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日记】武汉人的经验...

【53+日记】武汉人的经验能否帮我们在新加坡克服疫情?

23092
  • 4月14日 334起
  • 4月15日 447起
  • 4月16日 728起
  • 4月17日623起
  • 4月18日  942起
  • 4月19日  596起
  • 4月20日  1426起
  • 4月21日  1111起
  • 4月22日  1016起

新加坡最近一周新增确诊病例频频创下新高。这个数据对570万人口、720平方公里国土面积的新加坡来说,是非常严峻的。

昨天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宣布,为减少和控制疫情在社区传染,新加坡将施行更严格的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将封城时间原本从4月7日-5月4日,延长至6月1日结束,而且对市民的出行,以及生活必须场所的运营进行了更严格的规范和限制。

家人一直关注新加坡,我把延长封城的消息在第一时间告诉了武汉的妹妹。她在汉口火车站工作站工作,一周前她已经开始上班,但是明显地,产能还未得到完全恢复。闲余之下,她也乐得当个封城之下的生活顾问。

想起在过年时,每天斜靠着刷手机,武汉在疫情时期的段子创作令人苦笑不得,给我打发了不少时间。现在稍微改改,这些段子都可以用到新加坡了。

新加坡将封城时间原本从4月7日-5月4日,延长至6月1日结束。网友在4月21日感慨。

我请妹妹给出,如何度过这前路漫漫50天,最好不要在解封时不后悔的建议?妹妹马上回答:凡涉及工作、生活、居家、健身的,都列表做计划。每天坚持会有收获。

我又问,可否给些更具体有实际意义的建议?妹妹抛出六字真经:少出门,戴口罩。

采购篇

妹妹和妹夫都是忙碌一族,不过这次特别感谢我家老妈平时的积攒。妈妈在冬天腌的腊鱼腊肉,在武汉的蔬果肉菜紧缺的时候,派上了大用场!妈妈的建议,都与吃有关:“要买肉和蔬菜,莫忘了买油盐酱醋。调味料也要准备好,蒸肉粉还有吗?冻些排骨,到时蒸炒煨炖给伢们吃(武汉话,小孩)!别忘买面粉啊,可以做粑粑!

妹妹也有心得,“封城时间长了,心情会很沮丧,买点自己喜欢吃的小零食,巧克力啊,薯片啊,难过的时候吃一点,就会开心起来。小朋友还有要有些玩具。”

有医疗经验的武汉朋友也开了单子,如果感染了病毒,但是一时半刻又不能被医院收治时的应急用品,包括发烧之后用来降温的冰袋、抗病毒的基础药物、应对全身酸痛的止痛药,还有补充维生素的橙汁、补充蛋白质的罐头鸡汤、胃口低下时吃的八宝粥等。

我周围的人,在春节里不少参与过武汉加油。在武汉疫情爆发初期,医疗物资奇缺。在为武汉采购了呼吸机、口罩、防护服之后,这些人渐渐熟悉了区域邻国的医疗物资供应厂家和产品资质、物流渠道,以及国家政策。随着中国复工,口罩产能跟上,现在他们又忙着为其他国家对接中国的医疗设备工厂,输出到国外。

在4月7日,新加坡政府宣布实行阻断措施(封城)时,就有大批民众马上闻风去采购,厕纸、快餐面通常是首选。虽然微信群里不断出现空空货架,但是隔天我到NTUC在Vivo city的霸级超市,看到商品供应充足,鱼肉蛋蔬水果样样齐全,且价格并无大涨。

武汉东西湖区2000份爱心菜支援硚口老旧小区--湖北频道--人民网
武汉封城期间,武汉东西湖区的爱心菜送到市民小区内

当然了,有些建议并不适合新加坡的情况。武汉封城时,超市不对个人开放,只能靠社区送菜上门,而新加坡仍然允许民众出门购置生活必需品,只要戴上口罩,不要闲逛停留。平时去超市,我的花费在$50元,当天我就花了$380。现在看来,在新加坡没有太必要囤积大量食品,一是天气热不易储藏,买多容易浪费;其次,物品吃完了可以随时出门去采购,只要遵守政府出门法令。

口罩篇

最开始在武汉疫情爆发时,很多人可能觉得这只是武汉的事,我们在新加坡绝大多数人都不以为然,远不如健身、喝酒、及时行乐来得重要。有人觉得这是中国这种发展中国家才需要担心的事,有人满不在乎地说自己身体好,得了病也能很快恢复。

在2月7日,新加坡仍有万人盛宴“大伯公”聚会。当时武汉已在封城之中,当时就有新移民发起请愿,要政府取消这次公众活动,不要让新加坡成为下一个武汉。但是这场万人聚会仍然照常举行。2月8日,是新加坡印度族的每年一度的大宝森节,约有1万人参加,而警方也动员了1300名警员到现场指挥。

这样的活动,对于当时口罩,防护服严重紧缺的武汉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他们不能理解为何政府还允许这样的大规模公众活动。3月6日,新加坡卫生部长颜金勇促请国人做好心里准备,岛国或将出现的首例新冠(COVID-19)死亡病例,吁请人民做好长久战的准备。而在此之前,新加坡卫生部的宣传一直是“如果没有生病,请不要带口罩。”和中国迥异的风格,让新加坡成为“佛系抗疫”典范。

新加坡不封路不隔离,甚至不鼓励戴口罩,是准备“佛系”抗疫吗_网易订阅
在新加坡的公共场所仍有公众不戴口罩出门,在4月后情况严峻后,民众严肃意识上升。

随着感染人数剧增,在口罩问题上,新加坡政府态度在4月初经历了180度转变。此前政府向每户家庭发放了4个一次性口罩,告诉民众只在身体感到不适时才佩戴。4月5日,新加坡政府开始向居民分发可重复使用的口罩,凭各自证件领取。4月14日,新加坡宣布,除2岁以下幼儿及在户外进行剧烈运动的人外,所有人即日起外出必须佩戴口罩,从16日起违者将被处以罚款。

和新加坡绝大部分老百姓有所不同,在新加坡的新移民因为密切关注中国的新闻,并且多多少少认识武汉的人,纷纷花了大价钱做准备,而且主动戴起口罩。

隔离力度

疫情挑战,微信群一样没闲着。我所在的微信群,几乎都谈疫情。群里既有新加坡人,也有留学生,也有新移民。无论是对于中国的疫情还是对于新加坡政府的政策都有许多截然不同的观点。

每天晚上,群组里的人会讨论今天的新闻,也总会有人问我武汉当时采取的措施。我说完之后,有人摇着头说武汉的人没有自由;但也有人说就应该这么做,应该把那些逛街喝酒做瑜伽的人的门都钉起来。有人说因为疫情收入大减,还不如一切恢复正常,起码得病的只是少数人,但是现在这么下去,早晚会穷到无家可归;有人说这样是对别人的不负责任,因为病毒不光影响自己,还会传染给别人影响别人的生活。有人说是因为中国政府的瞒报才让病毒在全世界都传播开来;也有人说特朗普总统早就知道了病毒的传染性和病亡率,但是他整个2月都在说不用担心,需要为此负责。好几天,群里的发言都是愤怒的埋怨和激烈的争吵,无法就病毒的起源和谁应该负责而达成共识。

直到3月11日,世卫将疫情升级为全球大流行,接下来每天滚动着的确诊人数和覆盖的国家节节上升,意大利失守、美国深受疫情困境,,那些愤怒的民众的视频、无辜消失的家庭、死亡人数都在上升,,,群里的人沉默下来,意识到埋怨和争吵都于事无补。

截止今天4月22日,新加坡确诊病例总数:9125起;仍在治疗:3593人(其中27人在加护病房);在社区隔离设施:4682人;死亡人数:11人;已出院:839人。

在昨天总理的第二轮讲话中,加强了的阻断措施包括,关掉独立运作,仅售卖饮料、零食和甜点的餐饮场所和理发店。眼镜店:只能以客户预约方式继续提供服务;宠物用品店以及提供零售洗衣服务的店铺:只能提供网上销售和送货服务。 继续营业的场所,如超市,必须采取额外的安全措施。

武汉封城期间,那些违反规定出门和不带口罩的,要送去学习;而新加坡在《传染病法令》下,违反法令者可被判坐牢长达6个月、或罚款高达1万元、或两者兼施相比。

武汉的隔离是强制性的,执行以教育为主;而新加坡的隔离是人性化的,但执行以罚款为主。

新加坡的疫情蔓延到现在这个地步,个人除了不出门以外,能做的很有限。他原本以为以新加坡的医疗条件和动员能力,可以在出现医疗资源挤兑、大量患者得不到必要的治疗前就把确诊数量控制住。但是现在,确诊增长大大超过小国人民的预期。

新加坡政府关闭餐馆等娱乐场所,要求人们在家居家隔离,还有不少地方没有严格执行相关规定。在超市里选菜时,顾客也没有保持一米距离。新加坡还在用货币,这很不卫生,比如小贩手拿了现金,可能又去处理食物,还有做煮炒的小贩也没有完全戴口罩。

Features of Singapore EXPO Convention Centre – MICE Singapore
室内总面积10万平方米的新加坡博览中心Singapore Expo
真实记录!医生发文点赞新加坡抗疫,总理夫人转发| 狮城新闻-新加坡新闻
新加坡连夜赶工,在4月5日前将新加坡博览中心改建成收治轻度患者的方舱医院。

武汉当时能控制住疫情,第一是因为全国其他地方的医疗资源全部用来支援武汉,全国的医疗队有4.26万人;第二是因为建了方舱医院和酒店隔离点,收治了所有感染的病人,主要是轻症在方舱医院,重症送去医院,而疑似病例安排在单人病房隔离。

好在新加坡政府是反应迅速的,。新加坡政府将重症患者送到医院,轻症患者送到由展览馆改建的方舱医院,还陆续将病毒检测呈阴性的健康外籍劳工迁出宿舍,安置在军营、海上浮动宿舍、体育场等地。

志愿者

妹妹告诉我,疫情当前,最值得依靠的是身边那些能跑腿的人,而并非家人。爸爸妈妈与妹妹一公里之隔,妹妹要送条鱼过去,可是没有小区通行证,于是刚好有个外卖小哥住在父母那个小区,于是小伙子帮妹妹跑腿,还做了不少事。

平凡却很勇敢,武汉志愿者们为援鄂医疗队员暖心服务_健康_新民网
武汉封城期间,90后志愿者成为主力军成为城市的摆渡人。据初步统计,参与武汉市在社区(村)服务的志愿者人数在5万人左右。

一个在新加坡和武汉两地跑的武汉姐妹,更是直言不讳,武汉疫情中的志愿者做的非常好,他们全都戴口罩和手套穿防护衣,而起不计任何报酬,新加坡在这一点是完全做不到。

她的爸爸87岁,妈妈85岁。妈妈有重症且坐轮椅,在封城之后,兄弟姐妹都不能过来照顾,钟点工也不能来,最后都是靠志愿者上门服务。她老公去年7月查出晚期肺癌,已经转移到头部和骨头,但这几个月他挺过来了。他去医院治疗,必须本人亲自去,志愿者就到楼下来接他,一等就是三小时,毫无怨言,不要任何收费。令她感动。

武汉封城,是为了保中国。如果武汉不这样做,任疫情蔓延,整个中国就完了。看看疫情在全球肆虐,我们还是认为中国是做得最好的。

新加坡已经看到武汉案例,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病毒这么厉害,就应该吸取教训。但是却以世卫的标准说,没有生病不用戴口罩。她还记得在2月23日武汉封城前回来新加坡,当时去看孙子,现在想想,那是情况已经紧急了,但是新加坡民众还未意识到,因为世卫还没有提高紧急状态。

在疫情期间,城市仍需要有人拖垃圾、做卫生、消毒喷药水,这些苦累的活都需要有人做。这次新加坡劳工宿舍成为重大疫区,政府要想办法救他们,因为城市需要粗活工作者。

新加坡不能再用佛系来标榜自己。直到现在,新加坡巴士和地铁没有停运,力度不如武汉。但想想,政府力度不坚决,就很难从根本上切断病毒。

作者:宋娓,时代财智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