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慧婷:内外自如的女高管

黄慧婷:内外自如的女高管

315
分享

“我们目前觉得最紧迫的课题就是应对瞬息万变的业态,因为各种层出不穷的金融科技正在颠覆传统的商业模式,”威士新加坡和文莱地区总经理黄慧婷表示。目前星展银行和威士被业界分别选为新加坡顶尖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的首两名。在这次和《时代财智》的采访中,黄总不仅谈了目前的支付行业现状,公司治理,还分享了自己对女性高管和家庭的洞见。她暨是一位成功的女高管,又是贤妻良母。公私两分明,内外皆自如。

威士新加坡和文莱地区总经理黄慧婷女士

纵观黄慧婷的职涯,她都在和金融打交道,金融的本质是资金的融通,关乎钱的支取和收回。威士(VISA)的业务就是构建资金融通的渠道和媒介,让各方以便捷的方式各得所需。黄慧婷在公司,是呼云唤雨独当一面的职业女经理人;而回到家,她又摇身一变成为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内外角色转换自如。

正在被颠覆的支付市场

采访在威士(VISA)亚太总部办公室进行,话题从支付开始。

黄总面容姣好,步履矫健,笑声爽朗,很难想象威士忌就是由她这样一位女将带领着,在新加坡这个竞争高度激烈的支付市场搏杀。“金融科技”(Fintech)是她口中的一个高频词。

“本质上讲,我们是一家全球性的支付科技公司,我们并不属于狭义的金融行业,”黄总表示,“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快速变化的业态,各种层出不穷的新兴科技正对传统行业构成颠覆。如何保持我们在市场中的优势和份额,持续为客户创造价值,成为首要课题。比如今天新加坡的客户大部分都转移到移动端,这要求我们迅速因应这种用户行为的变化。”

1959年美洲银行开始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发行美洲银行卡(Bank-Americard),1977年正式以“VISA”为该组织的标志,称为威士国际组织。威士忌是威士国际组织于1982年末开始发行的信用卡。目前威士忌在信通卡世界中执牛耳,其也是新加坡排名第一的信用卡。

作为金融科技公司的威士,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消费者、商家、银行和政府跟快捷安全的电子支付方式连接起来。实际上,威士并不承担任何的金融系统风险,其主要是利用IT技术来保证交易的正确进行,以及及时清算每笔交易。

威士的主营收来项有以下三个:

1,服务收入(Service revenues):威士为金融机构提供支付产品和解决方案收取的手续费。威士用刷卡金额(payment volume)去跟银行收取服务费,持卡人刷的钱越多,威士的服务利润就越高。2016年,该项目收入为67亿美元。

2,数据处理收入(Data processing revenues):威士提供授权、清算、交割等服务,支持交易完成,提供咨询所收取的费用。按次计费,刷卡次数(transaction numbers)越多,数据处理费用越高。2016年,该项目收入为63亿美元。

3,国际交易收入(International transaction revenues ):发卡行与商家地处不同国家或地区时,持卡人在海外进行消费,威士会收取海外交易手续费。这一费用又海外交易频率和现金量决定。2016年,该项目收入为46亿美元。

为了在以上这些业务中确保优势,威士新加坡一直在金融科技的研发领域投入巨大的人力和财力,目前星展银行和威士忌被业界分别选为新加坡顶尖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的首两名。

随后,黄总带记者参观了7000多平方英尺的威士(新加坡)创新中心(Visa Innovation Centre Singapore),其是亚太地区的威士首个创新中心,在这里,籍由金融科技开发师的协助,客户、商户和合作方可以协作、设计和原创全新的数字支付体验。

“客户体验是我们努力的出发点和归结点。现在新加坡还有40%的交易是以现金进行的,所以我们的市场空间巨大。我们致力于打造一个电子支付的全生态。当然,各种支付应用(Pays)的出现无疑会让这个市场更加有竞争活力。”

黄总表示,“新加坡是全球智能手机渗透率最高的国家,研究表明89%的新加坡人出门一定带手机,手机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以用来完成几乎一切信息传递性的任务,比如电召德士,订餐或是网购。”

去年,威士推出了数字支付启动计划,三星支付(Samsung Pay)和苹果支付(Apple Pay)都加入其中。对于这两种NFC支付方式所实现的手机钱包服务而言,因为有威士代码化技术(Visa Token Service)的加持,可以减少欺诈和偷窃的发生。

威士代码化技术藉由 16 位数的代码(Token)取代持卡人16 位数的真实卡号,使交易更顺畅。这组独特的“装置代码”,经过加密并以安全方式储存在用户手机上的安全元件中。每笔交易均以独特的一次性动态安全码加以授权。若手机遭偷窃或遗失,消费者不需申请新卡,因为装置代码将重新产生。

“除此之外,我们也在随时革新我们自己的业务模式,比如我们和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的合作,将威士融入到Messenger的应用场景中。(记者注:类似微信钱包的功能)”

如何做一个面面俱到的女性

随后,话题转到了黄总个人。

当她刚出道时,担任只的是高级财务执行专员,不过黄总此时的梦想是成为首席财务官(CFO)。她先后在宝洁(Proctor & Gamble)、奥迪斯(OTIS)以及通用汽车(GM)担任金融分析师长达8年,之后她成为电商软件创新公司Commerce Exchange的企业部主任。

2002年她加入花旗新加坡,然后是星展银行,负责银行卡和无担保贷款。2012年黄总加入威士。“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进入银行业和相关行业,只是机缘巧合碰到贵人相邀,就进入了花旗,负责信用卡业务。”

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说,放弃自己的首席财务官梦想,毫无疑问是她面临的最艰巨挑战。“你可以想象,从18岁开始,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突然间,经过这么多年的学习和投入,我不得不离开去踏上一条不知道将我带向何方的路途,“黄总说。

“您有一个成功的事业和一个美满的家庭,在新加坡竞争这么激烈的社会似乎比较难以两全,您是如何做到的?”记者问道。

“就我的人生哲学而言,我因为身处领导位置,必须时刻准备应付各种情况,所以我必须确保自己身体健康,精神强大。今天早晨我6点就去健身房了。”黄总非常匀称的体型和充满活力的外表似乎说明了一切。

“其次就是我有一个非常体贴的先生,我们结婚20多年了,他现在是三星新加坡的高管。我在读工商管理硕士时结识他,当时不是一见钟情,但是经过几轮接触后,我觉得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他表里如一,思想开化,没有大男子主义思想。”

“去孩子学校开家长座谈会的时候,你会看到大多数是母亲出席,很少看到父亲光临。我们平时工作都很忙,频繁出差。有时我不得空,就只有请他去了,很多时候他就是唯一的男性家长坐在那里。不过我先生从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黄总分享了自家先生的趣事,“如果我先生也不能去参加家长会,我就会使用社交媒体远程和老师交流。”

星期六和星期天是黄总雷打不动的家庭日,先生是一位业余大厨,总会准备各种美食,而在餐桌上夫妻两人会和孩子交流思想,了解他们的成绩和想法。

“您是如何看待新加坡女性在职场和董事会的角色的呢?”记者问道。

“我想分享一个小故事,数年前我在一个男性主导的公司工作,当我第一次参加董事会会议的时候,我的同事对我说:‘你能帮忙冲咖啡吗?’也许他们认为董事会里能出现的女性的角色就是女秘书。不过现在这种态度已经出现改变,尽管有时候老套的认识还会回潮。对此我总是针锋相对,大声讲出来。男女平等既是事实,更需要我们来宣示!”

“我觉得应该提拔更多的女性到董事会中来,这更有利于公司的健康发展。今天的女性在智力和能力上和男性不相上下,”黄总表示。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