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智慧办公看智慧国

从智慧办公看智慧国

5906

今年9月,位于新加坡市中心的共和大厦 (Republic Plaza)经过17个月的翻新后再次与租户见面。这座280米高的建筑曾是狮城的最高点,  也拥有目前规模最大的单体联合办公空间。如今,它又成为智慧城市的新地标:不仅拥有本地最大的办公楼数码墙,而且把大楼的主要功能集聚在一个手机软件上,从而成为新加坡“智慧国”战略的又一佐证。

此文刊登在2019年11/12月期新加坡《财智》作者: 张俊

经过17个月总耗费7000万新币的装修,共和大厦大堂内竖起了一座约有三层楼高的高清数码墙,这也是是岛国办公楼中面积最大的一个 张俊摄

英国JLL房产资讯公司的东南亚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Fossick先生已经在新加坡生活了30年,他的妻子是新加坡人,家里有5个孩子。因为孩子目前都在英国寄宿学校,这对“跨国夫妻”便拥有了充沛的时间投入到各自工作。对于丈夫来说,共和大厦则是他的“主战场”。

“我几乎早上7点半之前就到办公室,而下班的时间就不完全取决于我了。” 这位来自英国的新加坡永久居民告诉《时代财智》,他在共和大厦已经工作了13年,而他的公司和大厦的渊源则更久。 自1996年大厦投入使用开始,JLL房产资讯公司就一直在那里办公,而且与大厦的业主城市发展集团(CDL)有着各种业务往来。

英国JLL房产资讯公司的东南亚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Fossick先生已经在新加坡生活了30年,共和大厦则是他工作的“主战场”。 张俊摄

Fossick先生家住植物园附近,每天开车上下班,但如果周末要加班的话则常常乘坐地铁(MRT),因为公司办公楼就在莱佛士坊站(Raffles Place)的上方。除了交通便利,对于Fossick先生来说,翻新后的大厦更具智能优势。

智慧办公新地标

共和大厦共66层,经过17个月总耗费7000万新币的装修,其大堂内竖起了一座约有三层楼高的高清数码墙,这也是是岛国办公楼中面积最大的一个。据城市发展集团介绍,这座以“运动生命”(life-in-motion)为主题的数码墙不仅可展示各类讯息,还有三维互动效果,可以为各类演出提供互动舞台背景。

与高大上的数码墙相比,共和大厦为租户设计的手机软件CityNexus则从另一个实用层面对智慧办公进行了诠释,这也让包括Fossick先生在内的众多租客跃跃欲试。据Fossick先生介绍,依靠这款软件,他将享有在线申请空调延时使用时间,楼内订餐以及预订公共会议室等多项功能。

Fossick先生经常从上午开始在其39层的办公室开会,但往往到了午饭时间还意犹未尽。“如果要停下来去排队买午餐,就必须中断会议。而新软件连接了共和大厦内的所有餐饮商铺,我们只需预定好餐食,到时去搂下取来就行。”

共和大厦提供的这项服务有别于Grab Food和Food Panda等手机订餐服务,它不需要快递员将餐食送达目的地,而是依托于楼内的30多家餐饮店家,租户可以通过手机下单,待楼下的餐厅备好餐后直接去取,这样既省去了排队时间,又能减少送餐造成的额外交通。

与送餐功能相比,CityNexus软件的会议室预定功能更被Fossick先生称为“雪中送炭”。

去年5月,城市发展集团,与中高端智慧办公领导者办伴(Distrii)在共和大厦共同打造出新加坡规模最大的单体联合办公空间。这个分布于六个楼层,总面积等同于13个篮球场大小的办公设施拥有900个大小不同的工作区域。现在,这些工作区域的预定平台可完全能通过手机实现。

CDL提供

Fossick先生表示,当公司其它部门团队来共和大厦办公室洽谈,有时会为工作场地而发愁。所幸,大厦联合办公空间为他解除了“燃眉之急”,而通过CityNexus软件手机预定会议室给他和公司省却了大量工作时间。

除此以外,CityNexus软件还可帮助共和大厦的租客为其访客在网上申请出入卡和预留停车位。申请成功后,租客会获得一个二维码,只要发给访客,访客便可用其自行进出门禁并快速找到停车位。显然,这项服务将取代传统的大堂前台证件登记服务,让访客感到智慧办公的魅力。

根据城市发展集团介绍,截止9月底,共和大厦的租约率已经达到90%,其中零售店铺已经全部租出。为了扩大软件的使用范围,集团正打算将其推广到共和大厦以外的办公楼,更好地体现软件功能的联网效应。

城市发展集团总裁郭益智(Sherman Kwek)表示:“我们通过CityNexus软件,利用创新科技重新定义了办公体验,将共和大厦建成了一个未来智慧办公的典范。”

从智慧办公到智慧国

启航于2014年的新加坡“智慧国家2025”今年已迈入第五个年头。除了智慧办公,该计划还包括提升网络安全、无现金支付和新一代通讯等一系列目标。

根据今年的计划,多项政府服务已陆续采用密码生成器(OneKey),发送到手机的一次性密码和生物识别等多重身份认证方式,让人们能更安全地完成网上交易。另外,政府通过一站式平台,让处于人生不同阶段的国人能轻松使用职业培训和年长者看护等服务,而Parents Gateway一站式平台则允许家长直接上网缴交孩子学费、签署参加活动的同意书或联系校方。

同时,全岛近2万张QR码贴纸正逐一由全国共用付款QR码“SGQR”取代,让20多种电子付款平台的用户只须扫描同一个QR码就能付款。食客能在全国200家咖啡店、25个小贩中心和20个工厂食堂享用这项便利。

CDL共和大厦数码墙 张俊摄

通讯方面,本地三大电信业者第一通(M1)、星和(StarHub)及新电信(Singtel)分别同华为、爱立信(Ericsson)和诺基亚(Nokia)展开与5G网络相关的测试和研发工作。

最近,新加坡政府与裕廊集团(JTC)和星桥腾飞(Ascendas-Singbridge)合作的首个“智慧国呼吁创新解决方案”(Smart Estates Call for Innovation Solutions)授予了八个创新项目,共计150万元发展基金。这些项目旨在帮助科技公司和开发者加强他们在诸如人工智能、增强现实(Augment Reality)、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等领域的深度技术能力。

多面智慧国

作为智慧国“保驾护航”的关键技术,人工智能 (AI)已上升为国家意志,成为各类政府文告、企业报表、大学论坛和媒体报道的热题。新加坡国家人工智能计划(AI Singapore)主席何德华(Ho Teck Hua)曾在接受《时代财智》专访时表示,“我希望让生活在新加坡的每个人尽快感受到人工智能的存在。” 比如,人们一下飞机就能感受到自己已经到了智慧国。

李显龙总理在出席今年智慧国峰会时指出,智慧国愿景是新加坡继续作为出类拔萃国际都市的“重要战略”。

他说,新加坡不只需要扎实的工程基础,还需要顶尖的工程能力;不但要吸引和招揽工程师,也要打造具备顶尖科技公司技术能力的团队。亚细安科技领域正蓬勃发展,本区域有许多独角兽企业和科技起步公司,新加坡趁这个时机提升科技工程能力正合时宜。

“科技公司付给工程师的薪酬非常优渥。我指的不是40、50岁的高层人员,而是20多、30多岁的年轻人。他们的生产力也非常高。这也反映了,市场上并非充斥着能在这么高程度完成工作和发挥功能的人。如果你有才干,就能有非常好的职业道路。

对于在共和大厦长期办公的英国人Christopher Fossick先生来说,智慧国除了技术支撑,还包括社会制度的保障。“智慧国常常让人想到无线网络、大数据分析、智能化交通等技术支持…… 但安全的社会环境和低廉的公共住宅更是密不可分。”

“新加坡在所有这些社会发展领域做得都非常好,如果新加坡政府允许的话,我希望在这里一直居住下去,因为这里已经是我的家了。”

Fossick先生认为,如果说美中不足的话,本地对于高新技术的教育工作有待加强。他说,在今年的F1新加坡大奖赛期间,全岛被烟霾笼罩,尽管赛车票完全可以通过信用卡在网络购买,却还是有很多当地赛车爱好者在烟霾中排队买票。

除了教育问题,在Fossick先生看来,智慧国的发展也会进入一个误区,虽然他对共和大厦提供的智能软件服务赞许有加,但认为对数码技术的管理和控制也同样重要。

“从理论上讲,倘若科技能将今后所有东西都送到你的面前,你就不必再走动,只需’坐享其成’了;倘若孩子整天坐在电脑面前上网和玩游戏,这就剥夺了他们户外活动的时间,从这个方面来看,科技其实减少了人与人互动交流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