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转型的世界意义

中国经济转型的世界意义

5163

中国经济新常态背景下,经济增速悄然减缓,如何在跌宕起伏的经济浪潮中,寻求实现经济增长新的动力?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在“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上表示,中国独特之处,在于具有明确的目标和清楚的改革方向。这将确保中国比其他经济体,享有更高实现经济改革的机会,并很有可能在五年内成功转型。无论如何,中国经济的成功转型对于全世界意义重大。

中国经济正经历自改革开放以来最持久深入的增长放缓。在21世纪初的10年中,经济年均增长率大约为10%,到2014年下跌至略高于7%。中国总理李克强先生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为6.5%~7%。实际上,由于现今中国经济体量巨大,现在国内生产总值(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的增量,相当于5年前1.5个百分点、10年前2.5个百分点的增量。中国此次设定的经济增长区间目标留有一定的调控空间,体现了政策弹性和转型决心。

如何看待中国经济风险

经济观察家认为中国2016年的经济形势更加棘手,政府似乎用尽全力也无法扭转市场的悲观情绪。新的官方术语层出不穷,比如“新常态”,“供给侧改革”,“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无论提法如何新颖,但产能过剩,楼市库存和债务高企这三大痛点是中国目前非常现实的问题。

在众多的经济风险中,首当其冲的是信用风险。近些年的货币发行增速远远超过了经济的名义增速,目前估计货币发行量大约在GDP的2.5倍以上,这大大提高了资产泡沫的风险。超发的货币大都进了楼市和股市,导致两个市场泡沫越吹越大,并形成此消彼长的局面。今年一季度股市低迷,大量挤出的资金由于缺乏其它好的投资项目,对外投资又深受限制,因此又一齐涌向楼市,造成一线城市房价疯涨。

今年是有史以来高价“地王”拍出最为集中的时期。据统计,2016年上半年,中国全国主要城市出让单宗土地超过10亿元人民币的地块有219宗,其中109宗溢价率超过100%,167宗溢价率超过50%。其隐患就是,比如部分开发商通过融资举债、加杠杆等方式造“地王”,并且期望房价上涨从而解套,但地价虚高,势必加大后续偿债压力,甚至可能造成“击鼓传花”式的风险传导效应。

另一方面,随着经济放缓,中国的债务风险也在加深。从表面上看,中央政府的债务状况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其它经济实体不断增长的债务给由中央政府背书的债务负担带来不小的冲击,其中最大的风险来自地方政府、企业和银行。为了完成经济增长任务,地方政府大举借债,并利用土地财政填补亏空。同期,企业债务呈现爆炸式增长。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不完全的官方统计,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造船等行业的产能利用率,分别只有72%、73.7%、71.9%、73.1%和75%。也就是说,这些行业的产能过剩率至少有30%,中国产能过剩问题的严重性远高于其他各主要经济体。如果考虑到在产能如此之高的情势下,仍然有许多的投资和在建项目正在进行中,那么等到未来几年这些项目完成的时候,中国的产能过剩问题将变得更加严重。

中国2016年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是化解过剩产能,其目的就是将宝贵的资源要素从那些产能严重过剩的、增长空间有限的产业和“僵尸企业”中释放出来,通过理顺供给端,提高有效供给,创造新的生产力。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金刻羽认为,中国经济如今更需要解决资本市场扭曲的问题,通过重新调配资源,维持经济增长。不过当前针对经济改革的讨论,未谈及如何解决资本和金融市场的扭曲。如果能重新调配资源,让资源用于高生产力领域,中国经济就可能维持增长。

服务业驱动的经济转型

中国官媒曾刊登了一篇权威人士解读一季度经济的文章,给整个中国经济定调。文章提出,中国的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的走势,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今后几年,总需求低迷和产能过剩并存的格局难以出现根本改变,经济增长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一旦回升就会持续上行并接连实现几年高增长。

不过人们迫切想问的是中国经济会“硬着陆”吗?

可以让人放心的是,专家认为在短期内发生“硬着陆”的风险是很低的。受到近两年积极的货币、财政政策的推动,预计2016年的经济增长将会达到6.7%,超过官方目标的6.5%。而2017年的经济增速仅会略微减缓,因为届时中共“十九大”将进行换届选举,政府势必会尽全力“保增长”。

就经济部门而言,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服务型经济正成为驱动中国经济转型的主要因素。阿里巴巴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的代表,8月11日其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阿里巴巴集团收入同比增长59%,达到321.54亿元人民币;中国零售平台收入同比增长49%,达到233.83亿元;当季经调整EBITDA同比增长41%至149.63亿元,经调整EBITDA利润率为47%;季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盈利同比增长28%至121.87亿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摊薄后每股盈利为4.90元,自由现金流为127.45亿元。

分析家认为,这一数字的背后,是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中,以新经济为主体的新消费进入新的扩张期——国家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消费持续拉动经济增长,成为三驾马车中最重要的一极,最终消费支出对GDP的增长的贡献率为已经高达73.4%,增长了13.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156138亿元,名义增长为10.3%。总体上看,尽管宏观经济发展低于预期,但是社会消费并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呈现出消费扩张的趋势,这与电子商务在中国的发展所带来的消费便利不无关系。

目前,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正将触角伸向零售、金融和制造等行业。科技公司在中国百强品牌中所占的分量越来越大,市值占比从两年前的16%上升到去年的27%,许多公司的海外业务也越做越大。美国观察家认为,在移动互联网等领域的创新技术助力下,中国的移动购物产业已领先美国。

中国正在出现一批“全渠道消费者”。他们推动电子商务发展并将驱动今后10年的中国经济增长。数字平台是中国消费者了解各大品牌以及购物体验的重要途径,而“全渠道消费者”正通过社交媒体、电子商务网站及其他应用软件和媒介渠道来购物。

中国工业领域的科技创新与升级成为亮点。中国正在数字领域占据强势地位并全力推行经济的数字化,由“互联网+”支持的中国“工业4.0”已经走在路上。中国在领导全球经济数字化方面拥有与美国一较高低的重要王牌,并已进入美国、德国、日本、韩国所在的工业自动化程度最高的俱乐部。

全球将受到什么积极影响?

中国正在尝试进行的经济转型对新兴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将产生深远影响。中国居民消费能力的提升,对其他国家产生积极溢出效应。

迄今为止,中国的经济消息基本是积极的。中国需要从投资占重要比重的增长模式转向以更加可持续的增长为基础的模式,进一步专注于供给侧的创新和需求侧的消费。这种调整正在缓慢进行,消费在GDP中的份额正在上升,有利于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世界经济也会受益于逐渐转型的中国经济。

去年中国出境游客超过1.2亿人次,境外消费超过2000亿美元。未来5年,中国进口商品将超过10万亿美元,对外投资将超过6000亿美元。欧洲学者认为,中国推行结构性改革,经济正由投资驱动型向消费主导型增长模式转变,中国经济也将进入一个新的增长阶段。

澳大利亚越来越多的农牧产品企业开始进军并扩大中国市场,中国已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农产品和乳制品市场,与此同时,农牧业也成为中国企业赴澳投资的一大热点。

旅游业是泰国经济的重要来源,占泰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6%左右。2015年,约有800万人次中国游客到访泰国,为泰国创造了约3760亿泰铢(1美元约合35泰铢)的旅游收入,两项数据均高于其他国家和地区。泰国旅游和体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6月,共有约490万人次的中国大陆游客赴泰旅游,同比增长22.29%,占外国游客总数近三成。

世界银行认为,中国经济是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源。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4年,中国GDP年均增长8.7%,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达30%,而同期全球经济平均增速仅为2%。2015年,中国GDP增速为6.9%,依旧是全球经济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达25%。