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大选进行时

印尼大选进行时

1421

引言:

印度尼西亚第四届总统选举将于2019年4月17日举行。原任总统佐科·维多多 ( Joko Widodo)将在这场选举中争取连任,他的竞选对手是在2014年总统选举中落败的前国民军将领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 )。获胜者将于今年稍后宣誓就职,任期至2024年届满。本届总统选举将首次与立法机构选举同步举行。随着大选日期日渐临近,参选双方的竞争也变得白热化。

文:张俊

佐科·维多多 (左)与 普拉博沃·苏比安托

角逐,正充斥在印尼的每个角落,从城市到农村。

2019年2月,寻求连任的佐科总统向广大的乡村选区展开拉票攻势。他在茂物向数千名支持者发表演讲时做出承诺:如果获得连任,将在今后五年内上调乡村基金的拨款,使这个支持乡村发展的计划预算增至400万亿印尼盾(约合385.5亿新元)。

佐科说:“印尼半数人口居住在农村里,那里的贫穷人口比城里多。如果更善加利用这项基金,国家的繁荣将更平均地扩散到偏远村落。”

同时,佐科还承诺当选后将进一步推广向低收入者派发免费食物卡的济贫计划。根据2018年9月发布的官方数据,自其2014年10月上任以来,贫困人口已经减少了200万人。

然而,世界银行两年前曾发布报告指出,佐科政府虽然试图扩大乡村基金的受益范围,但由于诸多局限阻挠了经费的使用效益。

同时,乡村基金计划还被质疑无效,甚至陷入了涉贪风波。自该计划2015年启动以来,印尼肃贪委员会逮捕了数百名涉贪村官。根据印尼民间反贪组织“贪污观察”(Indonesia Corruption Watch)的统计,截至2018年底,与乡村基金计划相关的贪污案件累计超过180起。

对于佐科的承诺,普拉博沃指责他利用乡村基金以及新推出的“区域基金”来拉票。然而,普拉博沃一样承诺如果胜选,将给全国每个村子发放10亿印尼盾(约9.6万新元)。

本届总统选举的主轴围绕在经济课题。佐科曾在演讲中表示,他已拨款数十亿美元建设国家基础设施,并表示“工作还未完成”,希望全民携手创建一个更先进的国家。

他对选民说:“我很乐观,相信只要努力就能改善印尼人民的生活。我们会继续通过创造就业、改善经济、提升购买力、提供全面的社会保障来减少贫困。”

在佐科首个总统任期内,首都雅加达曾数次出现由强硬派穆斯林带头发起的示威行动,天灾也接踵而来。这让佐科反复呼吁人民团结,共同抵御分裂威胁和来自自然界的挫折。

专家分析,虽然佐科未能实现将经济增长推高至7%的承诺,但印尼的失业率已降至5.3%,接近20年来的最低点。他也在一定程度上制止生活费继续上涨,印尼通货膨胀率今年1月稍微降至2.8%,这是自2016年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针对竞选双方在2月政见辩论会,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佐科的整体表现胜过普拉博沃。

他们认为,作为现任执政者,佐科显得更多了解施政方针,也能更好地把握辩论技巧和沟通方式。

譬如,当普拉博沃建议政府应该建立一个赋予渔民权力的国有企业时,佐科马上反问帕拉波沃,难道不知道政府已经拥有了名为印度尼西亚渔业总公司(Perindo)和努山打拉渔业公司(Perinus)专门服务渔民的国有企业(BUMN)?

分析人士认为佐科对解决问题更加系统化,更具逻辑性和务实。例如,在科技产业领域,普拉博沃只能提出笼统的计划,而佐科却能提供具体数据:东盟7个独角兽(Unicorn )初创公司中4家在印尼;印尼已开始进入4G宽带互联网网络;印尼甚至已在全国各地建立Palapa Ring通讯网络系统。农业外贸方面,佐科在辩论时能举例说明2014年印尼的玉米进口量约为350万吨。到了2018年仅进口18万吨玉米,但他认为减少进口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佐科在与人民沟通方面也被普遍认为更有经验,而普拉博沃显然没有掌握好由能源的议题,没有充分使用主持人给予的时间,而选择不继续辩论有关能源议题。

当普拉博沃提到印度尼西亚一小撮富人控制大部分资源时,佐科反制道,普拉博沃在加里曼丹拥有22万公顷土地,在亚齐拥有12万公顷土地面积,这让普拉博沃有些招架不住。

据悉,本次选举将以全民直选的形式进行,以简单多数制决定胜负,选民数量将超过超过1.8亿。

在选举民调方面,截止2月底佐科仍领先普拉博沃大约20个百分点。不过两者的差距已有所缩小。普拉博沃的竞选攻势也十分猛烈,他猛批佐科政府的经济表现,拿贸易赤字膨胀和国债高筑大做文章,指政府管理经济不当,使更多人民陷入贫困。因此,有人甚至看好他在大选中或可像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那样,出人意料地击败当权者。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