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50专访印尼大使:新印...

SI50专访印尼大使:新印心心相印

7950

2016年是印度尼西亚与新加坡正式建交50周年,在着过去的半个世纪中,两国领导人频繁互访,并建立了紧密的经济合作关系。新加坡一直是印尼最大的外资来源国和排名第四的外贸进口国;此外两国也在科技、医疗、国防、旅游和环保领域以及亚细安的建设方面展开了多维度、深层次的合作。日前,《时代财智》专访了印尼驻新加坡大使,伍拉-苏瓦查亚(Ngurah Swajaya)阁下,他表示印新两国不仅是好邻居、好朋友,更是亲人,双边关系在未来50年将进一步加强和升华!

采访/撰文:宋娓 郎嘉

摄影:陈清幼

红瓦白墙,绿树成荫,琴声悠扬,鸟鸣花香。在位于采士华路(Chatsworth Road)的印尼驻新加坡大使馆,伍拉-苏瓦查亚大使阁下在他简朴而极富印尼风格的办公室中接待了记者一行。苏瓦查亚大使是一位学者型外交家,博学而风趣,见到记者用印尼语向他问候,他就立刻就用华语幽默地介绍自己:“你们好!我是印尼驻新加坡大使。”

新印外交硕果累累

回望历史,1966年6月6日,印度尼西亚宣布承认新加坡独立,并与其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这是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将近10个月后在外交上一个重大进展。

“新加坡和印尼之间有着非常良好的双边关系,我们不仅仅只是邻居和朋友,更是亲人——许多新加坡人的父母,祖父母都来自于印尼。过去的50年中,双边关系或许经历了一些起伏,但我们都想办法克服了共同面临的诸多挑战,”苏瓦查亚大使这样评价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目前印尼和新加坡之间的联系十分紧密,每年印尼造访新加坡的游客人数达到300万人,新加坡前往印尼的游客人数达到150万人,两国的投资和经贸往来也是十分紧密,2016年前9个月新加坡对印尼直接投资比2015年全年增加了44%。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2016年在中爪哇肯达尔(Kendal)主持肯达尔工业园落成仪式。肯达尔工业园是综合工业园,占地面积2700公顷,是印尼发展商PT Jababeka Tbk 与新加坡胜科集团(Sembcorp)联合投资项目。

同时两国也决定共同成立印尼-新加坡商业理事会(Indonesia-Singapore Business Council)。理事会将由两国商业领袖组成,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和印尼投资协调局(IBI)共同领导这个理事会。

“肯达尔工业园是印新两国之间的一个标志性项目,本身就是两国之间实现成功合作,互利互惠的一个证明。我们希望该工业园能够吸引全球更多的厂商入驻,”苏瓦查亚大使表示。

就在不久前,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投资3.5万亿印尼盾(约3亿7000万新元)于一家印尼电影院经营商。目前印度尼西亚正在大量打造创意经济,并鼓励发展数字经济,苏瓦查亚大使认为这一投资是顺应了印尼目前的这些经济潮流。

印尼拥有2.5亿左右的人口,其中一半的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还有一个人口达到5000万并持续增长的中产阶级,创意经济将是非常具有商业吸引力的行业。“而这仅仅是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第一阶段投资,紧跟在后他们还会进行第二阶段的投资,因为其中蕴含着巨大商机。”

印尼投资环境在改善

新加坡目前是印尼的第一大外资来源国,投资方很关心印尼的投资环境,据苏瓦查亚大使对此表示,现在这一方面的情况正在得到改善。

印尼的经商容易度指数(Ease of doing business index)从世界第109位跃升到目前的第91位,印尼总统定下的目标是到2019年尾,印尼能够位于第40位。印尼是全球经商容易度提升最有成效的前10个国家之一。

苏瓦查亚大使介绍道,印尼正在改革审批制度和条规,大大简化投资办理手续。比如,推出特别的3小时审批快速通道——对于投资额超过1000万美元的项目,只要文件材料具备,申请方在投资协调局提交后,休息喝杯印尼咖啡,看看资料,3个小时之内当局就能颁发营业执照;如果投资于经济特区,只要拿到执照,分分钟就可以立刻开始项目建设,多家新加坡公司已经享受了这个待遇,”大使表示。

印尼还为中小型企业投资印尼列出了负面清单,指明了可投资的领域;目前地产投资政策也开始放送,现在的最新政策允许外国人购买公寓和有地住宅,购买程序相对简化。尽管不是永久地契,但业主可以不断延长持有期限,可以转让和继承。有地住宅的允许购买价格大约是50万新元起步,公寓相对便宜一些。

旅游业将是印尼下个风口

目前全球有169个国家的公民前往印尼旅游不需要签证,2016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公民在到印尼观光游客中占比第一。中国游客的目光不仅停留在熟悉的巴厘岛和雅加达,单拿北苏拉威西省(Sulawesi Utara)的万鸦老(Manado)来说,已开通从中国广州过来的直航班机。过去每年到访的中国游客不过24000人,现在每个月都有这么多人。从2016年12月开始从中国到印尼廖内省开通了包机直航,其中包括民丹岛(Pulau Bintan)和巴淡岛(Pulau Batam)。

面对共同的中国市场,新加坡和印尼之间也展开了旅游业方面的合作。两国签署了备忘录,以进一步发展游轮、联营目的地以及会展观光业。在10个目的地的旅游投资也是其中的一项重要议程。就游轮观光业而言,印尼方面已经确定了四个港口来接待游客,它们分别是北苏门答腊(Sumantra)的棉兰(Medan)、南苏门答腊的巨港(Palembang)、中爪哇省(Middle Java)的三宝垄(Samarang)以及巴厘岛(Pulau Bali)。“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工作是确保这4个港口能够容纳更大的游轮。”谈到旅游市场,大使满怀信心地分享。

就联营目的地而言,目前到访新加坡的很多游客也可以顺便过海到民丹岛游玩。其他热门目的地还包括日惹(Yogyakarta),那里的婆罗浮屠(Borobudur Temple)和普兰巴南庙(Prambanan Temple)非常有名,第三就是棉兰,多巴湖(Danau Toba)坐落于此。

现在印尼正在致力于开放10个主要的旅游目的地:多巴湖、布罗莫火山(Kawasan Gunung Bromo)、西努沙登加拉省(Nusa Tenggara Barat)龙目岛(Lombok)的曼达里卡(Mandalika)、北马鲁古(Maluku)的莫罗泰岛(Pulau Morotai)、丹绒勒松(Tanjung Lesung)、东努沙登加拉省的纳闽巴霍(Labuan Bajo)、雅加达的千岛群岛(Kepulauan Seribu)、东南苏拉威西的哇卡托比(Wakatobi)、日惹特区以及邦加勿里洞(Kepulauan Bangka Belitung)的勿里洞岛。

其中涉及的建设项目包括像机场这样的基础设施,比如多巴湖机场正在建设之中,有望在2018年年中建成。纳闽巴霍的机场也在建设之中,这是一个非常独具特色的旅游目的地,以科莫多龙(Komodo Dragon)而闻名。”在政府投资兴建大型基础设施的同时,印尼也邀请私人机构前往这些地点投资兴建酒店、度假村和餐厅以及其他设施。”

印尼有能力克服各种挑战

政府固然有决心在对外经济领域采取更为开放的姿态和政策来接纳外资,那么印尼如何应对自身存在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挑战呢?

对此,苏瓦查亚大使回应道,“印尼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和多元信仰的国家,我们倡导相互容忍和尊重,‘求同存异’(Bhinneka Tunggal Ika)是我们的信条,我们追求各个族群的社会团结。比如印尼华人在印尼社会就享有众多的权益,像经济、政治和文化。钟万学(Basuki Tjahaja Purnama)先生(阿学,Ahok)目前担任雅加达省长,他是一位华人基督徒,正在寻求连任。当然,现在他面临一些挑战。但是我认为这在一个民主社会中是正常的,这也是必然的民主进程。我们应该教育民众,当政者必须能够提升民众的福祉,保护民众的权益,而非必须拥有某一族群、文化和宗教背景。”

当然印尼仍面对许多客观挑战,印尼国土面积广袤,有300多个民族,300种不同的语言。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自1999年以来,印尼的民主选举就进行得非常顺利。党派对峙看起来相当尖锐,但是在制度和机制下面,选举都能得以正常进行。“有人对选举结果提出异议,会提交给宪法法院(Mahkamah Konstitusi Republik Indonesia),最后宪法法院都能妥善解决。2015年印尼同时在一天进行了256场地方选举,没有发生什么事件,非常平静。2017年2月我们将有106场地方选举。雅加达作为首都非常吸引公众和媒体的关注。”苏瓦查亚大使身后的印尼国徽——迦鲁达金翅大鹏鸟(Garuda Pancasila)散发出神圣的光芒。

经济发展方面印尼面临的很大的一个挑战就是提高其人力资源素质,过去10年印尼拨出国家预算的20%来办教育,加强职业培训;第二个挑战就是基础设施的改造。佐科维-多多政府执政起每年节省200亿美元的燃油补贴来搞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和医疗保障,“对于基础设施项目我们也欢迎私人机构来参与,并获得经济收益”,大使表示,“第三个挑战就是全球普遍面临的经济增速放缓以及民粹主义(Populism)在各国的抬头,目前从美国大选、英国退欧都可以看到这个趋势。”

此外,印尼正在推行税务大赦,旨在增加国家税收,填补发展基础设施的资金缺口。印尼央行预测税务特赦将吸引560万亿印尼盾(约570亿新元)的未申报资产回流,使国家额外获得53万亿印尼盾的税收,而这有助于推高经济增长0.3个百分点。头三个月,应税资产登记达1300亿美元,政府净收到了近100亿美元税款,转调回国的资金还不算在内,这笔款项的金额大约是140亿美元。成效斐然!这显示了印尼政府致力于改革税务体制,以增强印尼的竞争力。

说到“印尼制造”,大使认为目前印尼生产商正在通过技术培训和革新,提高产品质量和附加值以及生产效率和竞争力,减少物流和交易成本。“数字经济也是我们的下一个增长点,比如Go-Jek就是一个很好的共享经济的例子,这个印尼本土的创新应用,利用了信息通讯技术,还为社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在大量引进外资的同时,印尼企业也在国企的带领下出海,首当其冲的是亚细安地区,比如印尼最大的水泥生产商PT Semen Indonesia (Persero) Tbk 投资越南,现在又在缅甸开拓市场。还有一些公司在中国有投资。除了亚洲之外,印尼的油气企业在世界其他地区有投资,比如非洲和中东国家,最近佐科-维多多总统访问伊朗,两国之间应该存在巨大的投资商机。

新印共同推动区域一体化进程

今年也是“亚细安组织”(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ASEAN)成立50周年,印尼和新加坡都是创始成员国。苏瓦查亚大使作为印尼曾派驻“亚细安组织”的高级外交官自然感到十分兴奋,他认为新加坡和印尼应该进一步加强协调,共同发挥在亚细安组织中的作用。

在亚细安这个构架下面,成员国建立了地区性的政治经济协调机制,以维护本地区的政治稳定和确保经济的成长,从而增进各国人民的福祉。“在未来的50年,我们也有责任和义务去这样行事。”

他表示亚细安成员国之间的互动是建设性的。就南中国海(The South China Sea)议题而言,亚细安成员国以及中国的出发点都应该是要维护地区的稳定和繁荣;其次是确保任何争端都以和平方式解决,一切行为都应该以该地区民众的福祉为依归:自由的贸易、投资、航行和人员往来。

亚细安有6.5亿人口,如果实现和中国14亿人口以及印度11亿人口的连接,这样就是一个近30亿人口的市场,各国还在一起开展另一个区域合作项目——东南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主要是以东南亚国家联盟十国为主体,加上日本、中国、韩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和东盟现有自由贸易协定(FTA)的六国,共计16个国家所构成的高级自由贸易协定。

在亚细安组织内部,各国也正在“亚细安连接性总计划”(MPAC),旨在促进亚细安国家之间的连接——海、陆、空、人,印尼将携手亚细安国家一起将本地区打造为“世界工厂”。其中探讨的项目是从中国南宁延伸出的铁路到中南半岛再到马来半岛直达新加坡,或通过在马来西亚和苏门答腊之间修筑大桥或海底隧道连接到印尼。

最后,苏瓦查亚大使谈到对新加坡的印象,他认为新加坡环境十分清洁,秩序井然,新加坡的城市管理理念和方法是印尼可以效法的,比如城市规划,废物再利用和水资源管理等。

他充满信心的表示,“目前是印新关系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我们见证了双方合作开发的重大项目的首发,我们也清楚双方的合作关系还存在巨大的机会等待挖掘。今年庆祝印新建交50周年,就是对过去这些合作成果的一个肯定和见证,以此为契机,为两国关系再创下一个辉煌的50年!

简介:

印尼资深外交家苏瓦查亚大使阁下

伍拉-苏瓦查亚(Ngurah Swajaya)阁下于2016年2月25日向新加坡共和国总统递交国书,就任印度尼西亚共和国驻新加坡特命全权大使。他是一位在外交界耕耘了30多年的资深外交家。

在赴任现职之前,他是印尼驻亚细安组织的大使和常任代表(2010年至2013年);以及印尼驻柬埔寨的大使(2009年至2010年);此外他还于2013年至2015年担任经济外交任务小组的负责人。

此外,他还担任印尼外交部的亚细安政治安全合作部的主任(2006年至2008年);合作和环境发展部主任(2004年至2006年)

在任内,伍拉-苏瓦查亚大使也是印尼派驻亚细安和联合国使团的负责人或轮值负责人,同时他还是起草亚细安反恐公约工作组的主任并参与起草其他亚细安纲领。

伍拉-苏瓦查亚大使拥有巴厘岛乌达亚那大学的法学学位和美国波士顿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的文科硕士学位。他非常博学,具有语言天赋。他会讲简单的华语,甚至还会用华语开玩笑——“我去中国成都访问,亲手摸了熊猫,你们知道大熊猫(Panda)英文发音的来历吗?”在座各位听了一脸茫然,“因为熊猫很胖,是‘胖的’(pang de),所以人们就叫他们‘Panda’!”大使的风趣逗乐了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