国的主要大都市上海、北京和广州都落后一步。那里有声誉良好的医院,但资源仍旧落后于一线城市。

在病毒传播的早期,当地官员的搪塞和拖延也让这种病原体在毫无戒心的民众中传播得更广。尽管医生们在去年12月初首次注意到这种病毒(据信是在武汉一个食品市场从动物传染给人类),并在今年1月初开始发现其在人群中散播的迹象,但有关部门在当时仍然允许大型活动举行。

直到今年1月24日中国农历新年假期开始前的几天,随着其他地方也开始出现疑似病例,民众才开始意识到病毒的危机。武汉科技大学医学院教授曾燕(Zeng Yan)指出,新冠病毒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让武汉措手不及。

1月23日宣布武汉封城后,适逢中国为期一周的春节假期,检疫限制,加上已经不堪重负的城市基础设施,意味着包括口罩、防护服和高档消毒剂在内的基本医疗设备的供应,迟迟无法抵达武汉的医院。

一名在防疫前线、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工作的医生指出:“我们被建议节约使用口罩、手套和防护服,并避免喝水,这样我们就不用去洗手间,但是我们仍然需要更换防护服。”

一名眼镜公司业者Ding Ze也指出:“我们原本在1月25日已经将医疗护目镜运送到武汉,但是却一直拖到2月2日才运抵当地的医院。这是由于严格的检疫程序,从外地到该省的所有运输都被拖慢了。”

错失关键抗疫时间点

本月2日,中国政府虽然启动了8艘货运船,向武汉运送58吨的物资,此外,来自世界各地的捐款也开始源源不断地涌进来。但在过去那些关键的日子里,物资短缺,再加上病人激增导致医院因空间不足而拒人于千里之外,病毒迅速蔓延,因而造成了毁灭性的后果。

在1月23日至2月4日期间,湖北官方记录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增加超过25倍,突破了500人,但实际受感染人数可能比所记录的要更多,这是因为仍有许多人未被及时送往医院进行诊断。

张雅茹的祖母在一月底被医院拒绝入院,因为她的症状当时候很轻微。不久后,她的祖母便陷入了昏迷,并在没有得到诊断的情况下去世。出生于鄂州的张雅茹指出:“她(祖母)逝世时根本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跟我们说,她可能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离开了。”

“我们的家庭现在被逼到了墙角,我们感到绝望,我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有潜在的感染,我的祖父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

尽管湖北省每天仍然有数千人被新冠病毒感染,但中国其他地区的感染速度正在放缓——这可能表明了积极控制措施已经在中国全国和全球范围内成功遏制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初步迹象。

湖北医疗设施仍然供应不足

该名在第三人民医院工作的医生也说,隔离是对广大人民有益的事情。他说:“有人可能会说湖北被牺牲了,但它确实有效地阻止了疫情向其他地方蔓延。”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Zhang Qianfan)指出:“封城可能是必要的,以遏制病毒的传播,但你必须确保有足够的医疗资源,以满足这些城市的医疗需求。”

“封城不应该意味着城市被遗弃,人们只能自生自灭。”

美国新泽西州薛顿贺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全球健康研究中心主任、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Yanzhong Huang指出,有关湖北可预防死亡人数,但却因为检疫限制而死亡案例加剧的报道在中国各地流传。

他将湖北的“严厉措施”与中国普遍存在的大规模监控相提并论,他称:“如果你问中国人,9个人中有8个人会说他们可以接受(这种隔离安排)。”

在隔离令下达后的几天里,中国政府向该省提供了医疗援助,同时仍限制人们离开。 来自中国全国各地8000多名医护人员已经进入湖北,其中大部分前往武汉27家指定的医院为新冠病毒患者提供治疗。其余医护人员则已经分散至附近的小城市。两家共有2600张床位的新医院在10天内完工,它们是由2000多名农民工所建造的,而体育馆、办公室和酒店也已被改造成隔离病房。

尽管如此,武汉同济医院(Wuhan Tongji hospital)一名来自检验科、要求匿名的医生指出,湖北的医疗设施仍然供应不足。他拒绝透露自己的姓名,因为担心会遭到秋后算账。

“情况正在改善,但我们确实超出了负荷,一周7天,每天24小时地进行诊断测试,我们仍然在努力地完成工作。”该名医生表示:“我认为我们还没有达到感染的高峰期。”

“牺牲自我成全大我”文化深耕中国人民信念

对于那些在湖北寻求帮助和医疗服务的人来说,他们有些已经辞职了——尽管情况如此,但该省并没有因此发生骚乱。这是因为,为了一个更伟大的国家目标而牺牲自我的思想深深根植于中国文化中,而且中国国家领导人在困难时期也一直向人民灌输这一精神。

今年23岁的大学毕业生John Chen说,人们排了8个小时的队就是为了检测新冠病毒。 他的母亲目前正在发高烧,但是仍未轮到她进行检测。

他说:“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感到很沮丧,因为我求助的医院和官员都不愿意提供帮助,但到后来我才意识到,并不是他们不愿意帮忙,而是到处都太缺乏资源,他们是无能为力。”

“我不责怪任何人,因为如果你在中国长大,你就会知道这就是体制运作的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