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南兴谈疫后德士与车市

梁南兴谈疫后德士与车市

34981

(新加坡2023年3月7日)新加坡汽车界领军人物,百胜集团主席梁南兴(Neo Nam Heng)最近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时表示,新加坡的德士业务正迅猛反弹,而豪车销售急需“降温”。

成立于1978年的百胜集团是新加坡平行进口汽车的先驱,其目前经营范围囊括德士、租车、平行进口等各类汽车及其相关的能源和金融业务。作为各路业务的“总指挥“,67岁的梁南兴兴致勃勃地告诉记者,疫情摧毁了不少企业的梦想,但也创造了很多机会。

疫情的三年间百胜的德士业经历了重创,可以说是一度缺人缺车:许多司机都改行了,导致现在出租司机严重不足;汽车的数量也不够,因为受到疫情期间供应链的影响…… 可是现在疫情过去了,国门重开了,德士目前的营运能力根本无法满足急速回升的乘客需求,简直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新加坡汽车界领军人物,百胜集团主席梁南兴 图片来源:梁南兴

梁南兴告诉记者,百胜的贵宾车队在疫情前拥有大约200辆豪华车辆,主要用于接送高端客户往返于机场、赌场等场所。由于旧车即将淘汰,集团今年计划进口400至500辆豪华新车,以满足疫后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

整体而言,集团目前拥有各类德士及租赁车1600辆,并计划在今后3年内将车队规模恢复到疫情前的2500辆左右。他告诉记者,疫情前德士业务占百胜集团总业务30%左右,疫情期间则下降了约10%,但从去年开始,随着经济复苏,这块业务目前正在逐渐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在梁南兴看来,和德士一样,私人汽车也和新加坡社会有着密切的关联:百胜集团的汽车销售虽然只占总业务量的10%左右,但这块业务,尤其是今年预算案之后,却成为了本地的一大热点。

根据2023财年预算,陆路交通管理局已将把抵岸价介于4-8万元的汽车附加注册费从原来的180%涨到190%-250%;把超出8万元的,从220%调高至320%,加上海关和消费税将达约350%。

作为新加坡出入口商协会荣誉顾问,梁南兴认为豪车税费调整的意义不仅在于对富人增税,更在于遏制拥车证价格上涨,以及降低新加坡工薪阶层的购车成本。

“对于很多家庭,汽车是必需品,譬如陪年长家人去餐厅吃饭用私家车比用Grab方便得多…… 拥车证制度的宗旨其实就是要给所有人一个公平的机会(购买车辆),不让购车成为有钱人的专利。“ 梁南兴告诉记者,过去10多年政府对于豪车的税收一直在上调,但豪车的销量却不降反升,甚至翻了几番,过去一年,全岛单单保时捷就卖了六、七百辆,法拉利和宾利的销量也比前一年增长了一倍。可以说,当下拥车证的高价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被持续增长的豪车买家炒高的。

 “如果我们睡觉醒来,发现满街都是奔驰、宝马、法拉利,全都是富人在开车,那社会就出问题了,因为贫富差距太大。” 梁南兴希望政府的豪车税上调政策会让拥车证的价格回归理性,至少会对豪车购买者,尤其是那些中低端豪车购买者,产生3至9个月的“降温效应”。

梁南兴告诉记者,他平生最崇拜三国演义中的关云长,甚至最爱听的歌也是云长扮演者陆树铭所唱的“一壶老酒”。如今,面对疫情后的经济复苏,他也有如手握“青龙偃月刀”:一边大刀阔斧地增加德士运能,一边希望政府大刀阔斧的豪车增税能起到平稳车市的作用。

采访最后,梁南兴和还和记者分享了一段难忘的回忆:从2000年到2007年的整整八年间,为了晚上陪伴父母并为患病母亲做按摩,他曾辞去了大部分工作,在他看来“书是天下英雄胆,孝为人间富贵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