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的宝石

王子的宝石

678

柬埔寨是近年东盟经济发展的热点之一,随着国家日益开放,外界对这个国家仍存在好奇。柬埔寨西索瓦.天索王子殿下(HRH Prince Sisowath Tesso)就表示,他很喜欢新加坡,一直是新加坡文化活动的支持者。在9月的一个下午,在柬埔寨驻新加坡大使Julio Jeldres博士陪同下,天索王子殿下接受了《时代财智》的采访,他谦虚有礼,手指上那枚宝石戒指和他的谈吐一样熠熠生辉。

“我喜欢宝石,尤爱翡翠!”,天索王子伸开手指,展示了戒指上的那颗宝石,虽呈深色却无法阻挡光芒。“我每天都会戴着它,除了做园艺,我才会取下来。”天索王子在介绍时,看得出他对这枚宝石的钟爱。“我的姐姐也喜欢!”

西索瓦.天索王子是二十世纪初柬埔寨西索瓦王的玄孙,早年就跟随父亲及家人定居巴黎。当时父亲为柬埔寨担任大使,虽然他在巴黎长大,但家里仍坚持传统文化的传承,所有王室成员都要学传统舞蹈音乐,姐妹更被训练成舞者。在这氛围中长大,他自然培养了对皇家宫廷舞的热爱,更在法国建立相关协会推广。

新加坡-缅甸是历史老朋友

西索瓦.天索王子殿下对新加坡并不陌生。最近,他与新加坡水上荷极品翡翠馆(Lotus On Water Exquisite Jadeite Gallery)合作,为六位柬埔寨王室成员创作了一系列翡翠戒指。前不久,他来新加坡参加了大华银行尊荣理财室举办的“风生水起”活动,并受邀作为特邀嘉宾参加在圣淘沙名胜世界举行的世界小姐新加坡加冕之夜。

话题就这样打开,从个人谈到国家。

新加坡和柬埔寨是具有长久关系的老朋友。新加坡宣布独立这一天,柬埔寨是第一个外交承认新加坡的国家。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和柬埔寨已故国王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关系密切。两国在 2015年庆祝建交50周年时,新柬政府也继续保持定期的高层次互动,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同年曾两次到访新加坡。

随行的在柬埔寨驻新加坡大使Julio Jeldres博士介绍了两国情况。双边贸易和投资方面,两国互动良好,新加坡在2015年是柬埔寨第八大 贸易伙伴,也是第三大投资伙伴。新加坡企业在柬埔寨非常活跃,涉足房地产、经济和物流等多个领域。例如逢来发集团有限公司目前在西哈努克市 (Sihanoukville)发展优质和人们负担得起的住房。新柬财政部也在去年签订了避免双重课税协 定,一旦协定生效,将有利于两国公司到彼此的国家经商。

(图解:柬埔寨驻新加坡大使Julio Jeldres博士将自己的著作《柬埔寨皇室》(The Royal House of Cambodia)赠送给《时代财智》

从舞蹈的窗口见证历史

西瓦索.天索(SISOWATH Tesso)王子殿下,1963年出生,是柬埔寨皇家宫廷舞团的舞蹈家兼总监。天索王子在巴黎完成了学业,并在法国跨国企业-Spie Batignolles的总部——塞吉蓬图瓦兹工作。

柬埔寨皇家宫廷舞,又称传统高棉舞蹈,其历史最早可追溯至吴哥王朝年代(公元九世纪到十五世纪),对于这种舞蹈的源头,众说纷纭,西索瓦王子解释:“这种舞蹈的源头是在印度,因为当年东南亚受印度文化及宗教影响甚深,我们也不例外,其中一个传统高棉舞作便是印度经典《罗摩衍那》,吴哥王朝信奉印度教,吴哥窟”。

王子在柬埔寨出生,却是在巴黎成长。千年前,柬埔寨是一个文明古国。在国外生活和工作日久,王子却一直想着故国。2004年,天索王子决定回到柬埔寨,当他带着父亲骨灰回国时,同时也在思考,“我能为国家做什么?”

“作为王室成员,我们需要担当自己的责任,将传统文化传承为己任”。在法国定居多年后,王子从巴黎回国,决心推广柬埔寨艺术到世界各地。他被任命为柬埔寨皇家宫廷舞团总监,“许多柬埔寨人都很支持王室,把王室看成是身份认同的一部分,因此我们不是为跳而跳,而是为舞蹈以外的更多。我们不只是为王室而做,而是为柬埔寨人民,为柬埔寨传统去做。”

他表示,因为两地文化交流频繁,舞蹈传统的确有不少相类之处。吴哥王朝覆亡后,柬埔寨曾经过多年的内战和外国入侵,国力衰弱,传统文化近乎消失,战胜的暹罗国曾把高棉的舞者带回自己宫廷中,影响了当地舞蹈风格,也保存了不少精髓。而十九世纪的柬埔寨金边王朝的安东国王与暹罗渊源甚深,他复国后将濒于消亡的宫廷舞重新复兴,并请来暹罗的舞者授舞,两国文化不断互相影响。

随着时间推移,同一源头的舞蹈在两地也有不同的转化,王子指泰国舞蹈受中国影响更多,动作和表情都比较外放夸张,而传统高棉舞蹈则倾向含蓄,表情也较内敛,分别明显。

每一个朝代,柬埔寨王室成员都对宫廷舞蹈进行改造,而影响今天舞蹈最深的,是二十世纪的哥沙曼王后(Queen Sisowath Kossamak),她将宫廷舞蹈引入民间,不只是王室或精英阶层专享、以奉神为主的娱乐,也公开邀请有兴趣的人参与遴选,前来学习。她以吴哥窟的石刻画为蓝本,重新设计舞衣和饰物,为舞者加上华丽的头冠,又以这些画作的动作为根据,再创舞蹈动作,将失传的吴哥舞蹈重现。

她更安排自己的孙女帕花黛维公主(HRH Princess Norodom Buppha Devi)成为舞者之一,后来国王着意对外推广柬埔寨文化,常把舞团带在身边,帕花黛维公主便是其中的首席舞者,让不同国家的政要中留下深刻印象。

只是后来柬埔寨政局动荡,七十年代波尔布特(Pol Pot)的独裁政府上台,展开“红色高棉“统治时期,进行极端改革及文化清洗,王室成员都流亡外地,皇家宫廷舞因为与王室关系密切,被视为旧时代象征,饱受压迫,让这传统近乎消亡。

柬埔寨驻新加坡大使Julio Jelders博士 将自己的著作”柬埔寨皇室” The Royal House of Cambodia 赠送给 时代财智

在这段期间,哥沙曼王后在北京逝世,帕花黛维公主移居巴黎,大部分舞者和音乐家都被屠杀,余下的或隐藏身份居于民间、熬过饥荒,或是逃往泰国边境的难民营,才可侥幸存活。

1979年,越南入侵柬埔寨,波尔布特政权瓦解,当时的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King Norodom Sihanouk)不再被软禁,住进边境其中一座难民营,帕花黛维公主也从巴黎移居其中,在联合国的资助下建立舞蹈艺术学校,聚集幸存的艺术家,将他们记忆中的舞步舞曲重新整理,传授给年轻人,才开始将这门艺术复兴。

后来国王西哈努克再次回国即位,王室恢复,帕花黛维公主被委任为文化部长,大力推动这门艺术的发展。“当初整个王室舞团共有300人,到后来只剩下30个仍存活。”资金短缺,他们靠的都是联合国援助,连艺术学校都是日本捐助才建成,举步维艰,2003年,柬埔寨皇家宫廷舞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终获国际肯定。

文化推广任重道远

多年来,王子与帕花黛维公主举办过多次出国巡回演出,王子笑言,每次出国都十分大阵仗,“舞者和乐师加起来起码有数十人,因为公主坚持要有即场音乐伴奏才算传统。”而且皇冠、首饰和服装都昂贵,要小心运送,每每要花上数月时间预备,开支巨大。

2006年,天索王子回到自己的国家柬埔寨,担任国民议会议长的顾问,并于2007年担任旅游部国务秘书。诺罗敦·西哈莫尼国王陛下(His Majesty King Norodom Sihamoni)任命他为内阁顾问,担任国务卿。天索王子也是柬埔寨文化和艺术部的前任部长,现任Norodom Buppha Devi公主的私人秘书,并担任柬埔寨皇家芭蕾舞团总监,肩负对外推广、统筹、集资等工作。

天索王子在柬埔寨积极组织和参与文化活动:庆祝皇室成员的生日,古典音乐会,与国家文化遗产有关的电影节,以及跟随Norodom Buppha Devi公主,促进高棉艺术,在海外组织皇家芭蕾舞团的表演,例如摩洛哥非斯的国际神圣音乐节,在摩纳哥以及最近在纽约的布鲁克林音乐学院的春季艺术节。诺罗敦·西哈莫尼国王陛下授予天索王子,艺术和文学类的Monissaraphoan皇家勋章。

现在,柬埔寨有不少年轻人都能说英文。天索王子坚持不懈地担负推广文化,保留历史的重任,感叹国家的巨变,“我希望历史古迹和文化不被破坏,人类不要急于求成追求快速发展,而最好的办法是对未来投入更多给教育,甚至可以设奖学金,培训学生到国外训练。”

他的手指摩挲着宝石戒面,“时间将是最宝贵的财产。”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