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台后将对世界有何影响...

拜登上台后将对世界有何影响?

12532

(2020年11月9日,新加坡)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于昨日(8日)致信,祝贺乔·拜登(Joe Biden)赢得美国大选,并庆祝贺锦丽 (Kamala Harris) 当选副总统。作为下一届美国总统,拜登将如何推动美国经济复苏?又如何影响全球经济?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拜登推行“照护经济学”

美国民主党派人士拉娜•福鲁哈尔(Rana Foroohar)在金融时报中发表的文章中认为,现在是推行拜登所倡导的“照护经济学”(Caring Economy)的最佳时机。

“照护经济学”认为传统经济学中“理性经纪人”假说和“利己主义能在无意中促进共同利益”的假说都是不成立的。反之,为了解决气候变化和全球性不平等等全球性问题,“关怀经济学”主张要重新思考主导经济的模式,引入其他激励机制改变人们的行为,并引导人们培养爱心意识。

“照护经济学”是一种重视人类和地球生态,反映人类心理的新型的经济学,认为人与自然才是发展经济的真正财富。“高质量的人力资本”才是经济成功的关键。“照护经济学”希望从幼儿时期开始关爱人类和自然,发掘经济价值,解决贫困问题,增强妇女权力,关爱儿童,促进可持续发展。

福鲁哈尔认为,以自由放任的经济发展模式为特征的新自由主义已经不适用于今天的美国。过去40年,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政,美国都错误地全盘接受新自由主义的理念,即只要资本、商品和劳动力能够在全球自由流动,将促进全球经济发展并提升每一个参与者的利益。

但实践证明,新自由主义政策中的放宽金融管制,并签署贸易协议等措施,看似有效地增加了全球范围内资本和商品的流动,但实际上大多数人和工作岗位是无法流动的。人力成本在全球层面上缩小了不平等,却也增加了美国政治的复杂性。

同时,新自由主义经济中还导致了很多问题,比如企业和劳动者利润分配问题,市场是否高效。

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下届美国总统该如何应对当前世界的变化和挑战?

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认为,当前美国卷入一场考虑不周的贸易战,同时削减企业税,结果只会增加贸易赤字,企业如果对美国的没有信心的话,将资金转移至世界各地,而不会直接投资在美国。

因此,福鲁哈尔认为美国不应该与中国相互指责,而应该专注于美国自身的发展。拜登所制定对教育,医疗,基础设施等数万亿美元的投资计划是明智的,将提高人力资本的价值。而人力资本正是21世纪发展经济的最关键的资源。

拜登会受制于”特朗普主义“吗?

拜登胜选,民主党全面掌控国会的参议院和众议院。新加坡银行的行业研究观点是,民主党的议程可能包括增加税收,这对美国经济和美国企业盈利的影响是最大的。

特朗普与拜登在主要政策问题上的对比

拜登已提议将企业税率从21%提高到28%,增幅达7%;而先前特朗普将税率从35%减至21%,降幅为14%;所以此举将税率再回升7%。拜登亦拟减少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所得的减税额,并对账面利润超过1亿美元的企业征收15%的最低税率。

因此,新加坡银行估计,拜登的提议可能令标普500指数的盈利减少12%-13%。尽管拜登提议增税,但整体是扩张性财政政策。除了废除对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税务上限,拜登也计划大幅扩大政府在基础设施、健康护理、清洁能源和环境方面的支出,这将导致财政赤字出现净扩张。

同时,拜登提议提高对富人加税,这将损害奢侈品零售、住宅房地产以及高收入消费市场。拜登提议将联邦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这亦将损害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利润率,不过也会推动消费增长。

虽然拜登胜选,但共和党在参议院将占多数席位。如果国会陷入僵局,拜登全面推行议程的能力将受到限制。如果共和党于参议院占多数,将对在确认内阁职位、联储局和许多监管机构提名方面占关键作用。

在该情境下,拜登当选总统可能会推动对科技和网络的监管,同时在环境和金融监管政策方面有所作为。在国会陷入僵局的情况下,拜登将更加难以撤回特朗普所颁布的《减税与就业法案》的减税政策。

尽管如此,新加坡银行仍看好拜登当选后的全球资本市场,这是因为拜登总统对中国的立场可能更具战略性,且变动更少,而随着中美关系进入新的阶段,这将减轻人民币和全球风险资产的压力。在该情境下,如果特朗普的减税政策不被撤回,市场将出现避险情绪,且美元走强程度有限,该局势将利好新兴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