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女性圆桌会议实录

博鳌女性圆桌会议实录

409

虽说女性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家庭等各个方面与男性应享有同等的权利,但由于种种原因,理想和现实之间总无法画上等号。因此,女性在社会发展中扮演的角色始终一个在国际场合经常讨论的话题。在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期间,《时代财智》记者参加了一场围绕“女性力量与价值平衡”的圆桌会议,倾听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行业的女性从不同角度看待当代女性的热点问题。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总干事Irina Bokova(左),博鳌亚洲论坛女性圆桌论坛主持人,原联合国妇女国际论坛主席侣海林(中),新加坡李张治华基金会创办人兼主席张治华医生(右)在博鳌论坛

联合国第八任秘书长潘基文夫人柳淳泽、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陈冯富珍、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全球希望联合会主席博科娃、前中国乒乓世界冠军邓亚萍、李张治华基金会创办人兼主席张治华等16位杰出女性代表在会上就男女平等,女性就业和女性在家庭中地位等关键话题做了交流。

男女尚未平等

“现在香港的大学教育超过一半是女生(53%),”林郑月娥表示作为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可高度自主处理民生、妇女事务。虽然香港在两性平等方面做得非常好,男女可享受平等教育机会,但在就业方面,女性的比例不算很高,比男性低了20%:男性的工作参与率是69%,而女性只有50%,因此,香港现在正在研究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为什么没有长期留在职场。

女性在香港管理阶层的比例大概是35%,最高级的公务员,即常任秘书长,超过一半是女性,但当级别再高一些,女性的比例就不多了,十七位政府高官,女性仅占三位。女性在香港上市公司管理层的比例也很低,董事局成员只有13%。因此,要倡导女性多参与职场。她认为作为行政长官,提升女性地位责无旁贷。近两年,香港尽力为女性提供更多照顾孩子的服务,希望她们能进入社会,多担任一些比较重要的职位。人们常说,成功的男人背后站着伟大的女人,而林郑月娥认为,一个成功的女性背后,也站着一个更加伟大的男性。

德勤亚太首席执行官辛迪·霍克表示,她已在商界打拼30年,在企业界,从董事会当中女性的成员的数量角度来看,仍然任重道远;从商界领袖的人数来看,女性的比例仍然过低,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技术在不断地发展,可以让我们以某种方式来提高女性的平等地位,使得很多的女性能够通过最新的技术脱离贫困,但是如果技术不能够得到很好利用的话,第四代工业革命可能会让女性落后得更远,”辛迪·霍克表示第四次工业革命一些技术的发展可能会对男女平等产生负面影响。

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博科娃赞赏潘基文在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期间,为提高妇女地位以及妇女赋权所作的努力。潘在任期间,有44位女性被任命为各机构负责人。目前,全球经济压力加大,亟需解决一系列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为妇女争取权益的议题在众多政治议题中往往被忽略。

与会的陈冯富珍女士从2007年1月到2017年6月担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两任。她领导世卫组织应对了若干个全球重大卫生危机,为实现人人健康的目标不遗余力,她曾到联合国总部为妇女国际论坛演讲。

陈冯富珍在会上表示,联合国在潘基文先生的领导下专门为女性做了很多的工作,包括女性会议。在他的领导下,四十多位女性担任联合国的重要职务,她个人也是负责中文的翻译,六种联合国的官方语言之一。香港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香港的女性是非常幸运的,但是在世界其他地区女性就没有这么幸运,没有像香港的女性这么样的幸运。3月,她们完成了一份全球妇女状况的专项调查,报告中第一次专门提到了丈夫去世之后寡居女士的生活状况,以及相关调查结果。

“这份报告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陈冯富珍告诉与会者

她表示,在过去三、四十年的过程当中,我们在两性平等方面我们获得了巨大进步,但是我们任重道远,离最终想要实现的状况还非常的遥远。同时,他还要感谢男士们,并愿意和男同事们共同为两性平等做出贡献和努力。

充分发挥女性优势

张治华医生(Dr Della Suantio Lee)是印尼华裔,印尼棉兰(Medan)知名慈善家张尚树的孙女。她和新加坡知名慈善家李氏基金会创始人李成义博士在1991年结婚。在结婚之前,她是以救人为使命的医生;结婚之后,她则把全部的精力和时间,协助丈夫管理李氏基金(The Lee Foundation)。

在丈夫的支持与鼓励下,张治华于2004年以丈夫赠送的结婚纪念礼物100万元美金,成立了“李张治华基金”(D.S. Lee Foundation),资助护士进修深造,致力于提升本地护士的素质及专业水平。

她介绍自己的英文名叫戴拉(音)。戴拉是药品的名字,因为她的父亲希望让她成为一名医生;她的母亲曾是家里的“女王”,把家里的经济管得很好,同时还要带七个孩子,是不折不扣的“内政部长”。

“作为一个女性,既要努力地工作,也要照顾好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所以要变得很强壮,” 为了做到两头兼顾,张治华强调了教育和学习的重要性。在新加坡,当医生需要接受良好而系统的教育,所以很多女性都只能当护士,要不停地加班,工作很辛苦。

“我们要有一个平衡的社会,如果只注重中国人或者是马来人或者是印尼人的话是不对的。” 在印度尼西亚,马来人和印度人是少数民族,所以我们需要帮助这些少数民族,不仅给予她们护理知识,而且让她们变得更加强大,因为这些人也承担了养家糊口的责任,家庭成员比较依赖她们。

中国邓亚萍体育产业投资基金创始人邓亚萍表示,两性平等在体育界的基本情况,她说,国际奥委会一直在为女性争取平等权益。1988年汉城奥运会,女运动员比例只有26%,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增长到45%。2018年青奥会,男女运动员比例一致,明年东京奥运会女性运动员将会达到49%。此外,国际奥委会也在一直争取男女收入的平等。

中国女性运动员参与体育赛事人数及获得奖牌数量超过男性。如里约夏季奥运会,女运动员是256人,男运动员是160人。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中国女运动员是46人,男运动员是36人。奖牌数,从1984年参加夏季奥运会到最近一次的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性运动员获得总奖牌数为125枚/182人,男运动员是98枚/120人。冬季奥运会女性共10枚金牌/11人,男运动员是2枚/3人。这些成绩的取得,充分证明了中国女运动员敢于拚搏,继承了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具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力。但是,女运动员的成功,也离不开男教练以及奋斗在各个岗位的男性朋友的支持。但是,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现象普遍存在。如男足运动员平均月工资为4.7万美元,而女足运动员只有六百美元,差距之大令人咋舌。因此,争取男女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共同呼吁,为女姓争取更多的发展机会。

王薇是中国龙美术馆馆长,同时也是一个母亲和妻子。此前曾经历了从普通女性到收藏家,然后再到美术馆馆长的身份和角色的转换,也切身体会到当代女性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人生理想,王薇希望龙美术馆为女性美术家、女性策展人提供事业发展平台,使艺术领域女性的力量得到大家的尊重。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