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促重启新柔地铁计划

疫情促重启新柔地铁计划

5305

2020年7月30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和马来西亚首相慕尤丁在新柔长堤举行新柔地铁签约仪式,标志新柔地铁系统工程恢复。新马领导人以往每年都有非正式峰会,而此次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在长堤上举行不跨境、戴着口罩的“蒙面”相会,实乃新马两国领导人推动合作巨大意愿的历史性画面。

一锤定音:戴口罩不跨境的长堤会

7月30日早,新柔长堤暂时关闭了公众通关窗口,这包括对准长堤报告实时交通路况的空中定点摄像机画面一并关闭。

完成七月大选后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三月起组建国盟政府执政的马来西亚第八任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相约抵步新柔长堤,共同见证新马双方交通部长王乙康与魏家祥(Wee Ka Siong)签署新柔捷运系统(RTS) 项目最终协议,这项历时十年坎坷会谈的交通项目。

图片来源:李显龙面薄

新柔捷运系统(RTS) 连接新加坡兀兰北站和新山武吉查卡(Bukit Chagar),采用独立的轻轨列车系统(LRT),不再无缝衔接新加坡汤申地铁线。不过抵新旅客还是可以在兀兰北站下车,轻松地转搭新加坡汤申地铁继续行程。在彼岸,民众可在新山武吉查卡站下车,换乘约三小时车程的双轨电动火车(ETS)一路北上,远达马国首都吉隆坡。

图片来源:网络

新柔捷运轻轨列车采用吉隆坡一带运营的城市轻轨设计,不同于新加坡采用的小型轻轨,运载能力维持原设计的每小时一万人次。由此,轻轨列车服务维修站将不再设立在新加坡万礼,改为新山一侧的瓦迪哈那(Wadi Hana), 预计可以给新山当地提供多达1500名列车工程技术管理岗位的就业机会。

网络新柔捷运系统建设工程分为两阶段,首阶段从2021年初至2024年底,完成建筑土木结构工程,第二阶段从2025年初至2026年底,完成系统建设包括通讯讯号系统及调试,正式营运日期从原定2024年底推迟到2026年底。

目前,新马两国将设立RTS合营公司,获得首期30年运营权,采用一站式通关系统,兀兰北站及新山武吉查卡各设有一个关税移民及检疫设施(CIQ),但乘客只需在出发站进行一次通关程序。可以预见,新柔捷运系统投入运行,将大大改善长堤通关堵塞,促进新马特别是新加坡与新山两地人员互动往来,提振新山乃至柔南经济。

回首来时路:新柔捷运构想始于二十年前

新柔地铁概念的首次面世是在1991年,当时负责交通发展的马宝山(Mah Bow Tan)部长在建设兀兰地铁延长线时提出:未来兀兰和新山可以通过地铁连接。这一想法得到两国的认可。不过,该计划由于种种原因搁置了20年之久。

新加坡前交通部长马宝山(Mah Bow Tan),照片来源:马宝山面簿

2010年5月24日新马领导人高峰会议,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与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Najib Razak)第一次正式确认两国新柔捷运系统工程项目,初步计划于2018年开始运营。

2011年6月,新方提议新柔捷运RTS连接计划中的汤申线终点站兀兰北站。2011年11月工程设计招标,2014年3月完成第一阶段工程可行性分析研究。

2016年12月13日,李显龙总理与马国前首相纳吉宣布确定新柔捷运RTS采用汤申线系统(包括列车,信号,通信,监控系统),并确定采用高架桥跨越新柔海峡设计。

2017年7月,第十三次新马部长联席委员会宣布,新柔捷运RTS将在2024年12月31日正式运营。

2018年1月16日,在两国领导人见证下,新马交通部长再次签订双方协议,确定2019年开工建设。

2018年5月,马来西亚大选,希盟联合政府上台执政,虽然前交通部长陆兆福(Anthony Loke)再三确认工程原则上如期进行。但另一方面,减低国家债务成为新政府政策重点之一,内阁提出需进一步探讨工程细节,以图降低项目成本。

2019年4月1日,地铁项目在马来西亚的要求下搁置停工,以继续探讨工程细节。4月8日,新加坡交通部长许文远及马来西亚前交通部长陆兆福发布联合声明,同意项目暂时冻结开工6个月,以便马方有更多时间探讨项目“关键设计细节”及财务影响。

2019年10月31日,马来西亚时任首相马哈迪(Mahathir bin Mohamad )宣布,新柔捷运项目成本预算降低36%,由地铁系统改用轻轨系统,开工日期未定。

2020年2月马国首相马哈迪突然辞职,希盟政府垮台,国家元首任命慕尤丁组阁担任马国第8任首相。

2020年5月2日,因为全球忙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新马双方政府同意项目最后一次的展延,直到7月31日最终定案。

2020年7月30日,新马两国领导人见证新柔捷运系统 (RTS) 项目双边最终协议签署,确定项目2021年初开工建设,2026年底运营。

至此,历时10年之久的新柔地铁系统工程终于再次开工。

展望前景:新马加强互信互通,众望所归

新加坡新山两地一衣带水,唇齿相依,广大的柔南更被视为新加坡的后花园和经济溢出的腹地,两地拥有共同的文化语言习俗基因,民间沾亲带故,血肉相连,难分你我,经济一向联系紧密。

毋庸置疑,新马两国人民语言风俗文化上的相近,提供了合作发展的良好天时。而两国地理位置仅一桥之隔,又是十分便利的地利因素。

不过,通关困难日益成为两地合作的短板,则给这个地利因素大打折扣。经济物资运输受限,人员通关体力消耗时间成本巨大。新柔长堤的新山关卡被誉为全球最繁忙关卡之一,2017年出入境通关人次达1亿200万人,平均每天出入境通关人士达28万人,流量高峰时期可达35万人次,每天越过长堤前往新加坡谋生的大马客工是出入境主要人群。

每年特别是学校假期,公共假期长周末,是两地民众往来的高峰,每每形成车流严重拥堵,最严重时期形成堵塞乱象,关卡塞到爆,通关可达四五个小时之久,一公里的长堤上民声载道。经历过的人都知道,新马通关之恶劣,简直可以说是对人精神上的严重摧残。

新山关卡车流拥堵场面 来源:网络

多少在新山置产的新马业主,原本打着“就业在新加坡,生活消费在新山”的美好算盘,因为通关的困难,梦想破灭,重新回到新加坡定居。结果新山的房产被搁置荒废,庭院杂草丛生。

人民迫切期待新柔捷运系统如期开工建设,早日投入运行。可以说,弥补交通短板,将充分发挥出新柔两地地利因素的巨大潜力。

新马互联互通另一个值得期待的大型互通项目,则是新隆高铁(吉隆坡-新加坡高铁项目HSR)的最终开工建设。

新隆高铁路线 来源:网络

自2013年正式立项以来,原定2019年动工,2026年完工。2018年9月,新马同意希盟政府要求工程建设推迟到2020年5月31日,并于5月底前再一次同意推迟到2020年12约31日。

一旦隆新高铁投入运行,连接350公里跨越八个城市的西马半个身体的经济大动脉将被打通。90分钟穿梭新隆两地,必将开发两国经贸合作的各种新姿势。

新柔捷运RTS与隆新高铁HSR两大项目,是基于两国领导人发展国家经济的大项目,源自于两地人民经济往来的迫切需要,民众期待项目如期开工投入运行。

全球经济,各行各业已经遭受疫情重创,疫情何时结束仍是未知。但是疫情却加速转型,在思考沉淀之余,两国政府更加明确如何造福人民福祉,唯坚持发展是最大的硬道理,摈弃保守政治势力,加强互信,才将进一步实现政通人和,给两国疫情过后预期的低经济增长率注入新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