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争夺战

绿色争夺战

902

新加坡高昂的购车成本和炎热的天气注定了私召车生意将大有作为。在林林总总的打车软件中,自马来西亚的Grab来自印尼的Gojek逐渐摆脱了其它竞争者,在东南亚脱颖而出,又不可避免地面对着一场遭遇战。它们不仅在促销手法、发展策略上针锋相对,而且还同披绿色战袍穿梭在花园城市的大街小巷。

文:张俊

越来越多居住在新加坡的人已习惯于在出行前比较Grab和Go-jek的报价,然后选择价格较低的一家出行。他们不必明白两家的价格为何总是“此起彼伏”,也不必考虑之间的服务差异,因为不少载客司机具有Grab和Go-jek的“双重身份”。这种类似情形曾经发生在Grab和优步(Uber)之间,当时的竞争也是那么激烈,但随着去年三月Grab完成了对优步东南亚所有业务的收购,一个时代走到了尽头。

然而,在“唯我独尊”的数月间,Grab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收购优步引发了司机和乘客的愤怒,前者抱怨合并后的公司取消了他们的激励措施,后者则抗议更高的价格和更差的服务。经过一番调查,新加坡的竞争监管机构对Grab和Uber处以950万美元(1295万新元)的罚款,裁定这两家公司的交易破坏了竞争,导致车费上涨15%。监管机构下令Grab恢复其合并前的定价,并要求其取消对司机和出租车车队的排他性义务。这一裁决不仅为司机和乘客出了一口气,还让Go-Jek加快了其全面进入新加坡的议程。就这样,新加坡私召车的另一个时代被悄然开启。

旗鼓相当的竞争者

当初,Grab和Go-Jek基本上都选择了远离对方的发展轨迹。然而,随着商业模式和目标市场的重叠,这两家公司无可避免地走上一条冲突之路。在东南亚,两家公司展开了一场残酷的价格战,这种冲突在视觉上令人有些眼花缭乱。在邻国印尼,Grab的司机穿着森林色服装,而Go-Jek的司机穿着接近石灰的黄绿色,他们把雅加达的主要道路变成了一条绿色河流。

自2012年从吉隆坡郊区一个满是砂砾的仓库创办以来, Grab这家合资企业已扩展至8个国家。Grab 2018年的收入超过了10亿美元,而今年有望翻番。在4月23日Grab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Grab的产品设计部主任Jerald Singh拒绝透露新加坡市场的具体司机数量,只表示到目前为止,Grab在所有地区拥有的“个体经营者”(micro-entrepreneurs)数量超过9百万。

目前,Grab一边将其在新加坡的员工人数翻倍至3000人,一边密切关注在印尼的发展。分析人士认为,印尼对于建立地区数字霸权至关重要,因为印尼占东南亚GDP的40%,而且人口中74%是移动电子商务的使用者,这一比例位居世界前列。

为了扩大规模,Grab从日本软银集团和丰田汽车、中国叫车巨头滴滴出行和微软等实力雄厚的公司那里筹集了86亿美元风险投资。Grab最近一轮融资的估值超过140亿美元,使其成为东南亚最有价值的独角兽公司。

4月,Grab在新加坡宣布在其原有的私召车和外卖服务基础上,通过与Agoda, HOOQ和BookMyShow三家网络科技公司合作,增加了酒店预订、视频点播、网上购电影票等服务。之前,Grab已经宣布与中国平安医疗科技成立合资企业,探索通过App提供医疗咨询服务,同时提供药物递送和预约服务。Grab的产品设计部主任Jerald Singh表示Grab的合作伙伴是Grab与其它超级软件开发商的主要不同点。

尽管目前Grab在新加坡开展的业务范围领先Go-Jek,但Go-Jek在东南亚依然保有竞争力。Go-Jek得名于ojek,ojek是印尼语,意为该国数百万名摩托车和出租车司机。在拥有3000万人口的雅加达,ojeks一直是打破这一传奇交通堵塞的最快、最便宜的出行方式。

Go-Jek的Go-Pay系统目前主要在印度尼西亚运营,据印尼媒体报道,今年将会处理超过60亿美元的交易。在Go-Jek于2015年推出其App后,GoFood迅速成为其最受欢迎的菜单功能板块之一。开始,它只是在非高峰时间送外卖可以让司机保持工作收益状态。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了其销售驱动力,每年处理超过20亿美元的食品配送。Go-Jek用户还可以通过go-mart订购各类日用品。

目前,Go-jek拥有星展银行(DBS)、Carousell等合作企业,且已融资超过30亿美元,分析师估计其估值为100亿美元左右。尽管人们普遍认为Grab和Go-jek的网约车业务都在亏损,但Go-Jek在非交通领域已接近盈利水平。

超级软件之争

提到超级软件就要提到支付方式,而提到支付方式就不得不提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如果问及第一次使用支付宝的情景,相信大部分中国国人都是从“淘宝购物”开始的;而微信支付的兴起则是5年前的红包大战,如今,虽然抢红包已不如当年火热,但微信支付的地位却凭借“红包效应”几乎与支付宝平起平坐。

而在既没有“淘宝”,更没有“发红包”的东南亚,打车市场的刚性需求和高频使用频率正成为本地支付方式的敲门砖。无论是GrabPay还是尚未登录新加坡的Go-Pay,都试图通过大幅度的优惠冲破现金支付的壁垒,从而绑定无现金支付,为其在东南亚市场发展超级软件奠定基础。因为Grab 和 Go-Jek都将自己定位为“超级App”,它们都希望能从中国的支付宝和微信上得到借鉴,让数字钱包几乎可以用来支付所有东西,因此两者之间将注定发生一场激烈的较量。

目前,GrabPay在6个东南亚国家开展业务,在达成预付卡合作伙伴关系的帮助下,它的业务范围可能会更广。通过Grab金融服务, Grab向当地消费者和没有银行账户的企业家提供贷款,利用他们的数字支付记录来建立信誉评定机制。

而Go-Jek从一开始就是一家提供多种服务的企业。为了让司机全天都有工作,公司鼓励他们用快递、送餐和其他服务来补充客运量。因此,在Go-Jek于2015年1月推出后不久,它就提供了三种选择:Go-Bike、Go-Send和Go-Food。美国的投资者谴责其菜单过于混乱,但印尼用户却非常赞成这种形式。不到一年,Go-Jek的下载量就超过了1100万次,服务范围也不断扩大。为了应对雅加达和印尼其他城市的严重交通堵塞,Go-Jek公司已经部署了自己的摩托车出租车队,为客户提供Go-Clean、Go-Glam,Go-Massage等随叫随到的服务。它甚至宣布:“如果你想要什么,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合法的,只要在60分钟内,你就可以在Go-Jek应用上获取它。”

综合服务帮助Go-Jek取得了突破。2015年10月,该公司获得了新加坡NSI Ventures和红杉资本的融资。2016年,该公司在KKR和华平牵头的一轮融资中融资5.5亿美元,成功将Go-Jek带入了独角兽俱乐部。当Grab在2017年底推出支付平台Grab pay,加入这场超级App大战时,这两家公司都已经有了充足的资金支持。

但是,在推广数字支付方式的同时,Grab 和 Go-Jek还面临东南亚银行业务的障碍。在中国,超过80%的成年人有银行账户,马来西亚和泰国也有类似的比率。但在印度尼西亚,这一比例仅为50%左右,而在菲律宾和越南,这一比例甚至低于35%。这反映了经济发展的巨大差异,以及分散的基础设施和相隔遥远的地理位置。

如何为数百万从未使用过信用卡的消费者打造一款超级App呢?Go-Jek和Grab巧妙地利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打造了一支移动出纳员大军。顾客将现金存入数字钱包中,而汽车和摩托车司机则从顾客的数字钱包中获得报酬。他们还与社区中介一起工作,这些中介除了为消费者充值外,还帮助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消费者在网上购物、支付账单、购买保险或申请贷款等。

Go-Jek倾向于通过收购进行合作。2018年,Go-Jek通过在印尼收购三家主要的金融服务公司并将它们合并到其Go-Pay系统中,巩固了自己在支付领域的主导地位。

而Grab也极力拓展市场,在印尼以外获得优势。去年10月,Grab宣布与万事达合作,推出预付卡,Grab的客户可以在任何接受万事达信用卡的商户那里消费。Grab还与日本的Credit Saison合作成立了Grab金融服务公司,该公司将Grab的消费者行为数据与Credit Saison在信用分析方面的专业知识结合起来,为没有银行账户的客户提供贷款服务。

然而,Grab去年在印尼遭遇了挫折,印尼监管机构禁止外资持股比例超过49%的企业提供数字钱包服务。但Grab绕过了这一限制,收购了印尼支付初创企业Kudo,并与印尼企业集团力宝集团旗下的金融服务公司Ovo合作。力宝的购物中心控股使Ovo的智能手机支付系统在购物中心和餐厅连锁店中占有优势。

Grab和Go-jek这两家“绿色”企业之间的竞争反映了科技、经济和政治的较量。放眼未来,两者在狮城的竞争可能会更加激烈,但也将在东南亚掀起另一股网络科技的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