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为了这一刻

韩国瑜:为了这一刻

694

引言

2月的最后四天,台湾高雄市市长韩国瑜 (Daniel Han )对新加坡的“旋风式”访问成为了狮城百姓茶余饭后的热议话题。无论是出于对“草根市长”的崇拜,还是对台湾新加坡两地关系的关注,或者个人情感的诉求…… 这里的人们似乎都想从这位61岁的韩市长身上找到答案。

文:张俊

韩国瑜在新加坡国敦统一大酒店被记者追访

“农贸外交”显成效

签约、签约、然后再签约。韩国瑜在两天内签下总额达600万新元的三桩农贸大单。

2月26日上午,他与新加坡最大超市FairPrice签下3年、每年各100万新币的采购合约,将高雄的蔬果蜜枣、葡萄、番石榴等外销至新加坡;下午,他再与新加坡升菘 (ShengSiong)超市签下为期3年的农产外销采购合约,将高雄水果如番石榴、木瓜、晶钻菠萝、蜜枣、玉荷包等销往升菘超市,每年总采购约50万新币。

次日,韩国瑜在新加坡的公开行程本来是由高雄市政府在一行人下榻的Orchard Rendezvous Hotel举办答谢宴,不过却在“保险天后”陈明利的牵线下, 再与第三家本地超市百美(Prime)签下为期三年、每年50万元的农渔产品采购协议。

百美(Prime)超市创建于1984年,隶属于国际元立集团,超市为其主要事业之一,在新加坡拥有19家连锁超市,是首批将其超市业务扩展至24小时的公司之一,除进口和供应肉类,蔬菜和海鲜等货物,也采购国际消费者生活方式商品。

陈明利当天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终于促成新加坡百美超级市场与高雄韩国瑜市长签订三年购买高雄农渔产品,最重要的帮到了许多高雄辛苦们的渔农。”

韩国瑜也表示,感谢两地朋友对高雄产品的高度评价,货物能畅流才是交易精神,他对本身产品深具信心,接到订单才是广大农渔民的期待;高雄是全台农渔的重要产区,殷切期待打出一条道路,尽管有人说订单金额不大,与工业金融产品相较微不足道,但对农渔业却意义深远。

韩国瑜签约如此频繁,以致于出访后一直面对来自台湾内部的各种批评,但韩国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尽量回避岛内政治,将重点放在推广高雄和两地关系上。

“高雄从来没这么耀眼过,从来没有获取全台湾和全世界华人的注意力,以及我们新加坡好朋友的注意力,”韩国瑜在高雄观光行销记者会上始终将新加坡和好朋友连在一起使用。

该记者会原定下午2:30开始,但不少记者中午过后就来到新加坡国敦统一大酒店 (Copthorne King’s Hotel Singapore) 二楼会议室“抢占”有利位置。

台湾东森电视新闻台记者张良皓告诉《时代财智》:“我今天中午12:30后就过来了,很多记者1点左右也都到了。”

韩国瑜及其随行团也在2:20分在记者的簇拥下步入会场,面对几十家来自新加坡、香港和台湾等地的主要媒体,韩国瑜用一个四分钟的演讲拉近了和新加坡的距离。

期待新加坡游客增长50%

韩国瑜在演讲中表示,高雄是台湾最大的县市,人口278万,有山,有海,有空港,有海港,还有完整的供应链,还有完善的农渔民,以及100万以上的劳动力,所以工商潜力巨大。

他说自己当了市长这两个多月来估计已有400万以上观光客涌入高雄,预计2019全年的游客数将超过1000万以上。而今年春节,高雄所有饭店的住房率还超越了日本东京。在金流这块,高雄的ATM现金流动量高达台湾所有县市第一名。这代表一个蓬勃发展,一个重新苏醒起来的并站起来的巨人。

“为了这一刻,我们已经等了一、两百年。过去很多年,高雄并没有得到在台湾版图上应有的位置。在满清时代,台湾的中心在台南;在日据时代,台湾重心在台北;国民政府时代也是在台北。”

他希望以后新加坡的好朋友来台湾,无论经商,旅游,还是沉淀心灵,高雄人民的热情全台有名,欢迎新加坡各地的好朋友来高雄走走…… 期待在新加坡的街头能看见更多来自新加坡的好朋友。

面对记者对于预期的追问,韩国瑜表示希望新加坡每年赴高雄的游客数量尽快从目前的40万增长到60万。

会后,随韩国瑜同行的高雄观光局主任秘书高美兰女士(Grace Kao)告诉《时代财智》,韩国瑜所说的每年赴高雄的40万新加坡观光客中只有很少一部分在高雄住宿逗留。去年,在高雄接待的243万国际游客中,新加坡游客所占比例不到3%,仅为7.1万。因此,两地旅游业的合作潜能还很多。

除了推销农产品和旅游推广,韩国瑜还走访了新加坡国立大学企业机构的创业公司孵化器,了解本地青年创业者创业经验。他表示参观重点在于学习企业孵化器、加速器等模式,并将之带回高雄复制。

“在差不多40年前,台湾在青年创业这方面算是独占鳌头,但现在却非常落后……高雄必须多多跟国大学习,日后有更多交流。”

他表示,自己非常着急,希望能在台湾创建类似机构,以高雄科技大学为基础,持之以恒地为年轻人提供创业协助。他说:“人是英雄钱是胆,金钱就是血液”,因此在与10多家初创企业交流时,不断询问他们的创业历程,如何获取资金,以及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拼出一片蓝天

在韩国瑜访问新加坡期间,一位Grab司机曾告诉《时代财智》:“我很喜欢韩国瑜,他是一个务实,关心老百姓的市长。台湾和新加坡的关系也很好,新加坡的军训很多都是在台湾的丛林基地进行的,对此,我很感激台湾。”

韩国瑜生于台湾台北县,2001年因竞逐不分区立委失利,首度淡出政坛,2007年曾打算再战国会,但因党内原因,再度淡出政坛。2012年他被指派担任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

2017年辞任总经理,二度复出政坛,参选国民党主席落败。2017年9月,韩国瑜成为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2018年4月迁籍高雄市林园区。11月24日,他以15万多票差击败民进党候选人陈其迈而获胜,从而结束了民进党在高雄市二十多年的执政。

韩国瑜在发表胜选感言中将这场选举形容是台湾民主政治史上的“神奇一幕”,所有的造势与动员,就是一瓶矿泉水,选举过程没有批判过对手。他还呼吁不分蓝绿,不分族群,大家一条心,为高雄未来打拼。

市长选举获胜后,韩国瑜迅速成为台湾岛内人气最旺的“政治明星”,但是关于他是否会参加明年台湾大选,也成为了当下的热议话题。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新闻系教授胡幼伟对媒体表示,虽然国民党已经决定以7成民调、3成党员投票方式决定总统候选人。但这这样的初选办法并不意味着能否选出稳操胜券的总统候选人。

胡幼伟认为,按理说,韩国瑜刚当选高雄市长,总统大选原本与他无关,他只专心于高雄市政,不问其他,也是份内之事。然而,他全台第一人气王的声望既摆在眼前,则终究免不了“先生不出,如苍生何?”的拱韩声浪。面对这种压力,如果韩坚持不选总统,最后让国民党未能赢得总统大选,韩就莫名其妙成了国民党的最大罪人。

但深一层看,即使拱韩声浪再大,却又不是只要韩点头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首先,韩国瑜虽然民调支持度最高,但其他想选总统的蓝营政治人物却也有一定的自信。除非他们自愿退让,都表态支持韩,党中央没有理由要他们不登记参加党内初选。所以,韩若不登记参选总统,其他参与者又不愿退让,党中央若在初选完成后再征召韩,党内势必再起纷争,此时,韩若接受征召,就得外斗内斗兼顾,带着隐忧打选战了。

其次, 拱韩声音虽大,高雄人反应如何,是必须考虑的另一重要因素。毕竟,韩是经由多数高雄市民义助,才能当选高雄市长,如今,若是才当市长不久,就去选总统,难免亏欠市民厚爱。韩当选市长时的得票率是5成3,稍早前有两份民调显示,在高雄市民中,赞成韩选总统的,未超过韩当选市长的得票率。所以,亲绿市民不算,至少要大多数蓝营及中间立场市民支持韩选总统,韩才能放心一搏总统选战。

所以,表面上看起来,道理很简单,谁最有把握能赢,就提名谁。但对国民党而言,所谓一切为胜选的顾全大局,除了在积极面要提名能赢的人,还要预防有人因心生不平,消极不作为或甚至暗中扯后腿。因此,路再往下走,一是韩自己必须明确表态,愿意救党救国,就要去登记,跟其他参与者公平竞争,并自己去说服高雄市民做后盾。不然,也要明确表态说不选,但会全力辅选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

胡幼伟认为,在党中央5月开放登记前,韩不用急着表态。一方面看看他的高支持度能否延续,二来也让其他想选总统的蓝营人士再思考一下,在韩流不止的现况下,自己应该何去何从,于党于己最合宜。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