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申禁止非公有资本涉足...

中国重申禁止非公有资本涉足新闻传媒业,意味着什么?

21758

(2021年10月19日,新加坡)10月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就《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强调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外界认为此举显示中国监管机构有意加强执法,并持续观察相关规定对媒体的影响。

中国政府拟禁止非公有资本涉足新闻领域,图源:ABC新闻网

新禁令是否将引发中国媒体行业震荡?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商业媒体兴起,以报纸、广播、电视为主要载体的传统媒体面临着巨大的冲击和转型的现状,媒体形态发生巨大变化使得新闻舆论工作在国际环境里发生了深远影响。一直以来,中国政府对国内外新闻机构的舆论意识形态管理都比较苛刻严格。

10月8日,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就《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提到,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具体包括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包括但不限于通讯社、报刊出版单位、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广播电视站以及网路新闻资讯採编发布服务机构等。

此外,非公有资本也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 栏目、公众帐号等;不得从事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重大社会、文化、科技、卫生、教育、体育以及其他关系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和价值取向等活动、事件的实况直播业务。此外,草案指出,非公有资本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

图源: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官网截图

随着多项政策相继出台,那么对传统媒体、自媒体又将会起到什么影响?媒体行业是否会变天?路透社表示,中国政府一直在加紧对公众话语权的控制,指责娱乐界“污染”社会而加以整肃,要求规范互联网和手机浏览器资讯信息传播,停止传播“谣言”、取消使用耸人听闻的标题,禁止发布任何违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内容等。

新规定内值得关注的一点在往年未曾提及的是,商业媒体将不能再编译境外媒体的新闻

对此,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认为,如此规定主要目的是为防止一些自媒体成为国外政治势力、商业力量的代言人和二手传播,并干扰舆论生态。中国传媒大学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新闻传播研究中心主任顾勇华表示,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相关业务,是一直以来执行的政策,这次算是一个重申。而非公资本以往那些不合规范的投入将会被清理。对于媒体而言,有没有非公资本的进入,都要审视自身的发展。

据了解,“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的类似规定之前早有提及,并非首次出现,在《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年版、2019年版、2020年版的禁止准入事项中,中国政府对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新闻信息采编业务均有描述。

这次应该是一个重申。理解中国政府的思维,此次重申规定,主要是执行中有了偏差,不纠正这种偏,将会影响舆论阵地建设,不利于营造良好舆论氛围。该项政策指的是防止非公资本从事或干预新闻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在经营、广告合作上排斥非公资本。

时政新闻是主阵地,“资方花钱指使媒体”不被允许,图源:ABC新闻

私有资本是否已介入中国媒体?

自从“地球是平的”打开互联网经济以来,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的新闻舆论工作的基础条件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从2G到5G,网络技术的快速迭代发展使信息传播的效率提升,推动着新闻舆论传播的形式、手段、方法、载体、体裁等发生巨大变化。

据了解,在过去几年间,在中国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的民营资本,大量介入新闻、传媒领域。以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为例,其先后参股《第一财经》和《财新》两家中国知名新闻机构。据公开数据,阿里巴巴在《第一财经》参股比例超过30%。

2017年,新华网及新华社旗下的新媒文化和中国经济信息社,与杭州阿里一同成立新华智联科技公司,新华网出资2亿元,占40.8%股权,新华系两家公司合计占10.2%股权。共计占股比例51%。阿里系的两家公司合计占有新华智联49%的股权。

同时,阿里还增持中国社交媒体平台新浪微博,以及中国视频平台Bilibili、优酷等。本次禁止准入事项的措施中还提到,非公有资本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等。这是否意味着一些门户网站、自媒体不能原创了?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认为,时政要闻或者涉及国计民生的新闻会重点限制,但科技或者行业类的、知识普及类的等应该不会有明确要求。

中国传媒大学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新闻传播研究中心主任顾勇华认为,中国始终坚持政治家办报的传统,不允许私人办报,相关部门拟禁止非公有资本投资和经营新闻机构,这里主要指的是防止非公资本从事或干预新闻业务。但这并不意味着在经营、广告合作上排斥非公资本。目前难以确定的是,新的禁令清单会对上述民营资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图源:BBC

以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为例,阿里投资了香港南华早报、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和微博,而旗下的蚂蚁集团也持有财新传媒股份。其媒体领域逐步加强的影响力,已经控制了许多媒体行业的巨头。

今年7月,阿里巴巴女员工举报“男上司性侵且被包庇”,卷入舆论漩涡的阿里,又因采取“删帖”、“降微博热搜”等应对举措受到公众的不满。随即,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旗下公众号评论称,“舆论爆发之慢,让公众对阿里是否进行了公关操作,再次产生怀疑”;“中国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资本绝不能控制媒体,而微博作为中国当下事实上的新闻基础设施,更不能成为某些利益集团操纵舆论的工具”。

今年9月23日,总部位于湖南长沙的“芒果超媒”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旗下公司拟将其所持公司9300多万股的股票(占总股本5.01%)进行协议转让,将不再持有芒果传媒的股份。在外界看来,此举为阿里退出传媒业的一个动作。

如今网络已成为舆论斗争主战场,维护意识形态安全、争夺网络舆论阵地的责任重大。为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新闻舆论工作重要论述中做出新论断:“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

近期中国当局对于媒体行业出手的重重迹象也能看出,下一步新闻类直播可能成为重点关注的方向。

同样是华人社会的新加坡,对媒体的管制思维则不一样。相对而言,新加坡的媒体门槛则显得“宽进严出”。私营资本有资格申请经营新闻报纸和杂志,广播电视台,而申请传统的平面出版,电台,相对比申请网络出版和电台的要求要高一些。比如,传统的广播电台需要放置一笔20万新元(100万人民币的抵押金)。经营者除了要面对市场竞争赢得生存,更要理清自身的媒体定位不得有悖于当局,一旦出现观点言论抵触政府时,惩罚不仅可能倾家荡产,也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媒体处在社会变革的前哨位置,而当前恰恰正处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变革时期,或许这是最坏的时代,或许这也是最好的时代,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