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遇见安华

在新加坡遇见安华

6020
安华(图:时代财智)

(新加坡2019年9月19日)前后曾遭受10年半牢狱之灾的马来西亚未来第八任首相拿督斯里安华(Anwar Ibrahim)今日在新加坡与全球逾千名来自政商界和学术界代表会面时,从马哈迪、一马公司丑闻案(1MDB scandal)、教育、印尼烟霾事件、美中贸易战、再到他接班后的愿景,他都侃侃而谈,并展现出幽默风趣的一面,致力缓解全球投资者对马国政局乱象的忧虑。

安华是在今日受邀出席于新加坡四季酒店举行,由美国知名民间智库米尔肯研究院(Milken Institute)举办的2019年亚洲峰会论坛晚宴对话会时发表了演讲,之后接受彭博电视主持人Haslinda Amin的现场访问,最后还在问答环节上回应与会者抛出的问题。

当然,遇见安华,全球投资者最关心的莫过于是他会否在两年之约到期后顺利接班,而他又是不是合适的新首相人选,因为自希盟(Pakatan Harapan)执政以来,除了中美贸易战等外患,马国政坛内部乱象迭出无不让全球投资者心惊,亦对马国经济的未来发展有所保留。

安华19日在米尔肯研究院(Milken Institute)2019年亚洲峰会论坛晚宴上向来宾发表演讲。
(图:时代财智)

以下是安华接受主持人访问时的部分谈话视频:

安华坦承心声:首相之位如此近却又那么远

对于许多媒体自希盟政府执政以来便不下一次向敦马哈迪或安华提问,到底安华会否在2020年5月希盟政府执政满两年后接班。安华也不厌其烦再一次解释说,根据希盟政府一早已经达成的共识,希盟一旦赢得大选,马哈迪将会上任首相,他的妻子拿督斯里旺阿兹莎(Wan Azizah)会担任副首相,然后到了执政中期,马哈迪将卸任,而安华就会继任下一届首相。

“在我们的制度中,即民主制度中,一名国会议员只要获得国会中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就可以出任首相,而现在大多数的议员都已经有共识,即马哈迪担任首相,而安华就是下一任首相。”

主持人紧接着问这是否意味着他将在2020年5月接班。安华停顿了一会说,大约就两年的时间,不着急(no hurry)。

安华说,每次看到马哈迪被媒体穷追猛打地逼问,“你真的会交棒吗?你什么时候交棒?你什么时候要下台?就连他听到都会觉得很窘迫。他促请大家保持耐心,就不要一直把老人家给逼到墙角,毕竟马哈迪已经是94岁的老人家了。

他指出,尽管马哈迪没有给出具体交棒的时间,但是却一直强调自己只是过渡首相,现在的政府只是过渡的政府,在这一点上没有含糊不清(no ambiguity),这对他而言已经是最明确的表态,总之他(马哈迪)会交棒,而他(安华)将会继任。

安华在马来西亚前执政党国民阵线(简称国阵)时期,从1993年至1998年期间曾是马来西亚第七任副首相,他当时被视为是马哈迪的接班人,可是后来的他在1998年遭到时任首相马哈迪革职并开除巫统(国阵联盟旗下最大政党)党籍,他随后发动“烈火莫熄”(Reformasi)运动并成立公正党。之后从1999年4月起被监禁,直到2004年被释放出狱,成为在野党领导人,分别参与了2008年及2013年大选。

对于与首相职位曾经那么靠近,却在之后出现了那么峰回路转的命运,与首相之位多次擦肩而过,对于现在与首相之位仅仅只是一步之遥的距离,他又是什么感受时,安华坦言说,他现在的感受是“如此近却又那么远”(so near yet so far away)。

安华于2015年因第二次肛交罪成立再度被判入狱五年,在他囚禁期间,全新在野党希盟成立,安华则被推选为希盟的实权领袖。随着马哈迪退出巫统,另辟新政党后加入希盟,而后再被推举为首相候选人,马哈迪于2018年5月成功带领希盟赢得大选,目前担任过渡首相,承诺在希盟执政中期交棒安华。

对于陈年往事,安华说,他并没有怨恨马哈迪。他也强调人需要往前看,一直执着过往只会让人痛苦,而且马哈迪对马来西亚确实做出了许多贡献,这是无容置疑的。

东南亚如何不被两只大象踩死?

在开放问答环节中,新加坡国立大学公共政策教授、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前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向安华发出了提问。

他说:“你即将要接受的任务(首相职务)无疑是非常挑战的,因为你还得面对地缘政治风险。在未来十年里,毫无疑问,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只会增加,而东南亚诸国也预见将是这场中美博弈中最大的受害者,十个国家中,部分倾向中国,部分则倾向美国,被置于这样的境地很是危险,东南亚国家或会因此被分裂。那么当你成为首相后,又会采用什么方法来解救东南亚国家?”

安华回答说,中美之间的纠纷,贸易战肯定会给本区域国家和经济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他不认为这会离间大家的关系,而大家的关系目前也仍然属于可以接受的范围。

他认为,东协国家 (Asean) 虽然面对许多挑战,但是我们不应该任由中美国家来左右我们的命运,而是应该持续在维持区域和平、安全和经济上进行更广泛的合作,同时与美国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

安华也相信,东协国家仍然可以从中找到新的机遇, 而且我们不应只着眼面前的问题,应该看看我们能够从中如何受惠,而他对整体情况仍然是抱持乐观的态度。

安华举例,这里虽然拥有许多的资源,但是却因为许多的纰漏和贪污,导致国家面对数百亿美元的收入损失,因此他认为只要大家致力打贪,这些损失将可以被带回到经济体系中。

另外,他也认为东协国家应该正视政府的治理问题,以最近的烟霾问题为例,他把它看作是人民的一场战争,从印尼、马来西亚再到新加坡,数以万计的百姓和学校都受到了影响。

“现在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有人说这是印尼的错,但是马来西亚公司参与其中,然后新加坡(公司)在那里(印尼公司)也拥有大量的股份。”

他认为东协国家应该携手解决这个问题,并对付那些知法犯法的公司,让它们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至少它们需要整合资源去解决问题,而不是把所有问题都留给政府来处理。

最后,安华也表示,他希望未来的马来西亚能够成为一个和平、经济自力(economically viable)、民主、自由和统一的国家。他也将专注发展好国家经济,提出明确的政策,让各族群人民都拥有稳定的就业,并公平对待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