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仲伦:签约“生死协议”

连仲伦:签约“生死协议”

5271

41岁的连仲伦(Lien Choong Luen)于今年2月上任Gojek新加坡业务总经理。这位昔日的突击队军官和曾登顶珠峰的新加坡人希望通过本地250名员工的共同努力,把已经在印尼取得成功的超级软件推广到新加坡,并将私召车业务视为所有功能中最重要的一个。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他和《时代财智》分享了他对新加坡市场的理解,企业成败的关键以及自己的传奇经历。

(此文刊登在2019年9/10月《时代财智》) 文:英贤

1.你对Gojek目前在新加坡的业务发展满意吗?

总体而言我对我们取得的指标感到满意。Gojek的宗旨是创造社会价值,通过科技提高社会效益。

我们从2010年开始发展,直到2015年才开始开发移动软件(APP), 2018年走出印尼,相继来到泰国、越南、新加坡。我们走出印尼的时间不长,东盟10个国家的人口密度和经济水平都非常不同,所以要逐步了解当地市场和消费者的需求。在新加坡,截止今年6月,我们已经取得了1000万次订单,可以说是个不错的表现。

2. 来新加坡发展网约车需要考虑什么?

需要了解乘客和司机的需求。 对于乘客来说,首先等候时间要短,性价比要高,目前我们已经做到平均5分钟等候,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驾驶员方面,我们主要考虑他们的收入、成本和福利。目前已经取得的1000万次订单,说明了充足的乘客和业务量,这是对驾驶员最关键的第一点。另外,我们也建立一些合作伙伴,当初刚来的时候和星展银行(DBS),现在还和石油公司Esso合作。 Gojek司机在加油的时候能享受将近30%的折扣,这为他们省去一定的成本。福利方面,我们提供给员工远程看医和保险项目。

3. 网约车平台究竟能提供哪些服务?

有三个层面的服务。第一波是送人和送食物等实体的东西。比如说在印尼, 它可以满足一个人一整天的需求:早上它可以送你上班,中午送你吃的,下午送你包裹,晚上把你接回家,如果需要GoMassage, 或者理发也都可以做到;而第二波是伴随着支付能力的金融服务,比如说储蓄和贷款;第三波是数码服务,比如买票和保险。这是整体行业的趋势,新加坡是一个具有高支付能力的国家,但消费者要求也更高,竞争对手也不少。

4. 今年新加坡的经济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所以不太景气,你如何看待对Gojek的影响?

我想大家还得出门、上班、约会。新加坡的经济史显示,无论经济增长得快还是慢,交通的需求不会降低,交通产业的发展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5. Gojek在印尼和新加坡的发展模式有什么不同?

Gojek在印尼已经有29个功能,但在新加坡只有网约车服务一项。不同市场有不同需求,新加坡是一个发达国家,交通设施相当成熟,在任何领域都有很多竞争对手。我们在拓展业务的同时,要考虑最理想的发展路径。我们的29个功能项目,虽然忽悠差异,但都可以去尝试,它们可以带动一定的社会效应。当然,从法律和市场角度,有些业务不适合在新加坡发展。我们会先发展主要业务,也就是网约车业务,待其相当稳固之后,再按部就班地考虑以后的发展。

6. Gojek以后在新加坡发展的目标是什么?

短期内,我们想提供更好的服务,包括缩短乘客等候时间和提高安全性。 我们每周周会的时候都会在内部过一遍不同的指标。因为新加坡是一个平等、开放、透明的市场,我们会慢慢探索,现在只有7-8个月,所以还是先把主要的网约车服务做好再说。因为新加坡走向一个智能城市,提供点到点的交通服务是重要一环,因此我们的业务量还有提升的空间。创新不难,但创新落地难,新加坡的成本高,每一个项目都需要时间去尝试,新增客户(Customer Acquisition)成本在新加坡也非常高,这里的公共交通很发达,要改变人们的交通模式不容易, 但我们尊重本地市场。

7. 能否谈谈Gojek目前融资的进展?

可以说目前除了软银(SoftBank),其它主要大公司都已投了我们。最近,Visa也投资了Gojek,Visa是世界领先的信用卡服务公司,和它进行战略合作,可以带动我们的金融服务。融资的时候除了筹款,更重要的是取得战略性投资,比如和腾讯(Tencent)和谷歌(Google)。谷歌从科技角度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而Visa则是从金融角度。网约车的支付方式开始是用现金的,但是不方便,然而很多驾驶员和消费者在印尼没有银行账户,所以我们就创造了Gopay, 相当于电子钱包,可以开始网上的交易。和Visa的合作能够大量提升Gopay的能力,并开拓不同的功能,我们也考虑在新加坡开发Gopay.

8. 你们是否考虑到年轻司机的长期发展?

新加坡大约有4万名能提供网约车服务的司机,其中大部分都已经在我们的平台上注册。其中30岁以下的司机约占16%,包括学生、运动员、或从事兼职的工作人士,这和出租车司机不太一样。为了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反馈,我们定期举行聚会(Driver Townhall)。对于年轻司机,我认为开网约车可以补充他们的收入,他们可以用开车所得购买培训课程,也能为追求今后的梦想打下基础。当然,最重要的是,网约车司机还可以学习制定预算,用主动的精神提高服务态度。这两点在其它工作也适用,其重要性不在任何具体技能之下。

9. 听说您是一位登山爱好者,而且还登顶过珠峰,能否和我们分享您登山的感受?

我记得第一次登上的山峰,它的海拔是4000米,那时相当年轻,我虽然背了比其他人更重的装备,但还是到达了山顶,之后我还登过阿尔卑斯山脉。对于登山,第一个阶段是尝试,第二个阶段是挑战自己。有时候要做好死亡的准备,但那会让我想到更多的问题。我曾经在一份“生死协约”上签字,协约的内容是倘若自己在登山途中遭遇不幸,希望登山主办方如何处理后事。对于登山者来说,登山的终点永远不是在山顶,而是安全回来之后,有些山路3个人去只有2个能回来,因此我们在下山途中也常常会看到罹难者的纪念碑。我之前在特种部队,和登山一样,团队精神特别重要,有时候大家拉着一条绳子前行,任何人都要相互依靠。我也从中感悟到,第一,出发必须要有好的团队,如果找不到,我宁愿多等一会儿。我在招聘新员工的时候常常会先把自己对企业的理解和应聘者分享,然后让他/她给出一个如何执行某项计划的具体案例,通过这样充分的交流,希望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第二:一旦找到伙伴,结成共识,就要朝着共同的目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