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培育肉”上市新加坡...

“实验室培育肉”上市新加坡 引投资新热点

8083

(2020年12月4日,新加坡)经新加坡食品署(Singapore Food Agency)批准,美国独角兽企业Eat Just “实验室培育肉”于本周成功上市。这是全球首项对培育肉(cultured meat)的监管批准,这也意味着新加坡将成为全球首个售卖培育肉的国家。消息一出,即刻引来多国投资机构对其投资。

目前“实验室培育肉”仍在等待其他国家的监管审批,未来的Eat Just公司将怎样发展?“培育肉”是否能在全球售卖?消费者是否能接受 “实验室培育肉”?

图片来源:Eat Just

新加坡食品署(Singapore Food Agency)于本周表示,美国Eat Just生产的鸡肉已达到安全标准,批准其可以在新加坡进行商业化推广。

Eat Just 是一个于2011年在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成立的初创型公司,主营业务是开发和销售传统生产的蛋制品的植物替代品,主要产品是“实验室培育肉”。成立初期,Eat Just通过风险投资筹集了约1.2亿美元,并以超过1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2016年的独角兽。

目前与Eat Just公司类似的许多养殖肉类公司已提交在其他国家的监管审批申请。新加坡的官方批准可能有助于推进养殖肉类在全球范围内的使用。

 “实验室培育肉”的技术创新

普通的肉类不仅无法满足全球的食物需求,并且动物的屠杀和食用都给环境带来了污染。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U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数据显示,鸡肉是世界仅次于猪肉的最常食用肉类。全球每年大约屠杀690亿只鸡以供人类食用,690亿只鸡需要食用大量的大豆做为饲料。

食用普通肉类会造成环境威胁,例如牛会产生温室气体甲烷,而砍伐森林为动物让路会破坏加剧温室效应。

消费者对肉类的可持续替代品需求正在上升,在实验室用畜禽的细胞培育的产品成为“细胞肉”,其用于启动培育过程的细胞来自细胞库,不需要宰杀任何牲畜。

此前,植物肉领头企业Beyond Meat 已推出的植物肉,并应用到一些餐饮行业,有的区域已经开始把植物肉作为食材贩售。

而Eat Just主要研发的产品是实验室培育肉,是有别于植物肉的另一个人造肉种类。植物肉是由豌豆或大豆蛋白等成分制成的植物性肉类替代品。而“实验室培育肉”由真正的动物肌肉或脂肪细胞生成,是“货真价实”的肉制品。

图片来源:信息检验公司SGS网站

尽管“细胞肉”与“植物肉”均是人造肉,但“细胞肉”本质上是肉而非植物。食用这样的人造肉,将可以补充一般肉类可以提供的蛋白质和氨基酸。

Eat Just 也在反复强调其产品的安全性,表示生产出的肉品不会添加抗生素等成分。宣称其产品“安全、健康、更可持续”。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动物被杀死。取而代之的是,动物细胞的小部分被收集并喂食氨基酸、碳水化合物、矿物质、脂肪和维生素。

Eat Just在官网资料中表示:“整个过程在一个安全可控的环境中进行,很像啤酒厂。细胞在1,200升生物反应器中进行了20次生产,以向食品监管机构证明其安全性。这些测试表明,该产品符合与传统禽肉相同的安全标准,而且“微生物含量极低,明显比传统鸡肉更干净。”

该公司援引同行评议期刊《环境科学与技术》(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的一份报告中显示,实验室生产的肉类比传统生产的肉类减少78%至96%的温室气体排放,减少99%的土地使用和82-96%的水使用。

Eat Just的挑战与机遇

虽然Eat Just的产品在新加坡获得了全球上市首批,“实验室培育肉”的推广仍需要解决更多国家的监管限制,并降低生产成本,扩大生产规模。

因技术缺陷,人工肉的成产成本远高于普通的食用肉。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荷兰初创企业Mosa Meat在2013年表示,其汉堡肉饼的制作成本为28万美元,美国孟菲斯肉类公司(Memphis Meat)表示,2017年其鸡肉的价格为每磅9000美元。

Eat Just发言人没有透露鸡肉的价格,但他表示“该公司在降低成本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我们会开始在一家高端餐厅出售与优质传统鸡肉价格相当的产品,希望在未来几年将成本降低到低于传统鸡肉的水平。”。

目前Eat Just的另一大挑战是增加产量。研究公司IDTechEx的分析师表示:“目前培养动物细胞的生产方法仍只存在于小规模,要达到商业规模还需要时间和设备开发的投资。”

Eat Just 表示,他们会先在一家餐厅销售这样的炸鸡,由于工厂产能正在增加,他们也计划直接把产品放在超市上架,让一般居民购买。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攀升至97亿,肉类消费量预计将增长70%以上,实验室培育的替代品将在确保安全的食品供应方面发挥了作用。

目前虽然植物性“肉类”已经在美国站稳脚跟,但实验室培育的产品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尚未在美国销售。

Eat Just相关人士Tetrick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新加坡在审批方面快于美国,但该公司正在与美国监管机构谈判。Tetrick说:“美国、西欧和其他国家看到新加坡批准的举措,以及新加坡建立起来的严格框架。我可以想象,他们会试图以此为模板,建立自己的监管框架。”

投资机构注资养殖蛋白行业

随着研发能力的进步,资本也慢慢涌入人造肉市场和养殖蛋白行业。今年该行业投资显著上升。

金融时报显示,今年筹得资金的初创企业包括美国的孟菲斯肉类公司(Memphis Meat)、以色列的未来肉类公司(Future Meat)以及荷兰的Mosa肉类公司(Mosa Meat)。

这个新兴行业的投资者包括软银(SoftBank)、Atomico和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以及泰森食品(Tyson Foods)和嘉吉(Cargill)等肉类生产商。

对细胞肉类行业的投资将帮助生产企业降低了生产成本,并加快商业推广过程。

作为一个约90%的食品都依赖进口的岛国,新加坡将农业科技投资视为确保粮食安全的关键。新加坡将于明年启动一个农业食品技术中心,以开发可在整个地区共享的城市食品生产系统。今年,淡马锡已与拜耳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主营业务为开发垂直农业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